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海上遇敌

    骆红蕖与老残一同去见轩辕国来的使者,唐小峰则与薛蘅香、姚芷馨二女相处一室。

    唐小峰看向薛蘅香,见她依旧是那样的面无表,事实上,到现在,他对这丫头脸上的清冷已极是习惯,她要真的露出什么不一样的表,他反而会觉得奇怪。

    薛蘅香穿的是一袭白,走在夜里只怕会被人当成鬼魂,她的子异常的瘦弱,给人风一吹就会马上倒下的感觉,但她却又定定在站在那里,就算知道唐小峰在看她,她却也连眼睛都没有动上一下。

    唐小峰低头去看她的绣花鞋,心里想着她到底还剩下多少脚趾?等到切完脚趾,她还能再切什么?

    他很想劝她不要再去祭炼鬼灵幡,但他知道自己的话这丫头是不会听的。

    世上总有一些人,心里有着他自己的坚持,纵然付出的代价其他人根本难以想象,但他们却也从来不会后悔。

    他知道薛蘅香就是这样的人。

    事实上,在桃花娘和核妖三兄弟突袭麟凤山时,如果不是鬼灵幡起到作用,麟凤山和她们只怕已遭到了更大的厄运,从这一点来说,她的牺牲也算是值得的。

    真的是值得的么?

    唐小峰没有去想那么多,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是无法找到答案的。

    他又看向姚芷馨。

    姚芷馨穿的是翠绿色的流仙裙,肩上披着小袄肩,头上扎着两个小荷包,看上去像是可的精灵。她也跟薛蘅香一样定在那里,但与薛蘅香不同的是,她的脸很快就红了起来……因为她也察觉到唐小峰在看她,但她害羞,不好意思去跟唐小峰对视,只是莫名地就红起了脸。

    唐小峰想,这两个丫头的格还真的是天差地别。

    只过了一会儿,骆红蕖与老残便回来了。

    唐小峰问她轩辕国使者的来意,她笑笑地道:“轩辕国国主大寿在即,他们来邀请我去参加筵宴。”

    唐小峰诧异地道:“难道他们不知道你是贼寇?”

    老残道:“依老夫看来,轩辕国必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将东海的各方势力全都请去,谈判讲和,除了红蕖小姐之外,君子国、淑士国、女儿国等应该也都在邀请之列。”

    原来如此!唐小峰问:“二妹,你有没有去的打算?”

    骆红蕖叹道:“东海再继续乱下去,麟凤山也难以自保,这是让东海回复安宁的一个机会,去,我是肯定要去的。”

    老残道:“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君子国、淑士国、女儿国等既是到处生事,自然是早已做好与轩辕国翻脸的打算,”骆红蕖笑道,“但不管怎样,有六恶神坐镇,他们总不敢在轩辕国闹事。再说,轩辕国国主寿诞,各国历来都会派人相贺,不管姚华、司空奇等人背后如何,明面上,他们也不会轻易坏了这个规矩。”

    “老夫比较疑惑的是,”老残道,“君子国、淑士国到底哪里来的胆量,突然地便与东海诸国作对?”

    骆红蕖苦笑道:“不管他们哪来的胆量,事实上便是,他们确实是在短时间内灭了大人、无肠等国,又迫使长人国降服于他们,连女儿国也与他们结成同盟,灭了黑齿国。在此之前,谁能想到君子国跟淑士国竟会有这样的实力?”

    唐小峰想起了君子国的《天罡地煞图》,心想君子国与淑士国之所以实力大增,只怕与桃花娘所说的这“三卷天书”有关。

    又想道:“大人国已经被灭,淑士国绝不会容忍麟凤山不在自己管辖之内,轩辕国国主寿筵之后,除了继续进攻智佳国外,剩下的第一件事必定就是拿下麟凤山。二妹必定不肯弃麟凤山于不顾,但我却可以先劝她把三妹四妹送到长生宫去,这样,一旦形势不妙,我只需要保护她一个人,也少了后顾之忧。”

    于是,当两人再次独处时,他开口劝骆红蕖让薛、姚二女离开麟凤山,住到长生宫去。骆红蕖却也早就有这样的想法,又想到至少在轩辕国国主寿诞前麟凤山不会有事,于是便安排了一艘大船,将从风果洞搬来的那些稀有晶矿全都运了上去,准备先与唐小峰将这些晶矿和两个义妹,一同送到长生宫去。

