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鬼见了都愁……

    唐小峰只看到无数光亮向自己冲来,他清楚地知道,只要有一个冰刺刺入他的体内,他马上便会被玄冰冻住。

    他子一扎,一头扎入海中。后却有寒意涌来,他快速回头,却看到海水凝结,凝出一条条冰龙,有如蔓藤一般向他卷来。

    他暗道不好,御着剑光窜来闪去,冰龙在他边绕出一个个条形。他剑光一窜,破开海面。

    一道刀光却当头劈下!

    唐小峰飞剑乱划,子诡异地动了几下,周围空间一个扭曲,刀光从他边错而过……这是“星空倒转”!

    虽然躲过刀光,他却也惊出一声冷汗。

    赶紧窜出海面,顿在空中。

    他深吸一口气,飞剑高举,黑色死气快速集结,在剑的上方形成象征死亡的涡流。

    群寇尽皆色变,仅仅是看着剑上的黑色涡流,他们便有一种即将死去的感觉。

    这是骆红蕖第三次看到唐小峰使用纣绝天斩,第一次是在白蛟宫,第二次是为了杀黑晏。

    然而,不管看到多少次,她都无法压住内心中无由而生的恐惧。

    她看到那丫环打扮的女孩儿脸色苍白,浑发颤,于是轻叹一声,飞过去握住她的手,给她一些安慰。

    唐小峰一剑斩下,黑色流星轰向苏南天。

    苏南天却没有躲,他只是静静地立在那里,巨剑耀出白光,那极致的白,就像是天地间所有的光亮全都被卷入其中。

    巨剑一挥,一团白光倒迎而上,与唐小峰的黑球撞在一起。立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两人之间形成一个互相对撞的弧形屏障,一个白得耀目,一个黑得诡异。

    一道道黑白交织的光环在两个光弧间不断扩散,竟令得天地变色,众神惶惶。

    唐小峰心中一震……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硬生生接下他的纣绝天斩。

    纵连颜紫绡,也只是利用阳倒转将它避开,并不是真的将它接下。

    白光与黑球彼此冲撞,互相消耗,唐小峰却没有等,他闪电般从黑白交织的光环间穿过,飞剑齐出……却又很快顿住。

    苏南天不见了!

    后疾风响起,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子一扎,便要往海底再次潜去,但太迟了。

    蓦地一痛,苏南天的巨剑已斩在了他的背上。

    血水纷洒。

    骆红蕖掩着口儿,心里一阵焦急。

    苏南天踏着一缕水气顿在空中,冷冷地看着落在海面上的唐小峰。

    唐小峰踩着冰块,额上冷汗直溢,他抬头盯着苏南天,眼神却依旧专注与执着。

    他的背上有一道长长的裂口,但却并不算深。

    那一瞬间的反应,还是让他避开了要害,让他没有死在苏南天剑下。

    只是他没有想到苏南天虽然不是剑侠,却能踩着水气飘在空中。

    他紧咬着牙,忍着背上传来的剧烈痛感,心里没有任何退缩的念头。

    退缩个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退缩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将永远无法达到剑侠之道的极致。

    苏南天当然能够看到少年显露出的意志,他的心中一阵遗憾……这少年年纪轻轻,就已有如此本事,如果多给他一些时,他的前途将无可限量。

    苏南天为这少年感到遗憾,但他却不会手下留。这就是战斗,或者是生,或者是死,当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你都只能去接受。

    但是唐小峰却并不认为自己的结局已经注定,他的眼眸闪动着狂的斗志以及对胜利的渴望,他将赢下这场战斗,不管过程如何艰难,他也一定要赢下来……

    苏南天高举巨剑,便要往唐小峰劈去,唐小峰剑气纵横,准备倒迎而上。就在这时,远处却传来骆红蕖的惊呼声:“你怎么了?”

    苏南天愕然看去,却发现那丫环打扮的女孩儿捂着肚子直喊疼。

    疼的并不只有那个女孩儿,还有船上的那些人,他们一个个捂着肚子,疼得直打滚。

    苏南天心中一惊,没有再去理会唐小峰,而是纵了过去,沉声道:“怎么回事?”

