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无明之火,无妄之灾

    三圣知道这十八寺主每一个都证得佛光,而这位“正僧”黄岩更是成就菩提金,降龙伏虎,在十大洞天的诸位洞主中,少有人敌。

    火圣淡淡地道:“十天之会不便到,诸位大师不去赴会,却跑到这大庾岭来,却是为何?”

    黄岩大师右侧一名手持金杵的僧人怒哼一声:“林屋山原在洞庭湖边,尔等跑到岭南,又是为何?”

    风圣道:“这位莫非便是‘杀生僧’黄虎大师?”

    那僧人冷冷地道:“贫僧黄虎,你说的杀生僧,却不知是谁。”

    风圣微微一笑……出家之人自然不会承认自己好杀,但这黄虎大师子暴虐,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这“杀生僧”的威名他自己虽不承认,却是怎么也摆脱不了的。

    黄岩大师单掌竖,道:“近骑田岭山川崩裂,鬼怪尽出,不知可与诸位有关?”

    风圣道:“我等可没有那种本事。”

    黄虎大师怒道:“骑田岭崩裂,尔等无巧不巧,便在附近,怎可能与尔等无关?”

    火圣冷笑道:“罗浮山虽是岭南第一大山,岭南却并非为罗浮山所有,难道我们还来不得了?”

    “杀生僧”黄虎大怒,手中宝杵一闪,金光乍现。

    “正僧”黄岩却将他拦住,看着风圣、火圣、林圣,道:“林屋山本有四圣,此处却只来了三位,老衲看三位俱动了无明之火,莫非另一位已是遇难,三位正寻人报仇?”

    三圣心中一凝……他们本是喜怒不形于色之人,但这位黄岩大师真不愧是道行了得的高僧,仅仅凭着望气之术,便看出他们在做什么。

    风圣知道若动起手来,他们三人加在一起也绝不是“正僧”黄岩的对手,更何况罗浮山十八寺主全在这里,于是低声道:“骑田岭为何崩裂,我等确是不知,实不相瞒,有人杀了山圣,我们在此搜索,便是为了将仇人找出,替山圣报仇雪恨。”

    黄岩大师长叹一声,道:“无名之火,无妄之灾。三位无妄星动,不如听老纳一言,放过仇人,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好。”

    火圣、林圣俱哼一声,风圣却是暗暗忖道:“虽说出家人未必不打诳言,但此僧乃是修了不知多少年的佛门高人,又精于望气之道,绝不会无言无故出声威胁,只怕他是真的看出什么。”

    黄岩大师道:“骑田岭之事既与诸位无关,老衲就不打搅诸位,上苍有好生之德,放过他人,便是放过自己,老衲言尽于此,希望三位细思。”

    光影晃动,十八位高僧很快就去得远了。

    火圣冷笑道:“装神弄鬼的秃驴。”

    风圣有些犹豫:“黄岩不是说大话的人……”

    林圣淡淡地道:“大哥莫非真的要放过那小子,连兄弟之仇也不报了?只是,就算不报山圣之仇,我们未能从那小子手中抢到五色笔,又如何有脸回林屋山去见圣主?”

    风圣无奈,只好嘱咐两位兄弟小心一些,然后便继续领着尊圣门其他弟子,漫山搜索。

    唐小峰躲在树缝里,将三圣与罗浮山十八寺主之间的对话全都听在耳中。

    罗浮山十八圣僧之名,他以前也曾听说过,只不过乡野之人,有的把这十八位高僧吹成西方极乐世界十八罗汉转世下界,普渡众生,有的说不过是十八个借佛教之名骗人钱财的秃驴。

    当然,罗浮山本就是著名的佛门胜地,里面秃驴不少,秃驴多了,大家都要吃饭,唐小峰以己度人,在他以前的想象中,这什么“罗浮山十八圣僧”只不过是罗浮山那些寺庙用来骗香火钱的乡谈罢了。

    却原来真的有这十八秃驴?

