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羞死鬼了

    青瘟鬼皱起眉头:“五精泰煞宗天鼎内藏五精天火,连五采石都可炼化,为何这小子却跟没事一样?”

    白瘟鬼道:“你们再看看这小子。”

    青、黑、红三鬼看去,却见唐小峰虽然落在镬汤里,上却有黑气隐现。

    青瘟鬼大讶道:“他体内竟有幽戾气?但这如何可能?幽戾气纵连间诸王也不敢轻易碰触,难道他一个活人,竟能够将其吸收?”

    间本已是三界间的极之处,幽戾气又是间极寒之地里的极之气,这样的极之气竟然会在一个生人体内,它们自然难以相信。

    白瘟鬼淡淡地道:“世上之事,原本就无奇不有,这小子看来亦是天地间的一个特例。”

    镬汤内,唐小峰喃喃道:“不妥,不妥,刚才还痛快得紧,现在突然开始了起来。”

    他虽以幽戾气充斥全,保护自己不受鼎内的五精之火伤害,但幽戾气在这鼎中消耗极快,再待下去,他终是不免被煮成汤,于是赶紧子一窜,飞到高处,左看右看。

    骆、薛原是又惊又喜地看着他,等他一窜出来,却又满脸憋红,赶紧将脑袋扭开。

    红瘟鬼亦是捧着脸摇来摇去:“羞死鬼了,羞死鬼了。”

    原来,唐小峰虽然保得自己不被五精天火炼化,但他上所有的东西,除了颜紫绡暂时借给他的那支云光剑,其它全都被溶了个干干净净,连被誉为天下第一剑的湛卢剑也不例外。

    既然连湛卢剑都会被溶化,他上的衣服自然更是一片也别想保留,现在的他竟是光溜溜的一个,难怪二女看了脸红。

    也幸好云光剑被留了下来,而他在这两个月里,原本也就时常将此剑借来练一练,心剑合一并没有多大问题,要不然他现在无剑可御,恐怕还是只能等死。

    趁着众鬼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剑光一闪,割断二女上的绳索,一下子就将她们抢了过来。

    采女又气又怒:“抓住他们。”

    唐小峰却挟着二女落在坑内,将所有剑气聚在脚上,一脚把五精泰煞宗天鼎踹翻,滚滚镬汤往采女及众鬼卷去,采女反应快,一下子就闪没了影,那些慢半拍的鬼怪被镬汤浇中,纷纷发出凄厉惨叫,魂飞魄散。

    更糟糕的是,这泰煞鼎里也不知道到底装了多少镬汤,竟如海浪般不断涌出,越涨越高,又将周围石壁快速熔穿。五鬼虽然都不怕五行精火,甚至是以此为食,但它们不怕精火,却不想被这镬汤浇中,也只好纷纷避散。

    开明大王跃到高处,见唐小峰带着二女要逃,气急败坏地吼着:“抓住他们,抓住他们。”

    五鬼聚在一起,青瘟鬼看向白瘟鬼:“你去。”

    白瘟鬼看向黑瘟鬼:“还是你去吧。”

    黑瘟鬼看向红瘟鬼:“要不……”

    红瘟鬼羞羞地摇来摇去:“好帅,那小伙子好帅。”

    黑瘟鬼汗了一下,转头看向黄瘟鬼,黄瘟鬼吼道:“这次俺死也不去。”

    青瘟鬼道:“算了,大家一起去。”

    黑白二鬼齐声道:“就这么办,谁不去就揍谁。”

    二鬼抓着仍在犯花痴的红瘟鬼,往唐小峰和二女追去,青瘟鬼紧跟在它们后。

    黄瘟鬼发着牢:“结果俺还是要去……欺负俺老实!”

    ……

    *****

    采女快速地飘着,一只鬼怪从暗处钻了出来,沉沉地看着她:“怎么样?”

