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风云再起,杀机暗藏

    天终于完全亮了。

    天亮后,唐小峰找上红红,那续命金香丸真不愧是稀世灵药,此时,红红上的箭伤已完全愈合,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

    唐小峰告诉这人黑大的小姑娘,说今天就可以把她送回黑齿国去。红红低声说她的父母已经去世,她本是跟着叔父出海行商,却在途中遇到强盗,叔父被强盗杀了,她跳入海中,抱着木头在海上飘流,结果又被妖怪抓了去。唐小峰心想这跟她在书里的遭遇倒是差不了多少,只不过在书里她是被强盗头子抓了去,然后在强盗窝里遇到他的姐姐唐小山,而在这里,她却是被妖怪抓了来,结果遇到的不是姐姐而是弟弟。

    唐小峰道:“那你在黑齿国中,不是也没了亲人?”

    红红低声道:“虽然没有亲人,却有一个好姐妹,名字叫做亭亭。”

    唐小峰笑道:“那我就把你送到她那里去。”

    红红点了点头。

    当下,几个人聚在一起。唐小峰本想让颜紫绡和廉锦枫先回长生宫去,但她们听说唐、骆二人要到女儿国周围转一圈,看看那位女儿国储君是生是死,于是也要跟去。唐小峰想着,反正大家都没什么急事,那一起去逛逛也好。

    于是,薛蘅香领着麟凤山好汉,护送这满载晶矿的船只先回山中去了。颜紫绡用飞剑截着廉锦枫,唐小峰背上红红,骆红蕖踏上滑云板,几个人一同往女儿国海域飞去。

    路上时,红红见颜、骆二人竟有这种飞天遁地的本事,心里极是佩服。

    由于距离较远,就算是御剑飞行,也用了整整一个白天,他们才终于来到女儿国海域,找到了那座冰山。

    唐小峰取出泰煞鼎,用鼎中天火将玄冰化开,他们登上战船,船上的女战士早已死去,他们从里到外搜了一圈,然后又聚在一起。

    “只怕我们猜中了,”骆红蕖道,“女儿国中男主内,女主外,连参军打仗的也尽是女子。但死去的这些人年纪都在二三十岁以上,而若花却只在十五六岁左右。若花并没有死在这里。”

    唐小峰笑道:“但也可能是在路上就被人杀了,也有可能是苏南天见她长得漂亮,把她抓去做压寨夫人。”

    骆红蕖张弓搭箭,箭光化作火凤凰,将整艘船烧个精光,以防女儿国中有人来搜这船,同样推出若花仍然活着的可能。

    然后,他们便一同往黑齿国飞去。

    刚一接近黑齿国,却看到前方火光冲天,烟雾腾腾。红红颤声道:“出、出了什么事?”

    廉锦枫立在颜紫绡的青霄剑上,闭上眼睛,以内景神视之术查看前方虚实,很快就又张开眼睛,难以置信地道:“前方在打仗,有好多的飞骑和战船,那些飞骑,那是、那是……那是女儿国的金凤骑。”

    骆红蕖躯一震,同样是无法相信:“女儿国在攻打黑齿国?”

    “这不可能,”红红的黑脸儿也变了颜色,“我国与女儿国一向互为友邦,你们肯定是弄错了。”

    廉锦枫闭上眼睛,又看了一遍,叹道:“没有错的,那些飞骑和战船确实都是女儿国的,看这样子,怕已经打了好几天了。”

    骆红蕖道:“女儿国只怕是跟君子国和淑士国结了盟,黑齿国在东海本就是小国,既然女儿国出动了金凤骑,黑齿国只怕是撑不了多久。”

    红红颤声道:“亭亭……”

    唐小峰知道她在担心姐妹安危,于是说道:“你指路,我带你冲进去找她。”

    骆红蕖道:“大哥,我跟你一起去。”

    “不好,”唐小峰道,“不管是女儿国还是黑齿国都可能有人把你认出来,你份特殊,会把麟凤山也卷进来。”