    周围风声此起彼落,看来那些人是没打算放弃搜索,唐小峰心想,那就看谁耗得住。

    于是干脆一直闭着呼吸,让剑气在体内缓缓流动,用起功来。

    剑气流转,就很难保证不外泄,一旦泄出,就有被人发现的可能。但他体内的紫华剑气原本就是至纯至净,又与廉锦枫教他的内景之道互相结合,竟真的做到自具自足,绝不外泄。

    紫华剑气的流转越来越快,又带动了幽戾气,中伏阳,阳气不降。

    这两种气流本是各不相干,然而此时此刻,却在他体内形成一个相生相克、彼此流转的太极图案。

    他以前从未想过将紫华剑气与幽戾气混成一体,然而现在一试,竟是天然自成,没有丝毫阻碍。

    他心中一动,又将体内的还源丹放置在太极图案的中央,让这两道气流围着它不断转动。

    还源丹本是廉锦枫将返本还源续断膏通过一株郁紫灵,与他体内真阳混合在一起,所结成的内丹,内丹中带着可以让人断肢重生的仙气。

    此时,他将这股仙气与剑气、戾气以某种方式互相融合,形成一道玄之又玄的、新的气流。

    这股气流在不断壮大,竟似生生不息,无穷无尽。

    他渐渐进入忘我之境。

    唐小峰所不知道的是,他这无意中的一个尝试,其实等于是将天、地、人三气在自体内合在一体。

    天主生,地主恶,人主成。

    返本还源、可令人断肢重生的仙气代表着天。

    来自极之处,纵连金仙亦可化作血水的幽戾气代表了地。

    由他自魂魄不断强化后生出的紫华剑气,代表了人。

    天地无人则不立,人无天地则不生。

    万物盗天而长生,人盗万物以资

    他在无意之间,进窥了一个“三才合一”的全新境界。

    只是,随着这股新生玄气的不断壮大,他体内的经脉也越来越炙,让他有种随时都会爆体而亡的狂躁感。

    他忘了自己体内的还源丹里不但有返本还源的仙气,还被锦枫美眉放了从南海蚌母的唾液里提炼出来的媚药。

    随着体内三道气流的流转、融合,媚药的药力也在无意中发挥出来。

    媚药的主要作用便是让人迷意乱,无法控制自己,然而他现在正处在修炼的关键时刻,练功的时候迷意乱,那不是找死么?

    他紧咬着牙,上冒出阵阵冷汗,恨不得用手把自己的皮肤撕开,让体内的燥散发出去。

    他狂吼一声,已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神智,正要拔而起,疯狂奔走。

    就在这时,三道强大劲气轰在他上,他下意识地便将体内杂气借着这三道劲气的冲击反弹回去。

    紧接着就是轰的一声震响。

    他跳了起来,只觉心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再睁眼一看,周围的每一片树叶,每一滴水珠,全都妙不可言地映入他的眼中,被他掌握得一清二楚。

    同时印在他眼中的,还有那些惊惶、害怕的一双双眼睛。

    在他边围着众多尊圣门弟子,这些人一个个都挚着神兵法宝,却是双腿发软,头皮发麻,看着欣喜若狂的他,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此外,地上还躺着三具尸体。

    风圣、火圣、林圣!

    唐小峰看着倒在地上肢体断裂、死不瞑目的三圣,很快就弄清了是怎么回事。

    由于体内玄气失控,他无法控制自己,让自己的剑气不再外泄,于是这三个人找到了他。

    三人齐齐出手,以最强的三道劲气击向唐小峰,却没想到反而助了唐小峰一臂之力。

    本已近乎狂乱的唐小峰在这三道劲气的撞击下猛然清醒过来,又借力反弹,新生玄气撞向三圣,顺便把令他狂乱的那股杂气也排了出去。

    这股新生玄气在不断的流转中,恰是处在最强的那一刻,三圣无法接下,立时便死在这里。

    一众尊圣门弟子看着这诡异的少年,俱是战战兢兢,无一人敢动手。

    三圣同时出手,不但没有杀死这少年,反而是他们自己立毙当场,如此诡异的形,如何让他们不惊?

    唐小峰反在心里暗道“糟糕”,他本是想把这三个家伙出岭南,引到西城山炎天洞,再让他们亲眼“见证”他的死亡,结果还没等他“死亡”,这三个家伙竟然反被他给灭了,那他这戏还怎么唱?

    这真的是计划不如变化。

    他又想起那个黄岩大师对这三个家伙做出的预言。

    ――无名之火,无妄之灾。

    ――上苍有好生之德,放过他人,便是放过自己。

    哇,真不愧是圣僧,果然是不打诳语。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让他帮我算命,看看我这辈子能娶几个老婆。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