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战三妖:密室幽影!

    (求收藏,求推荐!)

    同一时间……

    麟凤山山中有一密室,此时,薛蘅香就藏在这密室里,祭着鬼灵幡。

    老残与廉锦枫则待在外头的石室,廉锦枫不时闭上眼睛,以内景神视之术查看外头战况与敌人虚实,老残则对廉锦枫给出的况进行分析,又将一个个命令吩咐下去。

    内外两间石室的门是关着的,薛蘅香的子原本就有些清冷孤僻,役使鬼怪时,更不想被人打扰,外头有什么消息,就由一两名鬼怪穿墙而入,通知于她。

    密室的角落里放着一支蜡烛,烛光晃动,微弱而又冷。

    薛蘅香的俏脸被烛光映得惨白,额上也流着一颗又一颗的冷汗。

    役使鬼怪,绝不像他人所想的那么轻易,其中的艰难与凶险,只有她自己才能知道。

    烛火突然大幅摇曳,紧接着就是忽如其来的冷风,这里原本就是山中密室,虽有几个气孔,却也难以被风侵入,也不知道这冷风到底是从何而来,直让人感到气森森,寒毛直竖。

    薛蘅香心中微觉诧异,转头去看蜡烛,却又吓了一跳……蜡烛旁边,不知何时竟多了一个人。

    “红蕖姐?”薛蘅香怔在那里。

    立在蜡烛旁的,竟然是本应该在外头与敌人战斗的骆红蕖。

    骆红蕖穿着一箭衣,整个人看上去都是飘飘的,予人一种不实在的感觉。薛蘅香低声道:“红蕖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骆红蕖哀伤地道:“蘅香,我是来向你告辞的。”

    薛蘅香疑惑地道:“告辞?”

    “嗯,”骆红蕖的声音飘飘渺渺,几不可闻,“我适才一不小心,死在了杨蜥手中,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鬼魂。鬼吏要抓我去曹地府,我却想在临走时见你一面。”

    薛蘅香的瞳孔蓦地一缩,恐惧在一瞬间死死地抓住了她。

    骆红蕖往后退,仿佛要借着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冷风飘走:“蘅香,我走了……”

    “红蕖姐!”薛蘅香惊恐地朝她扑去,却扑了个空,骆红蕖的影在她边飘来飘去,让她怎么也无法抓住。

    “蘅香,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是怎么死掉的?”骆红蕖悲哀地看着她,“杨蜥抓住了我,他扯掉了我的手,扯掉了我的脚,把我撕成了好多好多片,连脑袋都被他弄断……”

    薛蘅香冷汗直流,她看到骆红蕖的手掉了下来,脚掉了下来,体碎成一块一块,连头颅都滚落在地,在血泊中满是痛苦地看着她……

    薛蘅香捧着脑袋,叫了出来。

    外头的老残和廉锦枫听到她那充满恐惧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让人把石门打开。他们冲了进去,却看到薛蘅香跪倒在地,神呆滞,眼睛大睁,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

    廉锦枫担心地道:“蘅香……”

    “红蕖姐,”薛蘅香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红蕖姐她、红蕖姐死了……”

    廉锦枫看了老残一眼,闭上眼睛,很快又张了开来:“不,骆姐姐还活着,我看到她了。”

    “她真的死了,”薛蘅香抬起头来,泪流满面,“她刚才、她刚才……”

    廉锦枫看着六神无主的女孩,心想:“我一直以为这人不但难以相处,而且对谁都是漠不关心,却原来,她也会怕成这个样子?”

    她跪坐下来,认认真真地看着薛蘅香的眼睛:“骆姐姐真的没事,她跟唐公子在一起,我看到她了,你相信我。”

    薛蘅香见她说的郑重,心里也有些将信将疑,于是召来一只鬼怪,让它到山外查看,得到的消息却也跟廉锦枫说的一样。

    她这才放下心来,想着难道是自己这些子为了祭炼鬼灵幡,心神耗费过度,以至生出幻觉?但要说是幻觉的话,这幻觉也实在是太过真实。

    她将刚才看到的形告诉老残与廉锦枫,两人在室内搜了一阵,却没看到什么异常。薛蘅香心想:“看来真的是我劳累过度,生出错觉,自己吓到自己。”

    廉锦枫却也想道:“听说傍晚时,芷馨妹妹也说她撞见了鬼,只是等其他人赶去,却连鬼的影子也没看到,跟现在蘅香遇到的况差不了多少,只不过芷馨妹子是看到死去的人活了过来,蘅香却是把活着的人当成死了,难道她们两人都生出错觉不成?”

