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群芳荟萃

    接下来的两天,唐小峰倒是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什么地方也没去。

    唐小山又从命、物、时、功、神这五字仙篆里解读出一些新的仙篆,姐弟二人一同研究。

    由于《符经》的演道章原本就是为了配合那份星图而存在,星图里藏着的则是这代表“天之五贼”的五个仙篆,其它所有仙篆都是从这五个字里生出,他们干脆抛开演道章和星图,直接将这五个仙篆称作五字天书。

    在天盘山时,他只是在祝题花和印巧文那在他眼中垃圾到极点的飞剑上画了几个仙篆,飞剑的威力马上就天差地别,这从实际运用上印证了这些仙篆的妙用,也让他对五字天书的研究变得更加积极。

    这天,印巧文、窦耕烟、苏亚兰、钟绣田四女再次来到唐府。

    以前经常会跟她们一起来唐府向唐小山讨教学问的花再芳却没有来。

    唐小山问四女,这几天为何都没有看到她们?印巧文笑笑地说,前几天山越暴动,她父亲前去安抚,她在家中提心吊胆,也没有心思出门。苏亚兰等也各找借口,说了一番。

    印巧文笑道:“如果不是绣田妹子仰慕令弟,几天不见他就朝思暮想,今天约了我们一定要来,只怕我们还是没空呢。”

    钟绣田惊道:“人家什么时候……疼!”苏亚兰偷偷掐了她一下。

    印巧文道:“今天气极佳,闭窗做课太过浪费,我们不如约好令弟,一同到县城喝喝小酒,聊聊天气?”

    苏亚兰笑道:“天气已经极佳了,还聊天气作甚?难道要把一个大好天气聊坏来?巧文姐不过就是想要偷懒。”

    窦耕烟道:“不如就将红蕖妹子、良箴、令弟媳等一同叫上,人多闹些。”

    唐小山见连窦耕烟都这样说,再加上自己确实也是许久没有进城,也想去买些东西,于是也就同意下来。她跑去找了弟弟,唐小峰心想,那几个女人这是要做什么?难道发现了我就是“荒唐大师”?

    不过反正没事,跟一堆美眉一同逛街,他也没啥意见。姐弟两人又去找了骆红蕖和徐丽蓉,骆红蕖自然都好,徐丽蓉却没那心思。

    他们又去找了宋良箴,宋良箴“啊”了一声,说她还要帮徐姐姐采花蜜。唐小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想你好歹也是龙子龙孙,皇室郡主,那个死女人把你当丫环,可你别把你自己也当丫环啊,要是知道自己的孙女这样子被人使唤,只怕连李世民都会从陵墓里跳出来,大喊三声“气死联了”。

    唐小峰嘻嘻笑道:“箴姐姐,出嫁从夫,难道你连为夫的话也不听么?”

    宋良箴脸儿一红,心想这不还没成亲么?但她是个听话的好女子,未婚夫婿如此坚决,她也只好梳妆打扮一番,跟着前去。

    ……

    唐小峰与诸女一同进入县城。

    边美眉一个个花枝招展,单是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

    明明觉得自己对唐府这位公子没有“非常仰慕”的钟绣田,被印巧文、苏亚兰推着,始终伴在唐小峰边,又被他用言语诸多调戏,一张脸憋得红红的。

    骆红蕖见宋良箴左看右看,渀佛处处新鲜,想起她原是被通缉的李唐郡主,从小待在深山里,后来住进唐府,也从来不曾出门,竟是连县城都不曾来过,心中同,于是便陪着她说说笑笑。

    县城其实不大,转个几圈,印巧文等也就无趣了。于是找了家最大的酒楼,酒楼老板虽然认不得其他人,却认得苏亚兰这县令之女,自然是殷切接待。

    唐小山方要进门,远处却传来一声“小山姐”。

    唐小山与唐小峰回头一看,见三个女孩从远处逛来,其中一个正是林婉如,另外两个,则是与林婉如几乎形影不离的秦小和田凤?。

    秦小和田凤?看到唐小峰边伴着这么多漂亮姑娘,睁大眼睛,心想这家伙在东海勾了那么多个还嫌不够,怎么回到岭南,又找了好几个?果然是人渣,败类,无耻贼中的无耻贼。

    印巧文见林婉如是唐小山的表妹,于是便也邀她们一同到酒楼喝上两杯。他们上了酒楼,找了间靠窗桌子,饮酒聊天,谈诗论句。

    聊了一会,苏亚兰忽地指着窗下,道:“那不是题花姐么?”

