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薛蘅香

    “蘅香,你这是怎么了?”唐小峰从上探出头来,更是疑惑。

    “没、没事。”薛蘅香回过头来,呵呵地笑了一下。她一向清冷,纵有再多心思也不显露在外,这一下突然傻笑,渀若雪地里的白梅蓦然绽放,反把唐小峰看得痴了,心想她原来也这般可

    薛蘅香羞得发慌,一起就往外跑。

    她这是怎么了?唐小峰心想。

    又想着这丫头虽然子别扭,其实也蛮可的,如果去做一朵百合花,那就实在太可惜了。

    他伸伸懒腰,感觉还是自己的体更加好用,使用分,就好像是背着铅块走路一般,累得要命。只不过……

    他掀起衣袍,低头看去……为什么会是硬的?刚才残留在体内的那一魂一魄所残留的些许记忆慢慢地浮了出来,他睁大眼睛,那丫头……

    同一时间,薛蘅香跑到外头,背靠墙壁,心儿怦怦地乱跳。

    不过就是摸了几下,为什么大哥的那个就会、就会突然……

    她的脸红红的,却又忍不住将一只小手沿着小腹往下滑,回想着在长生宫内被大哥轻轻碰触时,那奇妙的感觉,不知怎的就湿了……

    ……

    第二天一早,唐小峰来到花园,看到林婉如迎头走了过来。

    她穿着一件石榴红窄袖对襟百褶裙,内里衬着粉红抹,底下一条粉红袄裤,头上梳着双丫髻。看到唐小峰,她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唐小峰笑道:“表姐,你是不是发烧了?脸怎么红成这样?”

    林婉如握着粉拳:“小峰,你昨晚有没有、有没有……”

    唐小峰嘿笑着:“有没有什么?啊,我知道了,定是表姐昨晚酒喝多了,晚上做了梦,梦到我亲你嘴儿。”

    林婉如睁大眼睛,她昨晚确实酒喝多了,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好像被表弟给吻了,只是到底是梦还是别的,她也记不清了。她看着唐小峰那嬉皮笑脸的样子,既有些气,又有些羞,她虽是表姐,其实也不过就是比唐小峰大几个月,眼看唐小峰踏前一步,用那可恶的笑容俯视着她,她的口一阵起伏,有些不知所措。

    “表姐,”唐小峰道,“答应我一件事。”

    “这、这怎么可以?”林婉如低着头,难为地道,“你有了丽蓉姐,又有了良箴姐,就算我爹肯,姑丈也不会再让你……”

    唐小峰失笑道:“我是要你不要再去习那《女大金丹诀》,表姐你想到哪去了。”

    林婉如脸儿一下子就臊了起来:“死表弟,你真是越来越坏了,你、你就是喜欢捉弄人。”赶紧跑开。

    喂喂,至少这次我可没有捉弄你,是你自己想歪了。

    接下来,他去了爹娘房中,陪母亲说了些话儿,出来时,看到宋良箴寻了过来。他问:“我姐姐呢?”

    宋良箴道:“她正与耕烟、亚兰、绣田三位姑娘在书房里谈文,巧文姑娘说有些与东海有关的风俗想要向你讨教,在花园等你。”

    这样啊……

    唐小峰来到花园间,印巧文向他福了一福,道:“小女子前来,乃是有一件事相求公子。那我与题花姐回到循州城后,所用飞剑便碎散而去,故此,想请公子帮我二人各铸一支飞剑,望公子应。”

    唐小峰讶道:“印文姑娘在说什么?你们想要飞剑,不是应该去找铸剑师么?找我做什么?你说的那又是哪?”

    印巧文笑道:“到了现在,你还不肯承认你就是荒唐大师么?”

    唐小峰失声道:“你们竟然以为我是荒唐大师?你们是不是吃错了药?不过我倒是知道荒唐大师在哪里,你们要找他,今晚我带你们去找就是。”

    印巧文心想,他装得倒是真像,她笑了笑,略一伏,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公子。”

    “带路而已,没什么好谢的,”唐小峰道,“耕烟姑娘她们昨好好的跑来揍我,难道也是把我当成了荒唐大师?不过我真的不是荒唐大师,要不晚上你把她们也叫上,那样她们就知道了。”

    印巧文疑惑地看他一眼,诺下来……

    中午时,林之洋将林婉如接了回去。

    临去前,唐小峰让姐姐再三交待她,不要再去习那《女大金丹诀》,林婉如见连小山表姐都这样说,心里也有些害怕,于是应了下来。

    到了傍晚,唐小峰又把玄关化体分之术练了一遍。

    他化出分,穿上衣服,将自己的真锁在房中,然后便在府中乱逛,与姐姐聊聊仙篆,与骆红蕖与姚芷馨逗乐,又取笑了一下对着镜子看来看去的徐丽蓉,还牵着宋良箴的手赏了落花。

    没有一个人看出他与平时有什么不同。

    他又想到,她们不知道我练了分之术,看不出来也很正常,但蘅香那丫头是知道的,我去找她,看看她会不会注意到我现在是用分出现在她面前。

    骆红蕖、姚芷馨等人都在唐小山的屋子里聊天,薛蘅香却是洗澡去了。他来到阁楼后头,心里嘿嘿地想,三妹啊三妹,昨晚你偷偷摸我,现在我偷偷看你,算起来还是你占便宜。

    他跃上窗口,从纱窗的缝隙间偷偷往里看去。

    谁知薛蘅香不是泡在澡桶里,而是穿着一件肚兜蜷在上,右手伸进肚兜抚着酥,左手放在腹下轻轻摩擦。

    室内水气弥漫,她的若隐若现,反更显得香艳。唐小峰看着这刺激到极点的美妙画面,差点流出鼻血……原来她竟是一个这么内的女孩子?

    她的神愉悦而又羞,美妙躯体轻轻蠕动,恍若一只可的小虫,不经意间,连肚兜上的绳结都解了开来,酥半露。

    唐小峰正要继续往下看,后传来骆红蕖的叫声:“大哥,你在做什么?”

    上的薛蘅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跳了起来,往窗户看。唐小峰却早已往下纵去,拉着抬头看他的骆红蕖直接闪到一旁,没过几下,上方传来纱窗被人打开的声音,薛蘅香探出头来,左看右看。

    “大哥,”骆红蕖瞪着唐小峰,“你在偷看蘅香洗澡?”

    她没在洗澡好不好?她只是在……做比洗澡更刺激的事。而且她昨晚还偷偷摸我呢。

    见唐小峰眼珠子转动,分明是在想着该怎么扯谎,骆红蕖没好气地道:“大哥……你也真是的。”

    唐小峰发现自己辩也无用,于是嘿笑地挠了挠头。

    骆红蕖低声道:“蘅香是个好女孩,大哥你要对她好。”

    唐小峰奇道:“可她喜欢的不是你么?”

    骆红蕖笑道:“蘅香看着聪明,却是一个傻姑娘,有时候会钻些牛角尖,钻着钻着,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跟以前比起来,她现在已经开朗了很多,这全是因为有大哥在。”

    说完,便笑笑地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