    颜紫绡道:“小峰,我跟你去。”

    唐小峰点了点头。

    于是,颜紫绡把廉锦枫先放到骆红蕖的滑云板上,与唐小峰一同往黑齿国投去。

    海岸边投石乱掷,箭矢漫天,女儿国显然已攻入了海滩,又用战船载来投石器,无数火球投入城中。此外,还有许多披彩衣的女子乘着鸾鸟,时而高飞,时而低掠,这些鸾鸟是金色的,飞掠间动作灵活,速度极快,唐小峰心想,这些多半就是二妹所说的金凤骑。

    十几名乘着金鸾鸟的金凤战士发现唐小峰和颜紫绡,截了上来,其中一人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唐小峰懒得跟她们搭话,背着红红子一闪,一下子就绕了过去。这些金凤战士见他御着剑光,快如闪电,心中暗惊,她们手持彩枪往唐小峰虚虚击去,枪中竟喷出奇异光芒。

    颜紫绡却也追在唐小峰后,双剑一挥,化作万千剑光,将这些女战士的光芒全都接了下来。女战士们想要向她攻击,却又全都滞在那里,头晕脑胀,体发麻……颜紫绡上带着四时乖错太平铃。

    等这些女战士还过神来时,颜紫绡也早已追着唐小峰,没了踪影。

    在颜紫绡的护送下,唐小峰甚至不用出手,便已落到城中。城内到处都是火海,哭泣与惨叫声不绝于耳,红红没有想到自己虽然逃离妖窟,回到国中时却是这般惨景,心中凄凉。

    唐小峰快速飞掠,在红红的指引下来到一处残砖断瓦间,皱眉问道:“是在这里么?”

    红红从他背上滑下,急得香汗直流:“是在这里,可是、可是……”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虚弱的呼唤声:“红、红红……”

    “亭亭?!”红红朝声音奔了过去。

    唐小峰与颜紫绡也掠了过去,看到一个黑黑的小姑娘趴在地上,双腿被一块大石压着,周围尽是尸体。

    远处有投石飞来,颜紫绡一剑劈去,投石轰然碎裂。唐小峰将大石一搬一扔,扔到一旁,把受伤的黑姑娘抱了起来,见她双腿尽是淤血和死,也不知在石下压了多久。

    颜紫绡给黑姑娘喂了一颗小还丹,又看到一伙金凤战士冲了进来,赶紧道:“小峰,我们先离开这里。”

    唐小峰抱着亭亭腾空而起,颜紫绡背起红红紧随其后,两人各以飞剑护,彼此配合,再加上四时乖错太平铃的效用,那些金凤骑拿他们根本没有太多办法。

    他们闯出重围,在骆红蕖的接应下快速遁去,离黑齿国越来越远。

    “大哥,”骆红蕖问,“我们现在去哪里?”

    唐小峰低下头,见怀中黑姑娘吃下小还丹后,虽然没有命之危,却也陷入昏迷,于是道:“长生宫。”

    他们越飞越远,很快就消失在天际。

    在他们离开后,海面上,一团雾气突然散开,现出一条小船。

    船上立着两个少女,其中一个穿灰色衣裙,她看着唐小峰等人消失的方向,俏脸沉,竟是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旁边一个要小许多,她小心翼翼地道:“萃芳姊,你不会是还要跑去杀他吧?”

    灰衣少女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小少女笑道:“不过那家伙还真是命大,竟能从森罗万象玄兵舞底下活过来,萃芳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连你都没能杀死的人。”

    灰衣少女懒得理她,只是云袖轻拂,船只掉了个头,往远处驶去。

    她的俏脸依旧沉,或者说……是更加的沉了。

    小少女在她后吐吐舌头,心想那倒霉蛋真是个傻瓜,你从森罗万象玄兵舞之下逃了一次,那就有多远死多远去,不再露面不就成了?你就这样跑出来,难道是想让萃芳姊再杀你一次?

