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娥皇与女英

    (周一第一更,求票求收藏,大家一定要收藏啊。)

    唐小峰心想,我是不是突然犯了扫帚星?怎么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跑来杀我?他问:“那个人是谁?”

    “她的名字我不能告诉你,”白话说道,“但是别人都叫她月亮,很少有人见到她,因为见到她的人都会死,但我却是个例外,因为我是她的好朋友。”

    骆红蕖动容:“我还以为,十大寇里的‘月亮’只是一个传说,大家只是把东海之上一些不可解的事,随便推给一个虚构的人。”

    白话道:“她可不是虚构的,那些事,有很多真的是她做的。”

    唐小峰问:“她是个女孩子?”

    “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白话看着他,“不要得罪月亮,因为她会来找你,当月亮找上你的时候,你就死掉了。”

    “我实在是不记得我有得罪过她,”唐小峰苦笑道,“难道她也是为了那十万两黄金?”

    “黄金?”白话笑道,“怎么可能?黄金这东西,拿来不能吃,搬起来嫌太重,她怎么可能会为了这种东西杀人?她想要黄金的话,要多少我都可以给她多少。”

    白话跳到一旁,口中念咒……漫天黄金直砸而下。

    唐小峰急急搂上骆红蕖,化作剑光,一下子就窜了开来。回过头时,整个礁石岛都已被金锭淹没。

    这是“五鬼运财”!

    唐小峰自己也用过五鬼发财术,五鬼给他运来了整屋子的金锭,并告诉他那已是超级大优惠。但那一屋子的金锭,跟这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唐小峰看着满礁石的金锭,心想:“如果我那都是超级大优惠,那这简直就是超超超超超……级大优惠了。难道这小子真的是鬼见愁,连五鬼看到他都愁?”

    白话从成堆的金锭里爬出来……他把他自己给淹掉了。

    骆红蕖看着唐小峰:“大哥,我们走吧。”

    唐小峰“哦”了一声,两人一同往天际飞去。

    “等等我!”白话在金锭堆里爬啊爬。

    没人理他……

    *****

    颜紫绡在桃花间跑着……

    前方传来声响,她心想这么迟了,怎么还有人在那?

    她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行去,侧耳细听,听到的却是动人的呢喃和陶醉的呻吟。

    “大哥,我、我不行了……啊……”那竟然是骆红蕖的声音。

    她怔了一怔,快速掠了过去,桃树分开,她看到骆红蕖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兜,扒开双腿躺在地上,还有一个少年把她的大腿往上压,将脑袋埋在那羞人的地方,不停地吸着。幽香满园,旖旎动人,骆红蕖那神秘的泉眼泌出蜜儿……

    颜紫绡睁大眼睛,心想他们不是到轩辕国去了么?怎么又会在这里,做这种羞人的事儿。

    死小峰,你既然回来了,也不来见我,却和红蕖妹子在这鬼混。

    另一边有桃花飘落,一个女孩儿从桃花间钻了出来,同样睁大眼睛看着他们。

    那个女孩儿是廉锦枫。

    颜紫绡想,锦枫一定会生气的。

    但是女孩儿没有生气,她只是红着脸儿向少年走去,少年站了起来,女孩儿跪在他的前,扶着某样事物,将它温柔地含入口中。

    她的螓首时起时伏,神欢快,仿佛是在唱着歌儿。

    颜紫绡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心想:“我知道小峰很喜欢锦枫,锦枫心里也早就有了小峰,但原来他们、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她倒不是生气,只是感到吃惊。

    忽地,一团光亮出现在三人的头顶,光亮里出无数兵刃。

    颜紫绡朝他们奔去,却发现自己离他们越来越远,她想要大声警告,嗓子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少年与二女没有发现危险将至,依旧在那鬼混,笑连连,喘不歇,直到那无数兵刃如阵雨一般落下,将他们的体刺穿。

    肢残体断,血流满地……

    颜紫绡捂着脑袋一声大叫,然后猛地坐了起来。

    周围幽幽暗暗,只有龙须烛照过来的光线幻灭不休。

    原来是个梦!

    少女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下了,来到窗口,看着外头飘飞的桃花,听着丁冬的清泉。

    长生宫内的桃花永远都在飘坠。

    少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想起梦中死小峰与红蕖、锦枫鬼混的形,不由得脸儿发,想着我是不是被小峰“欺负”惯了,这才一两天没有被他“欺负”,竟然就做起梦来?

    她回过来,正要上继续睡去,却看到上耀起红光。她愕了一下,飘了过去,原来发出红光的竟是那本《救姻缘》。

    她将小册子拿了起来,翻了一翻,在其中一页上,出现了几行字,上面写着:“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只恨当年鸾和散,二魂空自绕湘江。”

    颜紫绡心中疑惑,想着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却又想道:“人家说宝物通灵,它似乎是在警告我什么。这本书的名字叫做《救姻缘》,我只想与小峰恩恩地厮守一辈子,所以,我的‘姻缘’就是小峰。但姻缘要是成的话,那又何须要‘救’?既然要‘救’,那这姻缘肯定是不救就会出问题的。”

    她忖道,自己虽然看不懂这段话的含意,但锦枫不但聪明,而且饱读诗书,却是肯定看得懂的。

    于是化作剑光从窗口飞出,一下子就窜到廉锦枫所住的阁楼里。

    廉锦枫迷迷糊糊地被她推醒,穿着一件诃子坐了起来,问:“颜姐姐,出了什么事?”

