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疾夫人

    唐府,唐小山在闺房内轻解罗裳,踏进气腾腾的木桶里,一边泡着澡,一边将那张星图取来研究。

    那该死的弟弟,上午露了个面,然后又不知去了哪里,中午也不回来吃饭,弄得娘又在担心,生怕他再次离家出走。

    腰纤细,酥方熟,她的肌肤在水的浸泡下泛着粉红。

    她把演道章里的那几句话反复默诵。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

    她心头一动,就在水中立了起来,水流沿着她光滑的皮肤往下滑。她抬起头来,对着空气虚虚点着,就仿佛要将纸页上画着的所有星星全都点在自己的头顶上。

    人法地,地法天……

    她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潜入水中,又在桶底虚虚地画着山川河岳。然后,她便蜷着子坐在水里,任由水没过她的全,只将发丝浮在水面上。

    她睁大眼睛,眼前明明什么都没有,她却仿佛看到了群星分列、大地苍茫。每一颗星星都散出一道星光,光线游动的方向与星图上所画的“尾巴”一般无二。星盘流转,这些光线也在流转,又与大地神秘地连系在一起,交错成一个个神奇奥妙的字符。

    她的心头一片震撼,如饥似渴般,把这些字符一个个全都记在心底。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行于天;宇宙在手,万化生……

    这些字符炫丽多彩,幻灭无端,却又在将整个天地的奥秘全都展现在她的眼中。她看得如痴如醉,怎么也不愿停歇……

    “小山,”宋良箴在外头敲着门,“这么久了,你还没洗好么?”

    里面没有人回应。她心中疑惑,想着按这时间算,水都应该冷了。

    宋良箴推开门,往里头看去,紧接着便是一声惊叫。徐丽蓉与骆红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下子就掠了过来,手忙脚乱地把水桶里眼睛冒圈,昏迷不醒的少女打捞出来。

    整个唐府一阵大乱,林氏抱着女儿哭哭泣泣……

    ***

    唐小峰在坟前悄悄转了几圈,发现又有几名妖怪守在附近。

    他也不去找麻烦,只是躲在附近,查看它们到底在守些什么。

    头移过中天,又往西移,天色渐渐晚了。

    其中一只抱怨道:“天天守在这里,这跟守株待兔有什么区别?”

    另一妖道:“洞主把八爷派来,要抓住那人,好替十三爷报仇,但那丫头神出鬼没的,经常露个几面,杀了我们一些兄弟,抓她时却又没了踪影。昨又有三个兄弟死在这里,肯定也是那人杀的。八爷连她的影子都摸不着,除了守在这里,还能做什么?再说了,反正又不要八爷自己守,我们这些小喽罗再怎么累,死得再多,八爷不也照样享福,整天在洞里等我们消息就是?”

    几只妖怪又抱怨了几句。

    过了一会,有人前来换班。这几只妖怪离开平安村,现出妖往远处奔去。

    唐小峰紧紧缀在它们后。

    穿过几片丛林,绕过几座山峰,它们来到一座山头,山内有个洞窟。

    里头有许多妖怪在那大吃大喝。

    唐小峰躲在暗处,看到四只妖怪抬着一个轿子从远处飞来,轿中缓缓走出一个材矮小,相貌猥琐的老太婆。一个上满是豹纹的大汉迎了出来,大笑道:“疾夫人好久不见。”

    老太婆冷冷地道:“废话少说,还是先看尸体要紧。”

    豹纹大汉道:“疾夫人请。”带着老太婆转到后山,来到一处洞窟,洞内放着十几具妖怪尸体。大汉道:“想不到疾夫人竟真的应洞主之请,来到此间。”

    老太婆冷冷地道:“若不是要让你委羽山帮我寻人,老哪会管这等闲事?”她绕着尸体转了几圈。

    豹纹大汉道:“他们都是被那姓颜的人杀的……”

    老太婆冷笑道:“你傻了么?他们根本就不是被同一人所杀。”

    豹纹大汉惊道:“不是同一人?”

    老太婆淡淡地道:“杀他们的,虽是同一路剑法,却并非同一个人。”她指着其中三具,道:“先把他们挪开。”

    几名小妖把那三具挪开,老太婆将其它尸体又看了一阵,才道:“杀死他们的,共有两支飞剑,用剑的却大约有四到五人。你看这家伙,它皮坚厚,筋骨有力,却是被人一剑夺命。而这具则是被人歪歪斜斜的刺了四剑,方才杀死。杀他们的虽是同一支剑,用剑之人的修为却不相同。”

    豹纹大汉怒道:“难怪那丫头如此神出鬼没,有时明明在此处杀人,待我们要搜她时,她又在别处出现,原来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但那三具却是昨新死,老夫人为何将它们分开?”