    那天晚上,唐小峰与山中好汉大块吃,大碗喝酒,他酒量本就极好,又懂得怎么用剑气作弊,这些人原本就是粗汉子,知道唐小峰从白蛟宫救出过骆、薛二女,又杀死黑晏,解了麟凤山之围,助骆红蕖杀了桃花娘,替那些死难的弟兄报得血仇,早已对他极是敬重,但粗汉子就是粗汉子,你有本事又帮了大忙,你是英雄,但如果你不但有本事而且能喝酒,那你就不是英雄,而是兄弟。

    于是几轮酒下来,唐小峰便与这些人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比哥们还要哥们,众人更是纷纷表态,只有他这样的少年英雄才配得上骆红蕖这样的女中豪杰,差一点就要把他们两人推去拜天地、入洞房。骆红蕖早已知道这些人喝起酒来根本就是口无遮拦,也不害臊,只是一直笑,姚芷馨虽然听得脸红红的,却也舍不得走,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害羞还是不害羞,薛蘅香则时不时的就拿眼睛斜大家。

    这样一直喝下来,唐小峰终于发现,就算他剑气再多也是没用,根本就来不及把酒气排光,只是等他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头也晕了,眼也花了,舌头都大了,连自己去搂薛、姚二女,被二女联手踹到酒缸里这种事都记不得了……也许是记得的,不过无所谓了。

    唐小峰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船上,船已经离开了麟凤山,正往长生宫的方向驶去。

    他来到甲板上,看到薛蘅香与姚芷馨正在饮茶聊天,骆红蕖则在掌着舵儿。看到他出来,骆红蕖笑道:“我还以为大哥要多睡几个时辰,想不到你这么快就醒来了。”

    唐小峰笑道:“我的酒量好,喝得虽然多,但还难不到我。”

    骆红蕖一手握着舵柄,一手捂着嘴儿,笑道:“大哥喝酒的本事确实不错,不过倒酒的本事也同样了得,从嘴里喝下去,居然能从指头悄悄排出来。只是可惜了那么好的酒,看得小妹实在心疼。”

    唐小峰没想到居然被她看到,尴尬地挠了挠头。

    这种一边喝酒一边用剑气将酒从指头悄悄出的本事,他是从上一世看到的某本武侠书里学到的,幸好真的有用,要不然,他恐怕就倒在哪个沟里去了。

    “这船上只有我们四个人?”他疑惑地道,“我还以为这样一艘大船,要好几个水手才能开得起来。”

    骆红蕖笑道:“船虽然大,真要开起来,其实也用不了多少人手。有时看着人多,那也只是为了防止遇到敌人又或是紧急况所安排的战斗人员和应急人员,平常时候除了轮换的舵手,大家都是没事做的,单只是从一处开到另一处,我一个人也就够了,最多遇到无法抵抗的大风浪时,我们弃船离开,也就是了。”

    唐小峰知道,她也不想让长生宫的位置被太多人知晓。

    只可惜,单靠他与锦枫合炼的乾坤袋容量其实有限,装不了这么多的晶矿,要不然也没有这么多的麻烦。

    船一直往前驶去,唐小峰无事可做,时而与骆红蕖聊聊天,时而让姚芷馨红红脸,至于薛蘅香,他跟这丫头既聊不起来,也无法让她脸红,也就只好算了。

    几个时辰过去后,骆红蕖忽地叫道:“大哥……”

    “嗯,”唐小峰往船尾方向看去,视线眺得远远的,“有人一直在跟着我们。”

    薛、姚二女也紧张起来。唐小峰冷笑道:“二妹,你绕着圈子把船往前开,不让人看出你要去哪里,我去会会那跟着我们的家伙。”

    说完,他子一窜,御着剑光,往船的后方飞去。骆红蕖想要提醒他小心,却根本来不及出声,只能在心里暗暗担心,希望来的不是“霸刀”司空轨虎又或是“月亮”这种级别的人物。

    她在心中忖道:“如果来的真的是难对付的高手,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我们发觉,看来,追踪我们的要么是为那些悬赏而来的寻常杀手,要么就是误把我们当成肥羊的普通海盗,而不会是十大寇里的人物。”

    唐小峰化作一道剑光,很快就拦住了一个骑着古怪座兽,鬼鬼祟祟的家伙。

    那是一个穿貂皮的汉子,背上背着一柄鬼头大刀,面相凶恶,满刺青。他骑的是一头看着像猪却又长有双翼,前后有两颗猪头的奇怪座兽。一看到唐小峰迎面飞来,这汉子立时抽出鬼头大刀,朗声道:“好小子,俺跟得这么小心,竟然你会被你发现,难怪那些傻蛋要花大价钱悬赏你的人头,能够发现俺,你这小子也算是了得。”

    唐小峰翻个白眼,心想不是我了得,而是你跟踪的水平太烂了。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