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少女与毛毛虫

    唐小峰来到一处荒岛,把哀萃芳从地底挖了出来。

    把哀萃芳埋住的,是他用泰煞鼎专门铸出来的铁棺,除非是用五精天火烧断里面的云光虹,否则根本无法将它破坏。再用泥土掩埋,只插了一根竹子当气孔,就算有人从上边经过,也不会想到脚下有人。

    她肩膀、下、双手、双腿都被铁环紧紧箍着,又贴了制神符,真是想跑也跑不了。这样做似乎有些小心过头,但唐小峰知道这世上尽有些奇奇怪怪的巫术,所以还是小心些好。

    哀萃芳躺在地上,死死地盯着他,她想要让自己的眼神显得冷漠,却又隐藏不住那无法抑制的愤怒。唐小峰先把她扔到河里,再把她捞出来,她的衣裳本就被撕得破碎,剩下的也全都贴在上,冰肌玉肤,曲线毕露。

    然后他就去弄了许多毛毛虫来,在她脸上上到处放……

    少女的肌肤一阵阵地颤动,瞳孔也缩了起来,偏偏那可恶的家伙还在对她咧嘴直笑。明明不想被他看到自己的怯弱,但这种被毛毛虫爬满全的感觉又实在是太过恶心,哀萃芳闭上眼睛,体绷得紧紧的。

    她甚至察觉到其中一条慢慢地爬过她的小腹,爬到了那羞人的地方,不断蠕动。她的上寒毛倒竖,偏偏那只小虫子还要往里头钻,将她的蕊儿拨开一些,往里头伸了一点儿,又来回搅动……那、那不是毛毛虫。

    少女猛地睁开眼睛……那是唐小峰的手指。

    唐小峰见自己的把戏被她看破,不由捶地大笑。哀萃芳的俏脸涌起红云,那不是害羞,而是愤怒。既然已经落在这家伙手中,她便知道自己难逃羞辱折磨……但这家伙根本不是在羞辱她,他只是想耍弄她。

    而这样的耍弄,竟比的羞辱更让她难以接受。

    “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少女愤怒地看着他,“否则,总有一天……”

    这是哀萃芳被抓到后说的第一句话,像她这种总觉得自己既清冷又高贵的女人,在这种形下会愤怒,会进行毫无意义的威胁,那就表明她的心理防线已经开始崩溃,她已无法再坚持她的伪装。

    但唐小峰却没有心听下去。

    他使劲一踢,直接把她踢到河里,再飞了过去,抓住少女的秀发,把她拎起,在水里摇了几下,洗掉她上的毛毛虫,顺手给了她几个巴掌……算你命好,如果不是要用你去换锦枫她们,你的待遇可不仅仅只是这样。

    他抓着哀萃芳往天空飞……

    傍晚的时候,他又见到了师兰言。

    对这个在书里面仅仅只是看了颜紫绡几眼,就断定颜紫绡后一定会去做神仙的奇女子,唐小峰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师兰言依旧在天空撑着竹筏,她用纤纤玉手指着远处的一艘船:“你的同伴都在那艘船上。”

    唐小峰也往一个方向指去:“那里有个礁石岛,哀萃芳在那上面。”

    师兰言问:“《符经》呢?”

    唐小峰取出《符经》扔了过去,师兰言接住,也不细看,就这样放入襟中。又道:“交易既成,你我双方再不相欠,我们不会再去为难你们,便是那若花,我们也不会再去杀她。”

    唐小峰心想,你们现在已经弄清若花不是百花仙子,自然不用再杀她。他问:“如果我们去找君子国、淑士国、月亮、南无用等人麻烦,算不算是为难你们?”

    “我们并非东海之人,只不过是利用东海的形势推波助澜罢了,君子与淑士二国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道具,东海此后的纷争,我们也不再干涉,”师兰言道,“南无用是君子国花钱请来的,与我们无关,但是轩辕国六恶神里的‘大鸿’现在算是我们的人,‘风后’贾彩衣被我们所擒,也已投向我们。月亮和玄机三祖亦是我们请来的,两兵相交,各为其主,也希望你们不要再找他们麻烦。”

    “‘月亮’欠紫绡姐一条手臂。”

    “但她现在是生是死,却是谁也不知,”师兰言定晴看他,“她可能已经死在你与颜姑娘剑下,若是她死了,你们算不算是欠她一条命?”

