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轩辕国,女魃……

    徐承志与“夸父”大谏冷然对视,大谏见他不退,也懒得再说,双斧一举,便朝徐承志当头劈下。唐小峰与骆红蕖也已做好准备,无论如何要将徐承志救下来。

    突然间,一道金光直落而来,刺入海中。这金光竟是一支长枪,枪头朝下,直接插入海底,枪尾却是露在徐承志与大谏之间,也不知它到底有多长。

    一个穿黑衣的女子飘然而下,点在了枪尾。金枪虽然极长,枪却是极细,她以单脚点在枪上,竟是平平稳稳。

    她的脸上披着黑纱,谁也不知道她到底长得如何。

    大谏嘿笑道:“你怎么也来了?”

    黑纱女子没有理会大谏,只是看着徐承志,目光闪动,语气冰冷:“你不肯退,难道是想死在这里?你若是死在这里,谁来完成你父亲遗志,谁来报得你徐家血海深仇?徐家只剩你一个男儿,你若是死在这里,又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有何面目去见助李唐开国立业的英国公?”

    徐承志动容道:“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来历?”

    “我是谁,你不用去管,”黑纱女子淡淡地道,“再过十便是轩辕国国主大寿,我已往淑士国去了一回,淑士国国主与马空附马已诺在这十之内,不再妄动兵戈,调你回去的令牌已在路上,你现在回头,在路上便可接到命令。”

    徐承志道:“我怎知你不是在骗我撤兵?”

    黑纱女子冷笑一声,袖子一挥,一道刃光闪电般击向徐承志。徐承志持枪一挡,只听“锵”的一声,钢枪竟断成了无数截。

    徐承志额冒冷汗……这女子若是要杀他,单是这一击,他便已无法接下。

    黑纱女子冷冷地道:“你根本就不是大谏敌手,继续向前,也不过就是死在这里。既然是死,你为何不多等一阵,看看是否真的有撤兵令牌?要是没有,你再送死也还不迟。”

    徐承志听她这么一说,多少也有些迟疑。就在这时,远处一艘小轲疾行而来,轲上有人叫道:“徐将军,附马有令,让你速速撤兵。”

    徐承志认出轲上之人乃是淑士国的信使,心里松了口气,也没有花时间去检查令牌。他心知这黑纱女子要是迟来一步,他现在便已死在大谏斧下,于是向这神秘女子抱拳道:“多谢。”

    黑纱女子脚一勾,脚下金枪刹那间飞向徐承志。

    徐承志下意识地便接在手中,刚才明明还是长得直插海底的金枪,握在他手中时竟刚好是一丈三尺,不管是重量还是粗细,都仿佛是为他打造的一般。

    黑纱女子道:“我既将你的兵器弄断,这支枪便算是对你的补偿。”

    徐承志往金枪看去,见枪上刻着一行小字:“南定维扬,北清大漠,威振殊俗,勋书册府”!

    徐承志乃是名将之后,自然知道这十六字乃是唐太宗李世民对他先祖的评语,不由抬起头来,看向黑纱女子。

    黑纱女子风清云淡地道:“此枪本是太宗感念英国公之功勋,派人亲铸,又经过玄气侵蚀,天火锻铸,自带东海秀霸之气,它本就是你徐家所有,现在便归还于你,你好自为之。”

    说完飘而起,投往天际。

    徐承志抬头叫道:“姑娘到底是谁?”

    她却早已飞得不见踪影。

    大谏咧嘴一笑:“她是‘女魃’,轩辕国的‘女魃’!”

    话一说完,大谏双腿一蹬,那庞大的躯竟也拔地而起,往“女魃”追去。

    徐承志看着手中金枪发怔。

    远处,骆红蕖松了口气,收起弓。唐小峰却想着,那神秘女子到底是谁?这段“赠枪”的场景为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即视感”?

    骆红蕖问道:“大哥,你在想什么?”

    唐小峰摇了摇头,笑道:“也没在想什么……你不去跟你的徐大哥见面么?”

    骆红蕖瞅他一眼,心想怎么是“我的徐大哥”了?她微笑道:“虽然彼此之间交不浅,但现在却也算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与他相见,只会让彼此两难,要是让司空奇知道,说不定还会对徐大哥生出疑心,所以还是不见的好。”

    两人一同往麟凤山飞去……

    ***

    到了麟凤山,与老残、薛蘅香、姚芷馨等人会在一起。

    老残道:“唐少侠,以后的子,你可要小心些。”

    唐小峰愕然道:“我小心什么?”

    老残道:“我们探到消息,君子国已悬赏十万两黄金,取你人头。”

    唐小峰心想,十万两黄金?这是不是太夸张了点?我真的值这么多钱?

    这实在不是一个小数目。

    唐小峰笑道:“他们用的是什么借口?”

    老残道:“他们说你是杀害君子国大王子姚冲的凶手,又说你在君子国海域劫杀岐舌国通使枝室。”

    骆红蕖疑惑地道:“难道他们敢直说姚冲就是鬼斧山大当家石中天?”