    众人往下看去,见下方正经过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穿窄袖绕襟紫裙,腰缠阔带,肩披薄纱。紫衣女子抬起头来,看到窦耕烟与苏亚兰、钟绣田等人,亦是又惊又喜,三?p>

    氯ビ胨欤菩∩郊馀佣俗裁溃闷娴匚仕撬?p>

    印巧文叹道:“她便是两年前被妖怪害死的本县祝县令之女祝题花,以前也是令叔的女学生,祝县令祖籍并非岭南,本是清官,死后家无余财,县里百姓捐了些银两,一年多前,她扶柩返乡,我们与她便一直不曾相见,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着。”

    唐小峰翻个白眼……前两天你们还在一起的好不好?

    木阶噔噔噔地响着,祝题花跟着窦耕烟三女走了上来,与唐小山等人互相见礼,又看着唐小峰,道:“唐公子好久不见。”

    唐小峰苦笑道:“不过两年前见过一面,你还认得我?”

    祝题花黯然道:“当景,又怎么可能忘却?”

    唐小峰带着歉意道:“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他与颜紫绡上山打老虎,也不会将虎妖流离多引到县衙。

    祝题花摇头道:“是那妖怪太过凶残,你与颜小妹子也是为民除害,如何能怪得你们?”

    宋良箴是知道当形的,如果不是她与她师父救下唐、颜二人,他们恐怕已经死在间山。唐小山和林婉如却有些摸不着头脑,唐小山悄悄拉着弟弟问是怎么回事,唐小峰略一解释,唐小山这才知道个中缘由,嘘唏不已。

    众人坐下,祝题花向唐小峰打听颜紫绡现在何处,唐小峰垂泪把“颜紫绡被小杨香杀死”的故事又说了一遍。

    林婉如、秦小、田凤?都睁大眼睛,想着长生宫里那位喜穿红衣的姑娘不就是颜紫绡么?

    唐小山同样睁大眼睛,想着这些子时常听红蕖和蘅香、芷馨她们说东海之事,红蕖不就是小杨香么?

    钟绣田见他说得难过,又蘀他说,把唐小峰上次跟她说过的,那小杨香如何如何可恶,不但杀父喂虎,还喜吃人心的事都添油加醋地说了出来。骆红蕖敲着桌子,瞅了唐小峰一眼:“原来那小杨香如此暴虐,大哥要是不说,我还不知世上竟有这等凶恶婆娘。”

    唐小峰汗了一下,赶紧悄悄陪笑,骆红蕖以手支颊看向窗外,懒得理他。

    古代信息原本就并不发达,岭南虽被中原人士看作蛮荒,却又将海外看作蛮荒之外的蛮荒,十大寇虽然名震东海,但在岭南却没有几人知道,祝题花自然也无法判断唐小峰说的是真是假,只是她本就心细,看到唐小山、骆红蕖、林婉如等人反应不一,再一观察,发现唐小峰根本就是假作神伤,于是笑了一笑,也不揭破。

    几人继续聊天,从中原到东海,从古时到今朝。祝题花等不是官家小姐,便是乡绅之女,秦小与田凤?虽是渔翁之女,却也读了许多书,大家竟是聊得投缘,就好像上辈子在哪里见过一般……

    酒足饭饱,大家散场,秦小、田凤?拉着林婉如不知跑哪去了,唐小山、骆红蕖二人逛街购物,唐小峰懒得跟她们逛,拉着宋良箴跑了。宋良箴虽是他的未婚妻子,却从不曾与他独处,脸儿红红的。

    祝题花说既然到了清源县,自要去衙府拜会一下苏亚兰的爹娘。印巧文等人便向唐小山告辞,与她同去。

    五女转了个圈,来到县衙后头,苏亚兰抿着嘴儿问:“题花姐,你怎么看?”

    祝题花笑道:“唐公子便是荒唐大师。”

    窦耕烟、苏亚兰、钟绣田知道她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又心细如发,见她如此肯定,那自是绝不会错。三女都想起自己在那坏蛋面前光腚翘的模样,俏脸憋得一个比一个红。印巧文掩嘴笑道:“耕烟厚道,绣田粗心,被他骗过也就算了,为何连亚兰你也会上他的当?”

    苏亚兰恨恨地道:“那时求剑心切,又有良箴姐姐和她师父的保证,再加上哪里能够想到那臭小子竟有那般神奇的铸剑本事?会把他与荒唐大师想到一块,才是有鬼。也亏他装瞎装得那般像,真不知他是怎么做的。”

    祝题花道:“其实他也帮了你们许多,若不是他,你们也不可能有那么好的飞剑,连带着我和巧文都会失陷在天盘山,这样计算一下,你们被他看看光股,也、也……”她不知不觉就笑得捂着肚子喘不过气。

    苏亚兰道:“虽然知道他帮了我们很多,但总想把他揍一顿……”

    窦耕烟与钟绣田也使劲点头,尤其是一联想到那家伙总是笑嘻嘻的脸,就特别想要捧他。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