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荒唐大师超满意

    唐小峰的魂魄回到自己体里,他看着泰煞鼎,眼睛往上翻了翻,不知怎的就变成一阵惨白。他站了起来,缓缓转,用沙哑的声音冷然道:“你们找我,又有何事?”

    祝题花与苏亚兰对望一眼,她们原本还有些不信,现在看到荒唐大师的脸和眼睛,听到他的声音,哪里还会怀疑?赶紧跪伏下来。

    印巧文、窦耕烟、钟绣田三女知道祝、苏二人心细,就是因为她们两人说荒唐大师就是唐小峰,窦耕烟与钟绣田才毫不犹豫地去把唐小峰揍了一顿,然而刚才唐小峰和荒唐大师同时出现在她们面前,现在看来,毫无疑问是祝题花和苏亚兰弄错了。

    她们也赶紧跟着祝、苏二人跪了下来。

    祝题花禀道:“自那次从天盘山回来后,我与巧文的飞剑便碎散开来,闻知前辈铸剑之术天下无双,还请前辈替我二人各铸一剑,题花感激不尽。”

    荒唐大师冷笑道:“你们是说,老夫把她们的飞剑弄坏了?”

    印巧文赶紧道:“前辈误会了,若非前辈相助,我等早已死于天盘山,前辈之恩,我等没齿难忘,哪里敢责怪前辈?只是飞剑难寻,还请前辈垂怜,赐我们一支。”

    荒唐大师转过子坐下,背对她们,不耐烦地道:“老夫久己不替人铸剑,上次不过是看在间山的末空尼与我有些渊源,她徒弟良箴又是唐家媳妇的份内,才替她三人各铸了一支,你们的飞剑虽算是被我弄坏,但老夫也帮了你们,两不相欠,你们去吧。”

    印巧文心中一动,想着唐小峰说这位前辈乃是唐家祖先,他既会看着宋良箴的面子上替耕烟、亚言、绣田三人铸剑,想必也会看在唐小峰的面子上帮我们。于是赶紧说道:“还请前辈看在是唐公子带我们前来……”

    荒唐大师怒道:“就因为是他带你们来的,老夫更无意帮你们铸剑。那小子不忠不孝,叛逆成,若非唐家只此一根独苗,还要靠他传后,老夫早已把他这不孝子孙灭了。”

    印巧文心想确实,那家伙整天嬉皮笑脸,一看就是无赖,小小年纪离家出走,又到处祸害无辜少女,我要是他祖宗,我也很想灭了他。她赶紧道:“唐敏乃是小女子恩师,小女子从幼时起,便蒙他解惑授业,小山亦是我等好友,还请前辈看在恩师与小山妹妹份上,帮我与题花姐一回。”

    荒唐大师沉吟片刻,祝题花与印巧文见他意动,赶紧又求了几声。荒唐大师淡淡地道:“罢了,看在唐敏与小山份上,帮你们一次,亦无不可。”

    又道:“当她三人如何求剑,你们便也如何求吧。”

    祝题花和印巧文怔在那里……她们当然知道窦耕烟三人是如何“光股求剑”的,这两天她们还一直取笑三女,说三女被唐小峰捉弄,没想到转个圈,自己也面对着同样形。

    苏亚兰腹黑地想,上次那笨蛋绣田把我们求剑的过程说给题花姐和巧文听,害得连我也被她们取笑,若这次让她们简简单单地求到剑,只怕她们后还会再笑话我,倒不如让她们也“光股求剑”一回,看她们还敢不敢再提?

    于是向窦、钟二女悄悄使个眼色,三人开始怂恿二女。

    祝题花和印巧文俱是无奈,一方面荒唐大师脾气不好,再求下去也是无用,另一方面,每每看到窦、苏、钟三人所用仙剑,她们亦是羡慕不已,剑侠剑侠,连剑都没有,算什么剑侠?

