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芳华满地

    数百里之外――

    一艘小轲破浪而行。

    轲头站着一个少女,作的是猎户打扮,穿葱绿箭衣,下穿一条紫裤,头上束着蓝绸巾。

    在她后,还立着三女,一个上穿红襦衣,下穿红袄裤,腰缠红绸缎,头上还扎着红色渔婆巾,前插着雌雄双剑。

    一个穿翠绿绡衣,梳着百合髻,天姿美,体态轻盈,其他三女已是极美,她又比其他三女还更美上三分,简直就像是下凡的仙子,不是人间所有。

    最后一个则显得文静与沉默,穿着洁白的连衣裙,腰上绑着一条小带子,看上去极是弱,仿佛随时都会被海风吹倒一般。

    这四女,为首的自然就是骆红蕖,另外三女则是颜紫绡、廉锦枫、薛蘅香。

    东方的天空挂着皎皎的圆月,海面晃映着粼粼的月光,鱼群在海中游来游去,将浪花扰出斑驳。

    小轲越驶越慢,终于停了下来。骆红蕖挚出弓,开肘平,对着大海一箭出。火箭入海水,不但没有熄灭,反而将海水刺破,直划入深海底部,再扩散开来,仿佛一只火凤凰,将深海耀得灿烂。

    一只虬龙破浪而出,先是勃然大怒,等看到骆红蕖后,却又息了怒气,现出人形,眼睛眯眯地笑:“原来是红蕖小姐。”

    骆红蕖将弓随手收起,清淡淡地道:“敖大王,许久不见了。”

    “贺岁龙”敖萨见她沐浴在月色之下,英姿飒飒,十分艳丽,心里痒痒的,恨不得冲过去把她抱了就跑。他陪笑道:“不知红蕖小姐将老夫……将小可召来,有何要事?”

    骆红蕖很想翻个白眼,心想你已是一大把年纪,就不用自称“小可”了。她将额前被海风吹乱的流海轻轻拨了一拨,淡淡地道:“小女子前来,是想向大王打听一件事儿。”

    “小姐请问,”老龙道,“小可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算是不知道,小可也必定帮小姐打听出来。只要是小姐想要做的事,都只管来找老夫……不,是来找小可,小可鞍前马后,绝无怨言,必教小姐心满意足,小姐就算无事,也可以来找小可,就算聊聊天也是好的……”

    骆红蕖后三女一同翻白眼……这老龙废话真多!

    骆红蕖截道:“我只想问你,你可知道那桃花娘所住的风果洞在哪个位置,哪个地方?”

    原来她是想找那小子?!敖萨心想。

    他的眼珠子快速地转了两圈,口中却已答道:“这个……风果洞的具体位置,小可也不是很清楚,大约是在北方三四百里的范围,几位姑娘可以上那里去找一找。”

    骆红蕖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船掉转,往回驶去,“贺岁龙”敖萨飞在高处看着少女逐渐消失的背影,真真是越看越,又想着:“上次就是那小子坏我好事,还对这美人儿又亲又抱,我怎能真的让这美人儿找到他?”

    老龙冷笑一声,破海而入,消失不见。

    直到船轲离得远了,骆红蕖才转过来。

    薛蘅香低声道:“红蕖姐……”

    “嗯,”骆红蕖知道她想要说什么,“那老龙在说谎。”

    颜紫绡不解地道:“但他为什么要说谎?就算是不想让我们知道风果洞的位置,他也可以明着说出来,不用笼笼统统地指个方向,还让我们去找。”

    廉锦枫小声地道:“小妹想,他可能……只是在吃醋。”

    “吃醋?”颜紫绡愕然,“他为什么要吃醋?吃谁的醋?”

    廉锦枫略略地咬着嘴唇,薛蘅香面无表,两人都往骆红蕖瞅了一眼。

    颜紫绡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那老色龙是以为小峰跟红蕖有什么瓜葛,所以故意指错方向,不想让她们真的找到小峰。

    颜紫绡心思转动时,脑袋瓜子也一下就变得好用起来,道:“但这样的话,岂不就表明……”

    “表明大哥真的就在风果洞,而那老龙也知道大哥在风果洞,”骆红蕖目光闪动,“若是大哥不在那里,他又何必说谎?”

    颜紫绡头痛地道:“但他不肯将风果洞的位置说出,我们却又上哪去找?”

    骆红蕖长叹一声:“总之,绝不是在北边,那老龙想让我们远离风果洞,所以我想,还是南边的可能更大一些。”

    虽然如此,但是大海茫茫,就算知道一个大致的方向,却又如何能够找到?

