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强敌

    不知不觉,又过了两天,这两天里,唐小峰多铸了几支飞剑,炼了一些雷珠。

    他告诉颜紫绡,他会陪骆红蕖一起去轩辕国,颜紫绡已经知道他被悬赏十万两黄金的事,不太放心,要跟他一起去,唐小峰却是不肯,要她留在这里。两人争了几句,初时颜紫绡声音更大一些,结果唐小峰先对她毛手毛脚,再对她摸,趁她迷意乱,面红耳赤之时,又对她一阵大夸,说要是没有她,长生宫里也许会跑出什么妖魔鬼怪来,那到时谁来保护廉锦枫和红红等人?只有她留在这里,他才放心得下,少女被他一阵乱赞,哪还有心思思考,等到发现上当时,早已答应下来。

    无奈之下,她只好唐小峰带着四时乖错太平铃,唐小峰转了个手,又把太平铃给了骆红蕖。骆红蕖原是不想要的,却同样拗不过他,只好收了下来,却又把唐小峰当初在麟凤山塞给她的那颗续命金香丸还了回去,这颗续命金香丸已是仅有的一颗,唐小峰想了想,觉得二妹既然带着四时乖错太平铃,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于是就把续命金香丸收了下来。

    这几天里,他也问了廉锦枫与断趾重生有关的灵丹妙药的事,廉锦枫告诉他,三魂营骨,七魄侍,被挖下的血容易长出,被砍下的肢体却难再生。脚趾虽然不大,却是连着趾骨一同失去的,这就等于是肢体断去,要想让断去的肢体重生,寻常灵药根本无法做到,她也还在研究。

    唐小峰知道这种事急也没用,只好先放在一边。

    那天晚边,他看到红红与亭亭在花园里说话。

    亭亭道:“红红,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可是,亭亭,”红红道,“你这个样子,只会更让我担心,你要是哭一下,我反而更放心一些。”

    “我不会哭的,”亭亭低声道,“娘也好,其他人也好,他们全都是被女儿国害死的,哭,哭又有什么用?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让女儿国以命偿命,以血偿血,黑齿国今所受的灾难,我会千百倍地偿还在他们上。”

    没有坚毅的表,没有咬牙切齿的恨,她只是平平淡淡地将这番话说出来。

    却反而予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冷。

    红红更加地担心了。

    第二天一早,红红跑来找唐小峰,问她们能不能去看长生宫里收藏的那些道术或是剑谱。

    唐小峰笑道:“是不是亭亭叫你来问的?她为什么自己不问?”

    红红道:“她问与我问,又有什么不同?”

    “不一样的,”唐小峰贴过脸去,在她耳朵里吹了口气,“她问的话,我肯定不让她学,因为那是害了她。但是你问的话,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肯的,我对你好不好?不过呢,我也有事要你帮我,你肯不肯?”

    早在风果洞里,红红对他就已经生出一种莫名的依赖,又想着,他在风果洞那种险恶之地都没有害我,现在自然更不会害我,于是就羞着脸儿点了点头。

    然后唐小峰就抓她去“护鼎”,让她绕着泰煞鼎跳舞,左三圈右三圈,儿抖抖股扭扭……

    ******

    唐小峰与骆红蕖一同往轩辕国飞去。

    骆红蕖踩着滑云板,秀发飞扬,衣裳卷舞,青而又艳丽。

    唐小峰问:“二妹,早上你跟三妹在争什么?”

    骆红蕖轻叹一声,道:“她心中不放心,想跟我一起到轩辕国去,我却不肯,所以争了几句。”

    唐小峰心想,蘅香那丫头对别人都是冷冷淡淡的,对红蕖却还真是不错。

    他们飞了好几个时辰,正要找个地方歇息一下,吃些东西。

    一道焰光冲天而起,在他们前方炸了开来。

    骆红蕖微微地错愕了一下,低下头来,往海面看去,看到那里停留着几只船。

    唐小峰笑道:“这是有人想找麻烦呢,还是有人想请我们作客?”

    骆红蕖道:“这焰火是苏南天的南天焰。”

    唐小峰嘻嘻地道:“上次我和紫绡姐、锦枫请他吃了烤猪,看来他是想请回我们。”

    骆红蕖低声道:“山通五岳,门辟九霄……如果只是想要请客,他没必要发出南天焰,大哥,我们还是要小心些。”

    唐小峰道:“但你不也说过,苏南天绝不是用钱财可以买通的,难道他也会为了那十万两赏金杀我?”

    骆红蕖道:“总之,小心一些便是。”

    他们一同飞了下去。

    海上停着四艘战船,船上有人喝酒,有人吃

    四艘战船的前方,飘着一艘小小的冰船,冰船上立着满面虬髯的苏南天,以及唐小峰上次就遇到过的,那不说话的丫环。

    苏南天看着唐小峰,面目冷,目光森然,与他上次跟唐小峰偶遇时的表完全不同。唐小峰心想,看来二妹说中了,他这是来者不善。

    骆红蕖朗声道:“莫非一向诛强扶弱,仗义疏财的‘南天门’,竟也贪图君子国悬赏我大哥的那十万两黄金,想要取我大哥命不成?”

    “姑娘弄错了,鄙人一向只知凭自己喜好做事,讲不上什么诛强扶弱,更不敢说仗义疏财,”苏南天淡淡地道,“但那十万两黄金在我眼中也有如粪土,不值一提,更不用说它还是君子国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实则全是险小人的伪君子给的。”

    骆红蕖问:“那你为何截住我们?”

    苏南天没有理她,却盯着唐小峰,道:“上次承小兄弟之,鄙人准备了好酒好,小兄弟可有空赏脸,在此与我喝个痛快?”

    唐小峰与骆红蕖错愕地对望一眼……这人面无表,杀意凛然,他们本以为他多半是要为难他们,谁知他却又突然说要请客,实在是让他们有些糊涂。

    唐小峰道:“喝酒是好,不过我们赶时间,只怕喝不了多久。”

    “不用多久,”苏南天道,“喝个三天三夜,也就够了。”

    唐小峰道:“喝上三天三夜,那岂不是不用去赴轩辕国的寿筵了?”

    苏南天道:“那种地方礼仪繁多,哪有在这里喝得痛快?”

    骆红蕖看着苏南天,流波闪动:“我明白了,你并不是要杀我们,而是要将我们留在这里。”

    苏南天道:“骆姑娘若是也肯留下来,鄙人必定尽地主之谊,款待姑娘,姑娘若是另有急事想要离开,那也请便。”

    “所以,你要留下来的是我,”唐小峰苦笑道,“但我就想不通了,我不但没有得罪你,还请你吃过烤,以往更是无冤无仇,你又不是为我的赏金而来,那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我留下?”

    苏南天道:“受人之托,如此而已。”

    唐小峰道:“有人要你在这里请我喝酒?”

    “有人要我杀了你,”苏南天盯着唐小峰,道,“那人的话,我有不得不听的理由,但我又不愿杀请我吃过烤的朋友,所以我只好折衷一下,让你在这里留个几天,这样我既不用杀你,也算是对那人有了交待。”

    唐小峰问:“我要是不肯留下呢?”

    苏南天道:“那我也只有忠人之事了。”

    “那就没办法了,”唐小峰弹出剑丸,剑指苏南天,“那就让我看看十大寇里的‘南天门’,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本事。”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