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泰煞鼎与神主牌

    (周一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开明大王很生气。

    他让五鬼去抓那几个生人,它们却抓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他召采女来陪他,采女居然没有出现。

    他简直要气疯了。

    他坐在上,那些鬼怪跪拜在他面前,一个个惶惶不安。

    前方坑内,那巨大的金鼎已经被扶正,滚的镬汤也没有再流出。

    他抓了几个鬼怪,一口一个,三两下就把它们吞了下去。

    就在这时,他终于看到五鬼飞了过来,它们不但抓住了那个少年和逃走的那两个少女,还多抓了两个丫头回来。

    五鬼把这一男四女扔在他面前,就自顾自地飞走了,但是开明大王根本就没有在意它们,他只想着怎么处置面前的这几个家伙。

    他打算把这四个女孩扔到泰煞鼎里,把她们煮成汤,而这个臭小子,似乎根本就不怕泰煞鼎里的五精天火,所以他准备先用一把大刀把这家伙砍死,再把变成鬼的他吊起来,每天用五精天火炼上几遍,看他到底怕不怕。

    少年和四个少女全都被绳子绑着,他知道青瘟鬼弄出来的绳子,别人是没办法弄断的,所以他并不担心他们会反抗。

    他挚出一柄前些子他铸炼出来的大刀,兴致勃勃地冲上去,要把唐小峰劈死。

    但是唐小峰和颜紫绡上的绳索突然断了,他们冲上去,一个用飞剑砍断开明大王手中的大刀,一个快速地在他的嘴上贴了一张纸符。

    然后两个人拼命打,使劲打,直打得开明大王皮开绽,满是包。

    那些鬼怪看到开明大王被人殴打,想要冲上来,骆红蕖却也跳了起来,挚出弓,那耀目的光芒刺花了所有鬼怪的眼,让他们心惊胆战,不敢动弹。

    开明大王想要大叫,他想让五鬼来救他,但是贴在他嘴上的符纸,让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此时,唐小峰他们已经知道,这所谓的“开明大王”,其实就是成了精的泰煞鼎。

    泰煞鼎在长生宫里埋了多年,久而久之,居然借气化形,变成了妖精。而五鬼由于某些原因,不得不受它制约,也就只好由它胡闹。

    唐小峰和颜紫绡用凝聚了紫华剑气的拳头,一拳拳打在开明大王上,竟然把它打得越来越小,它逃又逃不掉,叫又叫不得,又是流泪,又是磕头。

    就在刚才,它还是那样的气焰嚣张,现在却像是一只楚楚可怜的小白兔,看得众女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唐小峰却想起五鬼的提醒,它们说这家伙滑头的紧,所以揍的时候千万不要手软。

    虽然他很怀疑五鬼之所以这样提醒,只是因为它们也早已忍受不了这个家伙,所以借他的手来出出气,但是无所谓了,反而自己在镬汤里煮了一遍,又弄得全伤痕,说到底也是这家伙的错,不狠狠地把这家伙揍一顿,他自己也不解气。

    于是他一拳又一拳地打下去,没有任何的犹豫。

    “开明大王”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倒在地上装死,不过五鬼早就告诉过唐小峰,说这家伙是揍不死的,所以唐小峰继续揍,于是它又只好活过来,拜在地上,不断求饶。

    “要我放过你也可以,”唐小峰冷笑着,“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不管是什么事,你都要听我的,知不知道?”

    他见这家伙还有些犹豫,于是又揍了一顿,直揍得它不得不服,才按着五鬼教他的方法念出真言,又咬破食指,滴了一滴血在这家伙上。

    只见光芒一闪,坑里的金鼎飞了过来,“开明大王”飞了过去,两者融成一体。

    五精泰煞宗天鼎开始旋转,旋转的过程中散出五彩霞光,然后越变越小,变得只有茶壶一般大,飞了过来,落在唐小峰手心。

    周围的场景开始塌陷,所有鬼怪纷纷逃窜,这个洞天原本就是以五精泰煞宗天鼎为根基开创而出,在五精泰煞宗天鼎认主的那一刻,它也就失了存在的基础。

    就像是一面镜子突然破碎,所有的画面都碎成了无数块,然后坠落,消失。当唐小峰和四女还过神来时,他们已经回到了长生宫的地底花园里。

    周围依旧是桃树、假山、流水、小亭,如果不是唐小峰的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金鼎,如果不是他那近乎全子满是伤痕,他们简直要怀疑自己只是做了一个不真实的梦。

    “你们看这里。”颜紫绡指着金鼎上雕着的一个小动物。

    看着这有点像老虎,又有点像兔子的小动物,廉锦枫掩着嘴儿,微笑道:“难怪它要自称开明大王,这不就是《山海经》里记载过的开明兽么?”

