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五方五行五瘟鬼

    远处有鬼怪爬来,采女悄悄示意,让唐小峰避开。

    唐小峰藏了起来,只在暗中跟着采女,很快,采女就进入了一个大

    这大是由黑铁铸成,中央坐着一个高大的怪物,这怪物头戴王冠,披五彩锦袍,一咧起嘴,便发出满堂笑声。

    在他后,蹲着一红一黄两只恶鬼,这两只恶鬼,便是南方火精红瘟鬼,与中央土精黄瘟鬼。

    还有许多鬼怪在周围爬来爬去,又有二十多只在上跳着各种奇形怪状的舞蹈,供那头戴王冠的怪物取乐。

    采女款款飘到怪物面前,怪物将她一把抓了过来,在她上又摸又揉,又在那饱满的双峰上搓来搓去。

    采女倚在怪物脚上,流波转动,问:“大王找我有何要事?”

    开明大王问:“听说有五个生人跑了进来,两个被抓了,另外三个却不知逃到了哪里,采女,你知道有这事么?”

    采女道:“奴家适才一直都在休息,此事,奴家还不曾听说。”

    开明大王把她扔在地上,使劲踩了两脚,怪笑道:“你真的不知道么?”

    周围的鬼怪哄笑起来,采女却像无事一般,抱着开明大王的腿:“奴家就像是大王脚下的虫子,大王踩个几脚,奴家也就死了,奴家哪里敢欺骗大王?”

    开明大王摇头道:“可我现在不想养虫子,我想养条狗。”

    采女趴在地上,汪汪地叫了两声,又用舌头去开明大王,从脚尖往上,一直到他的腿根。

    即使是这样的动作,她居然也做得赏心悦目,漂亮好看,仿佛她不是一条下无耻的母狗,而是一个在花园里采花的小姑娘。

    开明大王大喜,又把她抱了过来,像哄婴儿睡觉般摇来摇去,紧接着又大怒道:“刚才是谁告她状的?”

    三只鬼怪缩着子,惴惴不安,其它鬼怪战战栗栗,也都不敢替它们三个说话。

    开明大王哼了一声,将手一指,一团火光冲了上去,立时便将那三只鬼怪烧成飞灰,让它们魂飞魄散。

    一直蹲在开明大王左侧的红瘟鬼跃了上去,将那团火焰一口吞下,舒舒服服地打了个饱嗝。

    没过多久,一只青色的大鬼将两个少女拖了上来,这两个少女,自然就是骆红蕖与薛蘅香,而那只青色大鬼,则是五鬼中的东方木精青瘟鬼。

    “果然是两个生人,”开明大王摇头道,“真丑,真丑,这两个女人长得真丑,青鬼,你把她们杀了,等她们变成鬼后,我再把她们变得漂亮些。”青瘟鬼飘在那里,动也不动。

    开明大王怒道:“你不听我话么?”

    青瘟鬼抬头看天,懒得理他。

    开明大王气道:“知道了,知道了,我给你就是了。”

    说完将手一挥,一道青色火焰朝青瘟鬼飞去,青瘟鬼一口吞下,怪笑两声,便要往骆、薛二女扑去。

    “且慢!”采女叫上一声,将青瘟鬼阻住,然后咬着开明大王的耳朵,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开明大王使劲点头,又道:“采女,你不要骗我。”

    采女子一滑,跪在开明大王双腿间,孩子气地抱着他的腰:“奴家都已经是大王养的狗了,又怎么敢欺骗大王?”

    骆、薛二女心想,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开明大王大喜,又将采女抱了过来,将手一挥,对面的铁壁突然打开,露出一个巨大的土坑,原来这土坑下面,放的就是唐小峰和廉锦枫前面看到过的那只金鼎。

    气直扑而来,那些鬼怪纷纷散开。

    一只金色大鬼飞了过来,这只金色大鬼,就是五鬼中的东方金精白瘟鬼。

    开明大王朝白瘟鬼叫道:“采女说了,这两个丫头都是什么天仙转世,体内的先天灵气最适合用来炼制神兵法宝,把她们扔到鼎里面去,说不定我要炼的兵器就出来了,白鬼白鬼,你把她们给我扔下去。”

    白瘟鬼飞了过来,一手一个,抓住二女就往鼎里扔去。鼎内熔汁滚滚,薛蘅香吓得面无血色,骆红蕖暗叹一声,想着自己没有死在白蛟宫内,想不到却是死在这里。

    眼看二女就要掉入鼎中,化作白骨,一道剑光却疾掠而来,将她们接住。

    救下她们的自然就是唐小峰,他带着二女,化作剑光往来路掠去,却只见眼前一暗,一只黑色大鬼挡在他们面前……北方水精黑瘟鬼。

    唐小峰左突右转,但是青瘟鬼、红瘟鬼、白瘟鬼、黄瘟鬼也全都飞了过来,左堵右载,将他们拦得死死的。

    唐小峰心知这样子根本无法逃走,想着擒鬼先擒王,与其跟这五鬼拼个你死我活,不如直接把那驱使五鬼替他做事的家伙搞定,干脆一咬牙,扭头就往开明大王冲去。

    开明大王竟然吓得脸无血色,抱着采女掉头就跑:“救我,你们还不快点救我?”

