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战三妖:杨晰与黑晏!

    “小蹄子,你还是滚得远远的吧,”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妖舞动手绢,“咱家对小姑娘没啥兴趣。”

    “谁管你有没兴趣?!”颜紫绡叱上一声,御着双剑便往对方冲去,想着不管怎样,先在他上戳两个窟窿再说。

    “小笨蛋一个。”弥子瑕口诵真言,手绢甩了过去,一下子就将颜紫绡包住。

    这是他的千桃万李移山兜,颜紫绡被兜了进去,怎么也无法挣脱。弥子瑕冷笑一声,继续诵念真言,移山兜越缩越小,将兜中少女挤成泥。

    却听一声震响,移山兜突然炸开,少女手持双剑破兜而出。

    弥子瑕又惊又怒,他看到少女伸手一指,两支剑疾飞而来,一支裹着青气,一支裹着白气,他见势不妙,纵跃起。两支剑在他脚下互相一撞,竟震出天雷,若不是他逃得快,此刻只怕已被轰成飞灰。

    弥子瑕开始意识到这丫头不好对付,又心疼移山兜被她的双剑破去,勃然色变,子一幻,竟幻出十个一模一样的人影,围着少女急旋不休。

    少女收回凤霄双剑,见敌人以一化十,转得她眼花。她心想,我管你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全都轰个粉碎再说。

    抓一把子母雷珠,直接撒了过去……

    ******

    骆红蕖脚踏滑云板,藏在云端里,在战斗打响的那一刻,便将弦上的黑箭了出去。

    她将黑箭取名叫影子箭,皆因它原本就是用影子石铸炼而成,来去无影。

    而红、蓝、白、青四箭,她刚分别取名叫爆炎、凝冰、刺透、乱叶。

    影子箭有若看不见的闪电一般,往一座礁石岛上的枯瘦男子了过去,那男子上肢极长,下脚极短,有若爬虫一样趴在地上,极是丑陋怪异。

    他就是核妖三兄弟中的杨蜥。

    影子箭虽然无形无影,但这妖怪却也了得,在刹那间感应到少女发出的杀气,竟抓了一个精怪挡了过来,影子箭将那精怪贯穿,而杨蜥却趁机跳开。

    骆红蕖见偷袭不成,立时换箭,许多带翼精怪朝她飞来,她将乱叶箭搭在弦上,疾而出,乱叶箭一箭化百箭,将这些精怪纷纷落。

    杨蜥却也踏着一朵怪云朝她奔来。

    骆红蕖再次换箭,爆炎箭直指杨蜥。

    杨蜥顿在空中,想要等她出这一箭,躲开之后,再快速接近。

    骆红蕖自然知道他的想法,两人现在隔得较远,她手持弓,自然占尽优势,但一旦被对方接近,她的处境马上就会变得凶险。所以她也凝在那里,全神贯注地盯着杨蜥,观察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就在这时,一道紫色剑光从她与杨蜥之间穿过,在剑光后方,追着一个山一般高大的黑脸大汉。

    黑脸大汉一边追逐一边大骂,他前方那御剑飞行的少年也不弱下风,逃得勤快,骂得凶狠。

    骆红蕖仍然没动。

    杨蜥也没有动。

    无形的杀意在两人间飞窜,直卷得天地萧瑟,星月无光。

    但是那御剑少年和黑脸大汉转了一大圈,很快又转了回来,再次从他们中间穿过。

    穿了两次也就算了,他们居然还穿来穿去……

    杨蜥拿眼睛去斜那黑脸大汉。

    骆红蕖也在心里念叨:“大哥……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黑晏空有一大力,却怎么也追不上前方的可恶少年,除了跟他对骂,竟是毫无其它办法。偏偏骂到后边,他已渐渐词穷,再想不出什么新鲜的骂法,而那少年也不知道肚子里到底藏了多少骂人的句子,竟骂得一句都不重复,而且极尽挖苦嘲笑,就算是菩萨下凡,听他这样一路骂下来,只怕都会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更何况黑晏的脾气本就不好,更是早已气得三尸乱跳,七窍生烟。

