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微微

    唐小峰强行一扭。

    疾光刺破他的皮肤,在他颈部带出一道殷红。

    他将手一抛,林婉如惊呼一声,躯被抛到高处。而他却挚出黑色弯刀,连斩三刀,每刀斩出一百零八道刀影,三百二十四道刀影疯狂地冲向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女。

    一出手就是最强的招式,那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叫微微的少女强得可怕。

    这很可能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可怕的强敌。

    微微手中的玉簪轻轻灵灵地挑了三下,三百二十四道刀影莫名地就被破了个干净。

    唐小峰再斩一刀,强大戾气席卷而去,他自己却接住林婉如,将她背在背上,转就逃。

    他不是那自称“剑劈乾坤”的蠢货,也不是那真以为连阎王老子都会怕他的“阎王吼”。他很清楚地知道,对他来说,这个少女强得没边,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微微随手一拍,一道青气拍出,将冲到面前的黑色涡流击飞,紧接着便飘而去。

    唐小峰飞入那崩裂的土石间,倒塌山峰震起的尘土还未消去,与昏暗的夜色混在一起,伸手难见五指。然而那诡魅的笑声却再一次传来,如影随形,让他头皮发麻,一颗心更是坠入谷底。

    “这就是你的本事么?”少女的笑声充满了讽刺与嘲弄,“就凭你的这点本事,竟然也能够擒住萃芳姐,看来你的运气倒是不错。”

    她果然跟哀萃芳、纪沉鱼她们是一伙的。

    一道光芒疾划而过,将空间撕开裂口,所有的尘土都被卷了进去。

    月色复洒而下,清清冷冷。

    唐小峰飞掠间快速回头,看见微微飞在后方,双手握着一柄大得出奇的偃月刀,刀柄很粗,很长,她却轻轻松松地就举了起来。虽然这是一个命尤关的危急时刻,但唐小峰还是想说,这小少女拿着巨刀的样子好……好可……

    微微一刀斩去,一座本已歪斜,却还未完全倒塌的山峰被横腰斩成两截,朝唐小峰镇了下来,唐小峰子一窜,改了方向,险之又险的从峰下掠出。

    微微大刀连劈,将残破的大地劈出更多的缺口。

    唐小峰左突右闯,一次次地从刀下逃生。

    后传来少女咯咯咯的笑声,他心里恨得直咬牙……这死丫头,根本就是在耍弄他。

    但她岁数明明比哀萃芳还小,却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看这样子,就算是他和哀萃芳两个人联手,只怕也胜不了这个丫头。

    唐小峰想起这个丫头飞在那神秘铜鼎上,鼎内青色?气流进她体内的诡异画面。

    又是两道刀光斩下,被他惊险地避开。少女的笑声更加大了,他却突然点着一处断峰,霹雳般倒向微微。

    微微哼了一声,连斩两刀,刀光交错着划向唐小峰。

    她看见这两刀全都斩在唐小峰上,于是嘴角流露出一丝失望……这家伙比她原本想的还更没用,让她玩也无法玩得尽兴。

    然而就在这时,本该首异处的少年不但没有坠下,反而奇诡地扭了一下,加速撞来,黑色弯刀闪电一劈。这一着大出微微预料,眼看刀光划过,竟连她也来不及闪避。

    唐小峰固然知道这丫头远比哀萃芳更难对付,但他却也不像微微想的那般无用。一开始的没命逃窜不过是为了示弱,敌人太强,硬拼只不过是在送死,所以要用上一些小小的手段。

    果然,这丫头大意之下,竟被他一刀劈在前。

    微微脸色一变,手中偃月刀化回玉簪,一簪指去,不是指向唐小峰,反而指向他背上的林婉如。

    唐小峰本是打定了就算受伤也要将她重创的主意,没想到她攻的竟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背上的表姐,也不由得吃了一惊,弯刀奇诡地改变方向,向上一截。

    簪刀相撞,爆出金光,发出锵响。

    唐小峰喷出一口鲜血,被震得落回地面。

    微微低头一看,见自己的衣襟被刀气划破,分了开来,露出内头的亵衣,眼眸不由得闪过一丝怒火。

    唐小峰站直子,拭去嘴角的血丝,冷冷地抬起头来,看着那没再笑出声来的少女……这丫头确实了得,但对敌的经验显然还有所欠缺,只可惜他没有把握住这绝好的机会,未能够真的将她开膛破肚。

    林婉如伏在他背上,紧搂着他的脖子,早已是闭上眼睛,看也不敢去看。

    微微玉簪再变,变成一张玉弓。

    她左手持弓,右手虚虚一握,体内涌出神秘青气,青气不断压缩,压成一粒青丸拉在弦上。唐小峰想要再逃,灵魂深处却蓦地一凉,紧接着便生出一种无论如何也无法躲开的错觉。

    他的魂魄已经被微微锁定。

    他额冒冷汗,手心发凉。

    被微微拉在弦上的青丸很小,但他却知道,这粒小小的青丸足以将他杀死一万次,他和林婉如都将死在这里,逃不掉,躲不开,除了死亡,再无其它。

    然而,微微手中的青丸还没有出,一道惊艳的箭光却划破虚空,直夺她的面目。

    弓,爆炎箭!

    连金乌也可落的出的利箭疾刺而来,连微微也不得不暂时中断对唐小峰的“锁魂”,手中玉弓轻轻一弹,青丸飞了出去,与爆炎箭撞在一起,爆炎箭四分五裂,青丸却划出一个弧形,又回到她的手中。

    她冷笑一声,暂不理会在远处的偷袭之人,低头看去,想要再接再厉,将唐小峰置于死地。

    然而她的冷笑很快就滞在那里。

    地面空无一人……唐小峰已经不见了。

    她竟然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逃的……

    ……

    唐小峰背着林婉如,沿着破央剑刺出的地脉,紧追在窦耕烟后。

    在一处断崖后头,窦耕烟跃出地面,又将等在这里的骆红蕖、祝题花、苏亚兰、钟绣田诸女也接入地脉,继续在地底御剑而行。

    直至远离了骑田岭,他们才飞出地脉,落在一处密林里。

    唐小峰放下林婉如,看着诸女笑道:“还好你们及时出现,那丫头厉害得紧,我差点就逃不了。不过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骆红蕖道:“大哥你被落下,窦姐姐疗了伤后,又反复进入地底找你们,却怎么也无法找到,她们担心你与婉如姐会窒息在地底深处,小妹却知道大哥跟锦枫学了闭气之术,没有这么容易死。后来,窦姐姐找到了一条地下河道,猜想你会否借着这条河道走了?我们便沿着河道往南飞,又在这附近看到那些戴着面具的家伙,紧接着便是天现异象,山崩地裂,我们想要弄清到底发现了什么事,于是悄悄接近,结果看到大哥被人追着。”

    苏亚兰也笑道:“我与绣田本是想帮助公子你一同对付那丫头,还是题花姐和红蕖妹子说,若连唐公子你都被人追着跑,我们去了也是白去,倒不如以破央剑将公子救出,安稳一些。”

    祝题花轻叹一声:“倒是那些人到底做了什么?竟会将骑田岭毁成这个样子,且一下子跑出无数妖魔,照我看来,只怕周围的郡县是保不住了。我们此次出来,不但未能救下再芳,亦未能弄些那些人的来历,幸好婉如姑娘平安无事,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唐小峰道:“骑田岭崩成这样,只怕循州也不免受到影响,我们还是先回去看看。”

    他们不敢飞得太高,依旧借着破央剑,遁地而行,不让自己被人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