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最香艳的法子

    麟凤山中——

    薛蘅香将一个小木盒放在桌上,木盒里爬着一只七彩小虫,这小虫极是丑陋,简直就像是毛毛虫一般。

    颜紫绡、骆红蕖、廉锦枫三人一同看着这只小虫,此外还有缩在骆红蕖后的姚芷馨,仅仅是看着这只小虫,她便有一种寒毛倒竖的感觉。

    “它只是看着丑,”薛蘅香道,“但事实上,它却是香气所化,有形无质,所以才叫七彩含香如意蛊。”

    薛蘅香伸出手指,手指还未触到小虫,小虫的体就开始变得透明,仿佛随时都会化作气泡一般。她道:“只要将它倒在那个地方,它便会化作气,自行钻入处女蕊宫,与女子元融成一处,又藉着交合进入男子体内。只不过,它要先以元喂养几个时辰,所以,最好现在就开始将它放入蕊宫。”

    众美眉自然知道她说的“那个地方”是哪个地方。廉锦枫伸出手,想要拿这盒子,只是不知怎的,又想到让这么恶心的虫子往自己的那种地方钻,实在是有些吓人,手不由得抖了一抖,就只是这么一抖,颜紫绡却已将如意蛊抢走,直接掠了出去。

    廉锦枫的手定在那里。

    这其实也怪不得她,任何一个女孩子看到这样的虫子,都肯定是会害怕的,她明明害怕,却还是伸手去拿,这已是下了极大的决心。唯一的区别就是,对虫子的害怕让她犹豫了一下,而颜紫绡却丝毫也没有犹豫过。

    廉锦枫垂下头去,心底一阵懊恼,想着:“我终究还是比不上颜姐姐,结果、结果却什么也没有帮上他。”

    骆红蕖却想起一件事:“蘅香,这七彩含香如意蛊将大哥体内的蛊茧吃下去后,又会怎样?”

    薛蘅香却露出一个笑容……一个的、很诡魅的笑容!

    ……

    *****

    风果洞,水池内。

    唐小峰与桃花娘一同厮混。

    桃花娘半跪在水中,躯前倾,双手后伸任唐小峰抓住,子有节奏地动着。

    她的腰间系着一个铃铛,铃铛随着她的前后摇动发出清脆声响。

    唐小峰在她后不断使力,他将彭祖传给采女,又被采女记载在册子上的房中术用了出来,元阳不断冲击真,往返不休,连这枉自修了数百年的女妖也被他弄得极是快活。

    唐小峰的心里也很快活……让他快活的是系在桃花娘腰上的铃铛传来的清脆声响。

    桃花娘实在是太过多疑,从来就不肯去相信任何人,自从得到四时乖错太平铃后,便始终不肯将它摘下,即使在这种光着子与唐小峰欢时,也要将它系着。

    这也是当然的,核妖三兄弟跟了她那么多年,她却从不在乎他们的死活,那些跑来投靠她的精怪,也被她一个个悄悄喂下紫月蚀血蛊。她以己度人,自然是再亲近的人也要防着一手,事实也证明了,这种防备是很必要的,她就是对杨蜥防得不够,才差点被杨蜥偷袭得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所以她对唐小峰也还是会防着一些。

    她根本就不相信任何人。

    所以,她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个借口把洞里的鼎炉扔了。

    因为像那种能够用来抵御太平铃效用的头巾,唐小峰既然能够做出一件,自然也能够做出第二件。既然自己上带着四时乖错太平铃,那她就绝不希望有人再带着那样的头巾。

    她就是靠着这样的小心翼翼活了这么多年,而且相信,自己也能够一直这样活下去。

    但就是她系在腰上的这“四时乖错太平铃”的铃声,让唐小峰异常的快乐,比他现在所做的事还更让他快乐。

    唐小峰把这女妖弄得**连连,整个子都抽搐起来,才把她放下,又把她抱出水池,给她揉肩捶背,让她舒服万分。

    而一回到自己房间,他便开始亲红红的嘴儿,摸红红的

    红红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但她已不再是那么的害怕,当两人口舌相交的时候,有一种奇怪的意念随着让人舒适的气息度了过来,让她知道这个人是在帮她,让她知道这个人是在保护她。

    虽然他做的事是这样的奇怪。

    唐小峰开始向她解释,让她知道在她的心房上粘着一只虫子。

    红红很紧张,他却告诉她不用怕,说他一定会救她。

    红红开始无条件地相信他。

    这就有些像后世心理学家所说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就是“人质心理”。当人质被劫匪劫持时,他们会恐惧,会绝望,当这种绝望到达了极点时,劫匪稍为给他们一些小恩小惠,他们便会开始同劫匪、依赖劫匪,甚至是觉得只有绑架他们的这个人才是世上唯一的好人,这种现象听上去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但在现实中却又有不少例证。

