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救姻缘

    敖萨枉自小心翼翼,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带着四时乖错太平铃,却还有人能够向他偷袭,更不会想到在这种共御强敌的时刻,桃花娘和唐小峰想着的却是杀他。

    他的脑袋飞上了天,又往大海落去,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却是死不瞑目。

    那些星将也没有想到敌人竟然自己闹起了内讧,一时间也定在那里,没再出手。

    唐小峰低声道:“姐姐,你不是会远遁之术么?你戴上太平铃,他们谁也无法向你出手,这样你就可以用远遁之术离开了。”

    苏无心苦笑道:“我虽然会远遁之术,但这些旗门已闭了周围的九宫之门,让我无法遁走。”

    唐小峰却是早已算到这点,他在长生宫里也看过一些与九宫八卦、奇门遁甲有关的书籍,知道这种远遁之术需要天时地利、时辰方位的配合,不是说遁就可以遁的,君子国既然已经收买了杨蜥,桃花娘的本事自然也早就被他出卖,君子国布下旗阵并不只是为了困住敖萨,同时也是为了防止桃花娘用出远遁之术。

    他低声道:“姐姐要是相信我,不妨先将四时乖错太平铃放我这里,我有办法带姐姐出去。”

    桃花娘流波转动,笑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她要是死在这里,唐小峰也别想活着,她自然不怕唐小峰扔下她独自逃走。

    唐小峰将四时乖错太平铃放入怀中,他深吸一口气,双手握着飞剑,缓缓举了起来。他上黑气涌动,快速地往剑上集结,结成一颗象征死亡的涡流。

    那些星将看到这死亡涡流,心里不约而同地涌起惊惧与害怕的感觉,他们原本就是最杰出的战士,在天罡地煞图的帮助下,现在更是化成能与妖魔相抗的星宿战将。然而,当看到那颗由幽戾气具结而成的黑色行星时,他们仍然涌起无法抵御的感觉。

    他们想要冲上去,想要在这奇怪少年的绝招完成前将他杀死,但是他们做不到,在他们对唐小峰生出杀意的那一刻,四时乖错太平铃便已生出了效用,让他们全麻痹,满耳尽是铃声,只有放弃攻击才能让子动起来。

    三才不差,四时乖错,反戾直正,受福于天!

    桃花娘同样看着唐小峰,眼眸中闪过难以置信的光芒,她是活了数百年的妖精,当然要比这些原本只是普通战士的星将更有见识,一眼认出唐小峰从他体内召出的竟是汇集了间极之气的幽戾气。

    其实唐小峰在麟凤山时便已将纣绝天斩用过一次,只不过等她赶到时,黑晏便已死了,她知道黑晏是被唐小峰杀死的,却不知道唐小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她在心中忖道:“想不到这孩子竟然藏着这样的厉害杀招。”

    唐小峰大力一挥,死亡黑星破空而去,凡是挡在它轨迹上的剑光全被吞噬,凡是被它撞上的星将全都化作血水,无一幸免。唐小峰搂住桃花娘,流星一般紧追在黑色涡流之后,他们两人扭成一团,快速旋转,纵然有人避开了死亡黑星,也受困于四时乖错太平铃,难以向他们出手。

    吴之祥从旗门钻出,眼睁睁看着那可怖的黑色行星毫无阻滞地从一众星将中破开缺口,看着唐小峰和桃花娘追着黑色行星远遁而去,却是毫无办法。

    明明只隔了两三个月,那少年竟比他当初硬闯王宫时厉害了不知多少。

    吴之祥心里涌起不可思议的感觉,同时在心中想到,那少年若不尽快诛除……早晚会变成君子国的祸害。

    ……

    *****

    颜紫绡在海面上飞了一天一夜,虽然也曾遇到一些商船和出海的渔夫,却根本没人知道风果洞在什么地方。

    她又累又饿,落在一个礁石岛上,咬着一块早已瘦了的馒头。

    纵然已经练成紫华剑气,这样一路飞下来,她也已经剑气耗尽,支持不住。

    她吃了一颗小还丹,恢复了一些体力。

    金黄色的夕阳倒映在海面上,一波又一波地晃动。

    她看着茫茫的大海,已不知该再往哪飞。

    小峰,你到底在哪里?

    你真的已经死了么?

    如果你没有死,你又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她从怀中取出那本从平安村带出来的《颜氏家训》,无意识地翻看着。

    她想起了三年前,她与唐小峰第一次相遇,唐小峰住进她家时的晚上。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睡在木上,唐小峰用双手枕着下鄂,趴在边的稻草上笑嘻嘻地抬头看她。

    ——紫绡姐,你想不想听故事?我说故事给你呢。

    ——紫绡姐,你想不想听歌,我唱歌给你听。

    ——紫绡姐,你想不想喝水,我倒水给你喝……

    小峰……你到底在哪里?

