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一双玉臂千人枕

    飞剑刺入采女**之间,只听“锵”的一声,竟将她整个体钉在墙上。

    突然间,所有鬼怪动起来,它们纷纷伸出诡异的黑手,缠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薛蘅香浑发颤,颜紫绡寒毛直竖。

    骆红蕖将手一晃,刹那间便连刺了几箭,几只鬼怪发出凄厉啸声,如烟雾般消失。

    颜紫绡看到这些鬼怪是杀得死的,登时也活络过来,赶紧挚出云光、月流双剑,剑光连闪,耀出红蓝两色,凡是接近她们的鬼怪纷纷碎散。

    唐小峰一边护住廉锦枫,一边御着湛卢剑,然而湛卢剑左劈右刺,劈在这些鬼怪上,却如劈着水中倒影一般,鬼怪的子只是幻了一幻,根本就未曾消失。

    他心中一惊,又把上的剑丸全都弹了出来,却都毫无效果。

    这些鬼怪如黑影般将他和廉锦枫缠得通透,将他们往前方推去。

    凡是被鬼怪触及的地方,都被冻得直彻骨髓。

    骆红蕖发现他们有危险,赶紧了几箭过来,箭光挟着火焰贴着他们的子掠过,那鬼哭狼嚎般的叫声不绝于耳。

    为何自己的飞剑对这些鬼怪全都无用,紫绡姐的云光月流剑和二妹的弓,却对它们有用?

    唐小峰想不明白。

    他挟着几乎要昏过去的廉锦枫,往骆、颜、薛三女掠去。

    骆红蕖用弓将他接应过来。

    鬼怪越来越多,如浪潮般狂涌而来,又狂涌而去。

    好在颜紫绡越杀越是顺手,心里也不再惧怕,她以心御剑,其他人只看到边尽是红与蓝二色剑光,再多的鬼怪,也无法再靠近他们。

    骆红蕖发现自己的弓已是派不上用场,干脆把它收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些鬼怪终于消失,周围再次变得空空

    唐小峰嘻嘻笑道:“紫绡姐,还是你厉害。”

    颜紫绡喜孜孜地瞅他一眼,心想:“你就算夸我,我也不会高兴的。”

    唐小峰将湛卢剑举起,又把其它剑丸全都展开,这些剑在颜紫绡红蓝双剑的压制下,全都变得黯淡无光。

    他让骆红蕖把弓再取出来,弓取出来后,却依旧金光闪闪。

    唐小峰叹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这些剑之所以对付不了那些鬼怪,主要还是等级不够。

    如果说弓和云光月流剑是十级神兵,那他的湛卢剑最多只有五级,而其它飞剑,全都是战斗力连五都没有的渣。

    此时,廉锦枫见那些鬼怪都已消失,也终于不再那么害怕。唐小峰带着她们来到采女所住那间,颜紫绡见采女竟然被一支飞剑挂在墙上,掩口道:“小峰,你怎么将她……”

    “嗯,”唐小峰耸了耸肩,“只是想看看她到底躲不躲。”

    他将手一召,飞剑飞了回来,化作剑丸落在他的手中。

    采女的体立时滑落在上,伤口溢着血丝,眼睛依旧睁着,显得哀伤和无奈。

    廉锦枫颤声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小峰回头看她:“你叫我好哥哥,我就告诉你。”

    众人疑惑地看着他,心想他莫非已经弄清了所有的真相?

    廉锦枫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好哥哥……”

    唐小峰兴高采烈地“哎”了一声,然后在众美眉期盼的目光中,认认真真地看着廉锦枫:“事是这样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一下,连廉锦枫这样的好子都不由得愠怒起来,一个粉拳打在他的口上。

    其他人更是没好气地看着他。

    唐小峰道:“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们不觉得奇怪么?如果说那些鬼怪是我们的幻觉,那这幻觉也实在太过真实,尤其是我和锦枫都差点被它们拖走。但要说它们真的存在,那为什么紫绡剑杀了那么多鬼怪,最后却连一点残渣都没留下?”

    颜紫绡哼了一声:“既然是鬼,那杀了也就消失了,当然不会留下什么。”

    骆红蕖叹道:“我原本猜想,鬼怪是选着大哥不在的时候才会出现,现在看来我弄错了,这些鬼怪的出现,跟谁在这里,又或是谁不在这里,其实毫无关系。只是这样一来,却又让人疑惑,为什么前两个月它们一直都不出现,偏偏在这两天里,接二连三地跑了出来?”

    颜紫绡和廉锦枫对望一眼,也猜不透其中奥妙。

    唐小峰则是转看向采女,长叹一声:“你们有没注意到?”

    骆红蕖点了点头,其他三女却是一脸疑惑。颜紫绡问:“注意到什么?”

    骆红蕖道:“大哥适才将剑从采女口拔出时,她的伤口流出血来,她若是真的早已死去,体内血液必定滞结许久,又怎么会有血液流出?而现在,她伤口上的血流着流着,便已凝结,连皮肤也不再像先前那般光泽,这说明她现在真的已经死了……她是被大哥杀死的。”

    三女怔怔地看着瘫在上的采女,不得不承认骆红蕖说的是事实。

    现在的采女,眼神呆滞,子瘫软,皮肤也开始泛白,任谁看到她这个样子,都知道她是真的死了。

    但她原本要是未死,却又为何一直不动?又为何不躲开唐小峰刺向她的那一剑?

