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人渣的味道

    ( )    (求收藏,求推荐票。)

    长生宫内闹鬼的事,就这样子得到了解决,只是,虽然得到了五精泰煞宗天鼎,但竺乾那死老头曾在智佳国出现的原因,却是到现在也没有找到。

    是有人装神弄鬼,还是那死老头真的变成了丧尸?唐小峰想,就算他真的死而复活,应该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否则为什么他只敢在颜紫绡和廉锦枫二人面前出现,吓两个怕鬼的女孩子,却始终不敢在他面前出现?

    毕竟,真正杀死那死老头的既不是颜紫绡,也不是廉锦枫,而是他。

    唐小峰御着飞剑,将骆红蕖与薛蘅香往麟凤山送去。

    他自己御着云光剑,又用昨用泰煞鼎铸出来的两支飞剑载着骆、薛二女,这两支飞剑虽然铸得丑了点,但毕竟是他第一次铸剑成功,他还是蛮得意的,考虑到他对铸炼之道才学了这么一天两天,他觉得自己不愧是个五讲四美三的天才。

    “大哥,”骆红蕖在他后掩鼻,“你上……到底是什么味道?”

    薛蘅香同样捂着鼻子,心想这必定就是人渣的味道。

    唐小峰郁闷地抬头看天……廉锦枫给他涂的这黑玉美肤膏效果是好,三两下就把他上的痂给弄没了,皮肤变得光光滑滑,连那些青无敌美少女看了都会妒忌,问题是涂完这药后,上总有一种洗不掉的臭味,虽然锦枫说这味道过几天自然就会散去,但至少现在,他自己都被薰得极是难受。

    前方有一个小岛,唐小峰突然大叫一声,飞剑御得摇摇晃晃,连带着他后的二女也变得紧张起来。他越飞越低,剑气突然中断,只听扑通两声,二女全都掉进了泥坑里。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唐小峰憨憨地挠着脑袋,“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刚才飞着飞着,突然说打了个盹,你们不要怪我。”

    二女从臭哄哄的泥坑里爬起来,恶狠狠地瞪着他……这混蛋根本就是故意的。

    接下来,三人继续上路,只不过二女暂时是不好再嫌他臭了,因为她们自己也是一样。骆红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不过就是说他上有味道,他就非要把我也弄臭来,大哥还真是小心眼。”

    就在这时,却听廉小峰“咦”了一声。

    二女的躯立时绷得紧紧的,心想难道他还要搞其它频道?

    “你们看底下。”唐小峰低声道。

    二女一同往下方看去,却见海面上散落着数十只破旧的木船,此外还飘浮着不知多少的尸体。

    这些尸体看上去全都瘦瘦小小,脑袋长得像狗,子仿若五六岁的人类孩童。骆红蕖愕然道:“这些全都是厌火国的国民,但厌火国与白民、双面两国比较接近,这里早已远离厌火国,它们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唐小峰载着二女,在海面前低掠而过,观察了一阵,才道:“这些像是逃离厌火国的难民。”

    骆红蕖点了点头:“听说十大寇里的‘南天门’苏南天一直都在厌火、双面、直肠等国到处屠杀,这些大概就是不得已逃离厌火国的难民,只不过他们虽然逃了出来,却还是在远离家园的地方被人杀了。”

    骆红蕖语带惋惜,唐小峰却没有太多感想,死的这些人与其说是像人,倒不如说是像狗,无法让他生出“物伤其类”的感触。

    他们继续往前飞,又飞了许久,终于来到了麟凤山。姚芷馨和麟凤山的那些好汉见到二女回来,一个个大喜过望,奔走相告。

    “我说了会把她们带回来的?”唐小峰冲姚芷馨眨着眼睛。

    姚芷馨想起他前往白皎宫前,还把自己吻了一下,脸儿羞得红红的,宛若粉嫩嫩的桃花。

    唐小峰与骆、薛二女在白民国结拜时,就把姚芷馨也算了进去,只不过当时她本人并不在场,现在既然人到齐了,骆红蕖干脆杀猪宰羊,对着猪头又结拜了一次,姚芷馨也红着脸儿,将唐小峰改唤作大哥。

    结拜完后,唐小峰向三女告辞,骆红蕖虽然挽留,他却想着把颜、廉二女留在长生宫里,万一那死老头再跑出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事,于是笑着说,反正使用剑遁的话,这里与长生宫其实算不上太远,他以后时常跑来做客就是。

    说完后,他将廉锦枫这两炼制出来的丹药送了一些给她们,然后子一窜,化作紫色剑光,一下子就没了影。

    回到长生宫,颜紫绡与廉锦枫早已在等着他,这让他很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

    不知怎么的,他又想起了自己那个整天批判政事,简直比愤青还要愤青的老爹,以及一天到晚看书,有时还喜欢学猴子一样跳来跳去的姐姐,甚至还有那整天哭哭啼啼的母亲,心里竟然生出一丝想念和惆怅。

    那个时候只想着离家出走,到平安村找颜紫绡学剑,却从来没有真正地替自己的父母和姐姐考虑过,也没有想过他们是不是一直都在担心他。

    他想着,再过一些子,还是回去看看他们。

    “老爹要是知道骆宾王和薛仲璋的女儿都还活着,应该是会高兴的,”他想,“还有紫绡姐,在书里她可是我姐的死党,两个人一定会很投缘。还有锦枫,人家说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何况她可是个漂亮媳妇……”

    他直接就把廉锦枫算成了他的未来媳妇,至于廉锦枫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接下来的子里,唐小峰在长生宫里一边学习铸炼之道,一边与颜紫绡磨炼剑技,闲暇的时间则基本都在看廉锦枫,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弄得女孩儿总是怀疑自己的脸上到底长了几朵花。

    长生宫地底藏了橘子石、红蚕石、影子石、靛蓝晶等诸多晶石,这些晶石都是五鬼以前收集来的,正是由于有这么多的晶石可供自己浪费,唐小峰渐渐地掌握了不少铸剑炼宝的窍门。他将云光剑还给了颜紫绡,自己炼了好多支,这些剑虽然都及不上云光月流剑,但居然都不比欧治子的湛卢剑差。

    他又试着炼制了一些法宝,虽然一开始炼出来的,只是一些简简单单的东西,但所谓熟能生巧,渐渐的,也掌握了不少门道。

    另外,他又发现,成为泰煞鼎的主人还有一件莫大的好处,那就是,让他可以以最大的优势役使五鬼。

    通神役鬼,原本就是道教又或是各种巫门所常用的手段,役使的鬼神,则包括六丁六甲、各类星君等等,而像茅山、神霄等道家门派,也都传有五鬼运财、五鬼移山等役使五鬼的各类术法。

    当然,术有高下,人有强弱,一个刚入门的茅山道术也能够借助符咒又或是斋醮用出“五鬼运财”,但能够运来一两块小银锭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黑瘟鬼说,虽然役使的都是“五鬼”,但许多时候,它们都是打发手下那些没名气的小鬼去完成任务。

    “鬼神也有鬼神的规矩,”黑瘟鬼说,“就算你是泰煞鼎的主人,也只在炼宝铸剑时,才可以让我们无条件的帮你,其它时候,想让我们替你做事,仍然需要按着规矩来。不过我们却可以给你大优惠,同样的术法,最多你用出来时,我们亲自动手就是。另外,我们还可以免费赠送大美鬼一枚……当当当当。”

    红瘟鬼从它后转出,朝唐小峰狂抛媚眼。

    唐小峰一阵恶寒。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