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师兰言

    君子国,深处――

    姚华在宫里来来回回地走着。

    他的心里很是焦急,也很是不安。

    因为那个人交待的事他没有做到。

    在长生宫里,先布下迷天瘴,又有七十二地煞、“天杀”南无用、“力牧”莫子子、“大鸿”诸安、玄机三老,再加上君子、淑士、女儿三国的精锐飞骑,从天朝请来的镜老,甚至还有内帮忙,结果却仍被唐小峰和若花带着《符经》逃走。

    淑士国附马司空奇的死讯已经传来,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就在他坐立难安之际,随着呼啸一声,一道箭光穿破顶,钉在桌上。护卫的将士听到动静,涌了进来,他却摆一摆手,看着桌上的箭。

    箭上挂着一封信,他皱了皱眉,踏上前去,将信取下来展开一看,脸色立时变得极其难看。他让将士退下,自己从暗盒里取出一支檀香,点燃后,在心中默念那个人的名字。

    没过多久,少女的笑声就传入他的耳中:“小狗狗,你找我么?”

    不知何时,纪沉鱼便已坐在窗台上,双腿摇动,脸上虽然带着笑容,笑容里却又透着些许烦恼。姚华爬到她的脚前,汪汪地叫了两声,少女咯咯地笑着。

    姚华却是战栗不安,他将那封信交给少女。少女接了过来,快速地扫了一眼,轻叹一声:“难怪兰言姐占出来的卦象是‘凤凰折翅’,想不到以萃芳姊的本事,竟然也会被那臭小子擒住。他要是敢对萃芳姊做些什么,就算拼着《符经》不要,我也绝不会放过他的。”

    她看着趴跪在那的姚华,低声道:“小狗狗啊小狗狗,你真是一只没用的小狗狗,要是你能干一些,早些把《符经》抢到手,萃芳姊就不会遇险,我们也不会惹大姐生气。像你这么没用的小狗狗……我也不想要了……”

    白绫一卷,她飘而去,消失不见。

    姚华栽倒在地,眼睛大睁,脑袋却歪向了脖子后边,双腿无意识地抽动了几下,然后便再也无法动弹……

    唐小峰飞离君子国,随便找了一个礁石岛,躺在那里等待天明。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会知道他把哀萃芳藏在哪里。

    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哀萃芳也会陪他一起去曹地府,谁也救不了她。

    他从怀中取出《符经》,自从得到这本书后,他还一直没有认真看过。

    他把《符经》翻了几遍,却也像若花她们一样,其中的演法章、演术章虽然艰涩难懂,多多少少还能明白一些,但要将它们完全参透,恐怕得有亭亭那种极变态的学问不可。至于那演道章,则完全跟天书一样,看得人头大。

    不管这样,他还是把这三章反反覆覆看了几遍,直到完全背下。

    太阳从海天一线升起,月亮却还没有落下。

    金乌与玉兔的光芒同时洒下,落在《符经》上。

    他发现《符经》上竟然出现了许多蝌蚪般的小字,这些字全都是古篆,他根本就无法看懂。

    他心中一动,赶紧从囊中找出一张纸,一支炭笔,一笔一笔地将这些蝌蚪文全都描了下来。

    等金乌完全升起,月亮完全落下后,这些古篆马上便消失不见。

    唐小峰看着自己抄在纸上的古篆发怔……这到底写的什么?

    他没有多少时间去研究,把这张写满古篆的纸叠好,放入怀中,他收起《符经》,御着剑光飞起。

    他是往鬼斧山飞去。

    在那封信上,他指明了让哀萃芳的同党到鬼斧山见他。当然,也许那些人根本就不在乎哀萃芳的死活,也许等在那里的只是一个陷阱。

    但他没有更多选择的余地。

    一个轻轻柔柔,宛如黄鹂的声音在他后响起:“公子可是要到鬼斧山去?小女子可以送公子一程。”

    唐小峰蓦一回,然后便看到了一排竹筏,一个少女。

    少女用长长的竹竿撑着竹筏,在云端上滑行。竹筏停在唐小峰边,少女盈盈一拜:“公子请上筏。”

    唐小峰落在竹筏上,少女将竹竿对着云气一点,竹筏继续往前滑行。少女道:“小女子师兰言,见过唐公子。”

    唐小峰心头一震……原来她就是师兰言?书里那个只凭着一个面相、几句谶语,就可以断人一生休咎的师兰言?

    在《镜花缘》里出现过好几个怀绝学的奇女子,有精通剑侠之道的,有精通六壬卦术的,不一而足。

    师兰言擅长的则是风鉴之术,竟可凭着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便断人前途。

    哀萃芳、纪沉鱼、师兰言……为何都是天榜上排名前十的女子?