    老太婆道:“那三具却是同一个人所杀,但与杀死这些家伙的凶手却又不同。虽是同一路剑法,却是专走奇峰,他三个只怕连人影都还没看清就被杀了。这个人,不管是飞剑的质地还是出手的诡异,又都远在其他人之上,你若是遇到他,我只有六个字劝你。”

    豹纹大汉道:“哪六字。”

    老太婆道:“有多远,逃多远……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豹纹大汉哼了一声,显然不信。又道:“其实昨这三个家伙死时,我就觉得很不对劲。他三个的实力我清楚得很,从那人以往展示出的本领来看,怎么也不可能将他们一下子全都杀了,这才请夫人前来调查。原来她们根本就不止一个,亏她们每次出现,都是同一个打扮,显然是想装成一人耍弄我们,好让我们摸不到她们的行踪。”

    老太婆冷冷地道:“也只有你这样的傻瓜,才会上当。”

    豹纹大汉怒极,又哼了一声,道:“前一个丫头在天盘山附近出现过,我正与天盘山的裂环联手搜她,昨她们却又故意杀了三人,晚上再现出形迹,显然是想让我们误以为她已回到这里,哼,这一次,那丫头别想再有这样的好运。”

    老太婆道:“你想怎么做?”

    豹纹大汉道:“自然是要加紧搜索,不中她们的诡计。”

    “果然是个蠢货,”老太婆冷笑道,“她们要让你们中计,你们何不遂她们的意?老早已知道天盘山那些家伙在计划些什么,那丫头把你们开,不就是想让你们与裂环误以为她已离开了天盘山,她才好继续探查?那你们就放开一些,当作她真的已经离开,然后再让她自投罗网,不就是了?”

    豹纹大汉喜道:“此计大妙。”

    老太婆冷哼一声,却是侧耳听了一会,然后才道:“已经走了。”

    豹纹大汉错愕地道:“什么走了。”

    老太婆鄙夷地看他一眼:“暗中偷听之人,已经走了。”

    豹纹大汉怒道:“你为何不将那人擒下?”

    老太婆冷冷地道:“擒不住的,既然擒不住,倒不如让他以为我们没有发现到他。”

    豹纹大汉这才反应过来,叹道:“原来疾夫人刚才那番话,竟是故意说给那人听的,不知夫人到底有何妙计,可以助我将她们一网打尽?”

    老太婆森森冷笑,又道:“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

    豹纹大汉嘿笑道:“老三、老四、老七、老九全都会到。”

    老太婆淡淡地点了点头……

    ***

    唐小峰一边往唐府飞掠,一边试图把所有线索理清。

    那些妖怪必定是来自委羽山,而他们口中“姓颜的人”却像是印巧文等人假扮的。至于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暂时还弄不清楚。

    还有那个老太婆也绝不是普通人,仅仅只是通过伤口就能判断出杀人者用了几支剑,以及凶手的剑路和修为,这等本事实在是非同小可。

    事实上,刚才他曾想过要一举擒下那两个家伙,拷打问,只是经过分析后,觉得要擒下那豹纹大汉应该不成问题,但那老太婆只怕是不好对付,这才没有动手。

    他在心中冷笑:“我藏得那么隐秘,那老太婆竟然也能发现,实在是有些本事。但她以为我不知道她发现了我,又说了一堆废话,却是可笑。只是不管印巧文她们做了什么,似乎也都与我无关,我实在犯不着去管这么多的闲事。”

    回到唐府时已是傍晚,一进入院中,就看到了徐丽蓉。

    徐丽蓉冷冷地看着他:“你跑到哪去了。”

    他嘿嘿笑道:“也就是到外面转了一圈,怎么,几个时辰不见,就这么想我了?”

    “几年不见,也没人想你,”徐丽蓉面无表地瞅他一眼,“只是你姐姐……”

    唐小峰一惊:“我姐怎么了?”

    徐丽蓉轻叹一声:“你姐姐她……”

    唐小峰道:“她到底怎么了?”

    徐丽蓉黯然道:“下午的时候,她……”

    唐小峰急出一声冷汗:“她到底怎么了?”你有完没完?

    徐丽蓉道:“她感冒了……”

    晕倒……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