    薛蘅香突然说道:“还有一件事。”

    薛蘅香一直都是清清冷冷,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更难得听到她说一句话,现在她突然插口,反而让所有人都向她看了过来。

    她缓缓地道:“那些鬼怪突然缠着我们……它们是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她说得平平淡淡,语气中没有丝毫绪,却让颜紫绡和廉锦枫听得毛骨悚然,直感觉那些鬼怪随时又会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一般。

    唐小峰来到门口,扭头看去:“它们是把我们往那个方向拖,那个方向正好通往底下的花园。”

    骆红蕖跟了过来:“反正在这里,再怎么想也是无用,我们不如再到底下看一看。”

    “嗯。”唐小峰点了点头,与她一同往通往地底花园的阶梯走去。

    他们一走,颜紫绡和廉锦枫哪里还敢留在这里?赶紧追了上去。

    薛蘅香面无表,漫不经心地走在最后……

    几人一同来到地底花园,唐小峰带着四女四处搜寻,然而这地方,白天他和骆红蕖就已搜过一次,此时仍然无法搜出什么。

    他在心中想道:“我本来还以为,是有谁藏在这里装神弄鬼,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这长生宫里确实藏着什么古怪。”

    他转头看向骆红蕖,问:“二妹,你有什么看法?”

    骆红蕖低声道:“有两件事,小妹比较在意。”

    唐小峰道:“你说。”

    骆红蕖道:“其中一件是,这里乃是地底深处,完全靠着千年不灭的夜明珠和龙须烛来照明,自然也就无法分辨白天黑夜。然而,小妹问过颜姐姐,前两弄鬼时,按时辰算,恰恰都是午夜,而现在,也刚好是子时方过,难道这些鬼怪真的只在午夜才出来?”

    唐小峰道:“你的意思是……”

    骆红蕖道:“前两天,大哥之所以会在智佳国遇到蘅香与芷馨,想必也是为了观赏智佳国的元霄灯会吧?东海诸国,大都采用天朝历,只不过,智佳国却是以六月十五作为元霄佳节。而颜姐姐和锦枫妹子,恰好是在那夜回到长生宫后,才遭遇闹鬼之事。这些鬼怪,是否是在六月半后,才行出来?”

    颜紫绡在他们后面插口道:“但按照传说,鬼门大开,不也是七月半么?七月十五才是鬼节啊!”

    “小妹也只是随意猜猜,”骆红蕖道,“至于小妹在意的第二件事……大哥应该是知道的。”

    唐小峰笑了笑,没有说话。

    颜紫绡急道:“到底是什么?你们不要打哑谜好不好?”

    唐小峰笑道:“她说的,是这长生宫里必定还藏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颜紫绡心想,这不是废话么?连鬼都跑出来了,当然藏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只是,她又觉是唐小峰和骆红蕖说的不是这个。她转头看去,发现廉锦枫也是若有所思,像是知道他们话中含意的样子,于是问道:“锦枫,你告诉我,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廉锦枫低声道:“这个,我、我又怎么会……”

    唐小峰嘻嘻笑道:“锦枫,你就实话实说吧,我知道你聪明,对这件事不可能没有想过的。”

    颜紫绡心想,说了半天,就是我一个人不聪明么?

    廉锦枫咬了咬下唇,低着头,道:“其实,骆姐姐说的这事,奴家这两个月来,也曾多次想过。奴家想,这长生宫的传说,在东海也不知流传了多久,连葛洪这样的仙人,都要到这里来寻它。然而,奴家在这里待了两个月,却又觉得,这长生宫,似乎颇有些名不符实。”

    颜紫绡疑惑地道:“你为什么会这样想?这里的各处典籍,飞剑法宝,不都是我们在外面找都找不到的?”

    “对于我们这些新人来说,这里面所藏的东西当然极是有用,但对于像魏伯阳、葛洪、采女这样的人物来说,这些东西又是否真的有用?”廉锦枫道,“比如炼丹制药,这两个月间,我翻遍宫内所有经籍,再没有一本比得上葛仙人的《仙药》、《黄白》、《天问》三篇。又比如飞剑,唐公子与颜姐姐你们不也找遍了整个长生宫?颜姐姐你虽然找着了云光月流剑,但除了云光月流剑,最好的也不过就是湛卢而已,湛卢虽然号称天下第一剑,但那只是对于常人来说,真正的剑侠中人,对它未必看得上眼。还有双修采补之术,最好的也就是采女房中的那几本,但那几本,上面都写着‘彭师所传’,换句话说,那都是彭祖传给采女的,并非采女在这宫内找着的……”

    唐小峰吹个口哨:“锦枫,原来宫内所有的双修典籍你都翻过?要不然你怎么知道采女房中的那几本最好?”

    廉锦枫小脸憋得通红:“奴、奴家只是……”

    唐小峰双手虚按:“没关系,你不用解释,你真的不用解释。”

    他这样一弄,廉锦枫反而更是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张口结舌,惴惴不安,简直说不出话来。

    然而她不解释,颜紫绡和薛蘅香反不由得更加好奇,想着她一个女孩子家,为什么要去看那些不正经的东西?难道她也想学采女一样,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靠着采集无数男子的精元来驻颜养容,活个百岁千岁?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