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五精泰煞宗天鼎

    采女道:“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刚才那些鬼怪跑了不少,万一它们把五鬼找来,那就麻烦了。”

    她转过来,往前飘去,唐小峰用手拍了拍他自己的脸,然后才耸了耸肩:“采女姐姐,你等我。”

    就这样追了上去。

    颜紫绡与廉锦枫对望一眼,这样的处境,实在是让她们的内心充满了一万个问题,怎么理也无法理个清楚。

    他们跟着采女左拐右转。

    周围的景不断变幻,他们在这个地方本就没有方位感,也不知道采女把他们到底带到了哪里。

    他们来到一个地方,采女移了几颗石子,前方突然出现一个洞口。等他们进入洞内,采女将那几颗石子又移了回去,外头的景立时像被雾气遮断一般,什么也无法看到。

    颜紫绡问:“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采女叹道:“此处乃是长生宫地底深处的一个洞天,开明大王以五精泰煞宗天鼎为根基,硬生生开辟出这个非生非死,介于阳之间的神秘洞天。也不知开明大王做了什么手脚,数百年来,凡是在东海受冤或是含恨而死的冤魂恶鬼,不是自行投往曹地府,却是被他强行劫到这里,供他驱使与折磨。我当初来到长生宫,本是为了寻找这五精泰煞宗天鼎,谁知却被困在这里,再也无法离开长生宫。”

    唐小峰道:“这五精泰……什么什么鼎,又是什么东西?”

    采女流波转动:“五精泰煞宗天鼎,乃是盘天开天辟地时,由混沌之初的五种宇宙精华互相融合,自行生出。远古之时,女祸娘娘曾用它炼制过五彩石,故曾称作女娲鼎,大荒之时,神农炎帝用它炼过百草,故又称作神农鼎。它自带五行精火,又可聚集天地灵气、月精华,不管是炼丹制药,铸剑制宝,用它时都可事半功倍,故而千百年来,不管是铸剑师还是金丹师都想要找到它。我因为要炼化一件宝物,也在苦苦寻它,却没想到泰煞鼎虽然找到,自己却陷在这里。”

    唐小峰与二女对视一眼,开始知道他们先前的猜测并没有错,数百年来,不管是葛洪还是其他人,之所以千方百计来到长生宫,其实都是为了采女所说的这五精泰煞宗天鼎。

    采女再叹一声,继续道:“我来到长生宫时,葛洪葛仙人因找不到秦煞鼎,已经离去,而我却不知道是因为运气太好,又或是运气不好,终于找到了进入此间的入口。每个人体内都有三魂七魄,为防意外,我将自己的一魂一魄与留在元室里,只将另外二魂六魂遁出,来到这里,先行查看。我本以为这样做万无一事,却不想那开明大王却有役鬼的本事,竟将我的魂魄拘役在此,受他折磨虐待,让我再也无法离开。”

    唐小峰苦笑道:“你说你将一魂一魄和一起留在元室里,那……”

    采女黯然道:“我的其实未死,只是因为体内只剩下了一魂一魄,生气微弱,在外人看来,才与死了一般。但就在半个时辰前,我突然感应不到自己与的联系,而那一魂一魄也自行飞了过来,与我的二魂六魄会在一起,那时我便知道,我的已被人杀了……”

    颜紫绡和廉锦枫扭头看向唐小峰。

    唐小峰抬头看天。

    采女道:“我知道,这也怪不得你们,这十年来,每到六月半,开明大王便会将一些恶鬼放出去,让它们在外头胡闹,而前几恰恰就是六月十五。我那里只剩下一魂一魄,虽然能思能想,却不能动,不能语。你们之所以看到她在动,乃是有一只疟鬼悄悄钻到里头,捉弄你们。”

    原来是这个样子?颜紫绡和廉锦枫又对望了一眼……不管怎样,这两天里,她们确实是被吓得心惊跳。

    颜紫绡问:“那位开明大王又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做这么多恶事?”

