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黑玉美肤膏

    ( )    (第四更了,大家多多点击,多多给票啊。^_^)

    廉锦枫见唐小峰实在太闲,于是就陪他说笑,聊了几句后,唐小峰有些不解,问:“锦枫,以前你炼药的时候,从一开始就得像菩萨一样坐着,话也不能说,眼也不能看,怎么现在却跟我聊起天来?”

    廉锦枫微笑地道:“一般说来,炼制仙丹灵药时都是要有人护鼎的,以前奴家之所以坐着不动,就是在护鼎。”

    “护鼎?”

    “公子可曾听说过一个故事?”廉锦枫道,“曾经有一个男子误入深山,遇到了一个炼药的老人,老人看他心志坚毅,于是请他帮忙,让他坐在药鼎旁一动不动,不能说,不能语。那男子坐在那里,眼前生出许多幻象,他看到美女惑,鬼怪相,但他就是不开口。鬼怪大怒之下,把他杀了,他又转了几世,却也从不曾说一句话儿。直到有一次,他转世成了一个哑女,嫁给了一个将军,还生了一个孩子。有一次,那将军喝得大醉,她说话,她就是不开口,将军大怒,竟把那孩子大力摔在地上,哑女亲眼看着孩子摔死,不由叫了出来。她方一出声,幻象消失,他又回到了深山,仍然是坐在药鼎旁边,老人叹息一声,说他炼制的是可让人飞升成仙的仙药,若是那男子能够始终沉默,直到仙药炼成,那便连那男子也可以随他一同飞升。只可惜那男子却在即将丹成的最后一刻,过不了亲这关,导致仙药功亏一篑,满炉的药材也全都毁去。”

    唐小峰点了点头:“这个故事,我倒确实是听过。”

    “那个老人,其实就是魏伯阳魏仙人,”女孩儿道,“但凡仙剑、飞丹、神兵法宝,炼制之时必有鬼神相忌,妖魔侵扰,就比如干将与莫邪二人铸剑,历时三年而不成,直至莫邪跳入炉中,以命护鼎,才令得妖魔退去,双剑乃成。他们铸的只不过是人间名剑,便已如此艰难,更不用说像魏伯阳、葛仙人他们所炼的九转飞丹,又或是那些寻常人听也不曾听过的神兵法宝,若是没有心志足够坚定的护鼎之人,以强大的精神意念护持炉鼎,令百邪不侵,万魔不染,那就算有再好的材料与配方,也别想炼成。”

    唐小峰心想,原来炼药是这么困难的事?他以前只看到廉锦枫将药材放入鼎中,然后在旁边坐啊坐,好像只是睡一觉醒来,药就成了,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窍门。

    他问:“那为什么你现在又不需要护鼎了?”

    “这就是泰煞鼎与其它炉鼎的不同之处,”女孩儿道,“泰煞鼎内藏五精天火,就算是无形无质的魔头亦可焚毁,而炼药铸宝之时,又有五鬼护持,根本不需护鼎之人。也正因此,纵连魏伯阳、葛洪这样的仙人,对这五精泰煞宗天鼎也是不免贪图,试想,若是当魏伯阳有泰煞鼎在手,又何需找人护鼎,最后还功亏一篑,浪费了一整炉的上好药材?”

    原来泰煞鼎还有这样的好处?

    唐小峰奇道:“既然用泰煞鼎制药,不需要护鼎,那你又为什么一直坐得这么好?”

    廉锦枫脸儿一红,心想你一直盯着我看,我哪里还好意思动来动去?

    两人又聊了一会,女孩儿算算时辰,鼎内的灵药差不多已经炼成,于是打开炉盖。

    唐小峰本以为她又是在炼制小还丹又或是固元丹,谁知炉盖打开后,传出的却是一种淡淡的臭味,和她以前炼制的丹药气味明显不同。

    他诧异地问:“这是什么药?”

    廉锦枫却没有回答他,而是在心中默诵着《紫度炎光经》,开炉取药,取出来的药竟是黑黑的、黏黏的、一块一块的。她将药用玉碗盛着,看向唐小峰:“唐公子,你把衣服脱下来……”

    唐小峰跳了起来,双手捂,惊叫道:“你想做什么?”

    他这是什么反应?廉锦枫很想斜他一眼,不过她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好女孩,这种不顾形象的事她是做不出来的,她只能抿着嘴儿,低低地说:“你、你就听我的就是。”

    唐小峰心想,不错不错,开始用“我”,不用“奴家”了。

    话又说回来,他其实还是蛮喜欢听她“奴家、奴家”地说,她的声音清清的、脆脆的,这两个字念出来时,也极是悦耳动听,不像那只红母鬼……

    一想到红瘟鬼,他忍不住又恶寒了一下。

    唐小峰当然不怕自己的子被人看,尤其是,这次还是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主动要看,于是他开始脱衣服,脱完衣服后又开始脱裤子。这次轮到女孩儿惊叫起来:“我只是叫你脱衣服,没叫你脱裤子,你你你、你想做什么?”