    在书里,他姐姐唐小峰曾在海外小蓬莱见到天榜,还曾抄了下来。在天榜上记载着一百个人名,这一百人全都是百花转世,为百花仙子的唐小山(在天榜中改名叫唐闺臣)自己只排在第十一位。

    排名第一的是史幽探,排名第二的是哀萃芳,剩下的还有纪沉鱼、言锦心、师兰言……另外五个人的名字,他现在却是记不得了,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个叫“丽绢”的。

    后来武则天开女科,试后的排名便与这天榜一模一样,但有一件比较奇怪的事,在部试时,包括史幽探和哀萃芳在内,有十名“来自各地”的少女因为各种原因未能参加,于是联名上书,请求补试,当时史幽探与哀萃芳在天朝的名气已是极大,武则天网开一面,答应她们的请求。而在放榜后,前十名却全都被这十人占去。

    而且不像其他美眉,这十个人到底是来自什么地方,书里却是从来没有透出一句。

    当然,书里面,他姐姐唐小山在试时原本是考中第一的,在放榜时,武则天却突然想到“唐闺臣”这个名字不好,有颂扬旧唐之意,而当时榜上的前十名已经快要抄完,排在第十一位的又恰恰是武则天最为欣赏的史幽探,于是武则天便下令,将前十名调到后十名,后十名调到前十名。于是在放出来的榜单中,史幽探名列榜首,哀萃芳排名第二,唐小山反而落在了第十一名,连若花也受到唐小山的连累,本该是排名第二,一下子降到了第十二。

    师兰言定睛看着唐小峰,道:“公子似乎听过小女子的名字?”

    唐小峰知道这少女精于风鉴,所谓“风鉴”也就是通常人所说的“面相”,自然不敢大意,只是淡淡地道:“前面不是鬼斧山。”

    师兰言笑道:“公子去鬼斧山,可是要见人?公子要见之人,已经在公子面前,公子又何必再去鬼斧山见她?”

    “有道理,”唐小峰干脆在筏上盘膝坐下,抬头看着迎风俏立,美若兰花的少女,“把我的同伴放了,我把哀萃芳还给你们。”

    师兰言定睛注视着他,道:“还有《符经》!”

    唐小峰冷笑道:“难道在你们眼中,《符经》比哀萃芳更重要?”

    “难道在公子眼中,《符经》又比你的同伴更重要不成?”师兰言看着他,道,“萃芳姊我们固然非救不可,但《符经》我们也同样非要不可。公子要是只肯放人,不肯给书,小女子为了萃芳姊的安全,自然也只能答应。但公子可曾想过,那样一来,我们为了《符经》,还是要去追杀公子与公子的同伴,你们的下场未必会比现在更好。”

    唐小峰冷冷地道:“我会怕么?”

    “公子怕不怕,那是公子自己的事,”师兰言道,“但是公子不妨想想,我们这次只来了两个人,带了几样法宝,寻了几个帮手,就已经将东海搅得腥风血雨。公子又何必为了一本书去亡命天涯,还让边的人一个个陪着公子送命?”

    唐小峰道:“那颜紫绡失去的手臂怎么算?还有徐丽蓉……”

    “那位颜姑娘的手是‘月亮’弄断的,你可以找她算去,我们绝不干涉,至于那位‘女魃’,我们已探到消息,她仍还活着,只是等我们再去追踪时,她已不知躲到了哪里。”师兰言又道,“但是那位薛蘅香薛妹子的双腿却是她自己砍断的,你不能算在我们头上。”

    三妹的腿断了?唐小峰沉默一阵。

    “同样的道理,”师兰言盯着他,语气转冷,“你要是对萃芳姊做过什么,我们也绝不会放过你的。”

    “这就要看你对这‘做了什么’怎么定义了,”唐小峰淡淡地道,“揍是揍了几下,摸也摸了几下,其它事倒也没做。”

    就是不知道被蛇钻了菊花,算不算是失贞?

    师兰言定定地将他看了一会,轻叹一声:“也罢,听沉鱼说,在麟凤山时本是萃芳姊无缘无故地先去杀你,你还她一些,我也无法怪你。”

    一提到这事,唐小峰忍不住便义愤填膺:“那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以前既不认识她,也从没得罪她,她好好的杀我干嘛?她是不是脑子有病?”

    师兰言却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阵,忽以手背掩嘴,笑得山花灿烂:“谁知道呢?”

    唐小峰一脸疑惑地看着她……她为什么突然笑成这样?

    难道她的脑子也有病?

    “今傍晚,我们就在这里换人。”唐小峰跳下竹筏,往远处飞去。

    “唐公子,”师兰言在他后叫道,“以后的子还长着,你对萃芳姊可要好些。”

    唐小峰郁闷地回过头去,见少女依旧笑个不停……这女人果然有病!

    ……

    

她们说我是剑侠txt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