第五章 血染漓江

    微微依旧坐在河边。www.103v.com

    后风声响起,戴面具的老者掠至她的后,道:“微微小姐,司空轨虎与尊圣门四圣,都被那小子给杀了。”

    微微道:“是么?”

    老者低声道:“那小子的本事,超出了我们事先的预计。”

    微微掩嘴笑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能够擒下萃芳姐的人,若是连司空轨虎和那没用的四圣都对付不了,那就未免太让人失望了。”

    老者道:“听说尊圣门的二皇三后也已赶来,那小子仍然是死定了。”

    “哦?”微微淡淡地道,“马上就到十天之会,他们的圣主在这种时候还把他最得力的五个手下派到这里?”

    老者低声道:“尊圣门原本就是龙族安排在神州的眼线和棋子,对于龙族来说,他们的当务之急便是抢到五色笔。”

    微微笑道:“那就让他们先去抢好了,反正,就算我们抢到五色笔,也还是要先借给他们,那就看看,那二皇三后,是否真像外界传闻的那般厉害。”

    老者应了声“是”,缓缓退去。

    微微飘而起,轻轻盈盈地转了个圈:“唐小峰啊唐小峰,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哟。”

    ***

    漓江有四景,晴景、静景、雨景、雾景。

    群峰如洗,江波如练,空山灵雨,流云漫漫。

    唐小峰沿着璃江往上游飞,来到一个小镇上。

    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少女嬉戏,渔鼓不断,舟行碧波,般般入画。

    唐小峰踏上酒楼,看到徐丽蓉正倚窗坐着,欣赏外头的美景。

    他走了过去,在她面前坐了下来。

    美娘淡淡地看他一眼,心里有些疑惑,按道理,唐小峰在她面前露一面后,就该马上离开才是。www.103v.com毕竟在他后,会有一大伙人在追着他。

    唐小峰却也是非常无奈,尊圣门四圣都死光了,剩下那些尊圣门弟子恐怕是没有人再敢来追他。而那些戴面具的家伙也不知道消失到了哪里,至少他没有发现自己正在被人追踪。

    虽然他想表演一下自己的“死亡”,但那也得有人来看啊。

    当然,他这样悠哉悠哉的,也可能会被那个叫微微的丫头找上,就算他现在三气合流,只怕也还是打不过她。但他与徐丽蓉两个人联手,就算打不过,想来逃脱是不成问题。

    此外,有压力才有进步,当他在麟凤山差点死于哀萃芳的“森罗万象玄兵舞”,然后苦思,终于想出破解“森罗万象玄兵舞”的那三刀。后来与“月亮”交手,领悟到了另外一种不同的境界,在东口山时能够擒下哀萃芳,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与月亮那一战后,实力上的突飞猛进。

    这一次之所以能够成功地将体内剑气、仙气、戾气三气合一,形成一股新的玄气,也是因为上次面对微微时的狼狈让他很不甘心,于是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钢越炼越坚,水愈阻愈急。

    他与颜紫绡在东口山练了两年,才从黄华境界修至红华境界,出山后遇到“鬼剑”石中天,连番遇险,几个月就从红华境界突破至紫华境界,便是同样的道理。

    同样的,祝题花与印巧文之所以能够以那么快的速度修炼到紫华境界,也跟她们这一两年来总是与?妖门在暗中作对,时时保持着某种压力有关。

    剑有两锋,一锋对敌,一锋对己。

    百炼之剑,刚柔并济;心坚之侠,万折不挠。

    他之所以逃出岭南,只不过是不想连累到自己家人,绝不是真的怕了那些人。

    桂州虽然多出美人,但美到徐丽蓉这种程度的,却也少见。

    她只是坐在这里,便自自然然地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而她更有一种出尘气质,仿佛自己受到关注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事,这世上尽有许多高傲女子,但高傲得像她这般自然,却也少见。

    唐小峰实在是太饿了,也不管那么多,把桌上的酒菜全揽了过来,狼吞虎咽,令得人人侧目。

    他上尽是尘土,右手袖子也不知去了哪里,虽然虎背熊腰,怎么看都不像是乞丐,却和地皮流氓没什么区别,而他对面的美女却只是单手撑颊,看着窗外江水,仿佛根本就不认识这抢了她酒菜的家伙,甚至不想看他一眼。

    众人想着,那家伙肯定是想要调戏美人的地皮无赖,美女心中害怕,所以才不敢吭声。一些人已拥上前去,想要替美女出气。

    就在这时,却听美女头也不回地道:“夫君为何来得这般迟?莫非路上又勾引了哪位良家姑娘?”

    众人瞠目结舌……原来这要多没形象就有多没形象的无赖小子,竟然是这位美人的丈夫?

    而且这小子,有如此丽质的美娘还嫌不够,竟然还跑去勾引别家姑娘,让这美娘独自在这等他?

    众人不由对这美丽女子万分同,看那无赖小子的眼神更是憎恶……好牡丹都被牛给嚼了。

    唐小峰自然不会去管那么多,只顾着大吃大喝,徐丽蓉依旧是懒洋洋地看着外头,欣赏风景。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乱,紧接着便是“杀人了,杀人了”的乱叫。

    最近神州大陆虽然有好几个地方山川崩裂,鬼怪作粜,但桂州附近还算太平,听到有人杀人,大家想的不是惊慌害怕,竟是一个个跑出去想要围观。

    唐小峰扭过头,也往窗外看去,却看到好几具尸体顺流而下,这些尸体衣裳鲜艳,死的全是女子。

    又有几艘花船从上游冲下,船上尽是些打扮艳、花枝招展的女人。一个穿道袍,手持宝剑的少年踏水追来,宝剑连闪,这些艳女子纷纷坠入河中,血水染红了漓江。

    此处太平已久,周围百姓虽然听到有人杀人,还以为是农夫之间的打架斗殴,哪里想到竟是这般的血腥场面?虽然义愤填膺,却个个不知所措。

    那少年道士脑袋极大,材比例有些不太协调,剑法却是狠辣,杀人如麻,没几下,便将这些乘船逃窜的女子杀个精光。

    徐丽蓉大怒,子一窜,掠到江上,云袖一挥,炎炎烈焰朝少年道士卷去。

    少年道士大笑道:“总算来了个厉害的。”

    宝剑一闪,劈开炎气,直夺徐丽蓉咽喉。

    徐丽蓉冷笑一声,手掌一切,切在剑上。

    两人同时一震,分了开来。少年道士脚踏禹步,踩水倒退,徐丽蓉凌波而立,紫袖飘飘。

    少年道士剑指徐丽蓉,冷笑道:“无耻人妖,穿上件花衣裳就真以为自己是美女了?看小爷切了你的假,剖了你的衣裳,让你曝尸城头。”

    子一窜,这一剑竟是横切向徐丽蓉的酥

    徐丽蓉恨这人如此轻薄,万神圭旨乾离火直卷而去。

    少年道士见此火凛烈异常,大吃一惊,宝剑连劈,划出无形罡气将异火阻止。

    徐丽蓉亦是一凛,心想此人虽然狠辣轻薄,他的罡气却分明出自玄门正宗,纯正厚实,连她的万神圭旨乾离火竟也无法突破。

    她原本就是不服输的子,叱一声,上烈焰腾腾,化作熔岩直往对方冲去。

    周围百姓仅仅只是看着那团炎至极点的焰光,就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