    “臭小子,”黑晏往前狂追,“你他娘的给我去……”

    “死”字还没有说出,唐小峰却突然一个转折,朝他反冲过来。

    黑晏追了这么久,唐小峰却始终只敢逃,不敢打,现在他突然倒撞而来,让黑晏大出意料,根本就来不及闪躲。

    唐小峰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颗极大的雷珠。

    他分发给别人的子母雷珠,通常只有弹珠大小,但这颗雷珠竟大如巨石。

    在即将冲上黑晏的那一瞬间,他将整颗雷珠扔了过去,竟一下子扔入黑晏还未闭拢的口里。

    他扔进去的只是母珠,而子珠则从乾坤袋自行飞出,跟了进去。

    黑晏根本就来不及闪避,只能下意识地将扔进他嘴里的东西往下吞。

    唐小峰在他脸上闪电般地点了一下,倒弹而去,在他后,传来一声闷响。

    子母雷珠在黑晏体内炸了开来。

    黑晏喷出一口鲜血,摇摇晃晃,庞大的躯往下倒去,震得海浪翻涌。

    唐小峰分发给别人的普通雷珠,威力便已不小,而他扔进黑晏嘴里的这两颗子母雷珠大得出奇,威力绝不仅仅只是翻个几倍。黑晏虽然皮坚硬,但这两颗子母雷珠却是在他体内炸开,就算是他也承受不起,被震得五内错位,吐血难止。

    杨蜥没有想到黑晏竟会被那小子突然击倒,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骆红蕖更是在心中想道:“原来大哥边骂边逃,就是要等这样一个机会。如果他一开始就把雷珠往黑晏嘴里扔,黑晏又不是定在那里不动的木头人,怎么会让他得逞?但他却始终逃来逃去,黑晏见他只会逃,不敢打,时间一长,自是难免松懈下来。而他跟黑晏对骂,就是为了让黑晏的嘴始终张个不停,这样他才能找到扔雷珠的最佳机会,让黑晏想闭嘴都来不及……看来从一开始,大哥就是计划好的。”

    想通这些,骆红蕖对唐小峰的机灵与智慧,不由得更是佩服。

    她朝杨蜥看去,心里突然一惊……就是这么一失神间,杨蜥竟然失了踪影。她用视线快速搜索,看到一个黑影借着一片乌云倒下的影,鬼魅地往唐小峰接近。

    “大哥小心!”她赶紧一箭出。

    箭光化作一支耀目的火凤凰,不但杀气人,也将周围照得通明。

    杨蜥祭出一个琉璃般的法宝,爆炎箭轰在法宝上,火光四散,琉璃法宝炸了开来。

    杨蜥大吃一惊,他这法宝乃是用冰火毒蟒的内丹炼成,坚如玄冰,想不到却被骆红蕖的弓加爆炎轰个粉碎。再看之时,却见唐小峰已转过头来,子一旋,朝他冲来,杨蜥心生怯意,翻了个翻斗,落回礁石岛上,像蜥蜴一样趴在那里,朝周围精怪吼道:“还不杀了他们?”

    精怪成群地往唐小峰和骆红蕖冲去,唐小峰袖子一抖,数十粒剑丸弹出,化作数十道剑光四处乱飞,骆红蕖则是将乱木箭连珠出。一眼看去,只见漫天都是剑光和箭影,群怪惨叫连连,坠落如雨。

    唐小峰不但打倒黑晏,退杨蜥,现在更是大杀四方,心里也不由得意,觉得自己就是武神降世。

    他却没有注意到,在他后方,倒在海中的黑晏竟抬起了头,嘴角溢血,满面狰狞。

    骆红蕖发现不妙,想要出声提醒,黑晏却已一跃而去,发出嘶哑的怒吼,朝唐小峰一钹盖去……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