    白瘟鬼翻个白眼,看向其它四鬼:“你们还不赶紧救他?”

    黑瘟鬼变出个扇子,扇来扇去:“这鬼地方太了,真让人不想动,青鬼,还是你用火把他们直接烧了吧。”

    青瘟鬼打个哈欠:“他不是说要把那两个女娃子扔到鼎里,当材料用么?万一我把她们两个也烧了,那怎么办?”

    三鬼扭过头,看向红瘟鬼。红瘟鬼捧着脸儿,羞羞地说:“那男娃子蛮帅气的,人家舍不得伤他。”

    原来它是一只母鬼!

    眼见开明大王被人追着满跑,四鬼一同看向黄瘟鬼,黄瘟鬼嘀咕:“欺负俺老实,尽叫俺干活。”

    子一窜,它化作大山,一下子就把唐小峰跟骆、薛二女镇在山下。

    唐小峰就像是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孙猴子一般,除了脑袋露在外头,什么也无法动弹。他扭头看去,骆、薛二女一个在他左边,一个在他右边,竟也跟他一样,全都只露着一颗脑袋,也不知这山到底是怎么压的,不差一分,不错一毫,让他大感佩服。

    开明大王见唐小峰被压在那里,这才停了下来,直喘着气。

    采女赞道:“还是大王英明,连手指头都不用动一下,敌人自然束手就擒。”

    众鬼纷纷鼓掌,开明大王得意洋洋。

    白瘟鬼、黑瘟鬼、红瘟鬼、青瘟鬼一同翻着白眼,黄瘟鬼想着,我要不要把这男孩子再放出来,吓他一下?

    开明大王指着唐小峰道:“把这死小子给我压扁,那两个丫头都扔到鼎里头去。”

    采女道:“大王且慢。”

    开明大王问:“你又有什么主意?”

    采女搂着开明大王的脖子,声道:“大王,那两个女娃子虽然都非凡人,但所谓物无阳,违天背元,把她们两个丫头扔下去,未必能够助大王炼成神兵。上古之时,铸剑师都有祭剑一说,而祭剑的一般都是一对童男童女,大王何不扔下去一男一女?”

    开明大王点头道:“甚好,甚好。”

    黄瘟鬼现出鬼,左手拎着骆红蕖,右手拎着薛蘅香,脚下还踩着唐小峰。既然是要扔一男一女,男的自然是脚下的少年,他问开明大王:“这两丫头,扔哪一个?”

    开明大王还没有决定,唐小峰却先大叫道:“等一下,我有个问题要问。”

    开明大王道:“你说。”

    唐小峰问:“这世上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开明大王问采女:“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

    采女笑道:“这个问题本就无法回答,他是在拿大王当猴耍呢。”

    开明大王大怒:“把这小子先扔下去。”

    骆红蕖颤声道:“大哥……”

    “不用说了,”唐小峰苦笑道,“我这做大哥的没有本事救你们,那比你们先死一步,也是好的。”采女从开明大王上滑下,款款地飘了过来,唐小峰抬头看她,道:“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个好人。”

    采女恨恨地道:“你毁了我的,还真以为我会帮你?我恨不得将你扔在镬汤里,煮上三十三年,看着你哀哭惨叫。”

    唐小峰喃喃道:“那你可就只能失望了,那样的大锅,我掉下去,一下子就化了,哪里还能被你煮上三十三年?不过你要我死,刚才让那黄鬼一脚把我踩死也就得了,为什么要让它把我往锅里扔?”

    采女冷笑道:“你要是被踩死,仍然能够做鬼,扔在泰煞鼎里,鼎内的五精天火却会连你的魂魄也一同炼化,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唐小峰苦笑道:“难怪有人说,这世上谁都可以得罪,就是不要得罪女人。”

    采女缓缓退开,青瘟鬼变出三根绳子扔向黄瘟鬼,黄瘟鬼接了过来,将唐、骆、薛三人缠个通透。

    二女被它吊在高处,唐小峰则被它一脚踢往金鼎。

    只听扑的一声,镬汤溅起,骆红蕖扭过头去,不忍看他,薛蘅香面无表,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开明大王问采女:“这两个丫头,要扔哪个下去?”

    采女掩嘴笑道:“我看她们两人同姐妹,扔哪个下去,对另一个都太过残忍,不如……”

    开明大王道:“不如两个都不要扔?”

    采女道:“不如两个一起扔下去。”

    开明大王道:“听你的,全都听你的。”

    就在这时,却听下方坑内,传来少年的叫声:“痛快,痛快,这澡洗得还真是痛快。”

    众鬼愕然,一同往那金鼎看去,却见唐小峰在滚的镬汤里游来游去,时而仰泳,时而蛙泳,采女瞠目结舌地飘在那里,开明大王亦是睁大眼睛,直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

    (求推荐,求收藏,大家一定要收藏啊,大号小号都要收。^_^)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