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御剑御人?雌雄双剑!

    ( )    唐小峰来到地底花园,在颜紫绡所住的阁前遇到了廉锦枫,廉锦枫微笑地向阁内指了指,表示有人正躲在里面生闷气。

    他也不敲门,就这样推门而入,颜紫绡果然蒙着脸躺在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哭。

    “紫绡姐。”唐小峰嘻嘻笑地坐在头。

    少女却背对着他,只将子往里缩,对他睬也不睬,她虽然不知道云光月流剑到底有多好,却也知道这宫里再找不出比它们更好的剑,就连唐小峰这些子铸出来的飞剑,跟那雌雄二剑放在一起,也全都显得黯淡无光。

    那唐小峰被五鬼扔进泰煞鼎,包括湛卢在内的其它飞剑全都化作飞灰,唯独云光剑一点事都没有,这两支剑的好处,自然是不用多说。

    如果唐小峰真的是事出无奈,遇到什么关乎命的危急,才导致飞剑损毁,她自然也不会心疼,可现在明明没什么事,无端端的却把两支上好仙剑弄得没了,她真是想不生气都难。

    唐小峰与她相处了三年之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少女生他的气生成这样,又想到如果不是遇到他,按照《镜花缘》里的节发展,颜紫绡不但不会弄得像现在这样背井离乡,还可以中个女学士,然后跟着他姐姐唐小山进入蓬莱,去做个快快活活的女神仙。他知道这一次不管怎样讲,都是自己的错,心里也觉过意不去,于是先向少女陪了些笑,见她不理不睬,他干脆伏在头嚎啕大哭。

    颜紫绡听他这么一哭,心里更加郁闷,心想我都还没哭,你又哭个什么鬼?只好转过来,谁知转过后,见他声音虽然哭得大,却又是在做鬼脸,也不知道这种边哭边做鬼脸的样子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她忍不住又扑嗤一声笑了出来。

    少女刚一笑出声,马上又意识到自己被他耍了,气得跳了起来,用枕头往他上拼命砸,砸了好一会,见他也不反抗,只是嘻嘻地笑个不停,心里多少也解气了些。

    唐小峰认认真真地道:“紫绡姐,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你莫要生气,以后我一定帮你做一支更好的剑,比云光月流剑还要好。”

    颜紫绡哼了一声:“哪有那么容易,而且用过那两支剑后,现在我也不想再用别的剑,总觉得什么剑都不如那两支好。”

    唐小峰道:“这样啊,那你就先不要御剑,改成御人好了。”

    “御人?”颜紫绡疑惑地瞄了他一眼。

    “就是这样,”唐小峰跳了起来,学着少女的模样,一手叉腰,一手指来指去,“死小峰,给我打这个人,打那个人,哎呀,又有恶贼来了,小峰,帮我杀了他。”

    他学着颜紫绡的嗓音,居然还惟妙惟肖,又道:“紫绡姐,你想啊,你要御剑的话,还得使用剑气,飞来窜去的,多麻烦,如果改成御人,那不是更轻松更快活的多?”

    少女直笑的肚子疼:“死、死小峰……”

    被唐小峰这么一闹,颜紫绡心里舒畅了许多,又想着云光月流剑毁都毁了,再怎么怪小峰也是没用,也就只能指望他将来炼出真正的上好飞剑,来补偿自己。

    没过多久,廉锦枫也捧着瓜果进来,三人一同说说笑笑,再无芥蒂。

    *****

    离开颜、廉二女后,唐小峰往书走去。

    虽说颜紫绡已不再怪他,但他心中还是歉意十足,想着既然已经说过要陪紫绡姐一支好剑,那就一定要说到做到。

    既然下定了这个念头,他也就勤勉起来,开始专心致志地研究那些与铸剑炼宝有关的书籍。

    他在心中苦笑道:“那几只死鬼,它们必是看我刚得到泰煞鼎时,对铸炼兴致勃勃,结果三分钟度后,就没有多少兴趣,所以才故意看着我把云光月流剑炼坏,好给我一些教训,我不得不继续钻研。”

