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惧内

    唐小峰等人被带到后寨,果然另有三个女孩被看管在那里,其中一个便是他的表姐林婉如。林婉如原本就怕得浑发抖,再加上他穿上女裳,自然无法将他认出。另外两个女孩则都是渔家打扮,也镇定不到哪去。

    七“女”被胡汗三带到内室,一个二十多岁,打扮妖媚的女子迎了出来,道:“夫君为何去了许久?”

    胡汗三道:“俺正愁夫人边没有丫环侍候,白里替夫人寻了三个,不想适才海上又飘了四个过来,可见老天也知俺心意……你们为何还不给夫人磕头?”

    若花等自然不愿意给个强盗窝子的压寨夫人磕头,只是上前福了一下。胡汗三笑道:“这几个丫环都是不懂规矩,连个叩头抢地都不知道,夫人看她们生得可好?可还中意?”

    那女子把众“女”一一看了过去,有些发怔,尤其是在看到廉锦枫时,脸色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却又很快转愠为笑,道:“今山寨新添人口,为何不设筵席?难道喜酒也不吃么?”

    胡汗三没有看到那女子一闪而过的愠意,大笑着让人上酒上菜。若花悄悄向唐小峰使个眼色,问他要不要现在就把林婉如等三女劫了就跑?

    唐小峰摇了摇头……他已经把胡汗三跟《镜花缘》里的某个角色对上了号,然后知道这家伙要倒霉了……

    酒菜上好,胡汗三看着众“女”眉开眼笑,那女子哼了一声,道:“你们还不与大王轮流敬酒?”

    、颜、廉等人都还有些不乐意,唐小峰却笑嘻嘻地主动上前把盏,她们不知他在打什么主意,也只好跟了上去。几轮下来,胡汗三酒入欢肠,醉眼朦胧,看着众“女”只管发笑。那女子面无表地道:“我看夫君这个光景,莫非是喜欢她们么?”

    胡汗三总算发现夫人脸色不太对劲,不敢作答。那女子脸色稍霁,道:“我房中向有老妈服侍,无须多婢,夫君既然喜欢,何不将她们都娶了作妾?”

    胡汗三也是酒喝多了,喜道:“夫人此话可是当真?”那女子道:“我又怎会骗你?你同她们成了喜事,将来多生几个儿女,岂不是好?”

    另一边,林婉如原本还希望那强盗的老婆善心大发,会将她们放了,听到这话,颤声道:“小姐,这、这可怎么是好?”

    秦小咬着牙道:“我纵然是死,也不受贼人污辱,我看外头有口井,不如投井算了。”田凤?道:“我也是这般主意。”

    林婉如面如傅土,似筛糠,纵然投井也是无力,只好哀求道:“你们一定要把我一同带去,要是把我丢下,我就没命了。”

    若花低笑道:“这位妹子真是视死如归,此时命只在顷刻,都还有空逗趣。”

    林婉如躯发软:“俺、俺怎的逗趣了?”

    若花笑道:“你说把你丢下就没命了,难道带你投井就有命不成?”

    那女子道:“夫君若是觉得此事可行,我便选好吉期,你觉得如何?”胡汗三大喜,望着她深深打躬:“拙夫意纳妾已非一,只是担心夫人怪罪,不敢启齿,夫人之言,深合我心……”

    话未说完,那女子一下就跳了起来,筵席掀翻,洒了胡汗三一酒菜,又把东西乱扔,大哭道:“你这狼心狗肺,我还以为你真要替我寻丫环,原来你是要借着这个名头置妾,这些子让你多读书,你别的没学到,怎的反把这三妻四妾的陋习学了过来?你既要置妾,那要我何用?我又何必活在世上讨人嫌?”

    娶了一把剪刀对准咽喉便要刺去,胡汗三登时吓得酒意全消,把剪刀抢了过来,百般陪罪。那女子口口声声说他负心,大声啼哭,又找了绳子往颈上,胡汗三赶紧把绳子也抢了去。她想往墙上撞,胡汗三抱着她的腰,跪地求道:“俺刚才只是多喝了几杯,炎迷心巧……”

    那女子怒道:“痰迷心窍……”

    “不管是糖是盐,反正它就是迷了俺的心巧,”胡汗三使劲磕头,“只求夫人饶恕,俺再也不敢了。”

    那女子却还不甘心,寻死觅活。胡汗三没法,只好磕头道:“俺已发誓不再存那等恶念,夫人要是不信,我就让人打个样子,以后再犯,加倍责罚也是愿。”说完竟叫了四个喽罗进来,自己躺在地上让他们打。四喽罗无奈,举起军棍轻轻打去,胡汗三假意大叫,装作可怜。

    若花等人偷偷看着,俱是好笑,唐小峰翻着白眼……原来胡汗三就是书里那个怕老婆的强盗头子,真是给全天下的男人丢脸。

    那女子却又叫道:“你既然自己讨打,我又何必寻死?但刚才打的全都是假的,你又有分之术,打到死你也不怕。若真的要我原谅,就必须给我生生挨个二十杖,我方才解气。”说完,她取出一张符纸贴在胡汗三脑门上,让那四名喽罗再打。

    胡汗三朝四名喽罗道:“我酒后失言,以致夫人动怒,你们便按着夫人的话将我重责二十,如夫人念我皮吃苦,回心转意,也算你们大功一件。”

    四名喽罗无奈,只好往重里打,直打得皮开绽,惨叫连连。廉锦枫看着好笑,却又悄悄移过去,将贴在胡汗三脸上的符咒记了下来。

    二十杖打完,那女子还不甘心,让人再打。胡汗三恸哭道:“求夫人饶恕,愚夫吃不消了。”

    那女子道:“既要讨饶,适才为何却又想着纳妾?我这些你读书,本是想着你这人毫无谦卑之心,多读些书,改改骄傲脾气。谁知你骄傲之心不死,字儿只认半边,反想着书上那些意景,我不打你别的,只要把你的骄傲打个全无,我才甘心。过了今,以后我也不管你,你若不讨妾则己,若要讨妾,必须先替我讨个男妾来,我这男妾叫做‘面首’,面者,取其貌美;首者,取其发美。这个典故可是自古就有,不是我编出来的。”

    胡汗三叫道:“这点小事,夫人何必考据?夫人要讨男妾,要置面首,无不遵命,就只这股子骄傲,乃我们绿林向来习气,久已立誓不能改的。”

    那女子道:“骄傲既是强盗习气,何妨把这恶习改了?”

    胡汗三道:“我们做强盗的,全凭着骄傲欺人,把这习气改了,那还算什么强盗,这是到死都不能改的。”

    那女子大怒:“我就把你打死,看你到底改不改。”

    又一连打了八十大杖,胡汗三昏晕数次,苏醒过来,强打精神,垂泪道:“求夫人快备后事,愚夫快要不行了。俺死之后,别无遗言,惟嘱后世子孙,千万莫把这祖宗传下来的绿林习气改了。”说完又昏了过去。

    那女子看他命己垂危,却也暗自后悔,赶紧把他脑门上的符咒摘了下来,又想着还是先把这些少女打发走,免得他醒来后又生邪念。只是等她还过神来,七“女”竟不知去了哪里,找都找不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