    如果你已经死了,那就托梦给我啊,我陪你一起去……

    她的心有如被刀片一刀一刀地割着,不断地滴着血。

    她坐在石头上绷着子,想要阻止自己的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眼泪一串串地滴在家训上,这本连海水也无法浸湿的小册子,莫名地变了颜色。

    颜紫绡用袖子使劲擦着泪水,怔怔地看着这本家训。

    自从发现这本书水泡不湿、火烧不坏后,她和唐小峰就时不时地拿出来研究,却怎么也看不出它到底藏着什么奥秘。

    然而现在,她看到这本书像是被她的泪水打开了什么东西,整本书都变成了红色。

    那是一种漂亮的红。

    她看到封面上写的不再是《颜氏家训》,而是另外三个字——《救姻缘》!

    “救姻缘”三字是用粉红色的行草写的,虽然是粉红色,印在红色的封面上,不知为何却显得特别的鲜艳。

    她心想,既然封面已经变了,那里面写的东西,是否也不一样了?

    于是,她将封面翻开。

    她看到第一页写着两排小楷,一排是“愿天下有人都成了眷属”,另一排则是“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

    她又往下翻了一页,这一页却画着一只纸鹤。

    纸鹤飞了出来,绕着她转了三圈,又往天空飞去。

    她怔怔地看着这只从画里飞出来的纸鹤,咬了咬嘴唇。

    她腾起剑光,往纸鹤追去……

    *****

    唐小峰与桃花娘闯出君子国七十二地煞布下的重围,往远处飞着。

    路上时,桃花娘看向唐小峰,方要开口,唐小峰却已主动取出四时乖错太平铃,交到她的手中。

    桃花娘见这铃铛仿佛是用水晶雕成一般,晶莹好看,心里喜欢,又往唐小峰戴着的那半透明头巾看了一眼,口里虚虚地道:“其实,这太平铃是你花了心思抢来的,你留着就可以了。”

    唐小峰却知道就算带着四时乖错太平铃,也无法保证他肚子里的虫子不长出来。在骆红蕖被进白皎宫时,敖历成就曾指望她给敖萨下蛊,显然这铃铛,对已经被吃下去的蛊虫并没有什么作用。

    他知道自己要是仍然留着这个头巾,桃花娘也不会放心。他既然可以靠这个头巾偷袭敖萨,自然也可以偷袭把四时乖错太平铃抢了过去的她。

    他也不犹豫,摘下头巾就塞给桃花娘。桃花娘更不客气,把太平铃和头巾都收了起来,同时笑道:“你真是个好孩子。”

    唐小峰抱着她,蹭来蹭去:“我只要能陪着姐姐就好。”

    桃花娘道:“你真的就这么喜欢我?”

    唐小峰抬起头来,满是**地看着她。桃花娘虽然知道这孩子太过聪明,不能尽信,却又想到他再怎么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可能玩得过她?自己只要略施手段,他会迷恋自己也是正常得很。

    两人一路恩恩,搂搂抱抱。

    忽地,桃花娘停了下来:“那是什么?”

    唐小峰扭头看去,看到远处飞来一道紫色剑光。

    剑光顿住,一个穿红衣的少女顿在空中,看到唐小峰后,又惊又喜,若不是看到桃花娘也在这里,只怕马上就要扑到他的怀中,就这样哭了出来。

    唐小峰笑道:“咦,紫绡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颜紫绡见唐小峰一边与她说话,一边却与苏无心黏得紧紧的,不由从又惊又喜变得又惊又疑。她咬了咬嘴儿,跺脚道:“小峰,你过来。”

    “我不过去。”

    “我叫你过来。”

    “我说不过去,就不过去。”唐小峰冲她嘻嘻地笑。

    颜紫绡朝苏无心怒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苏无心笑道:“是他自己粘着我,我可什么也没做。”

    颜紫绡垂着螓首,看着她自己的脚:“小峰,这几天你一直都没有回来,我怕你出事,我、我很担心你……”

    “你现在知道我没事了,”唐小峰笑着,“你可以走了。”

    颜紫绡强忍着泪,心如刀割。

    *********

    (《救姻缘》里以后还会出现一些句子,但出现的是谶言,请不要把它当成诗词。另外这些句子多多少少会有些“穿越”,请不要较真。)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