    其实唐小峰也觉得“月亮”受了那么重的伤,实在是不可能活得下来,再说她要是活下来,以那小姑娘惊人的本事,再打一次还未必谁输谁赢。

    “好,就这样说定了,”唐小峰往另一个方向指去,“啊,我刚才说错了,哀萃芳其实是在那边。”

    “小女子也糊涂了,”师兰言掩嘴笑道,“原来那条船上没人,唐公子不妨往南边去,说不定能够遇到什么。”

    两人心领神会地笑了一笑,然后,唐小峰便破空而去。

    分开后,师兰言收起笑容,竹竿点着云彩,往远处的礁石岛滑去。

    唐小峰御着剑光往南飞,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她们要杀的人是百花仙子!

    ――我姐就是百花仙子……

    海上漂着一艘船,唐小峰果然在这里找到了廉锦枫她们。

    廉锦枫、红红、姚芷馨三女立在船头,薛蘅香一人坐在另一边,三女都没有去跟她说话。一道剑光落下,三女看到唐小峰,又惊又喜,薛蘅香却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唐小峰冲着三女呵笑,廉锦枫直接扑了上来,死死地抱住他。唐小峰将她安慰了一下,姚芷馨却看着他,担心地问:“大哥,红蕖姐她们、她们……”

    唐小峰看到薛蘅香快速地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又迅速地低下头去。他笑道:“你们不用担心,二妹虽然被淑士国抓了去,但已经被老残和麟凤山的兄弟们救了,亭亭她们也没事……大家都没事。”

    红红和姚芷馨这才放下心来。

    唐小峰松开廉锦枫,来到薛蘅香边,三女却没有跟过来。廉锦枫和红红看向薛蘅香的眼神都充满了鄙夷,纵连姚芷馨也无法原谅薛蘅香的背叛。

    唐小峰掀开薛蘅香的裙脚,见她双腿竟是齐膝而断,心里暗叹一声,将她抱着起来。女孩只是着脸,什么话也不说,木木然然的,竟是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唐小峰道:“我们走。”

    廉锦枫问:“去哪里?”

    “先去麟凤山!”唐小峰分出几支飞剑,分别载上三女,往麟凤山的方向飞去。一路上到处都是妖魔鬼怪,许多原本有人居住的小岛都变得空无一人,这些妖魔原本都被轩辕剑镇在轩辕国皇宫地底,被放出来后,似是要将几千年来的冤气洗个干净,竟是见人就杀。

    路上时有青与白两道剑光快速接近,唐小峰认出那是颜紫绡的凤霄双剑。剑光顿住,竟是颜紫绡与若花二人,几人相见,又惊又喜。唐小峰问她们亭亭去了哪里?颜紫绡道:“在长生宫。”

    “怎么会在长生宫?”唐小峰睁大眼睛。

    颜紫绡道:“我们去了乱浮岛,竟是无法找到苏南天,后来才知苏南天竟已被徐承志害死。我们无处可去,若花姐却说,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最是安全,我们千辛万苦从长生宫逃了出来,那些人一定想不到我们会回长生宫去。我们去了长生宫,结果却遇到了丽蓉姐姐,原来丽蓉姐也是同样的想法。长生宫内只是玄机三祖,他们除了精通机关木甲之术,并没有什么其它本事,再加上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我们敢回去,立时便被我们制住。然后,丽蓉姐便在那里看着玄机三祖,我和若花姐跑来找你。”

    唐小峰问:“那你们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就是这次蝴蝶带的路,上次也是它帮我找到你的。”颜紫绡用手指点着空气。唐小峰左看右看,没看到什么蝴蝶,又看向若花,若花耸了耸肩,表示她也没有看到。

    廉锦枫与红红见颜紫绡断了一臂,替她难过,颜紫绡自己倒是看得很开。若花得知唐小峰已经跟追杀他们的那些人做了交易,有些怀疑哀萃芳她们是否会讲信用。唐小峰道:“《符经》已经给了她们,她们也没有什么理由再找我们麻烦。对我们来说,这大概也算是最好的结果。我看她们似乎急着用《符经》去做什么,估计也没有闲心再生事端。”

    几人商量一阵,一同往麟凤山飞去……

    (这章是补明天中午的。)

    (大家要多给些推荐票啊。)

    

她们说我是剑侠txt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