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秀霸窟

    乾离窟下还有秀霸窟,内中亦是机关重重,制密布。

    “豪狮”血断边各种人才都有,竟将这些制机关一个个破了过去。

    虬龙委浩暗自心惊,只要有神州之盟在,他们龙族就无法进入神州大陆,之所以想要寻到五色笔,就是为了破坏当年龙族与黄帝签下的誓约,好一统宇内,称霸天下。血断这伙有人有妖,却都是来自神州大陆,血断看着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各种本事,心想神州大陆的人才,竟是如此济济?

    乾离窟内极是炎,秀霸窟内却极是冰冷。

    乾离窟与秀霸窟分别是天女妭与应龙所葬之处,天女妭下界相助黄帝,自己却中了毒咒,无法再回天庭,所居之处必定无雨,故又称作女魃、旱魃。应龙却是龙神,当年蚩尤请来风伯雨师助阵,水淹太阿,轩辕黄帝便是派出座下龙神,将水反淹回去,大破风伯雨师。

    进入秀霸窟,他们找到了一个宝库,内中法宝陈列,宝气婆娑。那些龙族虽已答应不要这些东西,却还是不免看着心动,血断边的那伙人更是早已冲了上去,互相打抢。

    虬龙委浩心中冷笑,神兵法宝这种东西纵然再好,终究也是由人铸出,只有五色笔这种应天地而生的宝物,才真正算得上是奇珍。

    “豪狮”血断和玉公子、杜三娘也同样没有去抢这些东西,他们只是悄悄地对望一眼,都想着北海龙族这些家伙连这样的法宝都看不上眼,它们到底想要什么?心里都涌起贪婪的念头。

    虬龙委浩如果看不出他们三人在想什么?眼眸深处寒意愈深。

    忽然间,一阵狂风刮过,紧接着便是刀光连闪,宝库内所有能发光的东西,不管是夜明珠还是龙须烛,刹那间全都或灭或碎。

    黑暗中一个声音尖叫道:“杀了他们……”

    委浩与血断都听出这声音不是自己人发出来的,血断这伙立时大怒,心想原来龙族故意说不要法宝,却是想突然出手,进行偷袭,龙族这伙亦是勃然色变,想着这些狂徒得了神兵法宝还不甘心,弄不好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为五色笔而来。

    立时间,寒光四溅,血花乱洒,双方抢着出手,杀个你死我活。

    这些人在那摸黑撕杀,却不知道,有一个五讲四美三的好少年,正带着两个少女悄悄地从角落里穿了过去。

    ******

    再往下,却有三个岔口,其中一条走到头,竟是一道瀑布、一条地下河流。

    河中长着各种古怪生物,廉锦枫看到一个巨大的蚌壳,“咦”了一声,道:“这不是南海蚌母么?怎么会跑到东海来?”

    徐丽蓉道:“这条河通向归墟,归墟又连通四海,河内会有其它三海的生物,也不足为奇。”

    “小峰哥哥,”女孩儿道,“我想去取些南海蚌母的唾液。”

    唐小峰疑惑地问:“这东西有什么用?”

    廉锦枫脸儿一红,道:“有些丹药需要用到它。”她从囊中取出一个小鼎,慢慢地接近南海蚌母,小心翼翼地收取它的唾液。

    唐小峰道:“它的唾液莫非有毒?”要不然锦枫为什么这么小心?

    “也谈不上有毒,”徐丽蓉淡淡地道,“南海蚌母,哪怕是坐怀不乱的男子,三贞九烈的女人,触到它的唾液都会变得**不堪,非要得到异慰藉才能缓解,固而一向都是用来配制媚药的极品药材。”

    廉锦枫脸红红地回到他边,唐小峰往她耳朵时吹一口气,问:“你拿这东西做什么用?”廉锦枫羞羞地抿着嘴儿,却不告诉他。

    龙髓玉灵芝却是长在瀑布里头,水是冰的,岩壁却是极,冰水从壁上流过,蒸气滚滚。徐丽蓉道:“你们小心些,莫要被瀑布冲走,一旦被冲到归墟去,你们只怕是不用再想回来。”

    唐小峰点了点头,以幽戾气和五精天火护,用剑光载着廉锦枫飞入瀑布。水流的冲击力比他事先想象的还要惊人,让他意识到这些水绝不是普通的水,而是凝水精之气而成的玄水。一般来说,水精之气经千年万年凝结成形,都会变成玄冰,又称寒冰,可以流动的玄水却是非常少见。

