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宵小满地走

    这算什么?是有人想要嫁祸给我,还是有人想要挑衅我?

    还是说墙上写的“唐小峰”,指的并不是我,而是跟我同名同姓的另一个人?

    他的嘴角溢着一丝森森然的冷笑……不管凶手是谁,如果他们想要挑衅我,那就让他们来吧。

    他牵着表姐,没有再往前行,反而是往回走。

    走的过程中,他仔仔细细地看着那些村民上的伤口,脸上的冷笑益发地深了。

    林婉如看到了他脸上的冷笑,但她并不害怕。

    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让她每次看到表弟嘻嘻笑的时候,心里就会条件反般担心起来,总觉得他会来捉弄自己。

    而现在,当她看到表弟这溢着杀意的冷笑时,虽然心里有些许的不安,但却并不感到害怕,因为她知道,表弟其实并不是坏人,就算他喜欢胡闹,作弄人,但他绝不是坏人。

    虽然她知道,这一刻的唐小峰……真的很想杀人!

    ……

    ***

    从村子里找到的一些线索来判断,唐小峰知道自己已经穿过了骑田岭,又回到了岭南,只不过并不在循州,而应该是到了梧州、端州一带。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他们先是从循州往北,穿过瑶山,到了五岭之外,又沿着五岭外围往西追,然后进入地下河道。

    虽是地下河流,但百川皆入海,就算是地下河流基本上也不例外,水往低流,那条地下河流又将他们往南送,把他与林婉如送回了岭南,到了梧州附近。

    离开死寂的村子,唐小峰带着表姐,先是缓缓飞掠,沿途观察,然后便越飞越快,仿若疾风一般。

    林婉如只看到山川树木在自己边倒卷,就仿佛元霄时摆在街道上的走马灯一般,看都看不清楚。

    就这样飞掠了一个多时辰,唐小峰渐渐地慢了下来,落在一处丛林里。他牵着林婉如的手,悄悄地向前方潜去,在那里,他看到有十多人聚在一起大吃大喝,在他们边还扔着四个**的村女尸体,俱是满伤痕,脸上凝结着再也无法化开的惊恐。

    其中一人连喝了三大碗,恨恨地道:“岭南这么大,只说要找到那姓唐的小子,却又一点线索都不给我们,这让人怎么找去?”

    另一人道:“听说那小子有循州、潮州一带的口音,但我带着盗来的印信到这两处的官府察看户籍,却没有一个叫唐小峰的,好不容易查到这里有人叫这个名字,赶了过来,妈的,居然是一个娘们,一个娘们也取这名字,真他妈欠干。”

    又道:“还是武老大狠,不但死了那娘们,干脆把附近几个村子都灭了,嘿嘿,想不到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也有几个颇有姿色的丫头。”

    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汉子,显然便是他说的武老大。武老大怪笑道:“听说那家伙乃是一名剑侠,在东海小有名气,东海十大寇里,好几个都是死在他手上。我们每灭一个村子,都写上他的名字,看他能缩到什么时候。”

    有人怪笑道:“什么东海十大寇,东海那种地方,能出什么厉害角色?听说这十大寇里,不但有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还有一个小子恐怕连十岁都没到,真是搞笑。”

    这些家伙一阵轰笑,唐小峰躲在暗处,将他们的话全都听到耳中。

    他这才知道,前些子手持朝廷印信到清源县查他的,便是这些家伙,只是这些人也没有想到,由于苏亚兰的父亲便是清源县令,印巧文则是循州太守之女,她们悄悄作鬼,让这些人查了个空。

    但是这些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又为什么要找他?

    他嘴角的冷笑越来越深,竟然就这样牵着林婉如走了出去。

    那些人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武老大断喝道:“什么人?”

    他冰冷冷地道:“唐、小、峰!”

    雀起兔落,这些人几个纵跃,将他们团团围住。武老大盯着这前来送死的少年,冷笑道:“你就是唐小峰。”

    唐小峰淡淡地“嗯”了一声。

    武老大笑道:“五色笔在你手中?”

    原来是为五色笔而来?唐小峰取出五色笔,当着他们的面随手晃了一晃。金光灿烂,宝气婆娑,这些人看着五色笔,眼眸一个个都现出贪婪之色。不过唐小峰很怀疑这些人到底知不知道五色笔真正的用途,他猜想,必是有人许给这些人莫大的好处,让他们来抢五色笔。

    其中一人挚出金戟,喝道:“老子乃长白山‘震岳戟’韩卢,交出五色笔,老子或可饶你不死。”

    唐小峰收起五色笔,清清淡淡地斜了他一眼:“震岳戟?没听说过!”

    其他人一阵哄笑,“鬼戟”韩卢的脸色又青又白。另一人御剑而出,冷笑道:“韩兄,你也就是在长白山和高句丽那种地方混混,这时离长生山十万八千里,没人听过你的名字,实在是正常得很。哼,小子,本人‘剑劈乾坤’江清海,你总该听说过吧?”

    唐小峰睁大眼睛,一脸崇拜。

    江清海见他神,不由得意万分。唐小峰却道:“剑劈乾坤?你是来搞笑的吧?你把乾坤劈给我看看。这么不要脸的外号,是你自己取的吧?你你……你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佩服佩服。”

    其他人更是哄笑起来,江清海勃然大怒,旁边一人失笑道:“连江兄的大名都不曾听过,亏这小子也敢自称剑侠。”

    武老大冷笑道:“看这小子也就是在岭南和东海这种化外之地转过,没什么出息,亏那些人说他本领了得,出那样的大价钱,让我们来抢他法宝,杀只鸡还得用上牛刀。”

    另有一人笑道:“他后这小姑娘长得倒是标致,比那些村姑漂亮多了。”

    这些人冷嘲讽,说着各种秽语,唐小峰脸上却没有半点变化。林婉如在他后,轻轻抓着他的衣服,心里却是有些害怕,她虽然知道表弟厉害,但这些人人数太多,而且听上去一个个都是大有来头,她不知道表弟是否真是这些人的对手。

    一个家伙跳了出来,道:“这样的毛头小子哪里需要武老大和江兄出手?小子,本人阎铁树,大家都叫俺‘阎王吼’,你到了曹地府不妨报上俺的大名,阎王老爷被俺的大名一吼,说不定就会让你早些投胎。”

    唐小峰却只是嘲弄地看着他。

    阎铁树伸手一抓,竟从虚空中抓出一柄红色的大锤,这是他从北海寻来的神兵,叫做阎王锤,传说中有杀神弑鬼之能。

    唐小峰低声道:“表姐,你闭上眼睛。”

    林婉如躲在他后,听话地将眼睛闭上。

    阎铁树大笑道:“放心,这般如花似玉的姑娘,俺可不舍得杀她,待会儿,俺会让她舒舒服服的。”子一窜,阎王锤带着排山倒海般的劲气,朝唐小峰当头砸去。

    剑光一闪。

    只是一闪。

    阎铁树退回原地,一动不动。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