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尊圣门

    唐小峰带着林婉如,却是到了那些被屠杀的村庄,那些家伙确实够狠,每屠一个村庄都要写上“杀人者唐小峰”,虽说这样的血字未必就会让人相信他是凶手,但他却不想让自己变成岭南的话题。

    他将那些村庄上的血字抹去,同时也将那些村民葬了。这些人虽然不是他杀的,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因他而死,其中一个村女死得极是凄惨,他猜想,她就是那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人,虽说只是同名同姓,但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他的心中还是有些难过。

    在到达最后一个村庄时,他的心中突然生出不祥的感觉。

    他搂着林婉如就是飞走,但是迟了。

    四个穿白袍的男子从天而降,分成四角将他困住,这四人子极高,竟有二三十丈,非要让人仰着头才能看到他们的脸,但他们长得却并不壮,以至于看上去跟竹竿一般,感觉极是怪异。他们上的白衣纤尘不染,四人一同俯视着唐小峰,予他一种莫名的强大压力。

    唐小峰冷冷地道:“尊圣门的山、林、风、火四圣?”他前不久才从江清海口中听到这四个人,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他们。

    尊圣门位于十大洞天中排在第九位的林屋山,林屋山又被称作“尤神幽虚之洞天”,尊圣门一向神秘莫测,他们尊的到底是哪个“圣”,外界根本没有几人知道,唯一知道的是,从尊圣门里出来的人都有着不可思议的神通,寻常剑侠与修仙之人根本不敢去惹他们。

    东方一人淡淡地道:“我是山圣!”

    西方一人道:“林圣!”

    南方一人道:“风圣!”

    北方一人道:“火圣!”

    四人各说一句,便不再言语,仿佛再说一字都是浪费。

    但唐小峰却知道,这四个人中的任何一个,都远不是武老大、江清海那一伙人可以比得。单是他们散发出来的杀意和气势,便足以让许多人心惊胆寒,连动都无法动一下。

    四面八方更是魅影幢幢,不知多少的尊圣门弟子布下阵法,一个半透明的屏障罩住整个村子。唐小峰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困在笼子里的鸟,已经是无法逃脱。

    他背对着林婉如,蹲了下来,缓缓地道:“表姐,上来。”

    林婉如伏在他上,他取出一根绳子,绳子如蛇一般绕了几绕,将林婉如的蛮腰缠在他的背上,小腿勾在他的腰前。他问:“表姐,你害怕么?”

    林婉如从后头搂着他的脖子,柔软的酥轻压着表弟的背,她低声道:“本来是害怕的,现在却又不怕了。”

    她的胆子一直都很小。

    但她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唐小峰都会保护好她,所以她没有害怕的必要。

    唐小峰挚出一柄弯刀……一柄长长的,黑色的弯刀。

    阵法形成的半透明结界里,是那些严阵以待的尊圣门弟子。

    不知多少的尊圣门弟子内,是散发出森然杀意的尊圣门四圣。

    被四圣困着的,是背着表姐,手持黑色弯刀的他……明明是个剑侠,却拿着又弯又长的弯刀的他。

    他真的能够逃出去么?

    山圣冷冷地道:“交出五色笔。”

    唐小峰笑道:“我不交又如何?”

    山圣不再多话,袖子一拂,一座山峰镇了下来,唐小峰刀光一闪,将山峰劈开,背着表姐腾起形,想要从四圣的包围中脱出。

    风圣左手虚拍,拍出强劲罡风。

    林圣口诵真言,无边乱木飞出。

    火圣一声冷笑,上腾出两道火龙,不是绞向唐小峰,反是借着强劲罡风绕向林圣召来的密集玄木。

    四圣抽而退,唐小峰暗道“不好”。

    罡风、寒木、玄火三者互相作用,只听轰然一声炸响,地动山摇,天昏地暗。

    爆开的炎气聚合成一个圆圆的火球,内中电闪雷鸣,强光涌动。唐小峰与林婉如都被这惊人的火球给吞噬,连一片衣角都无法看到。

    四圣的脸色俱是冷漠。

    没有人能从被压缩到如此炽的炎气中存活下来,就像是没有水滴在沙漠上能够不被蒸发一般。

    但是他们脸上的冷漠很快就变成了惊讶,因为他们居然看到火球里刀光闪动。

    这是连玄铁都可以烧成飞灰的天炎之气。

    那少年应该连人带刀都被摧毁掉才对……但是为什么会有刀光?

