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天气真好……

    薛蘅香离开后,骆、颜、廉三女继续商量,廉锦枫低声道:“可就算炼好蛊虫,我们现在又该上哪再去找唐公子?”

    要知道,唐小峰之所以提前写好这封信,也只是希望借着这次离开风果洞,想试试看有没有机会将纸传给她们,而在写信之时,他虽然在风果洞,却也弄不清风果洞到底是在东海上的哪个位置,也就无法在信中告诉她们。

    颜紫绡却道:“我有办法找到他。”

    她将怀中的小册子取了出来,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是我当初从家中带出来的颜氏家训,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再看,这里画着一只纸鹤,就是它帮我找到小峰的,你们看,你们看,它又飞出来了……”

    骆红蕖与廉锦枫对望一眼……她们既没有看到什么画,也没看到什么纸鹤,在她们眼中,颜紫绡手里拿着的就是一本蓝色封面的《颜氏家训》。

    二女看着颜紫绡,面有忧色,心里想着,莫不是她这几太过想念唐小峰,想得神经错乱了?

    “只是,就算找到小峰,我们只怕也没办法对付那女妖,”颜紫绡没有注意到二女的异样,自顾自地说着,“当时我向桃花娘动手,谁知剑还没有飞出去,就只觉到处都是铃声,振得我脑袋都是晕的。”

    骆红蕖错愕地道:“莫非是四时乖错太平铃?但这本是贺岁龙随携带的法宝,又怎会在桃花娘上?”

    又问:“除了满耳铃声,是否连子都是麻麻的,动也无法动一下?”

    “这倒不是,”颜紫绡摇了摇头,“当时头晕脑胀的,自然也就不敢乱动,子倒没有麻的感觉。”

    骆红蕖听她这么一说,更是疑惑,又将其中细节反复问了几遍,心中忖道:“听起来,却又不是四时乖错太平铃。四时乖错太平铃的效用,我在白蛟宫内也曾亲体验过,远比她所说的要严重得多,难道说桃花娘上,还有一件与四时乖错太平铃效用相似的法宝?”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

    唐小峰跟着桃花娘,回到了风果洞。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风果洞内昏昏暗暗。

    桃花娘与君子国的七十二地煞战了一场,虽然脱出重围,却又与唐小峰妇地闹腾了一路,就算她是只修炼数百年的妖精,也开始有些吃不消了。

    她洗了个水澡,吃了些倮儿酒,很快便睡去了。

    唐小峰也同样困乏难支,但他却没有去睡,而是悄悄溜到那放着鼎炉与晶矿的洞,生起三昧真火,往鼎中放入一些晶矿。

    等晶矿熔成镬汤后,他从上取出某件事物,扔入鼎中。

    那些小妖知道他是桃花娘眼前的红人,都不敢来打扰他,以前杨蜥在时,还时不时躲在暗处盯着他,而现在杨蜥已经死去。桃花娘靠着他才得到四时乖错太平铃,又见他帮着自己杀了叛徒,闯出重围,对他以前的同伴也是剑下无,已渐渐开始不再防他,更没有闲工夫时时刻刻盯着他,看他做些什么。

    也正因此,他在这里烧炉烧了一个时辰,也没有谁来打扰他。

    完事之后,他找了些新鲜水果,端到自己房中。

    红红缩在头,见他回来,既像是松了口气,又像是更加紧张。

    她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她既害怕唐小峰,不怎么敢去相信他,然而唐小峰又是整个风果洞里除她以外唯一的人类,不相信他,她也实在不知道该去信谁。

    唐小峰分了些新鲜水果给她,自己也吃了一些。

    然后,他让红红坐在那里不要动,自己却去解她衣裳。

    黑齿国小姑娘僵在那里,生怕他又做出将自己推倒欺凌的恶行。

    “你真的不用怕我,”唐小峰笑道,“如果我有欺负你的念头,就让我不得好死。”

    小姑娘咬着嘴唇,止不住地落着泪……她虽然想要相信这个恶人,但是这个恶人却又把她的上衣剥得光光的,连那黑而饱满的**,和黑上的粉红豆儿都露了出来。

    她怎么能去相信一个脱她衣服的坏蛋?

