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唐小峰vs苏南天

    骆红蕖低声道:“大哥……”

    “你不用多说,”唐小峰没有看她,“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轩辕国的。”

    骆红蕖摘下四时乖错太平铃,想要悄悄递给唐小峰,唐小峰却没有接,他只是笑道:“带着这东西,打起来就没意思了。”

    以直对直,以曲对曲,他要跟对方堂堂正正地打上一架。

    骆红蕖看向那些战船,见上面坐着许多人,或高或矮,相貌不凡。她知道苏南天的这些手下也都不是好惹的,自己若是强行插手,只怕讨不了好,无奈之下,只好踩着滑云板飞到一旁。

    苏南天跳下冰船,踏着海面,一步一步地向唐小峰走去,海水在他的脚下结成冰块,散出森冷的寒意。

    两个人对立着,剑气弥漫,杀意直卷。苏南天背上那重达千斤的巨剑还未拔出,便已发出锵锵声响,仿若是一头想要将敌人血液全都喝尽的怪物的低吼。

    不管是那丫环,还是船上的那些人,他们看着苏南天的眼神都没有太多的担心,因为他们知道苏南天是不会败的。骆红蕖却是无法放下心来,她虽然也知道唐小峰本领了得,但她更知道,苏南天的本事远在桃花娘、石中天、敖萨等人之上,唐小峰虽然能够杀死石中天,暗算敖萨,但对上苏南天,实在是凶多吉少。

    “我应该将太平铃硬塞给大哥的,”骆红蕖想,“就算他不要,我也应该塞给他。”

    她看向唐小峰,却见唐小峰一脸的认真,这样的认真表是她以前从未在唐小峰脸上见到过的。她开始觉得,就算把四时乖错太平铃硬塞给唐小峰,他也会把它扔掉,这样的做法当然不是一个聪明的举动,尤其是对于一向“聪明”的唐小峰来说,这种事实在是有些难以想象,但她却知道,现在的他,真的会这样做的。

    这跟聪明或是愚蠢毫无关系,有些人就是这样的率而为,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不在乎什么才是“对”与“错”。他只在乎这一时,这一刻,自己想要做什么……

    唐小峰面对着苏南天,剑气狂卷,将海水激出一阵阵的浪花。

    他的腔里燃烧着斗志和对胜利的渴望。

    尽管总是显得懒散,尽管看上去总是喜欢胡闹,但事实上,在内心深处,他同样有着血和不服输的一面,尤其是当在场所有人都觉得他会输的时候,他更是想把这一仗赢下来,而且是要堂堂正正地赢下来。

    他剑指苏南天,子往后缩了缩,却又刹那间掠往前方。这种静与动之间的交错,是那样的玄妙与诡异,明明所有人都看到他在往后缩,可眨眼之间他便已掠到了苏南天的前方。

    船上那些人原本都是一边看着一边闲聊,他们都是苏南天的手下,他们对他们的老大有着绝对的自信,甚至相信他们的老大只要简简单单的用个几招就能灭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

    然而当唐小峰动起来时,他们却突然生出一种时空错位的感觉,这种感观与现实之间的反差让他们闷得想要吐血,只是一瞬间,他们便静了下来,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唐小峰翻一卷,剑光直取苏南天咽喉。

    而苏南天连剑都还没有拔出。

    骆红蕖手心冒汗,心想难道大哥就要赢了。

    但她只是一个眨眼,苏南天的巨剑便已架在前,而唐小峰不知怎的便窜到了苏南天后,抖出无数剑花,银河倒悬般卷了过去。骆红蕖根本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她开始痛恨自己刚才为什么要眨眼,虽然只是那么一个瞬间,她却觉得自己错过了许多许多。

    唐小峰往外旋飞,旋飞间,袖中抖出十几只剑丸,化作上百支剑影,扑天盖地地卷向苏南天。

    苏南天巨剑未动,人也未动,一堵冰墙凭空而现,挡住了所有飞剑……凝气成冰!

