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五鬼运财!铸剑大师?

    ( )    长生宫原本就住过一个茅山道士,留下了许多记载茅山术法的书籍,唐小峰学了一些来。

    他试着使用“五鬼运财术”,五鬼果然给他大优惠,从天花板掉下了满屋子的金锭,差点把他砸死。

    他又惊又喜,心想就靠着这个法术,我岂不是马上就可以变得富可敌国?

    但是颜紫绡一看到他,就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差点就喘不过气来,他郁闷地挠着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脑袋光亮亮的。

    他跑去找黑瘟鬼,黑瘟鬼没好气地说,你看书就不会看仔细点?任何鬼神之术都是有代价的,给你一大屋金子,代价只不过是你的头发,这已经是超超超……级大优惠了,上次用出五鬼运财术的家伙,得到的金锭连他的一半都不到,代价可是一点都不比他小……老婆跟人跑了,女儿被人强,他自己还遇到熊。

    “他被熊吃了?”

    “不,他的运气倒也没那么差,只不过那只熊刚好处在发期,把他给强了。”

    唐小峰:“……”

    那还不如被吃掉。

    “你想要把头发变出来么?”黑瘟鬼嘿嘿笑地看着他,“我可以给你大优惠。”

    “不、不用了。”唐小峰干笑了一下,他可不想遇到熊。

    无奈之下,他只好跑去找廉锦枫,廉锦枫倒也了得,竟然配出了生发灵药,涂在他的脑袋上,头发很快就长了出来。

    只不过廉锦枫在替他涂药时,一不小心把药弄到了她自己的脸上,弄得她的脸上也乱长头发,怎么弄都弄不掉,只好躲在阁里一直哭。

    无奈之下,唐小峰只好跑去找五鬼,五鬼果然帮了他,把廉锦枫脸上的头发弄没了,付出的代价,则是那一屋子的金锭……也不知道他忙来忙去的,到底在忙些什么。

    不过在继续研究之后,他慢慢发现,其实这些术法也没有黑瘟鬼说得那么可怕,只要量力而行,事前又做好足够准备,付出的代价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忽略的,那个被熊捅了菊花的家伙,纯粹是他自己没有用好。

    唐小峰想,这才是理所当然的,否则的话,这些术法谁还敢用?

    廉锦枫见这些术法很是有趣,于是也学了一些,而在这方面,她居然比唐小峰更有天分,用出来的一些术法,让他自愧不如。

    真不愧是水仙花转世!唐小峰想。

    在将基础的铸炼之术学会后,唐小峰想着五鬼说过,这泰煞鼎还可以自动收集月精华、天地灵气。

    他在心中忖道:“风雷破九霄,这一式说到底其实就是将体内剑气以某种特殊的心法转化成金气和木气,再凭着二气交感,生出天雷。这一式的手段其实并不出奇,难就难在施展出来时,需要耗费掉大量的剑气。我当时所受的伤,背上那些虽是被青鬼的天雷击中,但其它地方,其实都是在强行施用风雷二诀时自己造成的。一个人的剑气同时转化成金木二气,体当然吃不消,但既然我有铸剑的本事,又有泰煞鼎这种绝世神器,那我何不把金木二气炼到云光、月流这两支剑上?炼成后,这两支飞剑自带金木二气,紫绡姐不需消耗剑气也能用出风雷破九霄,那不就显出我为未来铸剑大师的本事?万一一不小心炼坏了,那……反正那两支剑也不是我的。”

    想到这里,他跑去找颜紫绡。

    颜紫绡听完后,却也同样想到,小峰刚学铸剑也没多久,他要是炼好了,那当然没问题,他要是炼坏了,反正这剑也不是他的,他肯定不心痛。于是怎么也不肯给。

    无奈之下,唐小峰只好设法去偷,然而颜紫绡却将这雌雄双剑看得紧紧的,连洗澡时都要带在边,而且再也不肯借给他。

    唐小峰心想,跟我斗,谁怕谁?竟在她洗澡时毫不犹豫地闯了进去,先在旁边的衣服里乱翻,没有翻到,又盯着水里的颜紫绡看,少女大羞,躲在水里不肯出来,厚脸皮的少年说你再不把剑给我,我就脱光衣服跳进去帮你洗,少女没有办法,只好把双剑给他。