    采女苦笑道:“说实话,我也弄不清楚,当我来到这里时,他就已经在了。这个地方原本就是他所建,所有的规矩都是由他说了算,而他更有役使五鬼的手段,这五鬼,乃是东方木精青瘟鬼、南方火精红瘟鬼、西方金精白瘟鬼、北方水精黑瘟鬼,以及中央土精黄瘟鬼。虽说像茅山、神霄这样的道家门派,也存有像五鬼搬运术、五鬼发财术这样的术法,但那也只是将五鬼暂时请来做一做事,他却是将五鬼直接抓来,替他看管此处的恶鬼厉魄,这样的手段,只怕连当年茅山宗的三茅真君,也未必能够做到。”

    “看来那家伙真的不好对付,”唐小峰问,“采女姐姐,我们还有两个同伴掉了下来,你能不能帮我们找到?”

    说起来,他的脸皮还真是有够厚的,明明在外头把人家一剑杀了,现在却还是一脸笑笑的求人办事。

    采女正要回答,就在这时,一只鬼怪忽地窜了进来。见颜紫绡和廉锦枫一脸紧张,采女低声道:“不用担心,它是我的人。”

    唐小峰想,它不是你的人,它是你的鬼。

    鬼怪跳到采女肩头,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紧接着就闪了出去。

    采女回过头来:“糟了,那两个女孩已经被五鬼中的青瘟鬼抓了去,正被带给开明大王。”

    唐小峰暗道:“果然糟糕。”

    远处有钟声传来,采女低声道:“这是开明大王在召我,我去去就来。”

    唐小峰说:“我跟你一起去。”

    他转过头去,让二女在这等着,颜紫绡想要跟他一起去,但他却不同意,说他一个人悄悄跟着采女,不会被那些鬼怪发现,人一多了,反而碍事。

    无奈之下,颜紫绡只好将手中的云光剑递给唐小峰,自己只留下了月流剑。唐小峰知道他虽然带了不少飞剑,却没有一支能够对付得了那些鬼怪,也就毫不客气地将云光剑接了过来。

    “我在门口布了一些阵法,”采女看向颜、廉二女,道,“那些鬼怪没有我的许,是无法进来的,你们最好不要出去,留在这里,会比较安全。”

    唐小峰抓住廉锦枫的手,笑嘻嘻地说:“锦枫,你等我。”

    女孩儿红着俏脸,点了点头,等采女和唐小峰走后,她又举起被唐小峰握过的小手,看着手心发怔……

    *****

    唐小峰跟着采女,沿着一条斜斜的小路往下走。

    周围灰灰暗暗,脚下的土地翻露着死猪般的惨红,整个空间,都给人一种森压抑的感觉。

    但是唐小峰一直都是笑笑的。

    唐小峰问:“采女姐姐,既然这两天那开明大王把鬼门打开,让一些鬼怪出去胡闹,那你为什么不偷偷溜出去?”

    “没用的,”采女低声说,“他知道我与那些寻常鬼怪不同,在从周朝活到现在的数百年间,多少会些术法,于是让五鬼着我,在一块神主牌上签下我的名字,只要神主牌还在他的手中,我就只能听他使唤。”

    唐小峰又问:“那采女姐姐知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湛卢剑和其它飞剑,都对那些鬼怪无效?”

    采女扭过头去,轻轻淡淡地看他一眼,道:“你大概不曾学过铸剑之法,又或是捉鬼之术。寻常飞剑,是采用五行之精铸炼而成,而恶鬼厉魄都是有形无质,以这些飞剑去杀无质的恶鬼,自然是没什么用处。但这世上又有些物质,是能够驱邪辟鬼的,就比如说桃木,所以但凡以捉鬼为生的道士,上都要带上一支桃木剑,就是这个道理。而云光月流剑,在铸剑之时,里面必定放有能够驱邪辟鬼的物质,故而能让那些鬼怪惧怕,而像湛卢这样的宝剑,原本就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用来捉鬼的,所以在对付恶鬼厉魄时,反而不如一支普普通通的桃木剑。”

    唐小峰喃喃道:“原来是这样。”

    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剑为什么总是劈不到那些鬼怪。

    长生宫底部的花园里就种了不少桃树,早知道,就多削几支桃木剑带在上。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