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 怒擒虞美人

    (求推荐票,还有收藏。)

    唐小峰没有追,他只是定在那里,将黑色弯刀缓缓扫动。

    哀萃芳却有一种刺目的感觉,就仿佛唐小峰与光完全融成了一体。这是一种玄之又玄,难以言喻的境界。

    不管是唐小峰,还是颜紫绡,都从来没有人教过他们什么。

    他们只是拿着一本剑谱,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一切都靠着自己去领悟,一切都靠着自己去努力。

    与“月亮”的那一战,是他们到目前为止最凶险的一战,却也让他们发现了一条与他们所炼的剑侠之道完全不同的路子。当他们看到那个奇怪的小女孩,他们就好像是看到了天上的月,不管他们用什么样的攻击方式,“月亮”都能够轻易地看穿他们。

    那不是什么绝招,也不是什么巫术……那是一种心法。

    “月亮”便是藉着一种特有的心法,将她自与月亮散出的月之精华完全融成一体。

    唐小峰弯刀轻摆,整个人都融入了光。哀萃芳微眯着眼,觉得对方突然间变得极是耀眼,她看到了他,却无法看清他,而自己的一切仿佛都已被他掌握得一清二楚。

    她的心中微微地生出震撼之感,但她与唐小峰和颜紫绡不同,唐小峰与颜紫绡只是看到“月亮”这样做过,心领神会,生出自己也能够做到的念头。哀萃芳却很清楚地知道,这是一种“惟微”的境界,她做不到,但她知道该如何破它。

    她缓缓地道:“你知不知道,是谁让‘月亮’去杀你们的?”

    唐小峰冷冷地道:“是你?”

    “嗯,是我,”哀萃芳秀发轻拔,“可惜她没有做好,只弄断了那位颜小妹子的一条手臂。我很不满意,所以在到淑士国前,我追上了她们……”

    唐小峰一惊:“你做了什么?”

    “我也没做什么,”哀萃芳面无表地道,“我只是杀了若花,然后把那位颜小妹子的另一支手也砍了。”

    唐小峰心头一震……明知道她可能是在说谎,明知道她不过是在使自己的内心生出愤怒。但这一瞬间,他真的愤怒了,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弄出来的,如果没有她,颜紫绡不会断去手臂,廉锦枫不会被人抓走。

    愤怒一生,他的心法再难保持。

    哀萃芳刹那间刺出三百八十四道枪影。

    周公演卦,爻辞三百八十有四,她这三百八十四道枪影便是暗合爻辞之数。

    看着不断流转、扑面而来的枪影,唐小峰知道自己无法挡住。

    但是三百八十四道枪影全都刺了个空,哀萃芳微一错愕,这才注意到唐小峰不知何时早已退到了悬崖边缘,再故意让石头将他自己绊倒,直接往下栽。

    唐小峰险之又险地躲过了三百八十四道爻辞枪,赶紧继续往下飞,在他后杀机涌动,寒气森然。

    哀萃芳的煞脸露出嘲弄与冷笑,这家伙败势已成,虽然凭着不知从哪学来的心法进入“惟微”境界,却根本无法保持,他已经……死定了。

    哀萃芳将手一指,唐小峰只觉心一寒,整个人都有一种陷入深渊的感觉。逃不掉,躲不开,他的心中只有绝望……这是一种魂魄被杀意锁定的感觉。唐小峰以前听说过有“锁魂”这种事,但他还是第一次亲体验。

    哀萃芳金枪一掷,划出弧形飞了过去,不管唐小峰如何逃,怎么躲,都无法将它躲开。他背靠悬崖,想要将金枪击飞,却只听“锵”的一声,金枪刹那间刺入他的膛,将他整个人都钉在悬崖上,痛得连手中的黑刀都已失落。

    哀萃芳飘在空中,俏脸流露出的冷笑。她的手中现出压缩至极点的光团,光团内刃光闪动,再一甩……无数兵刃朝唐小峰狂涌而去。

    这一次,她知道唐小峰不可能再挡得住她的“森罗万象玄兵舞”。

    他的魂魄已被锁定,无法再逃,他的黑色弯刀已经丢失,无法用出那奇诡的三刀。

    他整个人都被钉在悬崖上,他还能再做什么?

