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恶战

    祝题花等人从天盘山地底的一处暗道钻了出来。

    她们潜到一处较为开阔的地下洞内。

    地面是由坚硬的金刚石铺成,前方有一个祭坛,许多披着血色披风的巫祝围着祭坛手舞足蹈,唱出古怪歌谣。

    祭坛旁有两人并肩站着,一个满刺青,乃是天盘山犬封族的族长裂环,他满脸森狰狞,此处地对于犬封族来说,原本就是为了封印五瘟尸王而存在,放出尸王,对历代族长来说都是不敢想象的事,然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再不做些什么,整个犬封族都会在自己手中断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放出五瘟尸王,便是他对数百年来汉人对犬封族驱赶与屠杀的反击。

    在裂环旁边的,却是一个九头蛇尾的妖怪。

    蛇有九头,食人无数!祝题花这两年来时常与委羽山作对,对委羽山群妖已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一眼认出,这妖怪便是委羽山的“血相柳”。

    祭坛之上,刻着一个星阵,刻痕上血水涌动,又不时有气腾腾。

    祝题花想,恐怕只有杀了那些巫祝,才能阻止五瘟尸王破印而出,于是向边四女使了个眼色。五道剑光齐纵而出,杀上祭坛,将那些手舞足蹈的血巫除个干净。

    谁知眼前黑影晃动,十名血巫不知从哪掠了出来,挡在她们面前。

    祝题花自然知道不会有这么容易,于是与四女齐齐出剑。但这十巫却结成巧妙阵势,前后两排,每排五人,站位略有参差,以一道无形气墙将她们的飞剑截住。

    五女左突右闯,竟是无法突破。

    另一边,犬封族族长裂环与血相柳都看了过来,裂环冷笑道:“果然如你们洞主所料,她们跑到了这里。”

    “血相柳”九颗脑袋同时怪笑,道:“族长现在当知我方诚意?若不是有我们相助,单是这些丫头,便足以让你们头疼。”

    裂环淡淡地道:“你们洞主想要报杀子之仇,帮助我们,亦是帮助他自己。”

    “血相柳”却只是继续怪笑,没有再说什么。

    不知不觉间,十巫已围成半圆,一步一步地朝五女迫近。他们明明没有多做什么,只不过是披着血色披风,双眼大睁,口念巫咒,五女便觉得头昏脑胀,渐渐地连力气都无法用上。

    苏亚兰发现形势不妙,突然出剑。

    她的剑是红色的。

    赤红如

    她这一出剑,立时间,仿佛有炎炎烈升起,夺魂刺魄。

    十巫被那耀眼的光芒住,真言一滞。

    其他四女各自出手,各杀一名血巫。

    阵势一破,另外六巫惊慌而退。五女剑势一涨,趁机突进。

    裂环脸色一变,他虽然知道这五个蒙面少女都是剑侠,并不好惹,但她们的本事,却比他原本以为的还要厉害得多。她们不但无声无息地深入这地底深处,沿途的防御对她们全无作用,更是凭着那刻着古怪篆文的仙剑破去他天盘山犬封族引以为豪的十巫之阵。

    眼见五女朝祭坛冲来,他厉喝道:“你们的人怎么还不出手?”

    “血相柳”嘿笑道:“不是我们的人……是我们的妖。”妖风卷过,飞沙走石。

    先是一只黑色妖犬破顶而下,挡在五女面前,朝她们咬牙裂齿,淌着血色口水。又有一只巨蜂、一只猪状怪兽、一只九尾巨蛇破土而出,围住她们。

    裂环脸色微变,这四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他竟是全然不知。五女也暗自心惊,认出这四妖分别是委羽山诸妖中排名第三的“毒?窳”智牲、排名第七的“冷钦原”血鸯、排名第九的“狂腓力”度藏、排名第十一的“九尾蛇”勾蜈。

    加上立在那里的“血相柳”,在外头堵截过她们的“载天蛇”和“离朱?”,这一趟,委羽山几乎是倾巢而出。

    又有许多小妖钻出,将她们团团围住。

    祝题花低声道:“入土。”她想要跟四女遁入地底,再寻机接近祭坛。

    窦耕烟破央剑下刺,破地而入。“九尾蛇”勾蜈却一声冷笑,其中一尾插入土中,地面蓦地变成了金砖。窦耕烟的破央剑自带木行精气,以木克土,故能穿山遁地,勾蜈却以它天生异能改了脚下五行,破央剑克得了土气,却克不住金气,立时变得毫无用处。

    “狂腓力”度藏子一卷,直接往五女冲去。

    它本就长得像猪,这一冲,更是猪头猪脑。祝题花与印巧文同时劈出剑光,斩在度藏上,只听“锵”的一响,剑光竟是反弹回来。

    诸女大惊,纷纷飞起,避开度藏。

    “毒?窳”智牲子一涨,血盆大口咬向五女,?窳本是吞月的天狗,它为?窳之后,虽然吞不得月亮,吞五女却绰绰有余。钟绣田以飞稚剑生出狂风,带着诸女飘退,小妖们纷涌而上,“冷钦原”血鸯与智牲、勾蜈、度藏轮番攻击。

    剑光交错,妖气冲霄。

    一时间,竟是杀得难分难解。

    另一边,犬封族族长裂环看得心惊跳,血相柳却冷冷地道:“她们已是必死无疑,族长莫要理会她们,破解封印,放出尸王要紧。”

    群巫乱舞,血气纷涌,星阵开始旋转,涌出阵阵腥臭。

    祝题花越战越是心惊,敌人太多太强,根本就不是她们能够抵挡。

    边传来钟绣田一声尖叫,她的仙剑虽好,剑气在五女中却是最弱,很快就被勾蜈寻到空隙,用九尾的其中一尾刺了一针。窦耕烟子一旋,搂住钟绣田,破央剑旋出剑花,退勾蜈,却被“狂腓力”度藏冲了过来,眼看着就要被压个粉碎,幸好祝题花与印巧文及时抓住她们,御剑高飞,避开度藏。

    苏亚兰再次祭出凰剑,剑光化作炎火烈,爆裂开来。度藏、血鸯、勾蜈与一众小妖都被这刺魂夺魄的住,滞了一滞,无法追击祝题花等人。

    然而凰剑制得住别人,却制不住“毒?窳”智牲,智牲在委羽山群妖中本就排名第三,仅次于委羽山洞主和排名第二的“混天吼”悦惚,再加上本又是可吞食月的天狗,真正的太阳擅且不怕,哪里会怕仙剑幻化出来的太阳?竟是一口咬去,要将苏亚兰和凰剑吞入肚中。

    苏亚兰吓得花容失色,祝题花等徒自心急,竟是无法救她。

    突然间,本是化作金砖的地面破开缺口,涌出熔岩,这熔岩不知从何而来,炎气滚滚。智牲、度藏、血鸯、勾蜈俱是见多识广,认出这是远比五精天火还要可怖的万神圭旨乾离火,赶紧避让,那些小妖却没有它们这么好运,乾离火所过之处,俱是化作飞灰。

    熔岩来得快,去得也快,只留下一条气依旧,不知通往何处的地缝。诸女虽不知这熔岩从何而来,却也知道是有人要救她们,赶紧飞了进去。智牲等四妖想追,地缝却开始崩落,将它们堵在外头……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