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七星反吟

    廉锦枫小小的睡了一下,醒过来时,闭上眼睛查看外头动静,忽地躯一震,失声道:“他们快要进来了。”

    唐小峰与若花、骆红蕖对望一眼,全都看着她。廉锦枫继续观察,颤声道:“他们知道进来的路线,是直奔这里来的。”

    若花怒道:“既然他们知道进来的路,为什么还要让那些从大人、黑齿等国抓来的老百姓试路,让他们一个个死在这里?”

    唐小峰心想这确实是说不过去,既然敌人可以这么简单的就直达这里,那他们一开始为什么搞得那么复杂?他竟然无法想明白。

    徐丽蓉低声问:“他们要多久才能到这里?”

    廉锦枫道:“他们虽然知道直达这里的路线,但这条路上也有许多机关陷阱,他们正一个个地破过来。”

    颜紫绡道:“就算他们知道哪条路是正确的,那些陷阱制,他们也未必破得掉。”

    廉锦枫摇头道:“破解这些机关的是三个很矮的老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

    若花忧道:“周侥国的玄机三祖?”

    廉锦枫道:“嗯。”

    此时,薛蘅香也飘了进来,道:“外面不知道是什么形,我的鬼怪飞不出去了。”

    廉锦枫道:“那三人每到一处,就在旁点上一柱香,这香大概就是驱鬼辟邪用的,还有许多妖魔在保护他们。我看最多一两个时辰,他们就会到这里。”

    唐小峰冷然道:“把其他人都叫过来。”

    红红、亭亭、姚芷馨等也全都聚到这里,唐小峰摊开一张地图,道:“长生宫是不能再待了,一旦被敌人占领这里,我们就成了瓫中的鳖,想逃都逃不掉。但是长生宫通往岛上的路其实不止这一条,这几个月来,我们一有空都会四处探索,又有锦枫的神视之术帮忙。你们看这里,这条路可以让我们避开敌人,直接通往岛上。”

    若花道:“敌人到达宫口后,必定会把主力都聚在这里,好一股作气打下长生宫,我们却躲在这条秘道里,趁他们攻入长生宫时直接往外闯?但是他们还有七重迷天瘴,而且外头也同样会有许多敌人。”

    唐小峰心想,看来也只能闯出一个是一个了。

    亭亭却道:“我有一个阵势,或许能帮得上忙。”

    其他人错愕地看着她,亭亭道:“《符经》里的演道章,一时间只怕是谁也无法看懂,所以我一直在研究其中的演法章和演术章。演法章和演术章亦是艰涩难懂,但我却想到,战国时的鬼谷子是读过《符经》中这两章的,而鬼谷子又有十四篇著作,其中十二篇流传于世,我也早就背得滚瓜烂熟。我想,鬼谷子既然留有著作,在他的著作里必定会留有《符经》的影子,而在长生宫内藏有许多外头早已失佚的孤本。于是我让红红帮我找《鬼谷子》的最后两卷,不想竟然真的找着。”

    众人这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还要找书看。

    亭亭道:“《鬼谷子》的最后两卷里果然有《符经》演法章、演术章的影子,又举一反三,推出各种阵法。我想,鬼谷子能有那番成就,实与《符经》有着莫大关系。”

    要知《符经》又被称作《天机经》、《遁甲经》,被认为“极尽三宫五意阳之略与太乙遁甲六壬步斗之术”。而鬼谷子却是中国历史上最神秘莫测的奇人,史书上说他“深明阳刚柔之势,通晓纵横捭阖之术,独具通天之智”。他的弟子如孙膑、庞涓、尉缭、苏秦、张仪、徐福等,亦无一不是名垂千古的英杰。

    鬼谷子不但有济世之能,更精通奇门遁甲、阳阵势,据说“纬星象、鬼神之机,尽在其掌中”,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后人都将遁甲、奇门、三宫、六壬之类的东西,统称作“鬼谷之术”。

    众人听她细说,才知道她以《符经》为正,《鬼谷子》为辅,既已完全读懂了《符经》里的法、术二篇,再反过来重新领悟《鬼谷子》后二篇里所记载的鬼谷阵法,已是一点通,百点通。

    若花与徐丽蓉对望一眼,都为这黑齿国小姑娘的悟大为惊讶,唐小峰却觉得这正常得很,单从学问上来说,能够跟黑丫头这小变态相比的,恐怕也就只有他姐那个大变态。

    时间已是不多,亭亭开始向他们讲解一个名为“七星反吟”的阵法。这阵法需要有八个人才能完成,其中一个为主星,立于北极位上,另外七个为辅星,暗合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个位置,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北斗七星”。

    这里除了唐小峰,其他全都是花神转世,天资过人,很快就弄明白其中的原理。若花道:“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奇妙的阵法,也只有鬼谷子那等高人才能创出。”

    亭亭道:“阵势一旦布成,主星动,七星动,奇正相佐,互相支援。时间已是不多,我们最好现在就决定主辅。”

    唐小峰心知最危险的便是北极星位,于是自靠奋勇。若花、颜紫绡、骆红蕖、薛蘅香、廉锦枫、徐丽蓉占住六星,第七颗星则由红红与姚芷馨一同担任,占的是最安全的玉衡星,唐小峰又给了她们许多雷珠与符纸,让她们不要管那么多,一看到敌人就扔雷珠,扔符纸,颜紫绡则把亭亭背在背上,将她一同带走。

    当下,薛蘅香便以神主牌,强令采女在长生宫内布下阵法,这样的话,敌人闯进来时,无法一下子弄清他们到底在不在这里。

    然后,他们便悄悄离开长生宫,沿着那条避开玄机三祖的秘道,潜到上头。

    路上时,骆红蕖将唐小峰拉到一边,告诉大哥说她将四时乖错太平铃放在了若花那。唐小峰点了点头,这“七星反吟”之阵,北极星位固然最是危险,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四个位置危险也并不低,颜紫绡是众女中本事最强的一个,骆红蕖占山为寇,早已不知经历了多少凶险,徐丽蓉能够成为轩辕国六恶神中的“女魃”,绝不只是幸运。而廉锦枫、薛蘅香、红红与姚芷馨四女占据的是比较安全的玉衡、开阳、摇光三位。只要北极位与其它四位未破,她们并没有多少危险。

    倒是若花虽然持有轩辕剑,但是并无多少与人战斗的经验,占的又是七星中比较重要的天权位,她要是出了事,阵势必定散乱,连带着玉衡、开阳、摇光三个位置上的廉、薛、姚、红红四女也会遭遇危险。

    把太平铃放若花上,实在是必要之举。

    他们潜到紧靠地面的最上层,唐小峰让廉锦枫再用内景神视之术看看外头。内景神视之术原本就极耗心神,女孩儿早已显得有些憔悴,然而在这种极度危险的处境下,谁也没有办法去顾得太多。

    廉锦枫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道:“那些人都跑到长生宫去了,外头没有一个人……不,不对。”

    骆红蕖问:“什么地方不对?”

    廉锦枫蓦地睁开眼睛,额上尽是冷汗:“外头怎的、怎的还是白天?”

    众人心中一惊……从廉锦枫发现玄机三祖快速接近长生宫,他们开始练习“七星反吟”起,到现在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天色应该已经黑了才对。

    “我们走!”唐小峰一剑劈开地面,往外纵去……从那金色法宝被毁去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便隐隐有种很不对劲,很不安的感觉。

    七星反吟,主星动,七星动。

    在阵势的带动下,众女甚至什么也不用做,便已随他飞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