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风雨欲来

    微微依旧跪伏在地,绝色女子缓缓移到她面前,道:“那个叫唐小峰的少年去了岭南,他是萃芳命里的煞星,萃芳修的是绝恋心法,绝不可再遇到他……你去把他杀了,抢回五色笔。”

    又道:“你若做成此事,萃芳的位置,便是你的。”

    微微兴奋地道:“小妹明白。”

    绝色女子道:“去吧。”

    微微亦取了一鼎,飘离去。

    室内只剩下一人一鼎,绝色女子随手一掷,一道符纸贴在鼎上,符纸上的仙篆开始幻化,与鼎上的符文互相感应,彼此共鸣,渐渐融成一体。

    绝色女子飞在鼎上,双臂张开,子旋转。禹鼎越来越大,越来越红,鼎内发出阵阵嘶吼,仿佛有无数恶鬼在内中嚎叫。一股紫色?气从鼎内涌出,又被她那浮凸的躯吸了进去。

    她的眼睛蓦地将开,上劲气狂卷,地面被无形?气撕裂开来。

    天昏地暗,鬼神皆惊,她飞而出,消失不见。

    禹鼎骤然爆开,地动山摇,无数影飞出……

    ******

    天色渐渐开始发亮。

    唐小山蜷着子躺在上,诃子皱折,露出光洁的小腿。

    唐小峰拉了被子替她盖上,心里却又忍不住地想,难道姐姐诃子底下什么也没穿,就这样陪我过了一夜?

    昨晚,两人一同研究仙篆,俱是兴奋至极,其它什么事也没有去想。直到姐姐终于支持不住,唐小峰才暗自责怪自己,明知道姐姐昨着了凉,又不像我,有剑气祛寒,实在是应该让她早些歇息。

    要想在一夜之间掌握所有的仙篆自然是不可能的,但这一夜下来,他们也理清了许多。

    掌握这些仙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就像小孩子学字一样,单会写字,却不知道那个字代表了什么,那也跟没学一样。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也只能用符咒进行对照,然后再触类旁通,一点一点的研究。然而,一旦开始掌握这些仙篆,就可以反复组合,生出各种变化,这种感觉,就像是解开艰难的算式一般,虽然极具挑战,却也令人兴奋。

    他取出炭笔,嘿嘿笑地在姐姐的脸蛋上画了两条花,然后才离开她的闺房。

    刚一来到外头,就看到徐丽蓉、骆红蕖、薛蘅香、姚芷馨四女都在这里,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是怪怪的,弄得他自己看自己也觉得怪怪的。

    喂喂,你们把我这五讲四美三的好孩子想成什么人了?

    到了上午,窦耕烟、苏亚兰、花再芳、钟绣田又来到唐府,印巧文却没有出现,她们听到小山生病,都跑去看她,看到她脸上的花儿,全都乐开了花,唐小山知道肯定是弟弟作鬼,气得想要把他揍一顿。

    其实唐小山昨晚喝了那碗放了朱果和灵药的姜汤后,那点病早已好了,只是一夜没睡,眼睛变成了熊猫眼。窦耕烟等人知道她差点淹死在浴桶里,一个个都取笑她。

    在姐姐与她的几个好友聊天时,唐小峰则是跟徐丽蓉、骆红蕖、薛蘅香、姚芷馨四女一同待在隔壁房间。

    此时他已知道,窦耕烟等人虽是剑侠,却不会去害他姐姐,因此也就没有再让骆红蕖守着唐小山。

    他们一同研究抄来的那篇《女大金丹诀》。

    徐丽蓉道:“此诀共分九戒、本命、原、修经、复还、Ru房、玉液、胎息、南无、慎终十则,依我看来,此诀确有驻容养颜之效,为女子修真养命之本,只是内头又多了一些东西,这多出来的心诀也谈不上有害,只不过会导致……”

    骆红蕖、薛蘅香、姚芷馨三女看着她,她却顿在那里,弄得三女发急,心想你就不会一口气说出来么?唐小峰却笑道:“会导致先天灵气外泄?”