    哀萃芳却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头也不回,冷冷地道:“你放心,我不会再去杀他。”

    小少女有些怀疑:“真的?”

    哀萃芳冷笑道:“杀一个人,哪里需要我出手两次?”

    纪沉鱼心想,看来那家伙这次不死也不成了……

    *****

    长生宫内……

    红红在地底花园的一间阁楼外来回走着。

    这个地方既神秘又奇怪,她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么奇怪的地方。

    但是她现在却没有空理会这些,对她来说,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阁楼内好姐妹的状况。

    过了好一会儿,唐小峰才走了出来。

    红红紧张地看着他。

    “你不用担心,她没有什么事,”唐小峰笑道,“她的运气还算不错,虽然被压在石头下面,腿上有许多地方坏死,却没有压到血脉,腿骨虽然折了,但我二妹却会接骨,锦枫也制了些活血生肌的药粉给她涂上。一两个月里,她大约是无法下地走路,但却不至于变成残废。”

    “谢谢、谢谢,”红红扑到他怀里,哭道,“如果不是你,亭亭就会、就会……”

    唐小峰心想,我把你从妖怪洞里救出来,也没见你这样谢我,看来你们两个还真是姐妹深……唔,你们不会是百合吧?

    又道:“她随时都会醒过来,你进去陪着她吧。”

    红红点了点头,进入阁楼,没过几下,骆、颜、廉三女从阁楼内走了出来。

    骆红蕖道:“大哥,既然已经知道若花没有死在海上,我现在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唐小峰知道她担心东海局势不稳,不敢离开麟凤山太久,于是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骆红蕖笑道:“不用了,你还是在这陪着颜姐姐跟锦枫吧。”

    唐小峰道:“你说什么也没用,这回我一定要把你送回麟凤山去。”

    骆红蕖眨着眼睛:“小妹知道大哥有话要跟我说,但小妹也说过,小妹是知道大哥要说什么的。”

    唐小峰同样跟她眨眼睛:“可我也说过,就算你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我也仍然要说,你想不听都不行。”

    颜紫绡心想,你们两个是在打哑谜么?

    唐小峰看向颜紫绡,说道:“紫绡姐,我先送二妹回麟凤山去,你和锦枫在这等我们。”

    他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骆红蕖笑了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颜、廉二女将他们送到宫外,等他们走了后,二女回到地底花园,颜紫绡看向廉锦枫,道:“锦枫,我知道你聪明,你告诉我,他们刚才打的是什么哑谜?”

    廉锦枫俏眉儿动了动,微笑道:“刚才骆姐姐说‘既然已经知道若花没有死在海上,我也应该回去了’,意思是既然若花还活着,她就一定要回麟凤山等她。唐公子说‘你说什么也没用’,他是想告诉骆姐姐说,就算若花没有死,他也绝不会放弃骆姐姐,他还有重要的话儿要对骆姐姐说。然后骆姐姐暗示唐公子,说她知道唐公子要跟她说什么,但是说了也不会有用的,唐公子则告诉她说,就算说了没用,他也还是要把他心里头的慕说出来,不管骆姐姐听不听,反正他就是要说……”

    颜紫绡惊道:“难道小峰最喜欢的人其实是红蕖,而红蕖她、她喜欢的竟是那也不知死了没死的若花吗?可那若花虽被称作世子,其实却是女的啊?”

    廉锦枫捂着嘴儿笑个不停:“女人就不能喜欢女人么?”

    颜紫绡急道:“可是、可是……”

    话还没说完,再一看,廉锦枫早已捂着肚子,笑得伏在地上捶起地来。颜紫绡这才知道她是在耍弄自己,于是一边呵着她的咯吱窝,让她笑得在地上直打滚,一边气道:“死妹子,你真的是跟小峰学坏了……”

    (求推荐啊求推荐,一定要收藏哟!^_^)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