    她与唐小峰之间的纠葛,是以玄兵舞开始,亦将以玄兵舞结束。

    看着海浪般涌来的无数兵刃,唐小峰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嘴角反而露出一丝微笑……他一直在等,他在等这女人再次用出玄兵舞。

    上次在麟凤山,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他来不及将这一招看个清楚。但这一次,他已是将这由上古魔神蚩尤创下的可怕杀招看得一清二楚。

    插在他上的金枪突然断裂,他朝无数兵刃倒迎而上。

    他的心头依旧平静,他从“月亮”那领悟而来的心法也没有被破坏。哀萃芳说她杀了若花,说她砍了颜紫绡的另一只手臂,但他却知道她在说谎。

    论起说谎与骗人,这个女人又怎么及得上他?

    他是故意装作激动,装作愤怒,故意将自己入这种无处可逃的绝境。

    数十支飞剑快速飞出,截下了一些刃光,但是没有用。

    他急念《紫度炎光经》,引出天火挡在自己面前,烧毁了一些兵刃,但是也没有用。

    因为从光团里涌出的兵刃实在太多太多。

    然后他便掷出了五精泰煞宗天鼎。

    五精泰煞宗天鼎,又称作神农鼎,女娲鼎。神农以之烧过百草药,女娲以之炼过五彩石,连神将羿用来落九弓,也是用它铸出。

    那些兵刃刺在五精泰煞宗天鼎上,纷纷碎散,更有五精天火涌出,将大部分兵刃烧成飞灰。

    但是森罗万象玄兵舞的威力实在太大,泰煞鼎被连番击中,终于抛飞开来。唐小峰的体一下子就被五支兵器贯穿体,但他却成功地破阵而出,直冲到哀萃芳面前。

    哀萃芳大吃一惊,在那无数刃光冲向唐小峰时,她自己的目光也被挡住,等她看到唐小峰时,她已无法躲开。

    她看到唐小峰全是血,肚子插着一柄戟,大腿插着两只剑,膛插着一把刀,连咽喉都插着一支利箭。

    如此的重创,竟然还要不了他的命?哀萃芳看得心惊,看得胆寒。

    就在她心惊胆寒之际,唐小峰狠狠一拳,注满紫华剑气的拳头轰在她的肚子上。哀萃芳虽有玄气护,仍痛得冷汗直流,想要遁走,唐小峰却又连着两拳过去,轰在她的太阳上。

    她开始下坠,唐小峰却仍不肯放过她。她昏昏迷迷中拍出一掌,击在唐小峰口,唐小峰的骨开始碎裂,但他不躲不避,甚至没有任何犹豫,又是两拳轰出,分别击中她的口与脑袋,哀萃芳口喷鲜血,与他一同坠在碎石上,两人都震得五内错位。

    唐小峰摇摇晃晃地站起,冲过去连踢了几脚,直至确信少女已经昏迷。

    周围天旋地转,他的眼睛血丝密布。他想要喘气,然而咽喉上的箭却让他连血水也无法咳出。他从腔发出一声闷吼,疯狂地拔着自己上的兵刃,一根一根全都甩开。

    他倒在血泊中,强迫自己保持着清醒,不能死,不能死,绝不能在这个时候死……但是他五内俱创,肺部与肠胃全都被兵刃刺穿,连咽喉都被刺破,只是靠着内息闭气之术才没有窒息而死。

    这样的伤,是不可能活得下去的。

    原本是不可能活得下去的……

    但他却硬生生含着一口气,不让自己死去……只要有一缕生机,只要还剩下一缕生机。

    他的上,开始散出似有若无的青色光芒……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