    徐丽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原来你还是有些脑袋的。”

    可我却总觉得你没脑袋,或者说你虽然有脑袋,但你的脑袋有问题……唐小峰在心里吐槽。

    徐丽蓉道:“只有体内拥有先天灵气之人,才会受到这多出来的无用心诀的影响,事实上,此诀虽有修经养容之效,却也不是人人都可练成,体内拥有先天灵气的人,练起来自要比别的女子迅速得多,而寻常女子最多也就是将它拿来提神静虑,真能靠它驻容养颜的,千中能有一二已经算是不错了。”

    姚芷馨道:“徐姐姐既然知道哪些是有用的,哪些是无用的,何不将无用的去掉,修习那些有用的?姐姐不是说,它真有驻容养颜之效么?”

    徐丽蓉取出一块小小镜子,瞅着镜中人影,轻叹一声:“天生丽质难自弃,我要是再漂亮下去,那还让不让别的女人活了?”

    骆、薛、姚三女:“……”

    唐小峰叹气……这女人的脑袋真的有问题。

    门被人敲了几声,外头传来脆生生的声音:“唐公子在么?”

    唐小峰嘿笑道:“仰慕我的人来了。”

    众女齐齐翻着白眼。

    唐小峰掠过去,打开门,钟绣田立在那里,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她本是不想来,不住窦耕烟、苏亚兰偷偷捏她,不来都不成。唐小峰向诸女摆摆手,带着钟绣田去逛后园,钟绣田虽说是受了窦耕烟等人的嘱咐来探他口风,但她一个千金小姐,哪里做得来这种事?反被唐小峰用言语带着走。

    他找个借口向钟绣田打听印巧文去了哪里,钟绣田道:“天盘山附近山越暴乱,节度使派兵征剿,巧文姐的父亲乃是本郡太守,亲往山民所住之地进行安抚,以免事态扩大,巧文姐不想让她爹爹担心,所以留在了家中。”

    唐小峰心想,她只怕不是留在家中。又想道:“山越暴乱?这可不是小事。”

    三国前,有“南越北胡”之说,南方原本就是百越所居。

    孙吴于江东建立政权,对百越连番征剿,或杀或抚,再加上东晋时汉族大规模南逃,即便是以前被称作蛮荒之地的岭南,大部分也已被汉人侵占,只有在谅州、交州等少数几个地方仍有大量百越之民聚居,清朝时被分割出去,自成一国,也就是后世所说的“越南”。

    唐初时,南方绝大多数越民都已融入汉族,却唯有山越,地盘虽被压缩到了极致,但是民风剽悍,极难控制,在各郡仍有遗留。岭南原本就天高皇帝远,一旦发生大规模暴乱,朝廷派兵征剿,费时费力,固一向是威抚并重,一方面继续打压,一方面以各种好处惑越民出山,融入汉族。

    岭南之所以向来都是流民犯官流放之地,也是因为有这些山越存在,许多人宁可不当官,也不愿来岭南,尤其是像峰州、谅州、交州这种越民大量盘锯的地方,一些流官连州县都不敢进入。相比之下,循州、潮州等地就要好上许多,基本上已是汉民,只有在天盘山、鸩婆山这样的深山老林里才有山越聚集,却也难成气候。

    现在,天盘山附近突然发生暴乱,州府自然不敢大意,想要将星火消灭于萌芽。

    若单单只是山越暴乱,唐小峰并不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循州跟交州、谅州不同,早在孙吴时汉人便已不断涌入,像他唐家这样,从晋朝又或是南北朝时便已迁到这里、祖祖辈辈居于此处的汉民不在少数,虽说武则天改唐为周,但对普通百姓来说,朝廷就是朝廷,姓李也好,姓武也好,没有什么不同,武则天虽对李唐宗室大肆杀戮,政治倒是清明,固而人心依旧向着朝廷,这些山越不可能真的闹出什么大事来。

    但联系到昨偷听到的,那来历不明的老太婆与那妖怪的对话,唐小峰却又觉得,只怕事没有这么简单。

    而今天,印巧文没来,窦耕烟、苏亚兰、钟绣田三女看上去也都有些不安,看来有这种担心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