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长通元妙之机

    “这哪里是偷学来的?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你看着。”颜紫绡子一转,又如风一般旋转起来。唐小峰仔细看去,发现她周围卷动的气流看着像风,其实全是剑光,所过之处,锐不可以挡。

    唐小峰不信:“这真的是你自己想的?”

    “你才知道么?”颜紫绡停止旋动,笑靥如花,“上次在桃花娘面前与你交手,我可是手下留的,如果不是要给你面子,我早就把你打扁了。”

    唐小峰哂道:“别以为想出一个新招来,就真的有多厉害,看剑!”

    他子一纵,冲天而起,再直落而下……他已看清,颜紫绡这招虽然厉害,简直就像是用剑光化成的龙卷风,但龙卷风也只是边缘强劲,风的中心却并不可怕。他直接窜到少女头上,再头下脚上的往下杀来,看她还怎么使出这招。

    少女双剑一抬,双剑交错成十字,将唐小峰的飞剑接住,子又突然一转,唐小峰只觉一股大力涌来,整个人都被卷得飞了。

    “紫绡姐,我服了,”唐小峰飞过来,搂着少女,“这招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颜紫绡微笑道:“其实也很简单,只是借用了你铸出来的这凤霄双剑。你看我边全是剑光,其实真正动起来的只有凤雷剑,凤雷剑自带金气,以紫华剑气稍一牵引便可生出无数剑影,青霄剑则与我自人剑合一。这两支剑原本就是雌雄双剑,我若是快速旋转,那无数剑影被我带动,自然也只能快速旋转,再配合我新想出来的一步法,旁人看去,自然有如旋风一般。”

    唐小峰心想,这话说着简单,但真要做到,其实却绝不容易,书上说紫绡姐“幼谙剑侠之道、长通元妙之机”,“幼谙剑侠之道”已经验证了,这“长通元妙之机”看来也不是乱说的。

    颜紫绡又道:“其实我一直都在想着,剑侠之道,绝不仅仅只是将剑气修到某个阶段便成,你想,若没有好的招式配合,空有一剑气,只怕也难以发挥出来。那个时候,虎妖流离多明明比我们更强,却被我们互相配合,联手用风雷破九霄杀了,而那时候我们才刚刚修成黄华剑气,由此可见,剑气的强弱虽然重要,剑招亦是关键。”

    唐小峰笑道:“所以你就背着我,偷偷想着新招式?难道你是怕你以后嫁给我,我会欺负你,所以才背着我练绝招?”

    颜紫绡一个栗子敲在他头上:“我哪有背着你?是你自己忙得跟什么是的,既要铸剑炼宝,又要偷懒睡觉,一会儿要去看廉妹妹,一会儿要去救骆妹妹,人家连找你商量新招式的时间都没有。”

    唐小峰心里嘿嘿笑……紫绡姐,谁说我一直在偷懒?我也有新招式,不过现在不能告诉你。

    颜紫绡道:“对了,这招的名字我还没有想好,你帮我取一个,不许想那些古里古怪的。”

    唐小峰想了想,道:“这一招用起来跟风一样,就叫‘风华剑舞’吧。”

    颜紫绡睁大眼睛:“这名字还真的不错。”

    “你为什么好像很吃惊的样子?”唐小峰嘻嘻笑道,“我知道了,你根本就没指望我想出好的名字,所以故意先叫我取,其实是想着我要是取得不好,等下就让锦枫帮你想。”

    颜紫绡被他看穿心意,脸儿一红,赶紧转移话题:“我还有一个新的绝招,你帮我看看。”

    唐小峰诧异地道:“还有绝招?”

    颜紫绡道:“既然是绝招,那自然是多多益善,若是只有一个两个,岂不是没几下就被别人看穿了?再说了,同样的绝招随着天时地利的不同,效果也会不同,就像这招风华剑舞,在空旷的地方自然有用,但要是换个狭小的地方,只怕还没有地方让我转起来,所以要多想几个。”

    唐小峰跳到远处,问:“好,我就再试试你的第二个绝招,我该怎么做?”

