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活着还是死了?魅影幢幢!

    薛蘅香与颜紫绡、廉锦枫待在大里说着话儿。

    唐小峰带着骆红蕖,一间间元室搜查过去,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又往下方的花园走去。

    他苦笑道:“本来是想带着你和三妹来这里转转,就送你们回麟凤山去,现在看来,恐怕要多耽搁一下,不把鬼找出来,她们也不敢让我离开。”

    骆红蕖柔声道:“反正我们二人暂时也并无要事,再说这长生宫,其他人想找都找不到,我们难得来到这里,若不多逛一阵,岂不是白跑了?”

    唐小峰笑道:“要是看到什么喜欢的经籍法宝,只管拿去就是,反正也都不是我的。”

    骆红蕖道了声谢,又问起他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唐小峰也不隐瞒,将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连自己杀死竺乾老人,他又变作厉鬼在颜、廉二女面前出现的事也不例外。

    骆红蕖心想:“原来他们前面所说的祖师爷,竟是‘鬼剑’石中天的师父。”

    又想道:“虽说那位老人死在大哥剑下,也算是自作自受,但大哥与颜姑娘所学的紫歌剑法,最初却是他传给颜家先人,大哥这么做,怎么也难逃杀师灭祖之嫌。更何况,大哥之所以杀他,主因只怕还是不想让这长生宫的位置被人知道,是存了私心的,否则的话,他杀人时也不会刻意避开颜姑娘和廉姑娘。但此事虽然并不光彩,他却毫不遮掩地说给我听,看来他是真的没有把我当外人。”

    唐小峰在地底花园里逛了一圈,却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骆红蕖低声问:“大哥莫非是怀疑还有他人躲在这里?”

    “嗯,”唐小峰说,“这世上既然有龙有妖,那就算有鬼,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与其叫我相信紫绡姐和锦枫是撞了鬼,我更怀疑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这长生宫这么大,就算有人瞒着我们躲藏起来,我们也很难将他找出来。”

    骆红蕖点了点头。

    既然找不到线索,他们也只好回到下,跟其他三人重新计议。

    唐小峰说:“实在不行,我就只好搬到采女的房间里,跟她一起住,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动的。”

    骆红蕖道:“会不会是这位采女并没有真的死去?传说中,彭祖活了八百多岁,采女既然得他真传,就算活到现在,也不足为奇,也许从头到尾,都是她在逗大家玩。”

    廉锦枫怯声道:“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唐小峰摇头道:“只怕没有这么简单,如果说是采女在恶作剧,那我们在这里也住了两个月,在这两个月间,她为何什么事也不做,只等我们到外面去了一趟,祖师爷在紫绡姐和锦枫面前现过后,这里才开始闹鬼?”

    骆红蕖道:“小妹倒是有一种想法,那就是,那位老人的出现,与这个地方闹鬼,这两者之间未必有什么牵连。而要说真有什么牵连的话,其中的连系,只怕也与大哥有关。”

    唐小峰道:“你说。”

    骆红蕖道:“若说那位祖师爷是化作厉鬼出现,但是,冤有头债有主,杀他的人是大哥,他就算是化作厉鬼报仇,也该来找大哥才是,为何他却反而出现在颜姐姐和锦枫妹子面前?此外,大哥说,你们在这住了两个多月也不曾有过问题,有鬼怪出现的只是这两天。没鬼怪出现的那两个多月,与有鬼怪出现的这两天,究竟有什么不同?”

    唐小峰开始明白她的意思,于是笑道:“唯一的不同,就是那两个月我也住在这里,而这两天我恰好不在。”

    骆红蕖道:“正是。”

    唐小峰嘻嘻笑道:“莫非我是如来佛祖转世,只要有我在这,不管好鬼坏鬼,全都不敢出来?”

    骆红蕖掩嘴笑道:“小妹也只是随便猜猜,今晚,我们不妨再观察一下。若是鬼怪不再出现,那它们可能是怕了大哥,只要有大哥在这,它们就不敢出现。否则的话,鬼怪出不出现,则与大哥无关,只是在大哥离开的这两天里,发生了一些变化,正是那些变化,才使得鬼怪恰好在这两天出现。”

    唐小峰点头:“既然这样,我就搬去跟采女一起住,你们就在旁边找间元室休息,我们一起看看采女有没再动,鬼怪还有没有再出来。”

    四女彼此对望一眼,点了点头……

    到了晚上,四女便会在一起,骆红蕖与颜、廉二女说说笑笑,薛蘅香则拿着一本从其它元室取过来的经书,默默翻看,从头到尾就没有掺和一句。

    颜紫绡和廉锦枫这两天受了不少惊吓,此时边多了两个人,再加上唐小峰就在隔壁,心里自然安心了许多。

    在另一个房间,唐小峰先是坐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采女。

    采女不但肌肤润,材火辣,而且姿势撩人,仅仅是看着她,就有一种让人心痒难耐的感觉。

    唐小峰跳到上,跨到的内侧,靠着墙斜斜躺下,嘻嘻笑地看着采女,心想我这样盯着你,看你怎么动?