    然而,当她惊慌地悄悄看去时,却又无法从这坏蛋的眼中看出一丝念。

    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他嘴角流出的那恶作剧般的微笑。

    唐小峰真的没有欺负她,他只是取出一个挂坠,也不管小姑娘愿不愿意,就这样挂在她的黑脖子上。

    挂链是黑色的,很细,与小姑娘黑黑的皮肤融在一起,几乎让人无法看到。链上的坠子却是一朵粉红色的百合花,六片花瓣合拢在一起,含苞放,精美无瑕。

    唐小峰将小姑娘的黑分开,把百合坠子塞了进去,他将手收回,坠子立时便被黑夹住。他想:“这丫头还真是人小大。”

    他将小姑娘抱起放到上,自己也和衣上,搂着小姑娘呼呼大睡,一下子就睡着了。小姑娘却被他弄得莫名其妙,心想这人一会儿脱我衣衫,一会儿送我挂坠,一会儿抱我上,结果他自己却又睡得跟死猪一样……他、他到底是要做什么?

    她光着上,蜷缩在少年怀中,睡又睡不着,逃又不敢逃。

    一个时辰后,唐小峰便醒了过来。

    虽然依旧困得要命,但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不敢让自己睡得太久。

    红红却反而在他怀中睡了过去,虽然她一直都在害怕,但她毕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根本没法坚持太久。

    唐小峰开始做事了……他把睡着了的小姑娘轻轻地翻了一下,让她仰面躺着,然后一边摸她左,一边亲她嘴儿。

    但他却不是在做坏事。

    他在小姑娘的心口附近揉揉按按,同时用“蝶恋花”度了一丝元气进去,查看她体内的气脉。

    他在心中忖道:“在她的心脏附近确实有些异样,看来紫月蚀血蛊是附在她的心脏上……就跟我一样。”

    他很清楚那两只紫月蛊在自己体内的位置,在这几天里,他始终都在默察自己的体状况。他毕竟是一个穿越者,对于人体内部构造的了解远远胜过这个时代的其他人,在弄清那两只紫月蛊粘在一起紧贴着他的心脏后,他便想出了应对办法。

    他也知道,要想把这两只紫月蛊挖出来,却又不伤及心脏又或是肺叶等其它部位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在一连串的推敲之后,他还是认为自己能够做到。

    除非是心脏又或是大脑等几个重要部分,体里的其它地方受创,一般来说是不会直接毙命的。虽然在把紫月蛊挖出来的过程中肯定会伤及心脏,但只要把握住分寸,他完全可以用幽戾气在心脏受创的刹那间,将被擦破的那一小部分冻住,争取到些许时间。

    而剩下来的,就是要看锦枫的续命金香丸是否有她自己说的那么厉害了。

    所以,他原本打算趁着苏无心按他出的主意去抢太平铃的机会,自己抓紧时间溜到麟凤山,一拿到金香丸便刺穿自己的体,杀死蛊虫,再靠续命金香丸的奇特效果活下去。这样做风险当然很大,如果苏无心发现他的打算,直接让蛊虫破茧而出,又或是他一剑下去没有杀死蛊虫,反而刺穿了自己的心脏,那他都会直接死翘翘,但他反复推敲后,还是觉得活下来的机会很大。

    但他却没有想到桃花娘竟然让杨蜥给红红下蛊。

    他可以用这种方法救自己,却无法用同样的方法救红红。

    他花了几天时间才完全弄清紫月蚀血蛊在自己体内的具体位置,而通过“蝶恋花”,他虽然也能够判断出蛊虫同样是附在红红的心脏上,却根本无法找准位置。人的心脏是跳动的,如果一剑下去,他没有杀死蛊虫,他难道还能刺第二剑,第三剑?

    而且红红体内并没有幽戾气,甚至连剑气都没有,在杀死蛊虫的过程中,几乎无法避免心脏被刺破,到时候很可能就是红红随着蛊虫一起死。

    所以他也只能留下来,帮苏无心去抢四时乖错太平铃,多争取一些时间。

    他想道:“紫绡姐看到我递给她的消息后,自然会想到去找蘅香,只希望蘅香那丫头有破解蛊虫的办法。”

    又想道:“只是,那时候紫绡姐到底是靠她自己找到了我,还是误打误撞撞上了我?如果紫绡姐和二妹她们知道风果洞的位置,只怕早就找了上来,她们没有找上来,那就表示她们根本就不知道风果洞在哪里。可惜我写那封信时,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里具体是在哪个位置,无法在信里告诉她们。”

    他抬起头来,在昏暗的光线中看着红红的黑脸蛋,想道:“看来还是要多做一些准备,首先是紫绡姐她们未必能够找到这里,就算是她们能够找到这里,要是蘅香不知道破解蛊虫的办法,那也还是白搭。”

    他再次低下头去,与红红口舌相交,查看她体内气脉,又在她的左揉啊揉,揉完左揉右,揉完右摸大腿,也许有人要问,心室紧靠左,关小姑娘的右和大腿什么事?这个这个……今天的天气真好!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