    唐小峰背着林婉如,黑色弯刀不断翻飞,在周围劈出丝丝黑气。黑气随着弯刀翻飞的轨迹快速涌动,那是来自曹地府的幽戾气。曹地府原本就是间,幽戾气又是来自间里的极之地,至至寒,护在边,竟连天炎之气也无法侵入。

    火球爆开,他脚下的土石被炸出一个半圆形的坑。

    唐小峰御着剑气,飞在坑上。

    四圣再次出手,五行交错,道法无穷。

    唐小峰反复地劈出五精天火、幽戾气、紫华剑气,将他们的各种玄气全都接了下来。

    四圣大骇……至炎至烈的天火、至至寒的戾气、至纯至净的剑气,他们以前怎么也无法想象竟有人能将这三者融合在一起,这本是怎么也不可能做到的事。

    四圣齐哼一声,绕着唐小峰飘飞,他们飘得越来越快,有如鬼魅一般。唐小峰眯着眼睛,发现自己竟无法将他们看个真切。这种感觉很是不好,当你无法把握到敌人的位置时,你就很难对敌人接下来的任何招式作出及时回应。

    于是他出剑,数十支飞剑弹而出,往四圣飘飞的形疾而去。

    然而四圣却已同时出手,四道光影破虚而出,化作青龙、白虎、朱雀、腾蛇四兽朝唐小峰怒冲而去。

    天地分灵,破神夺虚。

    随着四兽的出现,风雨立至,鬼神皆惊。

    周围的尊圣门弟子仅仅只是看着这夺天地之精华而生的四圣兽,便有一种惶惶不可终的惧怕。

    四兽扑至,唐小峰竟是无法抵抗,他拔而起,御剑飞天,然而顶上有结界封死,脚下有四兽折来。他狼狈逃窜,窜到那些尊圣门弟子中间,连杀三人,往前再掠。四圣兽疾追,凡是被它们扑中的弟子,或化飞灰,或成血水,无一人能活。

    尊圣门弟子纷纷散开,唐小峰却偏往人多的地方逃。

    山、火、风、林四圣俱是面无表,对门下弟子的生死竟是全不当作一回事。

    四兽追得太急,唐小峰体内的剑气快速消耗。他心知这样子根本不是办法,于是在前掠中蓦地回,弯刀乱划。

    四圣再次冷笑……再怎样的神兵,也不可能抵挡得住他们召唤出来的四象分威天灵兽。

    神兽青龙扑到唐小峰面前,唐小峰弯刀乱划,青龙突然消失。

    神兽白虎扑到唐小峰面前,唐小峰继续乱划,白虎亦是不见。

    朱雀与腾蛇同时扑至,一个利爪俯击,一个血口吞来,张牙舞爪,凶恶异常。

    他依旧是弯刀乱划,两兽同时失了踪迹,就仿佛有什么无形无影的鬼怪,将它们全都吞噬了一般。

    山圣、林圣、风圣、火圣全都怔在那里。

    他们只看到那少年手持弯刀,鬼画符般地对着空气乱划,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便莫名地生了出来,破解了他们召唤出来的天灵兽。他们完全无法弄清这是怎么回事,所以他们只能发怔。

    唐小峰却也是有苦自己知,他体内的剑气和幽戾气都已经在抵抗天炎之气和适才的逃窜中消耗贻尽,而由于来不及取出五色笔,为了用仙篆破解掉对方召来的这四只神兽,他只能强行用刀尖画出仙篆,虽然勉勉强强地把四兽送走,但他的精力与心神却在这一瞬间损耗过巨,此时竟是累得跟被泰山压住一般,连站都无法站稳。

    他取出一颗小还丹,想要悄悄服下。

    但四圣是何等人物?马上看出他要做什么,心中同时闪过念头……这小子撑不住了。

    四圣齐齐出手,寒木生出的荆棘、后土化作的巨石、罡风凝成的刀刃、玄火提炼出来的爆炎,全都轰向了那脸色金白的少年。

    唐小峰赶紧把小还丹扔入口中,还没等它生出作用,荆棘、巨石、刀刃、爆炎,便已经全都轰了上来。

    他的子蓦地扭了一下。

    以无制有,阳错位。

    各种术法互相撞击,而他却近乎不可思议地脱而出,飞往罩在天空的半透明屏障。

    四圣怒腾而起,想要将他截下。

    他们固然知道罩住这个村子的,乃是尊圣门的秘藏阵法“十方结界”,按理说这少年没有可能简简单单地就脱而去,然而此时此刻,他们却又有种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无法将这少年难住的奇怪念头。

    唐小峰闪电般地取出五色笔,画了一画。

    半透明屏障轰然碎开,化作片片琉璃散落在地。

    而他却背着林婉如,化作一道紫色剑光,破空而去,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山圣、林圣、风圣、火圣四人落在地上,面面相觑……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