    然后,又想起骆红蕖所说,忖道:“莫非这女人真的没死,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恶作剧?”

    他伸出手来,在采女上摸啊摸。采女的肌肤光滑如锻,但却是冰冰冷冷,他甚至去摸她左,虽然柔软而又充满弹,但却感觉不到任何心跳。

    此时,连唐小峰也不免心中疑惑:“她这到底算是死了,还是活着?死人的皮肤当然不可能保持得这么好,但是活人的体也不会冷得跟死人一样。”

    想到这里,他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要是我对她使用‘蝶恋花’心法,是不是能够探出什么?她要是装死的话,体内不可能一点生气也没有,要是她的体内完全没有生气,那就不是装死,而是真的死了,她要是真的死了,那就不是她自己动,而是有人偷偷跑来动过她。”

    他跳到下,用手轻托采女的脸,低下头去,想要吻她,然而就在这时,在他后却传来一声惊呼。

    他汗了一下,转头看去,却看到廉锦枫手中捧着一个玉盘,盘上放着一些水果,正僵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唐小峰也不害臊,嘻嘻笑地掠过去:“你怎么跑过来了?”

    廉锦枫道:“奴家、奴家……”

    唐小峰拉着女孩儿,在玉边缘坐下,笑着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女孩儿这才知道原本他是想弄清采女到底是真死假死,而不是对女尸有什么特别的好,于是松了口气。

    她轻声道:“奴家只是担心公子在这儿无聊,恰好那间放了许多果儿,所以取一些过来。”

    唐小峰笑道:“还是你对我最好。”

    女孩儿的脸微微地红了一下。

    唐小峰心想,你要是不再公子公子地叫,而是改口叫我“小峰哥哥”,那就更好了。

    只可惜廉锦枫出于极重礼仪的君子国,从小养成的知书达理,这个是怎么也改不过来的。

    廉锦枫送完水果,想要回去,唐小峰却实在无聊,拉着她陪自己聊天,两人聊了一会,廉锦枫终究脸薄,想着孤男寡女共处一事,待得久了,她们三人只怕会取笑于我,于是转过来,正要告辞。

    然而话还没出口,她却整个人僵在那里,一张俏脸雪白雪白。唐小峰看她样子不对,赶紧也回过头来,结果一眼就看到采女那张极是怨毒的脸,一时间竟也吓得跳了开来。

    不知何时,采女的姿势竟已完全变了,变成跪在玉上,十指张开,看上去就像是要把谁活活掐死……而唐小峰刚才,恰恰就是坐在她的前方。

    看着如玉雕般定在那里的采女,唐小峰心想,如果自己刚才就那样一直坐着,一动不动,她是否真的会掐过来,直到把我掐死?

    廉锦枫颤声道:“这、这……”

    话还没说下去,却听外头传来一阵喧嚣,有鼓声,有锣声,各种乐曲互相交错,此起彼落,明明杂乱得很,听上去却又极尽悲凉。

    廉锦枫全发凉,额冒冷汗,根本就不敢回头往外看。唐小峰却不管那么多,直接掠到门口,紧接着便也僵在那里。

    他真的看到了鬼影。

    墙壁,地面,室壁……到处都是鬼。

    这些鬼由无数光影组合而成,就像是一支送丧的乐队,有的敲锣,有的打鼓,模样怪异,丑陋不堪,如果不是听到它们发出的声响和曲乐,唐小峰真的会以为自己只是在看一出闹的皮影戏。

    他看到骆红蕖、颜紫绡、薛蘅香三女也站在另一间的元室门口,怕鬼的颜紫绡和文静的薛蘅香早已吓得面无血色,骆红蕖却似乎并不怎么怕鬼,只是定定地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后传来一声尖叫,唐小峰只觉背上一紧,却是廉锦枫扑了过来,紧紧将他抱住。

    他扭头看去,发现玉上的采女不知何时又变了姿势,变成子半侧,一只脚跪在上,一只脚踩在地面,仿佛是要走下来,加入外面的队伍一般。

    唐小峰一声冷笑,右手一扔,剑丸飞出,刹那间化作剑光,刺向采女。

    不管她是死是活,先把她刺个通透,看她还能弄什么鬼……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