    颜紫绡咬了咬牙,道:“我的剑遁更快一些,我一个人先往南边去找。”

    骆红蕖急道:“这样又如何能够找到?颜姐姐,我已派人四处打听,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在这等消息……”

    “我也不管那么多,这一路过去,见人就问,若是运气好些,总有人知道风果洞在哪里。”颜紫绡也不多说,纵而起,化作一道紫色剑光,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骆红蕖和廉锦枫空自伸手,却都拦了个空,只能对望一眼,俱是无奈。

    颜紫绡飞在夜空,心中想着:“小峰要是没有出事,他绝不会不来找我们,他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要么就是被困在哪个地方,要么就是真的已经死去。不管他是生是死,我都会一直找他,就算找遍天涯海角,我也会一直找下去。”

    小峰,你不能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

    *****

    喘止歇,落芳满地。

    到处一片狼藉。

    桃花娘与少年光着子拥在一起,她喘了几口气,在少年耳边低低地笑道:“想不到你竟然这么有用。”

    少年嘿嘿笑着:“我是一个好孩子嘛。”

    “还是一个很能干的好孩子,”女妖心满意足地在他的额上点了一下,“也不知道你是从哪学来的这么多花样。”

    她却不知道,唐小峰并不只在这一世是个好孩子,在上一世同样也是一个好孩子,还看了很多好孩子片,那些好孩子片的女主角叫苍井空、饭岛什么的。当然,好孩子片看得再多,跟实做也是两码事,但他又从采女留下来的那些典籍里学到了许多与男女合欢有关的技巧,他将这些技巧与那些好孩子片里学来的花式结合在一起,连桃花娘也被他弄得全酥软,香液淋淋。

    桃花娘算算时间,已是不早,差不多就要出发了。唐小峰却抱着她的腰,孩子气地在她的脯蹭啊蹭:“苏姐姐,你不要走。”

    桃花娘笑道:“主意是你出的,你现在让我不走,那我们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个机会?”

    “那我跟你一起……唔唔……去!”好孩子把她的粉红峰头含在口中,呓语般含糊不清地说着。

    “你就这么想跟着我?”

    “嗯。”好孩子抬起头来,用炽而又痴的目光看着她。桃花娘也开始觉得自己很喜欢这个孩子,这孩子在这几天里带给她的快活,竟是其他人从来不曾给过的,以至于对这个孩子,她竟也有些恋恋不舍。她用手摸着这孩子的脸,温柔地说:“既然你这么想陪着我,那就跟我一起去吧。”

    这一刻的她真的很温柔,事实上,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会对哪个人这般的温柔。

    唐小峰又把脑袋埋了下去,吸着什么,于是她笑着,呻吟着,两个人很快又缠绵在了一起。

    恩完后,唐小峰找了个借口把他昨晚交给桃花娘的半透明头巾要了过来,只说自己要替她去杀那老龙。桃花娘也没想太多,反正这样一来,她连险都不用去冒,也就把头巾交给了他。

    唐小峰回到房间,给红红端来一些水果,告诉她自己要暂时离开,让她千万不可走出这个房间,也不可去吃外头的任何东西,然后,他又悄悄地溜到铸炼之室,将这头巾瞒着桃花娘重新炼过。

    桃花娘带着唐小峰,化作一道长虹离开风果洞,一路上打骂俏,恩恩

    他们落在一个岛上,贺岁龙“敖萨”早已在那等着他们,还带着十二只蛟龙,此外还有先行等着这里的杨蜥。

    敖萨看到唐小峰与桃花娘如漆似蜜般贴在一起,嘿笑两声,却又不放心地看着桃花娘,道:“这小子跟苏南天是认识的,你真的要把他带在边?”

    “桃花娘”苏无心笑道:“这事他早就跟我说过了,他不过是跟苏南天偶然撞见过一次,两个人没有半分交。倒是你,你真的确定苏南天没有带着他那几个兄弟?那些人,也都不是好惹的。”

    “你只管放心,”敖萨低笑道,“历成早已打探清楚,苏南天边只带着一个小丫头,那丫头是他从海里救出来的,没半点本事。他方自灭了女儿国派去剿杀他的一百多个蠢货,正穿过女儿国的海域,往轩辕国去,我们追上去,马上就能将他载住,他一个人,怎么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苏无心笑道:“女儿国竟然去惹他?她们活得不耐烦了么?”

    敖萨冷笑道:“女儿国哪里敢去惹他?只不过是找个借口,把她们的储君若花派去送死罢了。女儿国西宫想让她的亲生女儿上位,却苦于找不到借口,于是天天向她们的女国主吹枕边风,又设若花去剿杀苏南天,暗地里却给苏南天送了大批财宝,目的只不过是想让若花死掉罢了。”

    唐小峰张开口,想要问那若花到底死了没死,却又强忍着,把差点问出来的话咽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