    “我问你一句话儿。”颜紫绡把那句话念了一遍,问她该做何解。

    女孩想了一想,道:“斑竹便是泪竹,又叫湘妃竹。当年舜帝南巡,死在苍梧山中,他的两个妻子娥皇、女英伤心过度,在湘江投河自尽。按照一些书籍上的记载,舜帝死后被封在了苍梧山,而他的两个妻子则成了潇湘之神,虽然都是神灵,但苍梧山与湘江远隔万里,竟是连死后都无法相会。”

    女孩儿抬起头来,见颜紫绡立在那里,有如被冷水浇过一般,于是不安地问:“颜姐姐,怎么了?”

    颜紫绡咬了咬嘴唇,道:“锦枫……我要去一趟轩辕国。”

    廉锦枫呆呆地看着她,忽地说道:“姐姐,你等我。”

    她下了,穿好衣裳,道:“我跟你一起去。”

    颜紫绡道:“锦枫……”

    “当唐公子受重伤,突然消失,虽然大家都在担心,却只有颜姐姐你一个人将他找到,”廉锦枫看着她,道,“我虽然不知道姐姐你为什么突然变得心神不宁,但我相信,姐姐的预感是不会错的,你突然想到轩辕国去,必定是在担心唐公子,可、可我却也一样的担心他。”

    颜紫绡道:“可是……”

    廉锦枫低声念着:“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小妹虽然不知道姐姐的这句谶言从何而来,但它不拿其他人做比喻,偏偏拿出娥皇和女英作比,如果姐姐是娥皇,小妹、小妹很想去做女英来着。”

    颜紫绡见她说出这话后,脸儿已是臊得一片通红,于是微微一笑,牵着女孩儿的手:“其实,我也知道你喜欢小峰,你这些子对我这么好,也都是为了他吧?”

    女孩儿羞得脖子都红了,低着头,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就算没有那坏蛋,人家、人家就不能对姐姐你好么?”

    颜紫绡心中暗笑,又道:“不过我也有些不解,你就算想要嫁给小峰,那对他好就可以了,他想要你的话,我又不会拦他,你为何一直讨好我?后来我想了想,觉得大概是跟小峰体内的七彩含香如意蛊有关,好妹子,你告诉我,你可有什么事瞒着我?”

    廉锦枫知道颜紫绡虽然有时不多想,但聪慧起来,却也非一般人可比,于是红着脸儿,掂着脚,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这屋子里明明只有她们,她却也还是怕被别人听了去,由此可知,她要说的话到底有多羞人。

    颜紫绡的脸也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啐了一下,道:“原来、原来还有这样的事,那如意蛊也忒古怪的。”

    廉锦枫低着脑袋,用手搓着衣角,颜紫绡暗中失笑,又想道:“锦枫看似怯弱,其实却大胆得很,也是那种喜欢上一个人来,便不顾一切地投入那人怀抱,什么礼义廉耻都可以放在一边的女子。”

    她牵起女孩儿的手,道:“好,那我们便一起去找他。”

    女孩儿红着脸儿,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做出决定,当下,她们便将薛蘅香、姚芷馨、红红、亭亭都叫了出来,告诉四女她们要出门一趟。

    亭亭、红红、姚芷馨三女面面相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三更半夜的说走就走。薛蘅香却是想也不想的就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颜紫绡知道,在骆红蕖离开时,薛蘅香就想要跟去,还跟骆红蕖争了几句,对她的这番决定并不感到奇怪。姚芷馨见薛蘅香要去,于是说她也要去。

    颜紫绡心想,又不是去郊游,大家一起去做什么?再说了,薛蘅香有鬼灵幡护,廉锦枫的内景神视之术别有妙处,关键时刻可以派上很大用场,再加上她带着泰煞鼎,必要时可以以五鬼术法自保。姚芷馨也跟去,万一真的有事,岂不是还要腾出一个人来保护她?

    她自然不肯。

    姚芷馨见颜紫绡和薛蘅香都不肯带上她,只好低下头来,暗自想着,自己真是没用。

    颜紫绡却又有些犹豫:“只是,我们都走了,留下芷馨和红红、亭亭你们三个……”

    亭亭却劝她不用担心,说这里这么隐蔽,千百年来,人人都在找长生宫,真能找到这里的也没几个,她们只要早去早回就是。颜紫绡想想也对,于是用剑气载上廉锦枫和薛蘅香,飞出长生宫,往轩辕国去了。

    在她们走后,亭亭推着轮椅往书行去。红红问:“亭亭,你不再睡一会儿?”

    亭亭摇了摇头,低声道:“我只是想,紫绡姐姐与红蕖姐姐都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却都有那样的本事,还有锦枫,甚至比我还更小些,就已能够炼出那样的灵丹妙药,她们能够做到的,难道我们就做不到么?”

    红红与姚芷馨对望一眼,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于是也跟着她一同前往书,想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早变得像其他人一样能干。

    一个时辰后,亭亭和红红在那翻看书藉,姚芷馨在旁边打着瞌睡……

    两个时辰后,亭亭依旧翻着书籍,红红和姚芷馨都已睡着……

    三个时辰后,亭亭放下手中的书,在她旁边,睡着两只小猪……

    四个时辰后,两个女孩儿终于醒了,看到亭亭坐在轮椅上低头沉思,红红问:“亭亭,你在想什么?”

    亭亭面无表:“我只是在想,锦枫已经走了……以后谁来做饭吃?”

    两个女孩同时僵在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