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多九公与林之洋

    唐小峰与二女落在一座荒岛上,升起篝火。

    虽然摘到了龙髓玉灵芝,抢到了五色笔,但他们也累得够呛,只好先在这里休息。

    圆月挂上中天,廉锦枫打了个呵欠,半倚在唐小峰怀中,就这样沉沉睡去。徐丽蓉则是坐在那里,看着晃动的篝火,火焰映在她的眼中,不断跳动。

    唐小峰笑道:“这一趟虽然凶险,但还真是没有白来。”

    徐丽蓉淡淡地“嗯”了一声。唐小峰眯着眼睛,道:“如果那个时候,你没有进入秀霸窟,你的修行也就不会有突破,对吧?”

    徐丽蓉冷冷地道:“如果你是想让我谢你,那你就不用想了,没有我你们也找不到龙髓玉灵芝,抢不到五色笔,我们最多就是两清。”

    唐小峰:“……”唉,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子的女人?

    徐丽蓉捂着毁去的那半张脸,沉默一阵,道:“我师父是轩辕国上一任‘女魃’。”

    唐小峰点了点头……他早就猜到了。

    她与轩辕国之间,要是没有某种联系的话,轩辕国也不会让她这外人成为“六恶神”之一,她继承的,其实是她师父的位置。

    徐丽蓉道:“我与师父在不死树下生活了许久,那一,我们本是想一同尝试《炎经》里最关键的‘火灵’境界的突破,但在最后关头,我的心灵出现了破绽,引来了各种魔头,她老人家为了救我,以自心火强行引发天雷,驱散魔头,但她自己却因心火焚烧而死,而我也被蕴含在万神圭旨乾离火中的邪火弄成这个样子。虽然知道师父是希望我回到那里,重新完成修炼的,但是每每想起当时的形,我就会开始害怕,既觉得是自己害死师父,又害怕再次被邪火焚烧。”

    唐小峰道:“但是修行这种事,原本也就是这个样子,你活着,你师父死了,但是反过来,也可能会是你死去,你师父活着。生与死,有的时候不过是谁更幸运,又或者是谁更不幸的问题,而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你跟你师父事先应该都有随时可能死去的觉悟,才开始进行修炼的。”

    徐丽蓉冷冷地道:“你很不适合说这种哲理的东西。”

    唐小峰问:“为什么。”

    徐丽蓉道:“因为你的样子看上去就是一个笨蛋。”

    喂喂,那是你这样子觉得好不好?不管谁在你眼里,恐怕都是笨蛋,最多就是十级笨蛋和九级笨蛋的区别。

    “道理我是知道的,”徐丽蓉看向一旁,缓缓地道,“只不过知道与做到,虽然只有一线之隔,有时这一条线却怎么也都跨不过去。在进入乾离窟前,我还一直都在恐慌,但被你拉进去后,看到自己以前生活过的那个房间,不知怎的,一切又全都看开了……谢谢。”

    唐小峰“嗯”了一声……你也知道要谢我啊?

    难得难得……

    ***

    第二天一早,他看到徐丽蓉将廉锦枫拉到一旁,两人交谈了一阵,回来后,徐丽蓉显得黯然和无奈。唐小峰知道对徐丽蓉来说,纵然在修行上有了突破,但脸上的疤痕依然是她心头的刺,而廉锦枫对此显然也没有太多办法。

    在徐丽蓉去梳洗的时候,唐小峰悄悄问廉锦枫,想知道徐丽蓉的脸为什么不能治好?按理说,廉锦枫连断去的肢体都能想出治愈的办法,没道理无法治好一张脸。

    廉锦枫却道:“主要还是太迟了,三魂营骨,七魄侍,并不只是魂魄会影响到的完整,也会反过来影响魂魄。丽蓉姐已经与万神圭旨乾离火合而为一,等于整个体都重塑过,但她脸上的伤已经深入到她的魂魄,成为她魂魄的一部分,不管是用什么药物,都难以治好。”

    又道:“就比如一个人刚开始断去手臂,他会渴望恢复,会觉得自己少了什么,但时长久,这种感觉就会消失,因为他与那条手臂重叠的魂魄失去寄体,也会开始慢慢散去,到那时,就算有返本还源续断膏也别想让他断体重生。丽蓉姐脸上的伤已经存在了两年多,又是被魔的邪火所伤,已经完全烙在了她的魂魄中,想要治好,只怕是千难万难。”

    唐小峰想起徐丽蓉在地底深处没穿衣服时的样子,耸了耸肩,想着这个女人肌肤细腻,材火辣,要是脸一直都是那个样子,那就实在太可惜了。毕竟每个男人看女人,总是先看脸蛋,脸蛋不美,材再好也是没用。

    想到这里,他心中忽地一动,忖道:“既然是魂魄上的伤,她找锦枫帮忙只怕是找错人了,她应该去求紫绡姐想办法才对。”

    所谓剑侠,原本就是先对魂魄进行强化与修炼,再从中提取能量,论起对魂魄的了解,只怕没有几个人能够胜过剑侠。当然,绝大多数剑侠只是按着剑谱进行修炼,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但颜紫绡却是“长通元妙之机”的凌霄花,连“星空倒转”这种违背天地常理的奇招也可创出,或许真的能够想出办法。

    于是,在路上的时候,他虽不明说,却藉着与廉锦枫的交谈,有意无意地点出这一点。徐丽蓉的眼眸渐渐地亮了起来……

    ……

    ***

    令唐小峰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还没有到长生宫,他们就遇到了颜紫绡。

    颜紫绡远远的就截上了他们,唐小峰飞过去搂着她在空中转圈,叫道:“紫绡姐,才这么两天没见到我,就想我想得跑出来找我了?”

    “想你个头,”颜紫绡给了他一个栗子,“是有别人找你。”

    “别人找我?”唐小峰诧异地道。

    “你跟我来!”颜紫绡拉着他改变方向,徐丽蓉带着廉锦枫跟在他们后头。

    前方飘着一艘商船,若花立在船头。船上还有一名老舵手和一名男子,男子抬头看到他们,激动地喊着:“小峰。”

    唐小峰却也是又惊又喜,落了下去,叫道:“舅舅……”

    这男子竟是他的舅舅林之洋。

    唐小峰固然知道他的舅舅林之洋原本就是海商,时常在东海做生意,但东海之大,也不是说遇到就能遇到。他自己本是打算摘到龙髓玉灵芝,替颜紫绡和薛蘅香续好手脚,就离开东海回天朝去的,却没想到在他离开东海之前,反在这里遇到了林之洋。

    林之洋旁边的老舵手自然就是多九公,唐小峰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他,但对这见多识广的老人,却也是闻名久矣。

    唐小峰问道:“婉如表姐没有跟来么?”

    话刚问完,舱内传来女子的哭声,唐小峰听出那是他舅母的声音。林之洋更是流泪道:“婉如被强盗抓走了。”

    唐小峰一听到有人把他表姐林婉如抓走,立时怒上心头,心想那还了得?林婉如本就胆小,这一被抓,就算无事,只怕也会被吓去半条命。更何况他现在在东海也算是威名远播,君子国悬赏十万两黄金都没能把他怎么着,居然有人敢抓走他的表姐。

    他怒道:“是谁?把表姐抓走的人是谁?”

    他已经决定了,一定要把那人碎尸万段。

    若花道:“这附近只有一伙贼人,抢走你表姐的,多半便是胡汗三。”

    呃……那个被人碎尸万段都还死不了的家伙?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