    在这些子里,红红时时刻刻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只有唐小峰偶尔会对她说些让她安心的话,虽然心里认定这个人跟妖怪是一伙的,虽然这个人也曾差点强她,现在更是对她又摸又亲,有时摸上几个时辰都不肯停下来,但她对这个人还是无法避免地从完全抗拒变成半信半疑,又从半信半疑变成完全依赖。

    更何况像“蝶恋花”这种心法,带着一些连唐小峰自己也没有弄清的作用,那就是当两人气息相通的时候,彼此的心意也会藉着这种气息相通而相互传达。

    这种心意之间的传达,开始让红红觉得安心,觉得她真的可以相信这个人……虽然她并不清楚这些念头的来由,但她却已是深深地相信这一点。

    *****

    这一,风果洞外突然传来少女的叫唤:“桃花娘可在?”

    苏无心在洞中冷然回应:“来的莫非是小杨香?”

    她虽然人在洞中,声音却缥缥缈缈地传了出去。

    骆红蕖在外头回应到:“正是。”

    唐小峰在桃花娘边道:“可要我将她赶走?”

    “不用,”苏无心冷笑道,“你与她好歹也是结拜兄妹,没必要跟她亲自动手,我这便去外头会会她,看她想做什么。”

    她自从得到四时乖错太平铃后,还不曾与人动手,现在不过是想试试太平铃的威力罢了。

    唐小峰笑道:“好姐姐早去早回。”

    苏无心如轻烟般飘了出去。

    苏无心离开后,唐小峰在洞里踱了几步,心里想着,虽然二妹颇有智慧,但让她与苏无心会面,还是让人有些放心不下,我要不要溜出去看看。

    然而就在这时,暗处却有人探出头来,向他招了招手。

    他心中一喜,掠了过去,挟着那人的双胁,抱着她转了一圈:“紫绡姐,你是怎么进来的?”

    颜紫绡红了红脸,低声道:“红蕖妹妹在外头拖住那个女妖,我便偷偷溜了进来。这洞里虽然极是复杂,但这几个时辰里,锦枫早已用她的神视之术将洞内的形探得一清二楚,哪里有岔道,哪里有妖怪,全都画了出来,我只要避开那个女妖,任谁也发现不了。”

    唐小峰怕有小妖经过,把她拉到苏无心的房间,问她有没有找到破解紫月蛊的办法。颜紫绡红着脸儿,羞羞地把“办法”说了出来。

    唐小峰心想,这办法比我自己想出来的不但更加安全,也更香艳和有趣,只是这样一来,我虽然能够无事,红红却还是难逃一劫。

    颜紫绡低声道:“还有一件事,蘅香说,不管是你还是你信里所说的那个红红,你们体内的蛊虫一旦被杀死,桃花娘都有可能马上便会知道。她说,这种蛊虫是随着施蛊者的意念和神识发作的,施蛊者必定有用她的精血喂过蛊虫。所以……”

    “所以,当我体内的紫月蛊被七彩含香如意茧吃掉时,她马上就会觉察到,很可能就会将剩下的蛊虫发动,那样的话,虽然我能活着,红红却会马上死去?”唐小峰感到头疼。

    如果不是为了红红,他早就离开了,既然已经费了这么多的工夫,让他再看着那黑丫头被蚀血蛊吃掉,他真的是很不甘心。

    颜紫绡道:“蘅香只是说有这可能,她说桃花娘养了那么多的紫月蛊,未必会跟每只蛊虫都保持这种感应,但她如果想这么做的话,却是很简单的事。”

    唐小峰想,就算其他人体里的紫月蛊没有,我体里的却是肯定有的。

    颜紫绡羞羞地看着她自己的脚:“红蕖虽然在外面拖着桃花娘,却也无法拖得太久,你、你如果想要我的话,就、就要快些……”

    唐小峰见她臊得像是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心里也不由大为意动。只是他又想道:“且不说我一时欢,虽然救了自己,却很可能就此害了红红命,就是紫绡姐,她我恋我,我又怎么能在这样的地方匆匆夺去她的贞节?”

    “紫绡姐,”他低声道,“你在这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他闪电般掠了出去。

    颜紫绡愕然抬头,心想这种时候了,他还要去做什么?

    唐小峰御着剑光快速回到自己房间,把挂在红红黑颈上的那条坠链摘了下来,又闪电般掠了出去。红红呆呆地看着他,也不知道他来来去去的在做什么。

    唐小峰回到颜紫绡边,把坠链替她挂了上去,又在她耳边这般这般地说了几句。

    *************

    (明天中午还是无法更新,所以放在这里提前发。^_^)

    (PS.周一了,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