    颜紫绡抿了抿嘴,定睛看他:“我要你用出那招纣绝天斩。”

    唐小峰道:“紫绡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招用出来,我自己都收不了手。”

    颜紫绡道:“我又怎会对你开这种玩笑?你只管用出来,我必定有办法破它。”

    唐小峰见她说得这么认真,心想好,我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办法破去我的纣绝天斩。他深听一口气,飞剑指天,森森黑气上涌,萧萧杀意弥漫,直至幽戾气在他的头顶形成一个散发死气的涡流,才一剑劈下,死亡涡流直甩而去。

    颜紫绡见这黑色涡流并非是真的朝她甩来,而是偏了一偏,知道小峰担心真的伤到她,心里涌起一丝暖意。虽然如此,她却没丝毫退缩,而是往左硬生生稳了一步,本该与她擦肩而过的死亡之星,竟是硬生生朝她冲去。

    唐小峰定晴看着,心里一阵担心。

    眼见黑星冲到,颜紫绡雄剑一翻,前蓦地出现一道弧形屏障,黑色涡流轰在屏障上,竟像是被岩石挡住的水流一般,一下子就分往两边冲刷而过。

    唐小峰睁大眼睛,他看到幽戾气被少女挡下,却完全没有看清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她就是站在那里,抬起剑来,那直可称得上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击,那连桃花娘和敖萨看了都心生惧意的一斩,就这样子莫名其妙的被她接下。

    她接得如此风清云淡,仿佛只是抬起手来,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看不出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偏偏又予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如果说刚才那招“风华剑舞”,唐小峰还能看清虚实,那她这轻描淡写的一剑,唐小峰却完全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唐小峰飞上去,抱着她转圈:“紫绡姐,你这招好厉害,你一定要教我。”

    少女的躯被他带着抛飞,衣裳卷舞,有若蝶花,又听到郎夸奖,心里喜滋滋的。她道:“这招其实也简单得很,我来教你。”

    唐小峰心想:“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少女在他边演练了几遍,他开始发现,若是隔得远些,在他眼里,颜紫绡只不过是简简单单地抬起剑来,但要待在她边,却会看到凤雷剑在她手中挥出一连串不可思议的轨迹,随着这一连串的挥剑,周围的空间竟像是被扭曲了一般,而她也像是被融进了某个不可知的空间,似实又虚,似虚又实,整个人都变得无法捉摸。

    颜紫绡道:“其实这一招,我也只是在听到锦枫念的一句话后,突然间悟出来的。”

    唐小峰问:“什么话。”

    颜紫绡道:“天地设位,易行其中,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往来既不定,上下亦无常,幽潜沦匿,变化于中,包囊万物,为道纪纲,以无制有,器用者空……”

    唐小峰道:“这是魏伯阳留下来的《周易参同契》,很多人都读过,这句话怎么了?”

    “是《周易参同契》么?我以前倒是从来没有读过,当时只是锦枫在翻书看,我问她在看什么,她便念了出来,”颜紫绡道,“当时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心领神会一般,想着竟然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为何常人却会有上下之分,前后之感?若是抛去这种与生俱来的方位感,是否能就颠反天地,倒挂阳?但这种事当然不可能做到,于是我又想着,我颠反不了天地,我把我自己当成天地,颠反我自己还不成么?每个人体内都有阳二气,孔夫子不也说过‘天人交感,阳相和’么?我以剑气带动,将我自体内的阳二气倒挂过来,再带动周围元气,是否就能做到‘以无制有、器用者空’?我就是这样想着想着,不知怎么的,就把这一招创了出来。”

    唐小峰心想,这句话许多人都曾读过,却没几人像她这样往深处去想,就算像她这样去想,只怕也无法像她想得这般玄奇奥妙,真不愧是“长通元妙之机”的凌霄花。

    颜紫绡将这招教了给他,虽然她说得简单,其实却真的不容易做到。一直等到学会后,颜紫绡又让他取个名字,他想了想,觉是不如就叫‘星空倒转’好了,听起来很有气势。颜紫绡自己是想不出什么好名字的,自是由他说了算。

    练完剑后,本应该回到长生宫去,唐小峰却拉着她找了个山洞,去脱她裤子,颜紫绡红着脸说,万一红蕖和锦枫她们找出来什么办?

    “我不管,”唐小峰嘿笑道,“原来紫绡姐你这么聪明,我要是不欺负一下你,我会觉得自己没你能干的。”

    少女拗不过他,再加上今天被他一直夸着,心里早已是欢喜得一塌糊涂,不管他要做什么都没有不愿的,于是就由他欺负。偏偏唐小峰用的还是最欺负女孩子的姿势,让她像小狗儿般趴在那里,他从后边一阵调戏,再扶着儿,深深进入其中,让花儿绽放,**摇曳,怎么也没个停歇……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