    “早说嘛。”唐小峰看着早已羞得满脸通红的女孩,觉得自己已经变得不无聊了。

    女孩儿让他转过去,背对着自己坐下,然后用手指抹着黑药往他背上的伤口涂去。唐小峰道:“吃了那么多的小还丹,这些伤早就已经好了,你还涂它做什么?”

    廉锦枫轻轻地道:“伤虽然好了,但结下的痂却没有那么快脱落,就算脱落了,那些疤却也不会消失。我炼的这些,却是采女在她的笔记里记下来的黑玉美肤膏,再严重的疤痕涂上这美肤膏后,肌肤也会恢复如初,甚至更甚从前。”

    唐小峰笑道:“难怪她的皮肤那么好,都活了几百岁了,上不但没有疤,连皱纹都没有。”

    廉锦枫看着他背上那密密麻麻的伤疤,想起唐小峰在那洞天里对她的保护,心里蓦地涌起一阵愧疚和心酸。

    原来,她以前毕竟是一位官家小姐,虽然父亲遭遇恶人陷害,家道中落,但小时候养成的清高与典雅却不是说改就能改得过来的。而唐小峰虽然帮她报了父仇,又将她从鬼斧山救出,但在内心深处,出于君子国这种极度讲究礼乐的她,对唐小峰油嘴滑舌、胆大无礼的一些做法,却还是有着无法对人言说的鄙夷,而之所以会跟在唐小峰边,也仅仅是因为唐小峰对她有恩,而她也实在是没有其它地方可去。

    而那个时候,之所以会生出独占宝物的念头,一方面是希望自己能够变得更加有用,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不用再依赖任何人,另一方面,也是对总显得不太正经的唐小峰,多少有些不信任。

    然而现在,她的心思已经开始变得不同,她看着唐小峰那惨不忍睹的后背,想着:“他明明就知道我存有那样的私心,却仍然对我这么好,他明明就知道我背叛了他,却还是拼死保护我,可我又做了什么?他将我从贼人手中救下,还替我报得血海深仇,我却、我却……”

    唐小峰注意到她的沉默,于是问道:“锦枫,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她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在心里继续想着,“其实我也知道,衣冠楚楚、满口仁义道德的未必就是好人,嘻嘻笑笑、不拘小节的未必不是君子,结果轮到自己时,却还是忍不住便以貌取人。其实现在想来,他为了我,明知道不敌石中天也要闯上鬼斧山,他与骆姐姐和蘅香以前并不认识,却还是毫不犹豫地进入白蛟宫去救她们。他既不能算是好人,也不能算是君子,他所行的一切,只不过是率而为,但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算得上是真真正正的大丈夫。”

    人,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就在前几天,她对唐小峰的许多小节都还看不惯,然而现在回想起来,却又觉得这个人其实一切都好,就算是他的油嘴滑舌,也有着有趣和让人喜欢的一面,远胜过那些所谓仁人君子的口是心非,而这些子唐小峰对她的好,也像是突然被翻出来的书页一样,一点一点地从心头闪过,让她觉得温暖,觉得喜悦。

    “锦枫,”唐小峰回过头来,“你在想什么?”

    女孩嫣然地朝他露出一个笑容,收拢心思,替他把上的疤痕全都抹了一遍。

    唐小峰开始穿衣服,衣服还没搭上,却听到廉锦枫羞涩而又轻柔的声音:“你把裤子也脱了,我记得你的腿和……也有好多伤口。”

    唐小峰嘿嘿笑道:“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那时候一直在偷看?”

    女孩气道:“你到底脱不脱嘛,不要我帮你涂,那、那就拉倒。”

    唐小峰却把她手中的玉碗一下子抢了过去,笑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就好了。”

    他当时之所以在四女面前光着子,还不是因为上的衣服被泰煞鼎里的天火烧了个精光?他又不是真的想做暴露狂。

    他捧着黑玉美肤膏就跑,一下子就没了影。

    女孩见他居然就这样跑了,不由捂着脸儿笑个不停,然后躺在地上,在满是桃花的地上滚了几下。

    少年的人虽然已经跑远,但他的影不知怎的,却始终在她眼前晃动。她躺在那儿,用手绢蒙住了自己的脸,低低地说了一声:“坏蛋!”

    心里,竟是喜滋滋的……

    *****

    (四更了,求票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