    既然荒唐大师确实是活了两三百岁的前辈高人,且不是唐小峰那小子假扮,在前辈高人面前牺牲些许色相,倒也能够让人接受一些。

    两人只好宽衣解带,各穿一件亵衣,移到前辈面前伏下拜。

    “荒唐大师”悄悄一看,见印巧文穿的是一件心衣,心衣上绣的是一枝红梅、几只喜雀,亦即“喜上眉梢”。棱形心衣系在颈上,虽将她的脯包个严实,但秀美大腿全都露在外头,腹下部位也只被心衣下角遮住些许,若隐若现,极是美妙。

    至于祝题花,穿的则是一件诃子,诃子却要比普通亵衣好上许多,有些像后世的睡衣,连大腿都被遮着。只是这种亵衣不但薄如轻纱,且光最易外泄,祝题花这一伏,不但前饱满**全都被他欣赏,连那轻颤的粉红峰尖都被他瞅到……

    当然,他也只敢快速地扫了两眼,免得被二女察觉。

    他负手起,开鼎铸剑,剑其实是早就铸好的,剩下的不过是装装样子。天火冲霄,五鬼往来,他装了一会儿,突然喝道:“仙剑将成,为免鬼神惊扰,汝二人还不快伏拜剑?”

    祝题花与印巧文赶紧面对剑鼎,以手触地,以额触手,双腿蜷曲,香高抬。

    荒唐大师转了一圈,不太满意,暗暗向五鬼下个命令,然后不知怎的,一阵风突然刮来,祝题花的诃子蓦地上翻,露出浑圆白嫩的**。

    祝题花生怕诚心不够,剑铸不成,也不敢动。

    荒唐大师超级满意,于是一声怒叱,双剑出鼎,化作一龙一凰飞了三圈,又重新变回仙剑,他再取出五色笔,快速地写了几字。

    当然,剑上的仙篆其实早就写好,他仍然只是装装样子……

    两剑落在二女面前,一紫一青,绚丽夺目,发出阵阵龙吟。

    ……

    ***

    五鬼飘在夜空。

    黑瘟鬼笑道:“这小子真是有趣!”

    白瘟鬼道:“破央、凰、飞稚三剑已比凤霄双剑要好,这两支剑,又远胜过那三剑,这小子确是进步神速。”

    青瘟鬼淡淡地道:“这五剑有五色笔与仙篆加成,胜过凤霄双剑亦是正常。倒是他每次铸剑之后,便有新的领悟与想法,这两支剑本已铸成,在天火中过了一道后,剑质反又提升许多,短短两,他对铸剑之道的领悟便已再上重楼,倒是让人割目相看。”

    红瘟鬼咬着手绢:“小乖乖真棒。”

    黄瘟鬼道:“他这几支剑都是把脸划花后铸出来的,我们要不要让他的脸弄不回去,让天底下的女孩子看到他就跑,这样他就能专心铸剑,以后就会越铸越好?”

    黑、白、青三鬼:“唔……”好像有点道理。

    红瘟鬼吼道:“谁敢欺负小乖乖,老娘杀了他……”

    黑、白、青、黄四鬼:“……”

    ***

    泰煞鼎旁,唐小峰完全不知道自己差点就得做一辈子的“荒唐大师”,他只是用那沙哑难听的声音淡淡地道:“这二剑,一名紫烟、一名青箫,你们可以走了。”

    祝题花与印巧文各持一剑,见剑上光华流转,竟比窦耕烟她们的还要好,心中一阵欣喜。二女穿回衣裳,向荒唐大师道谢,荒唐大师已不再理会她们。

    五女拜别,御着剑光飞在夜空,一边飞一边聊了起来。

    钟绣田气道:“亏你们还说唐公子就是荒唐大师,弄得人家、人家……”弄得她还以为那小子真的那么厉害,这几天对他极是仰慕。

    窦耕烟道:“唐公子既不曾戏弄我们,我们却将他无缘无故揍了一顿,明还是要向他道歉才是。”

    印巧文疑惑地道:“但是单从背影来看,荒唐大师与唐公子确实一模一样。”

    钟绣田笑道:“但他们明明不是同一个人,两个人都站在一起了,难道还会有错?都是题花姐和亚兰姐胡闹,错得这般离谱。”

    苏亚兰以指点颊,喃喃地道:“但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却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题花姐,你说呢?”

    “不要问我,”祝题花揉着太阳,轻叹一声,“我头疼……”

    聪明如她,这一次也是完全被弄糊涂了。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