    虽然想通了这点,但就算把那五鬼揪出来,反正自己也打不过它们,而且说到底还是自己太过鲁莽和大意,怪不得别人,也就只好算了。

    研究许久后,他终于开始慢慢理清自己错在哪里,他在心中忖道:“既是要往双剑里注入精气,那我至少也该先弄清这双剑原本是以什么材质铸成,内中又是否含有其它的五行精气,天地精华,我这样蛮蛮撞撞地进行铸炼,不把它弄坏,那才真的是怪事。此外,由天地自生的五行精气太过霸道,往往需要进行多次调合,又或是进行相生相克的转化后,才能够将它们注入剑器或是法宝,否则的话,再好的材质也难以承受,纵然铸炼出来,使用个一次两次,也必然会被损坏。”

    唐小峰平做事毫无目标,自然容易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但现在既已有了目标,注意力反而高度地集中起来。廉锦枫捧来果酱,他坐在那里翻着书,等她一觉醒来,他依旧是坐在那里。

    翻完书籍后,唐小峰将这些子铸出的飞剑全都取出,一支支地弹过去,让它们发出龙吟般的剑响,自己则侧着耳朵,静心倾听。不但是剑,连底下的那些晶石,他也把耳朵贴在上面,仿佛要听出什么。

    颜紫绡问他在做什么,他说,每一支剑、每一种晶矿,它们的声音都是不同的,或是清脆,或是沉闷,要想铸剑,必先听剑,只有懂得听剑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铸剑师。

    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又过了许久,终于,他再一次开炉铸剑。

    这一次,他没有再乱炼一气,而是从头到尾都有如菩萨般坐在旁边,听着泰煞鼎里发出的每一个声音。

    他铸的仍然是双剑,其中一支以玄铁和橘子石为主要材料,用土精天火进行煅烧,另一支以玄铁和靛蓝晶为主要材料,用水精天风进行锻烧。两剑多次提纯,反复锻造,渐渐的,一剑变得橙如落,一剑变得蓝如大海,两剑互相交感,彼此呼应,不断地发出锵响。

    五鬼虽在帮他锻剑、护鼎,却从头到尾不发一言,仿佛唐小峰是成是败,跟它们全无半点关系。

    橙色飞剑注入的是土行精气,先是变得越来越橙,最后散出的光芒却是白色的。

    蓝色飞剑注入的是水行精气,先是变得越来越黑,最后散出的光芒却是青色的。

    原来,他要铸炼的仍然是自带金木二气、可以在互相碰触时震出天雷的雌雄双剑,但他却已知道,若是直接将金气和木气注入双剑,强行施用,到时候又会像云光月流剑那样,用个几次便碎裂开来。

    他往橙剑注入的虽是土行,但是以土生金,发出来的却是金气;蓝剑注入的虽是水行,但是以水生木,发出来的则是木气。

    只有经过这样的转换,才能够消除五行精气中原有的霸道和戾气。

    双剑不时碰撞,发出悦耳龙吟,慢慢开始分出雌雄。橙剑为雄,周围绕着白色金气,蓝剑为雌,周围绕着青色木气。

    雌雄已定,双剑交感,再一交错时,发出的便不再是锵响,而是隐隐雷声,这雷声初时极小,然后越来越大,直震得整个长生宫都在摇晃。

    五鬼知道仙剑将成,不需要它们再做太多,于是聚在一旁。

    白瘟鬼见唐小峰仍在全神贯注地听着剑鸣,即使在这最后一刻,也没有丝毫松懈,于是赞道:“想不到这小子认真起来,竟也让人刮目相看。”

    “这小子天分极高,只在这短短的时里,就能将听剑的本事学到极致,又完全摸清将五行精气注入剑中的决窍,若是稍为磨炼,后必成大器,”青瘟鬼面无表,“我只担心他的心,这次是因为觉得自己亏欠了那个丫头,才将所有精力都用在铸炼之道上,想着无论如何都要补偿一下她。等他铸成这对雌雄双剑,说不定又会放松下来。”

    “这个就放心好了,”黑瘟鬼嘿笑道,“我看他现在对此道已开始生出兴趣,后再多铸几次,成就感上来,想要他放弃只怕都难。”

    黄瘟鬼怪笑道:“上次他是把云光月流剑炼坏,才开始变得积极起来,你们说,我们要不要把他这两支剑也给弄坏,让他变得更加积极?”

    青、白、黑三鬼扭过头来,很鄙夷地看着它。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