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激战东口山

    东口山乃是东海第一大岭,左邻君子国,右靠大人国,又有两座山峰,俱有如擎天一柱,寻常人根本难以登上。

    此时,唐小峰便是立在南侧山峰上,看着从远处追来,飘落在北侧山峰的灰衣少女。

    这里是他与颜紫绡离开岭南,来到东海后的第一站,是否也会成为他的最后一站?他的东海之行,从东口山开始,是否又会由东口山结束?

    他不知道,他现在也不想知道。他只是看着灰衣少女,问:“你到底是谁?”

    虽然隔得较远,但灰衣少女那冷漠的眼眸里所透出来的无限杀意,仍然让人感到心悸。她根本就不想回答唐小峰的问题,她只是微微地张开手,在她的手心,开始出现一团白光。

    光团是那般的炽白,简直可与挂在他们头顶上的太阳争辉。唐小峰知道她为什么不肯回答自己的问题,因为她不屑于回答。

    你会去理会一只即将被你一脚踩死的蟑螂么?

    这个女子,就是在麟凤山差点将他杀死的神秘人……他现在非常的确信这一点。

    唐小峰没有用剑,却从上挚出一把黑色的刀,黑刀很长,也非常的弯。弯弯的,长长的,很难想像有人会喜欢用这么弯,这么长的刀。

    他是剑侠,又不是刀侠,为什么要用这么长、这么弯的刀?

    少女手中的光团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夺目。

    光团甩手而去,刹那间便冲到了唐小峰面前,无数兵刃狂涌而出,有如狂奔的野兽,呼啸的浪涛。

    这是“森罗万象玄兵舞”!

    即便是六恶神中的“夸父”大谏,也是一瞬间便死在这一绝招之下。

    没有人能从如此猛烈的刃光中逃脱,没有人能躲开这由上古妖魔蚩万亲创的可怕招式。

    唐小峰没有逃,没有躲。他只是大喝一声,连斩了三刀。

    第一刀,斩出一百零八道紫色剑光,交错成密不可破的剑网。

    第二刀,斩出一百零八道黑色霹雳,将空间撕出一百零八道裂痕。

    第三刀,谁也不知道他斩出了什么。

    万千兵刃穿过剑网,缓了一缓。穿过一百零八道空间裂痕,被吸收了大半。

    灰衣女子面露冷笑,即便是剩下的这些兵刃,已足以将唐小峰淹没,但是她的冷笑很快就凝在脸上。

    只听几声轰响,剩下的兵刃全都爆开,化作无数铁屑,纷纷散落。

    唐小峰第三刀,劈出的是无形无影的天火……从五精泰煞宗天鼎里引出的五精天火。

    自从那次在麟凤山几乎死在“森罗万象玄兵舞”之下,这些子,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该如何破去这一招。在长生宫外,他甚至硬颜紫绡、骆红蕖、徐丽蓉三女同时出手,好测试自己想出来的方法有没有破绽,为此差点死在三女手中。

    看着那无数兵刃被唐小峰的三刀破个精光,灰衣少女蓦地动容……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破去她的这一杀招。

    风,莫名地刮过,两座山峰之间空空

    唐小峰问:“你、到底是谁?”

    灰衣少女冷冷地回答:“哀萃芳!”能够接下玄兵舞的唐小峰,已有资格询问她的姓名。

    唐小峰心头一震……哀萃芳?她竟然是哀萃芳?

    在《镜花缘》里,与史幽探一同献上《璇玑图解》,惹得武则天大起怜才之心,首开女科,令天下才女赴试的那个哀萃芳?

    天榜中排名第二的才女,虞美人花花神转世的哀萃芳?

    为什么这样一个才女,会千里迢迢跑到东海来?为什么这样一个才女,一次次地想要杀他?

    唐小峰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哀萃芳冷然道:“你不需要知道。”云袖一拂,黑风乍现,具现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少年,手持黑刀朝唐小峰当头劈下。

    唐小峰心头一惊,这突然变出的人影与他长得一模一样,连手中的刀都完全一样。

    唐小峰子一窜,闪了开来。巨大黑刀劈在峰头,山峰轰然裂成两半。

    如此惊人的力道,唐小峰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

    他刀锋一闪,黑色涡流化作刀弧,直接轰在眼前这个巨大的“唐小峰”上。这一刀乃是他改进过的纣绝天斩,出刀快,威力却丝毫不减。

    “唐小峰”立时碎散开来,化作一团黑雾,他却穿过黑雾,直掠向另一座山峰上的哀萃芳。

    不管是森罗万象玄兵舞还是这团黑雾,都是远距离攻击的手段,所以他要快速拉近自己与哀萃芳之间的距离。

    哀萃芳却只是立在那里,冷冷地看着他。原本碎散的黑雾快速涌动,在唐小峰后凝聚成形,无声无息地,朝他一刀劈下。

    唐小峰竟然没有发现后的危机,仍在继续朝少女飞掠。

    “结束了。”少女冷笑着。

    刀光从唐小峰头顶劈落,划过他的体。

    但是他却依旧在飞掠……这一刀明明劈中了他,却又奇诡地与他错而过。

    这是“星空倒转”!

    哀萃芳脸色一变,仓促后退。唐小峰却已冲到她面前,刀光爆散,一刀将少女劈成了两半。

    少女倒在地上,血流满地。唐小峰却是一个错愕,茫然四顾。

    倒在地上的“哀萃芳”竟然是一个人偶!

    “我在这里!”清清淡淡的声音在他后传来,紧接着便是气劲狂卷。

    他蓦地回,却已太迟,只能强行用剑气护口被气劲击中,他喷出一口鲜血,抛飞倒地。

    哀萃芳飘在那里,袖子一抖,那团黑雾又回到了她的袖中。她看着唐小峰,冷冷地道:“你的本事,就只有这一点么?”

    袖子再抖,黑雾化作无数人影冲出,持戈持刀,狂疯冲杀。唐小峰向后翻而起,弯刀乱卷,将这些人影砍成雾气。这些黑雾却散而又凝,往返不休,让他连回气的时间都没有。

    哀萃芳穿雾而过,一掌拍在他的口上。

    他再喷一口鲜血,借力倒飞。哀萃芳发现自己玉掌未能拍实,便已知道他在借力卸力,玉手一握,从虚空中抓出一柄金枪,刹那间刺出无数光影,朝唐小峰直追而去。

    唐小峰实在没想到这女子不但擅长远攻,近战也如此了得,赶紧一刀劈在枪头。刀枪相交,他却有种用错力道的感觉,闷得想要吐血,哀萃芳手中的金枪却诡异地错刀而过,刺入他的左肩。

    如此可怕的女子,如此诡异的枪法。

    唐小峰一刀劈断金枪,疾飞而退,少女却像是如影随形,怎么也不肯将他放过。他心知自己败势已露,若是无法扭转局面,只不过是早死晚死的问题。

    在他心头,闪过与颜紫绡分离前,少女与他说过的话。

    ——“小峰,刚才那一战,有没让你想到些什么?”

    ——“我已经知道,为什么在轩辕国时,她能够避开我的纣绝天斩,也知道她为什么能一次次躲开我们的招式了。”

    ——“她跟我们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子,但是有一些东西,我们却可以借鉴过来。”

    唐小峰弯刀一劈。

    这一刀明明是击在空处,却有一缕光随着刀光直夺哀萃芳的眼睛。哀萃芳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把握住对方的位置,那是一种奇怪的错觉,天上挂着一轮金乌,然而金乌却又像是到了她的面前。

    她发现自己所有的攻势都已莫名其妙的被封死,赶紧抽而退。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