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女孩与鬼

    “杨三叔,”姚芷馨抓住骆红蕖的手,小脸苍白,“我看到了杨三叔。【 ]”

    骆红蕖抬起头来,疑惑地与薛蘅香对望一眼。

    唐小峰问:“杨三叔是谁?”

    骆红蕖低声道:“就是那一,护送蘅香和芷馨去智佳国看灯会,却被敖历成害死的三人之一,我们已将他的尸体移回来葬了。”

    唐小峰对那三个人也多多少少有些印象,他就是在那天首次遇到薛、姚二女,当在酒楼时,他向廉锦枫问起“十大寇”,结果在廉锦枫谈起“小杨香”骆红蕖时,看上去纤纤弱弱的姚芷馨竟然拍起了桌子,因为有人说她的红蕖姐的坏话而生气。而接下来,就发生了敖历成拦路劫人的事,保护二女的那三个汉子,也全都被敖历成害死。

    薛蘅香低声道:“芷馨……你是不是看错人了?”

    姚芷馨急道:“可刚才杨三叔就在这里,先是对我笑,然后又朝我扑了过来,可是等大哥飞过来时,他、他一下子就不见了。”

    骆、薛二女看向唐小峰,唐小峰苦笑道:“我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我却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骆红蕖疑惑地问:“大哥怎知道是真的?”

    唐小峰嘻嘻笑道:“因为芷馨妹妹又漂亮又可,绝不会骗人,她说她看到了,那她肯定就是看到了。”

    姚芷馨的脸一下子又红了起来,羞羞喜喜地抬头看了义兄一眼。骆红蕖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想这是什么道理?就算芷馨没有骗人,那也可能是她刚刚睡醒,精神有所不佳,看花了眼,也不见得就是真的。

    薛蘅香则是清清冷冷地斜了唐小峰一眼,心里哼了一声:“人渣!”

    他们在周围又搜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而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把那杨三叔从坟墓里挖出来,去印证他是不是真的活了过来,此事也就只好先这样放在一边,骆红蕖唤来两名战士,将姚芷馨送往藏之处。【 ]

    ***

    小峰来到一间木屋,此时,廉锦枫正在屋内用泰煞鼎炼制小还丹。

    虽然他们上本就带了不少小还丹,但现在是大战前夕,这些小还丹分派下去,怎么也不够用。廉锦枫自忖自己除了制药,其它就再也做不了什么,于是趁着还有时间,从唐小峰那要来炉鼎,想趁着这几个时辰多炼些丹药。

    她上原本就带了许多药料,就算不够,也可以用五鬼搬运术,让五鬼从长生宫内将药材运来。五鬼与泰煞鼎之间本就有某种神秘契约,使用泰煞鼎炼药铸宝时,都可以无条件地使唤它们。

    只一会儿,灵药的香气便溢了出来,在屋外替她守护的几名战士仅仅是闻到香气,但立时觉得精神大振。

    唐小峰坐在一旁,看美人儿炼丹制药,廉锦枫早已被他看得习以为常,也没有放在心上。等炼好一炉小还丹后,她才微笑地招了招手,让唐小峰坐近一些,然后从袖子里取了一颗翠绿色的药丹递了过去。

    唐小峰见这药既不是小还丹,也不是培元丹或清心丸,于是问道:“这是什么药?”

    廉锦枫低下头道:“这是续命金香丸,里面所含的一些药材,就算在长生宫内也极是稀少,奴家也只炼成了这一颗。它是以东方青木之精炼制而成,能够自行感应死气,你只要将它贴着肌肤收藏,若是命垂危,生机即将断绝之时,它能够自行化作青气渗入你的体内,保你不死。”

    竟然还有这样的灵丹妙药?唐小峰激动地将续命金香丸和她的小手一起握住:“锦枫,还是你对我最好。”

    廉锦枫虽然早已习惯他的注视和呆看,却还是不住他的麻话儿,脸很快又红了起来。唐小峰移了一下,与她并排坐着,轻声道:“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出什么事的。”

    廉锦枫不知为何,怔了一怔,然后才低声说道:“你既然说了不会出事,那就真的不许出事,你、你莫要逛我!”

    唐小峰心想,原来她真的这么担心我。他用手环住少女的腰,少女半枕在他的肩上,也不说话。

    两人就这样静默许久,廉锦枫才轻轻地说:“我知道你在子时前半刻便要从暗道溜到外头,到那时,我也要按着骆姐姐的吩咐,移到安全之处。但在那之前,我还想让你来见我一趟……”

    唐小峰轻轻地“嗯”了一声。

    离开木屋时,天色已暗。

    廉锦枫依旧在里头炼着丹药。

    唐小峰摊开手心,看着续命金香丸,想着自己只要小心一些,其实根本用不着它,不如将它放在紫绡姐那。

    其实说什么“自己用不着”,不过是句假话,像这样的救命灵丹,就算用不到,放在上也是好的,但也正因为这种灵丹在关键时刻能够让人保住命,所以他更希望颜紫绡带着。

    雾气依旧,周围昏暗无光,他往颜紫绡休息的屋子掠去。

    忽地,他顿在那里,扭过头来,看到远处有白影闪过。

    他忖道:“那丫头要去做什么?”

    心中生出一丝好奇,他悄悄跟了过去。

    鬼鬼祟祟往前行去的,居然是薛蘅香,她穿着一灰白色的连衣裙,裙脚随夜风飘动,看上去有若午夜飘出、想要吸人精气的女鬼。

    虽然到处都有战士巡逻,但她对麟凤山的一切本就极是了解,自然轻易地将他人避开。

    她来到一处无人的山谷,周围树藤密布,萤火幽辉。

    唐小峰看到她将鬼灵幡一展,在她前方,立时黑压压地跪伏着众多鬼怪。

    少女将右脚鞋袜脱了下来,露出小脚。

    她到底要做什么?唐小峰试着将剑气运于双目,视线穿透灰蒙蒙的雾气与夜色。

    他看到在少女的那只脚上,竟然只有姆趾与食趾,其它脚趾竟是空空的。

    少女从袖中取出一柄锐利的小刀,竟将她的脚食趾也切了下来,扔在鬼怪中间。

    那些鬼怪立时朝断趾扑去,它们互相撕咬,嗷嗷怪叫,就为了抢那一小片血而拥成一团。

    抢不到碎的,发出悲愤与痛恨的吼声,朝少女怒扑而来,少女灵旗一甩,它们捂着头纷纷倒地,发出各种哀嚎。

    一个半透明的女子出现在少女边,她是采女。

    采女既没有去抢那一小片血,也没有扑向薛蘅香,她只是以嘲弄和冷笑的眼神看着少女,就仿佛看的是一个早晚会摆在自己桌前的午餐。

    少女没有理会采女,甚至连看也未曾看她一眼。

    灵旗再次一展,采女与鬼怪全都消失。

    少女从袖中取出一粒小还丹,就这样子咽了下去。

    断趾处流出的血液开始凝结,干涸,她又一块白布将脚掌包好,再穿进鞋中,让人看不到她的血迹。

    她就这样面无表地往回走去,清清冷冷,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唐小峰从她的后钻出,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

    她走的轻盈,走得优雅,从她那风一般的体态中,任谁也无法看出,她的右脚只剩下了一根脚趾。

    她的左脚呢?

    唐小峰很想把她左脚的鞋也脱下来,亲眼看上一看。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