    《紫度炎光经》在心头快速掠过,唐小峰左手一拍,三味真火扑了过去,化开玄冰。

    但是苏南天不见了!

    “大哥,头上!”骆红蕖急急叫道。

    但是已经迟了,巨剑已朝着唐小峰当头斩下。

    骆红蕖一声惊呼,捂着脸儿跪倒在那,心痛绝。船上众寇齐声叹息……那小子也算了得,只可惜遇到的是他们的老大。

    那丫环睁大眼睛立在那里,完全没有弄清发生了什么事。

    惊呼未绝,叹息未止。一个声音传入所有人的耳中:“这一招叫什么名字?”

    说话的是苏南天。

    他在跟谁说话?骆红蕖松开手,抬头看去,她看到苏南天半蹲在结了冰的海面上,巨剑斜斜向下。

    巨剑上方,少年飘在那里,飞剑点在苏南天的眉心处。

    骆红蕖又惊又喜,众盗尽皆愕然……他们根本没能弄明白唐小峰是怎么逃过这一剑的。

    那丫环依旧睁大眼睛立在那里,依旧没有弄清发生了什么事,对她来说,这一切都发展得太快,她什么也无法看清。

    “这一招叫‘星空倒转’,”少年露出微笑,“是紫绡姐想出来的。”

    苏南天赞道:“要什么样的天才,才能自创出如此玄妙的一招?”

    少年笑道:“你不要夸她,她会骄傲的。”剑光一闪,直刺而去。

    然而,明明只是这么一点距离,他的剑尖却怎么也无法刺入苏南天的眉心,苏南天带剑飞退,竟退得比他的飞剑还快。

    巨剑斜斩,少年的飞剑锵然断去。

    但是少年边还有许多飞剑,这些飞剑在他边急旋不休,仿若无数流星,一支支的往苏南天划去。

    但凡飞剑划过之处,连空气都被炙出焦味。

    苏南天巨剑一截。

    所有人都想着,马上又会是一场华丽多彩、险象环生的战斗。

    然而突然间,他们看到少年仍然飘在那里,所有飞剑仍然在他边旋转,一剑也没有出。

    苏南天也是静静地立在那里,巨剑斜斜向下,动也未动。

    仿佛他们刚才看到的只是一个错觉。

    是错觉,却又不是错觉。

    静,无休止的静。

    不管是骆红蕖还是船上的那些人,全都静静地看着剑侠少年与虬髯大汉,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生怕只要眨了一下,就会错过些什么。

    那丫环左看右看,想要找谁来帮她解释一下。

    但是大家都不说话。

    她的心中有些焦急,因为她也想要弄清这两个人谁会输,谁会赢。这种不安,让她忍不住轻轻地咳了一下。

    仿佛被她的这声轻咳打破了什么,突然间,掌声雷动。

    所有人都鼓起了掌,然而,连这烈的掌声也难以发泄他们内心中的激动与兴奋,他们开始拍桌拍凳,大呼小叫。

    骆红蕖心中也涌起一阵喜悦,心里想着,原来大哥的本事竟是如此的了得?

    听着满堂的喝采,唐小峰心里却是无喜无忧。

    他只是看着苏南天,缓缓地道:“你、也应该拿出真本事了。”

    骆红蕖心里一惊,想着难道“南天门”刚才竟还留了手?

    她看向其他人,发现那些人虽然对唐小峰刮目相看,但他们对苏南天却仍是毫不担心。

    因为他们知道苏南天的真正本领,就算那少年已经露了一手,就算那少年的表现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但他们仍然知道,那少年绝不会是他们老大的对手。

    苏南天提着巨剑,缓缓挥动,寒流乱舞,漫天雪花。

    如此的艳阳高照,如此的晴空万里,为什么竟会飘起雪来?

    苏南天巨剑一斩,雪花凝成漫天冰刺,疯狂地刺向唐小峰。

    这是苏南天的成名绝招——旋天冰斩!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