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杀意无边

    ( )    长生宫与麟凤山之间,其实也颇有一些距离,唐小峰与颜紫绡虽然御剑飞快,但时间一长,廉锦枫的体力却多少有些跟不上。

    于是,唐小峰便找了一个小岛落下,又在岛上抓了一只山猪,开膛破肚。

    廉锦枫生出火来,将山猪烤在火中,并不时涂上油和香料。唐小峰自己懒得动手,颜紫绡对厨艺一窍不通,这些子全都是廉锦枫替他们做饭缝衣,早已熟能生巧,再加上她自己以各种药材亲手调制的香料,山猪还未烤成,便已香气四溢,让唐小峰和颜紫绡不时咽着口水。

    唐小峰看向廉锦枫,见她就算烤着山猪,亦是动作优雅,粉额微溢香汗,俏面红扑人,腰肢纤细,儿轻耸,那专心致意的表,仿佛不是在烤着野味,而是在弹琴一般。

    女孩儿仿佛早已猜到唐小峰会盯着她看,于是喜孜孜地瞅了他一眼,将他瞅得骨头都酥了。

    唐小峰想:“这么漂亮的小美人,不管是谁抱回家,那都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他又看向颜紫绡,颜紫绡穿红绡衣,头戴红色鱼婆巾,腰缠红绸缎,足登红绣鞋,虽然不及廉锦枫的柔美可人,却也是英气人。她直勾勾地盯着将熟未熟的山猪看,恨不得把它一口吞下去。

    唐小峰心中暗笑:“紫绡姐就是个野婆娘,谁要是娶了她,家务事是别指望她做的,最多就是让她帮忙打架。”

    他就这样一边欣赏二女,一边等待烤猪,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笑:“好香,好香。”

    三人愕然看去,却见山坡的另一头走来一个材魁梧的汉子,汉子背巨剑,虬髯满面,在他后还跟着一个小玲珑,作丫环打扮的女孩。

    汉子笑道:“这么大一只山猪,不知几位可吃得完?”

    唐小峰见这人相貌不凡,后的巨剑更是大得出奇,于是也笑道:“吃是吃不完的,两位何不也坐下来,与我们一同享受?”

    虬髯汉子道:“多谢,多谢。”

    就在唐小峰边坐了下来,而那丫环,则是静静地跪坐在他后。

    汉子笑道:“这岛上山猪不少,其实我们也在那边烤了一只,才咬了几口,就被这边的香气引来,只是闻着这香,叫我再回去吃我们自己烤出来的,只怕是跟嚼蜡差不多了。”

    那丫环露出惭色,没有说话……那边的山猪显然是她烤出来的。

    山猪烤好,唐小峰取一支飞剑,切了一条大大的腿给这汉子,廉锦枫则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个玉盘,割了些条给那丫环。

    然后,两个男的大咽大嚼,廉锦枫和那丫环细嚼慢咽,颜紫绡早就已经饿了,但是有外人在场,她也不好意思吃得太快,只好学着廉锦枫做淑女。

    那汉子后的剑虽大,但他坐下来时,剑却依旧横放在他的后。颜紫绡心想,这么大的剑,到底会有多重?只怕是百斤不止。

    她好奇地问了一问,那汉子却也爽快,将剑抽了出来,往地上一插,整个剑都没入土中,只留下一个剑柄。颜紫绡暗吃一惊,心想我还说它百斤不止,照这重量,只怕是千斤都有。

    唐小峰却是看向汉子后,在心中想道:“这么重的剑,他背在上,走过来时,脚下却连足印都没有留下一个。剑重剑轻还在其次,他提气的本事,才是真的厉害。”

    他拍了拍手掌,把颜紫绡的裙脚抓过来擦手上的油,颜紫绡气得一手把他打开。

    他从地上捡了一粒石子弹在巨剑上,侧耳听着锵响,然后笑道:“这剑莫非是用千年玄铁铸成,内中又藏了三颗玄璃珠?”

    虬髯汉子眼中闪过惊诧,心想此剑重逾千斤,稍有些见识的人都能看出它是用玄铁铸成,并不如何出奇。但这少年竟然能猜到剑内镶有玄璃珠,而且猜得一粒不多,一粒不少,实在是不可思议。听说高明的铸剑师都有一种名为“听剑”的本事,能够凭着剑响,感应到剑中所含材质的种类与份量,此人莫非就是一名铸剑师?

    他正要开口询问,周围突然出现幢幢魅影,有的从天空落下,有的从地底钻出。

    颜紫绡道:“小峰……”

    “嗯,”唐小峰耸了耸肩,“看来是有麻烦了。”

    他看到这些突然出现的家伙里,有的狗头人,有的长有前后双面,还有的面上长喙、胁下生翼,一个个看起来全都怪模怪样。唐小峰在东海也已待了一些子,自然知道这些家伙都是来自厌火、双面、翼民等东海诸国,而且看它们来得悄无声息,恐怕都是各岛国中的高手。

    汉子淡淡道:“虽然是麻烦,但却是冲着我来的。”

    虬髯汉子看着这些怪人,冷冷地道:“你们敢找上苏某,想必是有备而来,但这几人与某并无交,只不过是在此岛偶遇罢了,尔等何不让他们离开?”

    那些人却将他们团团围住,根本就没有让开的打算。

    唐小峰知道诸如厌火、双面等国国民因自长相怪异,对普通人类极是排斥,而这些家伙看着虬髯汉子的眼神里更是带着极致的愤怒与怨毒,就仿佛千万年的仇恨都积压在这一刻,等待发泄一般,知道它们不但不会放过那汉子和他后的丫环,也不会放过自己和颜紫绡、廉锦枫。

    可我们是路过的啊……不就是请别人吃了几块,你们至于么?

    虬髯汉子道:“抱歉,把你们也连累进来。你们在这看着便是,不会耽搁太久。”

    连累都连累了,你有什么补偿?要不把你剑里的玄璃珠给我,那东西可不好找。

    唐小峰一边在心里吐着槽,一边打着玄璃珠的主意。

    颜紫绡见这人被这么多敌人围着,仍如此从容,还不忘将无关之人扯进麻烦而致歉,心里不对他生出好感。

    那伙敌人显然也不打算多说什么,先是越迫越近,紧接着便急攻而来。他们的兵器各不相同,也没有组成什么互相配合的阵势,但一个个却是悍不畏死。

    虬髯汉子巨剑挥动,唐小峰等只觉边光芒乱划,血水飞溅,廉锦枫紧躲在唐小峰后,有些不安,颜紫绡却早已挚出凤霄双剑,恨不得也大杀一场,试试双剑的威力,只可惜敌人虽多,那汉子却凭着怪异的步伐和霹雳般的剑光,将所有敌人都截了下来。

    一具具尸体倒下,却又有更多的敌人冲来。

    血水满地,在夕阳下耀出红光。颜紫绡在幢幢的剑影和无边的杀意中忖道:“这人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些家伙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却还是要不顾一切地冲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