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幽魂野鬼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廉锦枫心里有着跟颜紫绡同样的疑惑,只不过她问了出来,颜紫绡却是无人可问。

    虽然她也知道问了也是白问,唐小峰跟她一起落到这里,既然她不知道,唐小峰也不可能知道。

    但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明知道问了白问,还是会忍不住问出来的。

    “那里好像有出口。”唐小峰抱着她,往前方的光亮飞去。

    周围越来越,简直就像是在火炉上烤着一般,廉锦枫擦拭着额上的汗水,又发现自己的衣裳也被汗水浸得一片潮湿。

    唐小峰也好不了多少,这个地方实在太,让他很想把衣服脱得光光的,然后找个水池跳下去,洗上一个凉水澡。

    当然,最好是怀中的美少女也脱得光光的,陪他一起洗。

    飞过一道狭长的过道,他们躲在暗处,睁大眼睛看着下方。

    底下竟然有个大得不可思议的金鼎,鼎中煮着滚的镬汤,一团团气腾了上来,到处都弥漫着水气。

    此外,还有不知多少的铁链悬挂在空中,无数鬼怪搬运着奇形怪状的矿石往鼎里扔,溅起一道道熔汁,它们来来去去,忙碌异常。

    一只金色的大鬼手持铁鞭,腾着云雾飞来飞去,看到偷懒的鬼怪,就狠狠地抽上一鞭,有些鬼怪被抽得掉入鼎中,它们在煮沸的熔汁里发出嘶哑难听的惨叫,拼命地往鼎外游,却很快就沉了下去。

    金鼎上刻着一些蝌蚪古文,它们变幻不定,发出神秘莫测的五色光芒,五色光芒互相碰撞,交错出奇妙的火花。

    一只鬼怪贴着惨红色的壁面爬动,突然扭过头来。

    唐小峰赶紧收回脑袋,心里想着,还是不要让这些家伙看到自己的好。

    他抱着女孩儿往来路飞去。

    但是那只鬼怪却一直在跟着他们。

    前方有一条岔路,唐小峰想也不想的,就往那边转去。

    对他来说,反正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他都弄不清楚,既然弄不清楚,也就没有什么好犹豫不决的,是好是坏,全凭运气。

    前方是个较为空阔的洞,看上去,就像是被开采过的矿洞。

    唐小峰猛一转,结果又看到了那只鬼怪。

    那只鬼怪全黝黑,前臂极长,后脚极短,半蹲在那里,简直就跟青蛙一般。

    唐小峰喃喃道:“你又不是美女,一直跟着我做什么?”敢只有美女才能跟着他?

    鬼怪的丑陋眼睛里郁的冷光,冷光中又夹杂着怨毒、鄙夷,还有许多说不清楚的绪。

    廉锦枫用手勾着唐小峰的脖子,扭头看着这只鬼怪,视线不经意地与它撞了一下,立时打了个寒战。

    她看到了鬼怪眼眸深处的恨意……那燃烧至极点的恨意。

    唐小峰继续喃喃:“难道是我杀了你老爹老娘?还是我勾引了你老婆?不过你放心,就算我勾引了你老婆,我也肯定没对她做过什么,我还是个处男呢。”

    女孩儿俏脸飞红,心想:“他怎么尽说些没正没经的话?”

    鬼怪冷冷地看着他:“小子……想不到你竟然会自己送到这里来。”

    唐小峰疑惑地看着它……他诧异的,并不是这只鬼怪语气中的怨毒,而是它的声音,唐小峰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

    明明觉得听过,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廉锦枫却是又惊又怒,连额上的香汗也莫名地变成了冷汗,她清清楚楚地记得这个人的声音,因为这是她杀父仇人的声音。

    她颤声道:“石、石中天?”

    唐小峰心头一震……这果然是石中天的声音。

    他睁大眼睛看着石中天:“原来你还没死?”

    鬼怪冷笑道:“我没死么?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没死么?”

    唐小峰喃喃道:“如果你这个样子算是活着的话,那我想,我宁可去死,也绝不想变成你这个样子。”

    石中天怪笑道:“你说的没错,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算不算是死了,但我却很清楚一点,如果这样子算是活着,那我宁肯自己死了,如果这样子算是死了,那我真希望我一直活着。”

    “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小峰叹一口气,放下廉锦枫,将她护在后,“难道这里真的是曹地府?你是不是坏事做太多了,被关进十八层地狱,变成了这个样子?”

    话说回来,你掉进十八层地狱也就算了,我怎么也掉了下来?

    我可是一个五讲四美三的好孩子。

    石中天冷笑道:“你想知道么?没关系,等你们也变成这个样子,那你们就会知道了。”

    它缓缓地爬着,突然后腿一蹬,朝唐小峰扑了过来。

    唐小峰骤然出剑,剑光闪过,却斩了个空。

    眼看鬼怪就要扑到他脸上,他赶紧拉着廉锦枫就地一滚,险险地避了开来。他用剑斜斜地指着鬼怪。

    鬼怪落在地上,朝他露出一个丑陋无比的笑容:“怎么,你还想杀我?现在你是人,我是鬼,你怎么可能杀得死我?”