    “大哥,这里好像多了条路。”骆红蕖指着一个突然多出来的地道入口。

    他们一同往地道里走去,在经过一条狭长的通道后,他们来到空旷的地底。

    他们看到这里散落着各种颜色的矿石,有的漆黑如夜,有的闪耀如星,形状也各不相同。

    “这是什么?”唐小峰从地上捡起一个黑色的木牌。

    木牌上密密麻麻地写着许多人的名字,唐小峰看着稀奇,将它转来转去。

    突然间,风刮过,在他们面前跪伏着上百只半透明的影。唐小峰定睛看去,看到其中一个披轻纱,一脸无奈,于是笑嘻嘻地道:“咦,这不是采女姐姐么?采女姐姐,你怎么不说话?”

    采女轻叹一声:“我的已被你杀死,连神主牌也落在了你的手中,你还要我说什么?”

    唐小峰看来看去:“石中天呢?”

    采女道:“开明大王只将他看得上眼的人的名字写在神主牌上,洞天既已崩溃,其他魂野鬼再无束缚,已自行投往曹地府去了,只有我们这些人受神主牌所制,不得不留下来,石中天并不在我们这些人里。”

    颜紫绡嘀咕:“不是你们这些人,是你们这些鬼。”

    “采女姐姐,我问你,”唐小峰道,“我们几个人,为什么好端端的会掉到那洞天里去?”

    不止是唐小峰,连骆红蕖她们也一同看着采女。

    采女无奈地道:“我虽然受开明大王所制,无法离开洞天,但恰好会些阵术,于是借着开明大王打开鬼门,放一伙鬼怪出来胡闹的机会,让它们帮我布下一道鬼谷阵法,强迫你们进入鬼门。一开始时故意向你们示好,也只是想要让你们对我毫不防备,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夺走你们的,以逃脱开明大王的控制。”

    “原来那个是鬼谷阵法,我还以为是鬼打墙呢,”唐小峰喃喃地道,“但你如果只是想要的话,你自己的不也一直就在那里?让那些鬼怪帮你把它搬进去不就成了?”

    采女冷冷地道:“看来你不止是对鬼谷阵法,对巫术也是一窍不通,我既已将名字写在神主牌上,就算把带入洞天,也只会连一起被神主牌制住,唯有躲进其他人的里,才能避开神主牌对我的控制。”

    “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唐小峰笑道,“你是采女,你的也是采女,只要神主牌上写着‘采女’,你就算回到你自己的体里,也还是逃脱不了。所以你就打算夺舍,如果你能够夺走锦枫的子,那么对神主牌来说,你就不再是采女,而是变成了天底下最好看最漂亮的廉锦枫,这样神主牌自然就控制不了你,是不是这样?”

    廉锦枫红着脸儿,看了他一眼。

    唐小峰心想,好感度加2。

    采女垂首不语,其它幽魂也都知道自己的生杀大权全都纵在唐小峰手中,一个个不敢吭声。

    “还有一件事,”唐小峰看着采女,认真地问,“在这两个月里,你有没有看到竺乾那死老头的鬼魂?”

    采女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早就杀了他,但要么他并没有死去,要么就是他已经自投曹地府去了,并没有落得跟石中天一样的下场。”

    唐小峰忖道,看来是被二妹说中了,紫绡姐和锦枫在智佳国遇到那死老头,跟长生宫闹鬼,这两者之间可能并没有多少关系。

    他看着手中的神主牌,喃喃道:“我该拿这牌子做什么?把它留着,你们就只能一直跟着我,被这么一大群鬼跟着,我想想也觉得难受,倒不如……”

    他原本想着,干脆把这些鬼全都放了,让他们自己到曹地府投胎去,就在这时,却有人拉了拉他的手臂,他愕然转,然后就看到薛蘅香面无表地站在一旁,朝他翻开手掌。

    “三妹,”唐小峰拉着她的手看来看去,“你是要我帮你看手相么?”

    薛蘅香却只是盯着他,连动都不动一下。

    唐小峰心想,这丫头还真是死板板的一张脸,也不知道体里到底有没有幽默细胞。

    “三妹……你难道是要我把这牌子送给你?”唐小峰有些疑惑。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