    唐小峰提着双剑,兴致勃勃地开炉铸剑,他知道要将五行精气炼进剑中,绝非易事,于是先请来东方木精青瘟鬼,请来西方金精白瘟鬼,让这两鬼帮他催动泰煞鼎内的木精天火与金精天火,天火轮流轰在双剑上,一支青得刺眼,一支黄得耀目。

    他炼了一天一夜,才终于将双剑炼成,等他出来时,颜紫绡早已坐立不安地等在外头,廉锦枫则一直在旁边安慰她。

    唐小峰笑嘻嘻地取出双剑,颜紫绡接过来一看,见原来的红蓝二色,竟被唐小峰炼成了青金两色,但是色彩不减,看上去依旧是晶莹亮丽,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三人出了生长宫,来到外头试剑,颜紫绡先将双剑一触,两剑之间电光闪现,发出??响声,再将双剑往远处山头一掷,双剑轰在峰上,只听一声震响,山峰倒塌一片。

    颜紫绡见自己明明只是用了个风诀和雷诀的手法,并没有真正催动剑气,这一招用出来,威力竟不弱于她和小峰同时施用“风雷破九霄”,立时大喜过望,直夸唐小峰聪明能干,连廉锦枫也看着他,一脸仰望。

    唐小峰见自己牛刀小试,果然不凡,不由也得意起来,心想我还以为自己要学个几十甚至上百年,才有机会成为绝世无双的铸剑师,却原来我已经是绝世无双了?

    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为一名绝世高人,还真的是寂寞如雪啊。

    三人就在岛上烤鱼聊天,玩了一阵,直到天色渐黑,才准备回长生宫内。

    临走时,颜紫绡还想再试一试,于是又将双剑掷出,双剑在空中一个相交,轰雷震响,竟将天空中的乌云都惊得下起了雨。

    颜紫绡满心欢喜,收回双剑,谁知双剑方一回到她的手中,先是发出“锵”的一声轻响,剑同时裂出细纹,紧接着就碎裂开来,化作无数铁屑掉落在地。

    她看着手中的铁屑发怔,好半晌,才抬头看向唐小峰。唐小峰“唔”了一声,研究片刻,才不好意思地冲她傻笑:“看来还是没炼好。”

    “死小峰,我恨死你了。”少女将手中的铁屑撒了过去,掉头就跑。

    唐小峰呵呵地挠着脑袋,心里其实也是一阵郁闷。

    回到长生宫后,唐小峰进入元室,发现青瘟鬼早已在那等着他。

    “你们早知道那剑炼得有问题?”唐小峰恨恨地瞪着他。

    “不是有问题,而是大有问题,”青瘟鬼面无表,“那对雌雄双剑,原本是和光瑞月府瑶光夫人飞升前所用仙剑,云光自带之精华、月流自带月之精华。那女娃儿虽然还不能发挥出它的威力,但它的等级,绝不在弓之下。你强行将金木二气注入剑中,反而赶走了它们所内蕴的月二气,纵然成功,其实也让它们降了好几个等级,不是让它们变得更好,而是让它们变得更差。更何况你只知五行精气可以注入剑中,却不知道想法虽然没错,但该如何注入,却是大有学问,你直接将二剑用天火铸烧,又强行注入金木二气,那剑就算质地再好,也经不起你这样折腾,没有当场熔掉,已经算是你运气不错了。”

    唐小峰苦笑道:“既然你们知道,为什么不早点说?”

    青瘟鬼淡淡道:“你事前问过谁么?”

    唐小峰老老实实地道:“没有。”

    他已经意识到,是自己把铸炼之道想得太过简单。

    青瘟鬼双手负后,背对着他:“铸剑即是铸心,偶有小成便自鸣得意,偶遇阻碍就懒懒散散,如此心浮气燥,你又拿什么来铸剑?”

    说完,它就这样化作一道青烟,拂袖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