    廉锦枫取出玉锄,小心地将龙髓玉灵芝挖了下来,又用玉鼎盛着,生怕坏了它的灵气。摘好玉灵芝后,唐小峰载着她飞了回来,落在徐丽蓉边,道:“我们可以回长生宫了。”

    徐丽蓉却沉默一阵,然后才低低地道:“我想了许久,觉得你说的并没有错。”

    什么没错?我说过的话多着呢,你倒是说清楚啊。

    虽然没弄明白她要说什么,但他还是耸了耸肩,故作高深:“我说的话一向都是对的。”

    徐丽蓉看向一旁,轻声道:“我越是逃避,就越不敢面对,越是不敢面对,就只能继续逃避下去,然后就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原来是这一句啊。唐小峰道:“那你准备好面对没有?”

    徐丽蓉道:“嗯。”

    她神寂寥地带着二人回到岔口,不是往上飞,反而飞向了另一条路。唐小峰与廉锦枫不知道她要带他们去哪里,但他们也不问。

    这条岔路的尽头,却是一个火坑,内中熔岩滚滚。坑旁有一具焦黑的女人尸体,徐丽蓉在尸体旁跪了下来,低声道:“师父……我回来了。”

    原来这个女人是她师父?唐小峰与廉锦枫对望一眼。

    然后,徐丽蓉便做了一件最奇怪的事,她面对火坑,一件一件地褪下自己的衣裳,她的容貌虽然已被毁去,体却美得让人窒息。白里透红的肌肤,前凸后翘的材,耸脯,绷紧的香……她脱得一件不剩,然后就这样一步一步往熔岩里走去。

    廉锦枫惊呼一声,想要冲上去阻止她。唐小峰却把女孩儿拉住,他看向徐丽蓉,见她上烈焰腾腾,与熔岩和在一起。

    她在熔岩里子盘膝坐下,火势汹涌,一下子便将她淹没。

    廉锦枫低声道:“她这是在做什么?”

    “一种功法,同时也是一种心法,”唐小峰道,“我猜,她与她师父原本是在这里修炼某种功法,结果出了差错,她师父烧成了这个样子,她也毁了容。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样一种形,但当时的景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恐惧,她逃走了,然后再也不敢回来……”

    话音未了,从四面八方聚来无数魔,来回呼啸,坑中烈焰全都转化成火,徐丽蓉的影时隐时现。这些魔往她上扑去,却又被她肌肤上的无形之火阻住。

    唐小峰铸过飞剑,廉锦枫炼过灵丹,两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廉锦枫诧异地道:“徐姐姐炼的这是什么功法?竟会惹得鬼神相忌?”

    唐小峰道:“不管是什么功法,反正这种事,我们想帮也帮不了。我们不如来做我们自己的事。”

    廉锦枫好紧张:“什、什么事?”

    她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唐小峰嘿笑道:“我们去找五色笔。”

    “啊?”女孩儿睁大眼睛,有一点诧异,又有一点失望。

    唐小峰搂着她的腰,在她上摸啊摸,然后笑道:“五色笔要是落在龙族手中,中土的老百姓就有难了。我们要以百姓安危为己任,心怀天下,锄暴安良,绝不能让它落在那些可恶的恶龙手中……”

    女孩儿咬着嘴唇,瞅他一眼:“明明就是小峰哥哥你自己想要。”

    猜对!唐小峰嘿嘿地笑着……五色笔啊!

    没有五色笔,就没有轩辕剑,正如同没有泰煞鼎,就没有弓。正是有五色笔在轩辕剑上画下的符咒,才给了轩辕剑撕天裂地,镇魔伏妖的效果,有轩辕剑的地方,甚至连龙族都不敢妄为。

    唐小峰对轩辕剑与弓、太平铃这类神兵法宝没有太多兴趣,毕竟这些东西都是由人铸炼出来的,而自己就是一名铸剑师,他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也能铸出同样等级的神兵。

    但是这五色笔,纵连他也是心里痒痒的,适才只是因为一切先以摘到龙髓玉灵芝为重,他才没有去管这个,现在龙髓玉灵芝已经到手,徐丽蓉还不知道要在坑里修炼到什么时候,他心里的那份贪心一个子就活了过来……

    廉锦枫却也是个心有贪念的女孩子,所以在长生宫时,才会做出瞒着唐小峰与颜紫绡,偷偷去找泰煞鼎这样的事。一听到唐小峰说要找五色笔,她的眼睛立时也冒着星星:“小峰哥哥,我们走。”

    两个人直接把徐丽蓉扔在了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