    唐小峰惊疑地看着手中的湛卢剑……他刚才确实砍中了它,但就像是砍在空气里一样,根本没有任何效用。

    周围,不知何时爬出了越来越多的鬼怪,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

    群鬼疾扑而来,唐小峰一个回,将女孩儿护在下。群鬼扑在他上,又撕又咬,这些鬼怪实在太多,他们已完全被压在了底下。

    唐小峰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座冰山压住,体传来撕心裂肺般的痛感,这种痛感太过尖锐,让他几乎无法忍受。

    突然间,两道剑光疾冲而来,剑光如兰花般绽放开来,将那些鬼怪杀得纷纷碎散。石中天扭头看去,看到远处飞来一个穿红衣的少女。

    它的眼中闪过愤怒的光芒,却是无可奈何,只将子一扭,消失无踪。

    唐小峰抬起头来,见那些鬼怪或死或逃,连一只都看不见了。他扭头看向自己的手臂和肩膀,上面明明还残留着被鬼怪咬过的痛感,却又连皮肤都没有破上一点。

    “小峰。”红衣少女从远处掠了过来。

    “紫绡姐,”唐小峰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捧住红衣少女的脸,狠狠地亲了她一下,嘻嘻笑道,“还好有你救我。”

    颜紫绡没想到他一跳起来就亲她嘴儿,整个脸都红了起来,低下脑袋:“死、死小峰……”

    唐小峰心想,你可不要咒我死,死了弄不好就会变成石中天那鬼样子,到时候我就天天去找你,把你也吓死,我们就成了鬼公鬼婆。

    廉锦枫也颤颤抖抖地站了起来,想起刚才唐小峰把她压在下,拼死也要护她时的形,心里不又是喜欢,又是感激。

    “不过也真奇怪,”唐小峰左看右看,“我明明觉得自己被那些恶鬼咬得痛死了,怎么现在却一点伤都没有?”

    颜紫绡道:“那是因为,它们咬的不是你的**,而是你的灵魂。等你们的灵魂被它们撕扯成无数碎片的时候,它们就会抢走你们的**。”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上明明没有伤,但到现在都还痛得要命,而且还冷得发抖,”唐小峰看向颜紫绡,“但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颜紫绡回一指:“是她告诉我的。”

    唐小峰与廉锦枫一同看去,这才注意到,那里飘着一个披薄纱的女子……采女。

    采女飘在那里,脚不着地。除了一件洁白薄纱,她的上就再也没有任何的衣饰。白纱飘,她那神秘的泉眼,饱满的酥,以及那嫣红如豆的峰尖,全都是若隐若现。

    唐小峰与廉锦枫在这两个月里,都时常看到**的她。

    躲在玉上,不着一缕的采女本已极是人,然而披上薄纱的她,却因为这种“仿佛看到,仿佛又没有看到”的隐约,反而更加别具魅力,只怕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气血贲张。

    但她的表却是神圣的,神圣得就像是天上落下来的仙子,自自然然,无瑕无垢,让看到她的人,忍不住的就为自己的龌龊念头感到惭愧。

    廉锦枫在心里想:“我要是穿成这样,走在别人面前,怎么也不可能像她这般的自然。”

    她悄悄看向唐小峰,结果看到唐小峰正眯着眼睛,盯着采女美妙的脯,仿佛要将她上这本已轻薄的白纱撕开,将那完美的雪峰看个究竟。

    廉锦枫低下头去,心想:“唐公子还真是不正经呢,就算别人穿成这样,他也不能这样子盯着别人看啊。”

    采女却轻叹一声:“唐公子,你不用再看了,我只是一个鬼魂,留在宫里的那个,乃是我的。”

    她子一飘,如雾一般变得透明,却又很快就变了回来。

    唐小峰嘻嘻笑道:“原来你真的是鬼,你不要怪我盯着你看,我只是想确认一下。”

    廉锦枫抬起头来,错愕地看了他们一眼,她毕竟是心窍玲珑的女孩子,马上就反应过来……原来唐公子只是想要看看,他在采女口留下的剑痕还在不在。

    五讲四美三的唐小峰,露出可的笑容:“不知采女姐姐,在这个地方待了多少?”

    采女叹一口气:“具体的年月,我也记不得了,大概算起来,也有两三百年了吧。”

    唐小峰道:“那就好,那就好。”

    颜紫绡疑惑地看着他,问:“为什么说那就好?”

    唐小峰笑道:“既然采女姐姐已在这里待了上百年,那在长生宫里被我刺了一剑的,也就是个死人,死人是没办法再杀一次的,这样一想,我的心里也就好过一些。”

    采女微笑道:“你的心里是好过了,我的口,却到现在都还痛着呢。”

    唐小峰僵在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