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都很暗爽

    在一个满是财宝的密室里,若花扶着唐小峰,担心地问:“你怎么样?”

    唐小峰吃了两颗小还丹,扶着壁面连喘了几口气,然后才拭着嘴角的血丝:“还好。”那小女孩,简直比白话说的还要厉害。

    上头传来一连串的声响,若花轻叹一声:“看来轩辕国已经不行了。”

    上面的声音,显然是七十二地煞正在寻找和破坏通往下头的密门,如果轩辕国还能撑住,又怎么会让敌人在自己的皇宫里搅风搅雨?

    唐小峰心想,这也是当然的,君子国与淑士国那一方有天罡地煞图,有七重迷天瘴,在六恶神里有人做内应,十大寇里有“月亮”和“天杀”与他们站在一边,还有一些神秘势力在背后推波助澜,轩辕国又怎么可能赢得了?

    弄不好在麟凤山差点用“森罗万象玄兵舞”杀了他的神秘人物,也与君子、淑士两国有关。

    唐小峰低声道:“我们要想办法尽快离开。”

    外头现在还是一片混乱,如果不趁这个时候离开,等轩辕国被敌人完全占据,那他们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而且那七十二地煞早晚会搜到这里,“力牧”和“天杀”说不定就躲在某个角落里,悄悄地接近他们。

    还有“月亮”,唐小峰真的不想再看到她。

    然而,到底要怎样才能离开?

    他们甚至连这藏宝室的出口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

    若花问:“现在该怎么做?”

    唐小峰道:“只有一个办法……闯出去。”

    若花又问:“闯得出去?”

    唐小峰道:“要你帮我。”

    他将“蝶恋花”心法向若花解释了一下,若花瞅着他:“按你这么说,但凡转世的天仙体内都会有先天灵气,可以帮你暂时提升功力,但你又怎么知道我是转世天仙?”

    唐小峰嘿嘿笑道:“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了。”

    若花听他说的不虚不实,自然不会相信。但她也很清楚,自己能不能脱离轩辕国,全都指望着这个少年。于是她用单手托着唐小峰的脸,向他吻去,她的年龄原本就比唐小峰更大,长得也更高一点点,再加上这种“调戏”般的动作,让唐小峰觉得自己是个被人欺负的小姑娘。

    唐小峰当然不甘心,于是他整个子压了上去,把若花压在墙上,狠狠地吻了上去,甚至还把手从若花肋下那有些破损的衣衫往里伸,去摸她的酥。少女不但不拒绝,反而把他搂得紧紧的。

    唐小峰想着:“原来她这么开放。”

    若花想的却是:“小蹄子。”

    原来在女儿国,男女之间的地位是完全掉反的,女子为尊,男子为卑,有权有势的女人有个“三夫四侍”正常得很。女人在外参政管事,男人要是抛头露面那就是不正经。若花从小丧父,一直被人盯着,不敢有丝毫犯错,生怕被人找到把柄,到现在都还是处子,但她的妹妹若鸿比她还小,又深得奇和西宫宠,无人敢管,已经养了好几个男宠。

    从唐小峰的立场来说,他是在对这牡丹花花神转世的少女摸,真是幸福。但从若花的角度来看,这美人儿却是在对她**……女儿国中管眉清目秀的少年叫“美人儿”,而小蹄子说的就是那些到处招蜂引蝶的美人儿。

    既然美人儿这么主动,她也就不客气了……于是她也在美人儿上摸起来。

    两个人都很暗爽。

    爽得差点都要忘了他们处在很可能以后就没得再爽的险地。

    直到旁边传来清冷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他们赶紧扭头……然后就看到了徐丽蓉。

    “女魃”徐丽蓉。

    徐丽蓉穿黑纱,如鬼魅一般立在那里,在她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密门。

    唐小峰和若花不好意思地分了开来,若花看着徐丽蓉,道:“丽蓉姐,我刚才竟然没有认出你来。”

    徐丽蓉无可无不可地“哦”了一声。

    唐小峰心想,看来这两个人的关系也不咋样。

    但当他看向若花时,却见若花看着徐丽蓉也是一脸诧异,像是不明白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冷淡。唐小峰暗暗忖道:“看来若花以前所认识的她,不是这个样子的。”

    他想起自己劝徐丽蓉回天朝时,徐丽蓉所说的话:“你来得太迟了,你要是早来两年,我必定会跟你走的,至于现在……”

    看来在这两年里,这个女子受了什么刺激。

    唐小峰问:“徐姐姐,你怎么进来的?”

    徐丽蓉淡淡地道:“我在轩辕国的主要职责就是守护这藏宝之处,自然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秘道。”

    又道:“你们随我来。”

    她带着唐小峰和若花进了密门,按了按扭,将密门重新闭合,又足不点地地继续往前飘。唐小峰见她既没有剑气,也没用出什么古怪巫术,却像是在御风而行一般,心中暗觉诧异。

    一条秘道弯弯曲曲地向下延伸,唐小峰和若花本以为她是要带着他们回到地面,再设法逃出轩辕国,结果她却是带着他们继续往下走。两人对望一眼,心里都有些疑惑……密听在皇宫底下,藏宝在密听底下。

    藏宝之下,还有什么?

    一路上机关密布,陷阱重重,过了许久,他们眼前蓦地开朗,到了一个满是灯火的大

    这些灯火全都是千年不灭的龙须烛,又有许多形状各异、千奇百怪的神像座落各处。

    神另一边有人叫道:“大哥……”

    唐小峰又惊又喜:“二妹……”他纵起剑光,便要往骆红蕖飞去。

    徐丽蓉赶紧叫道:“回来。”

    一个神像突然动起,一刀斩向唐小峰。

    唐小峰赶紧又掠了回来。徐丽蓉没好气地道:“你想死不成?”

    唐小峰挠头呵笑……他是看到骆红蕖没事,心里太过高兴,忍不住就想飞过去与她相会。

    徐丽蓉带着他们七弯八绕,才平平安安地从神像之间穿过。骆红蕖亭亭地立在那里,宛若一朵艳丽的花儿,在她后还坐着一个喘着粗气、不断咳嗽的老人。

    唐小峰飞过去,朝骆红蕖道:“我还一直担心你会出事。”骆红蕖笑道:“小妹带着太平铃,哪有那么容易出事?”

    骆红蕖看向若花,眼眸如星:“莫非是若花世子?”

    若花亦是定定地看着她:“你就是小杨香红蕖妹妹?”

    两人互相对望,竟是惺惺相惜,唐小峰心想她们这样看下去,会不会看久生,变成一对百合?

    旁边传来苍老的声音:“若花贤侄。”

    若花看向老人,失声道:“太老太公?!”赶紧奔了过去,半跪在老人面前,担心地问:“太老太公,您的体……”

    “老了,不行了,”轩辕国国主看着若花,叹道,“知道你还活着,我也就放心多了。唉,我只愁子不贤孙不孝,无人能继我之位,你母亲空有贤子却听信枕边风,对你百般生疑,任由西宫与逆子对你几番陷害,迫得你只能假死脱,漂流在外,可叹,可叹。”

    若花黯然道:“母上虽然多疑少决,昏昧不明,却并非真心行恶之人。若花已经得知,她正被雪国舅和西宫宫软。勾结君子、淑士,侵占黑齿国等事,都是雪国舅挟持母上所颁下的命令,还请太老太公勿将雪国舅一人之恶,怪在母亲与整个女儿国上。”

    轩辕国国主叹道:“我知道,我知道。”

    唐小峰看向骆红蕖,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说你劫持了国主,你却又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