    老残笑道:“他们当然不敢将这种事说出来,但唐少侠原本就闯过君子国的王宫,他们李代桃僵,把唐少侠闯王宫劫二王子的举动说成是刺杀大王子,外人又哪里弄得清楚?还有颜紫绡颜姑娘,也被认定是唐少侠的帮凶,悬赏了黄金万两。”

    唐小峰恨恨地想,你针对我也就算了,为什么把紫绡姐也扯进来?

    “少侠与颜姑娘还是小心些,”老残道,“君子国自前些子诛杀‘贺岁龙’敖萨后,已是声威大振,许多高手与游侠前去投它,人才济济。”

    “等一下,”唐小峰叫道,“敖萨是我杀的。”

    骆红蕖笑道:“谁能证明?”

    唐小峰苦笑……当时在场的,除了已经死了的桃花娘,剩下全都是君子国的人,还真是没人能替他证明。其实人怕出名猪怕壮,他既然已经抢了那老龙的四时乖错太平铃,把杀龙的“壮举”让给别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枝室明明不是他杀的,却嫁祸到他头上,敖萨明明是他杀的,却又被君子国抢去功劳,他虽然不在乎这样的功劳,却也不甘心被君子国耍弄。

    而且,君子国居然把颜紫绡也扯了进来。

    “更有可靠消息,”老残低声道,“姚华知道你与颜姑娘都是剑侠中人,寻常杀手对付不了你们,于是买通了十大寇里的南无用和‘月亮’,让他们出手对付你。”

    骆红蕖脸色一变……虽然知道君子国悬赏大哥的人头,但她原本并不如何担心,现在听说连十大寇里都有人被君子国买通,她自然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唐小峰道:“南无用,是不是就是那个外号叫‘天杀’的家伙?‘月亮’又是谁?”

    骆红蕖叹道:“所谓十大寇,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些人牵强附会地将东海之上的十个人合在一起,所弄出来的吓人名头,其中有强有弱,有人有妖,有好有坏。但那南无用,却原本就是东海最毒最可怕的杀手,他一向都是独来独往,做着刀口血的杀人买卖,且诡计多端,让人防不胜防。”

    唐小峰问:“那个‘月亮’呢?”

    “‘月亮’却是十大寇里最神秘的一个,”骆红蕖苦笑道,“他来去无踪,神出鬼没,东海之上,与他有关的传说层出不穷,但事实上,到底有没有这么一个人,却也实在是难以说清。一些手段极其残忍,却又实在找不出凶手的事件,往往都会被推到‘月亮’头上。”

    “这就是典型的‘一直在传说,从没人见过’,”唐小峰笑道,“但这十大寇到底是哪十个?我现在知道有石中天、桃花娘、胡汗三、苏南天、敖萨、南无用、月亮,还有我的好妹子‘小杨香’,但这里也才八个。”

    骆红蕖笑道:“还有两个,一个是被人称作‘鬼见愁’的白话,其实就是一个闹事的小鬼头,另一个是‘霸刀’司空轨虎,也是个颇为神秘的人物,跟他有关的传说很多,却也没有多少人真的见到过他。”

    唐小峰心想,这所谓的十大寇,一个成了我的妹子,另外的石中天、敖萨、桃花娘三个,其中两个是被我亲手解决的,另外一个也算是被我害死,看来我便是这十大寇的克星。

    骆红蕖见他满不在乎的样子,赶紧道:“大哥莫要大意,十大寇中,小妹只是因为占着麟凤山,得罪了大人国和淑士国,被这两国大肆宣传,把小妹说成剖心挖肺煮来吃的恶人,才勉强名列其中,便是那敖萨和石中天,在十大寇中也算不上是强者。但是那司空轨虎和南无用,论其本事却是远在石中天之上,还有苏南天,小妹知道大哥曾见过他一次,大哥不妨想想,那老龙携四时乖错太平铃,都还要找上桃花娘帮手,才敢去对付苏南天,由此便可想见那苏南天的本事。而我却知道,苏南天的真正本领其实还远在敖萨想象之上,敖萨就算真与桃花娘联手,也别想杀得了苏南天,他与桃花娘死在苏南天手里的可能更大一些。”

    唐小峰点了点头:“你说的只怕没错,那个时候我就看出,他一直都在隐藏实力。”

    又问:“你说那白话只是一个闹事的小鬼头,莫非你以前见过他。”

    “见是见过,”骆红蕖苦笑道,“但我却不希望自己以后再看到他。”

    唐小峰见她以手抚额,一阵头疼的样子,心里笑道:“看来那白话是不是真的‘鬼见愁’还不知道,但二妹见了他,那是相当愁的。”

    这时,一名好汉奔来,朝骆红蕖禀道:“有轩辕国使臣,前来求见。”

    骆红蕖与老残错愕地对望一眼……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