    又想道:“当,我与颜姐姐在智佳国遇到祖师爷,也是被吓个半死,但在那之后,他却再也没有出现过。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形与其说是我和颜姐姐撞鬼,倒更像是有人在恶作剧,但真要是恶作剧的话,把我们吓个一跳,对那人又有什么好处?”

    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只好先把这事放在一边。

    *****

    唐小峰实在是没有想到,黑晏受了那样的重创,不但没有死,居然又爬了起来。

    后疾风扑至,他已来不及避开,只能将众多飞剑和子母雷珠同时往后甩,它们撞在黑晏的金钹上,撞出震耳锵响。

    金钹砸在唐小峰背上,唐小峰喷血抛飞,坠入海中。

    骆红蕖急唤一声“大哥”,爆炎箭向黑晏,却无法将他那坚硬的皮轰开。

    黑晏转头看向骆红蕖,他那血红色的眼睛将少女瞪得心惊不已。他踩着海水,朝骆红蕖奔来,骆红蕖只觉头皮发麻,难以镇定。

    一道剑光却又破开海面,飞上夜空,朝黑晏叫道:“大笨驴,我还在这。”

    飞出来的,自然就是唐小峰。

    骆红蕖见唐小峰没事,心里又惊又喜。黑晏却是发出愤怒的嘶吼,他的肺腑已经受创,连吼声都变得干嗓,他想要再次冲向唐小峰,子却摇摇晃晃。

    骆红蕖也已看出,这山一般高大的黑脸大汉其实已是伤重难支,刚才只是凭着那难以咽下的一口气强行站起,给了唐小峰一击。

    唐小峰飞剑高举,一道黑色涡流在剑的上方具现成形。

    杨蜥脸色一变,他本就是见多识广的妖魔,一眼看出唐小峰聚在剑上的竟然是来自间至寒之地的幽戾气,黑晏既已受重伤,再受这一击,只怕是再无活的可能。

    他纵而起,子带出鬼魅黑影,朝唐小峰飞去。

    但是骆红蕖又怎么会任由他干扰唐小峰?她踩着滑云板,开弓搭箭,刹那间就将三支乱叶箭连珠出,三支青箭化作漫天箭雨,将杨蜥冲往唐小峰的路线全都封死。

    唐小峰剑上的黑气越聚越多,周围精怪仅仅是看着它,就有一种止不住的害怕。

    黑晏仍想要冲向唐小峰,但是他的脚步极是不稳,又连吐了几口血,他的视线已是难以聚焦,在他的眼中,那举剑的少年竟同时出现了好几个,晃得他头晕眼花。

    唐小峰一剑甩去,黑球轰在巨汉口。

    巨汉的膛一下子就陷了下去,露出里头那早已被子母雷珠轰烂了的血洞……唐小峰以“纣绝天斩”轰去的位置,恰恰就对应着雷珠在巨汉体内爆炸的位置,若非如此,以黑晏那只怕比万载玄铁还要紧硬的皮肤,就算是纣绝天斩,只怕也杀不死他。

    黑晏轰然倒下,体沉入大海,又化作污泥,开始快速消失。

    唐小峰却也毫无喜色,而是取出一颗小还丹,快速地咽了下去。

    黑晏的那一钹,也让他受了重创,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就这样用出被自己当作杀招的纣绝天斩,将黑晏快速解决。

    杨蜥半趴在礁石岛上,抬头看着唐小峰,心中却是一片震撼。他与黑晏一同修炼了数百年之久,深知黑晏的**几已修至金刚不坏之。黑晏原本是战国时晏子坟前长出来的一棵橘树,吸收了贤人瀚墨之气,后又被一名高僧移植到金刚弥勒界,得金刚不死之气,化形成精。虽说黑晏不曾修过佛法,金刚不死之气只能覆住他的皮,无法深及他的五脏六腑乃至心灵,但只要有金刚不死之气护,就算是散仙下界,也难以将他杀死。

    谁知空中那御剑少年却先以天雷炸其肺腑,再以极戾气破其,在这整个过程中显露出来的聪明才智与超绝手段,竟连杨蜥看了,也不由自主地生出头皮发麻的感觉。

    然而这少年,看上去明明只有十岁多些,就算他从小练剑,又怎能修到这种地步?更何况,他所使用的幽戾气竟是从他自体内召出,幽戾气乃是界至寒之气,以前何时听说有活人能够将它吸收?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