    有人叫道:“老大,我们好像吃坏了肚子。”

    船上有一名医师,他很快就弄清了大家的症状:“是有人下了毒。”

    唐小峰扭过头来,与骆红蕖错愕地对望一眼。

    苏南天亦是沉着脸……除了女孩儿,船上这些人无一不是经验丰富,小心谨慎的盗寇,他很难想象有人能给他们下毒。

    在他与唐小峰战斗时,女孩儿并没有吃东西,但她现在同样肚子疼,所以毒是一早就下好的,因为女孩儿只在唐、骆二人到来前,吃了一点儿东西,而那个时候,这些人一直跟他在一起。有谁能够当着他的面,悄悄在酒里下毒而不让他发现?这样的人并不是没有,但是很少,真的很少……他只认识一个。

    苏南天冷然看去,发现船桅处藏着一片影,于是一剑劈去。

    剑光划过,船桅倒下,影却窜了出来。

    那“影”扑向了骆红蕖:“骆姐姐,骆姐姐骆姐姐骆姐姐……”

    “姐你个头!”骆红蕖把那“影”的脑袋按住,直接往海里塞。

    唐小峰却已看清,扑向骆红蕖的是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的脑袋被少女按在海里,连喝了好几口水,好不容易挣脱开来,少女又一个抬脚,把他踢飞。

    唐小峰还是第一次看到骆红蕖如此对一个人。

    小男孩踩着海水跑来跑去,苏南天用剑将他拦住,冷冷地问:“你什么时候到的。”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小男孩子一闪,一下子就跑没了影。

    唐小峰看得发呆……这小男孩在海面上跑,竟然比他御剑的速度还快。他纵到骆红蕖边,低声问:“二妹,那小子是谁?”

    骆红蕖额上发黑,正要说话,小男孩居然又跑了回来,握住唐小峰的手,嘻嘻笑着:“我叫白话,白话的白,白话的话!”

    开玩笑的吧?白话?

    “鬼见愁”白话?

    十大寇里的“鬼见愁”,竟然是这样一个毛孩子?

    唐小峰有些不相信,于是瞅瞅苏南天,看看骆红蕖,却发现他们一个脸色沉,一个额冒黑线。

    好吧,这孩子是不是“鬼见愁”还不好说,但至少苏南天和骆红蕖见到他……那是相当愁的。

    苏南天面无表地把巨剑背了回去,唐小峰问他:“不打了?”

    苏南天冷冷地道:“没心。”

    唐小峰汗了一下……也好,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坏事,反正再打下去,死的很有可能是他。

    白话下在酒菜里的毒算不上有多厉害,不过是让人拉拉肚子,只是大家一起腹疼腹泻,那场面也是颇为可观,尤其是那女孩子,疼是相当疼,泻又不敢泻,捂着肚子僵在那里,简直就要哭出来。

    好在苏南天的“凝气成冰”终于派上了大用场,竟然就在海上建了十几座冰屋给大家应急。只是把自己的绝招用在这种地方,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骆红蕖悄悄拉了唐小峰,往轩辕国飞去,苏南天也懒得再去管他们。

    二人心中一阵好笑,只是没飞多远,就听到后传来白话的叫唤:“骆姐姐,等我,等我等我等我……”

    他的声音越来越近。

    骆红蕖的笑僵在了那里……

    *****

    唐小峰服下一颗小还丹,骆红蕖在他背后,替他涂着伤药。

    白话蹲在一旁,双手撑着下额,很无聊地看着。

    唐小峰心想:“红蕖不过只有十三四岁,就能成为东海著名的十大寇之一,我还以为这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但这小子估计连十岁都没到,他是怎么当上东海十大寇的?”

    白话问他:“你是谁?”

    “唐小峰,”唐小峰道,“唐小峰的唐,唐小峰的小,唐小峰的……”

    “原来你就是唐小峰,”白话在他的背上使劲拍,“你就是杀了石中天和敖萨,又把桃花娘耍的团团转的那个唐小峰?我仰慕死你了。”

    唐小峰疼得直咧嘴,心想再拍下去,我没有被你仰慕死,就先被你拍死了。

    “可惜,可惜,”白话叹气,“唐小峰很快就会变成死小峰了。”

    唐小峰心想,“死小峰”是紫绡姐的专用,其他人不要乱用。骆红蕖却看着白话,问:“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我有一个朋友要来杀你,”白话看着唐小峰,“你打不过她的。”

    ******

    (零点有加更,大家多收藏,多给票啊。)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