    采女恨恨地说:“那死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掉进泰煞鼎里,受五精天火炙烤,却连一点事都没有。”

    鬼怪淡淡地道:“我在鬼斧山挖了自己一只眼睛,再以花费数十年心血悟出的心法,从间召来连金仙也不敢轻易碰触的幽戾气,结果这些戾气却被他莫名其妙的吸收掉,那小子的体质有些古怪。”

    原来它就是“鬼剑”石中天。

    采女冷笑道:“管他体质如何,他总不可能是五鬼的对手,现在下面乱成一团,我们最重要的就是按照计划,夺了那两个女孩子的舍,好逃出这里,不再受人折磨虐待。我先说好了,那姓廉的丫头竟比我生前还要漂亮,她的体可是我的。”

    石中天地道:“小心另一个丫头的月流剑。”

    采女道:“你就放心好了,那姓颜的丫头好骗得很,我前面故意帮助他们,就是为了要博得她的信任。而那姓廉的丫头虽然更聪明一些,但她却没什么本领,只要将颜丫头制住,她也只能任我们处置。”

    原来,由石中天带着群鬼围攻唐小峰和廉锦枫,采女再领着颜紫绡匆匆赶到,这只是采女和石中天合演的一出戏。

    采女将手一晃,变出一个玉盘,又在玉盘上变出一个桃子。

    鬼怪子一纵,变成另一个桃子。

    采女收起脸上的险笑容,绽露出一个清纯而又善意的微笑,往前方的山洞飘去。她知道,只要骗颜紫绡将鬼怪变成的这颗桃子吃下,那这两个丫头,就都只能任她处置。

    采女飘到山洞:“两位妹子……”

    话刚说完,她却僵在那里。

    山洞内空无一人。

    石中天从盘上跳了下来,眼眸闪动冷光:“怎么回事?她们逃掉了?”

    “这、这不可能,”采女失落地道,“我留在长生宫里的那一魂一魄,在这两个月来一直都在观察她们,这两个丫头都没什么主见,那臭小子让她们留在这里,她们、她们绝不会自己走开。”

    石中天冷然道:“但她们确实跑了。”

    采女勃然大怒,连脸上那看似清纯的笑容也一下子就变得怨毒,她掠到外头,一声低啸。

    数十只鬼怪从远处奔掠而来,她气急败坏地下着命令,让这些鬼怪帮她去找颜、廉二女,鬼怪接令,呼啸而散。

    石中天纵到她边,低声道:“我们也赶紧去找,要是被开明大王又或是五鬼先找到她们,我们就无法夺舍逃走。”

    采女“嗯”了一声,与石中天飞掠而去。

    待他们走后,暗处却传来低低的女孩儿声音:“颜姐姐,她、她……”

    “她果然跟坏人是一伙的。”颜紫绡恨恨地说。

    廉锦枫心想,不是坏人,是坏鬼。

    她现在终于明白那个时候,唐小峰为什么一边抓着她的手说要她们留在这里,一边却又在她手心上悄悄写了“离开”两字,想必是唐小峰早已看出了采女的不怀好意。

    颜紫绡道:“我们走,去找小峰他们。”

    她催动月流剑,载着廉锦枫,沿暗的角落悄悄飞掠……

    *****

    唐小峰根本没逃多远,就被五鬼给追上,他手持云光剑,冷冷注视着前方的青瘟鬼。

    骆红蕖背对着他拉开手中的弓,指着她面前的白瘟鬼。

    薛蘅香缩在他们中间,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碰到唐小峰的光股。

    黑瘟鬼和黄瘟鬼散在两边,让他们无法再逃。

    红瘟鬼躲在一旁,痴痴地看着光着子的唐小峰:“好帅,好帅……”

    一道剑光飞了过来:“小峰。”

    颜紫绡载着廉锦枫落在他们边,正要跟唐小峰说话,却又同时叫上一声,转过脑袋,脸儿憋得红红的。

    “小峰,你、你为什么不穿衣服?”颜紫绡心儿跳得好快。

    唐小峰长叹一声,抬头看天,想:“我还想要逃出去,她们怎么反而跑了进来?”

    骆红蕖苦笑了一下,解下自己的对襟半臂,头也不回地递给唐小峰:“大哥,你还是遮一下吧。”

    唐小峰嘻嘻笑地接了过来,心想,我都不怕被你们看,你们还有什么好怕的?你们现在不想看,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喜欢看。

    对襟半臂认真说起,只不过算是二十一世纪人们所说的“马甲”,是女孩子们罩在连衣裙或是襦衣外的短衫,唐小峰自然没办法穿,只是拿来往腰上一绑,勉勉强强遮住要害。

    红瘟鬼说:“好帅,好帅……”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