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四女相见,真的有鬼?

    三杯下肚,唐小峰笑道:“但这样一来,我们到底谁排老大,谁排老二?”

    骆红蕖以指点颊,想了一想,道:“我倒有个办法。”

    从袖中取出一枚铜板,道:“谁大谁小,全凭天意,这铜板有正反二面,若按周易而论,正者为男,反者为女,我将它抛起,再行按住,要是正面朝上,那你就是大哥。”

    “要是反面朝上,那你就是大姐,”唐小峰笑道,“不过到底哪个是正面,哪个是反面,还是说清楚些。”

    骆红蕖将铜板抛起,道:“有‘通宝’二字的,自然就是正面。”

    铜板落下,少女将手往它盖去。唐小峰心中暗笑,想着你用手法弄鬼,就以为我看不到么?这铜板虽被抛起,其实根本就没有在空中打转。

    于是暗中弹出一道剑气,将铜板弹了一下,让它轻巧地翻了个

    少女将铜板按住,微笑道:“我开了哟……反面。”

    唐小峰睁大眼睛,见它果然是反面朝上,心中一阵疑惑:“在它落下时,我明明看到它反面朝上,怎么将它翻了个后,它还是反面朝上?”

    眼看骆红蕖要将铜板收走,他赶紧拿了过来,翻了一翻……原来两面都是反的。

    他的额头再次涌出黑线……这丫头怎么还随带着这种东西?

    薛蘅香也睁大眼睛,看着这枚铜板,心里涌起明悟:“难怪红蕖姐在麟凤山每次与他人意见不一时,总说要向天问卦,以铜板决疑,原来她一直都在做弊?”

    虽然少女作弊,但唐小峰自己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士,心里想着,就算是作弊,自己也还是被她耍了,愿赌服输,倒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虽然这样想着,但考虑到自己又多了个“姐姐”,心里还是有些闷闷的。

    骆红蕖却微微一笑,将铜板抢了过来,扔出窗外,端起酒杯,道:“小妹敬大哥一杯!”唐小峰笑道:“明明是你赢了,为何又叫我大哥?”

    骆红蕖亦笑道:“大哥的生可是在四月?小妹其实比大哥晚生一月。”

    唐小峰讶道:“你怎么会知道?”

    骆红蕖道:“其实爷爷生前,就曾时常向我提到唐伯伯的一子一女,也曾提到过,大哥比小妹早出生一月左右。”

    唐小峰诧异地道:“是么?你爷爷怎么会说起这个?”

    骆红蕖脸儿一红,却也没有解释。

    原来,在唐、骆两家夫人怀孕之时,就曾有过戏言,说若是生下一男一女,就彼此结为亲家。虽然只是双方夫人的一个戏言,但骆龙年老话多,却时常提到此事,骆红蕖听得多了,自然知道唐家幼子要比自己大上一些。

    而这,其实也是骆龙在临终时生怕孙女后无依无靠,便让她前往岭南投靠唐家的原因之一,只是骆红蕖在前往岭南前,先到麟凤山找了薛蘅香,结果误打误撞的,竟在麟凤山占山为王,成为名扬东海的“小杨香”。

    骆红蕖再怎么大方,这种指腹为婚的戏言,也不好向唐小峰说出,于是笑了一笑,拉着唐、薛二人一同在案前跪下,唐小峰跪在中央,二女一左一右,燃香跪拜,二女认了唐小峰做大哥。

    而唐小峰对骆红蕖也是心服口服,想着难怪这丫头能够名列东海十大寇,她先将自己耍了一记,再笑笑地让出位置,既有兰心玉质般的聪慧,又有善解人意的机灵,难怪在书里,老爹会选这丫头做他的儿媳妇,谁要是娶了她,倒也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跪拜完后,三人就在这里饮酒谈心,互相说笑,不知不觉间,便已入夜……

    第二天一早,唐小峰用飞剑载着骆、薛二女飞出白民国。

    唐小峰回过头来,见骆红蕖踩着飞剑,背着薛蘅香。薛蘅香昨晚喝得太多,到现在都还有些晕乎乎的。

    唐小峰道:“想不到三妹这么能喝,比我都喝得更多。”

    骆红蕖笑了笑,心里却也有些疑惑,想道:“以前蘅香从来不曾这样喝过,她昨晚是怎么了?竟像是在喝闷酒的样子。”

    唐小峰忖道:“原本应该将她们直接送到麟凤山去,不过从这里往麟凤山飞,稍为绕一绕,便会经过黑齿国和智佳国。前晚和紫绡姐、锦枫突然分开,她们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想必一直都在担心。”

    想到这里,他朝骆红蕖道:“你们要是不赶的话,我们先去一个地方。”

    骆红蕖道:“我已给芷馨他们寄了书信,就算没有及时回去,他们也很快就会知道我和蘅香平安无事,只是,不知道大哥要带我们去哪里?”

    唐小峰笑道:“长生宫。”

    骆红蕖睁大眼睛,心中讶道:“竟是那一直都在传说,却没听说有谁能够找到的东海长生宫?”

    对这样一个传说中的所在,她自然也不免感到好奇,于是就任由唐小峰作主,往长生宫飞去。

    御剑向前,疾风倒卷,唐小峰载着二女,就这样飞了大半天,终于说道:“到了。”

    骆、薛二女看去,见前方明明是开阔无际的大海,却无缘无故的,突然多出一个海岛来,如此神奇的事,让她们相信长生宫确实就是藏在这里。

    唐小峰带着她们,落到岛上,进入奇峰,一直往地底行去,终于进入了长生宫。

    刚一进入大,他就看见到处都贴着符纸,他暗自诧异,心想这是做什么?

    里头传来一声又惊又喜,又带着愠怒的叱:“死小峰,你到哪里去了?”

    剑光一闪,一个穿红绸衣,脚登红绣鞋,腰缠红绸缎,头戴红色鱼婆巾的少女出现在他们面前。

    唐小峰嘻嘻笑道:“怎么了?紫绡姐,才两天不见,就这么想我了?”

    “想你个头,”骆红蕖瞪了他一眼,又看向立他后的骆、薛二女,“她们是……”

    这时,廉锦枫也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唐公子……”

    唐小峰见她看到自己后,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心里也不由得意洋洋:“连她也这么想我啊。”

    他侧过来,替四女互相介绍。

    廉锦枫看着骆红蕖,想道:“原来她就是麟凤山的小杨香。”

    骆红蕖也同样打量着廉锦枫,忖道:“好一个漂亮的美人儿,我本以为自己与蘅香、芷馨都算是模样出众的了,但跟她比起来,只怕是差了不少,只有这样的美人儿,才真正算得上是天香国色。”

    唐小峰看到颜、廉二女都是惊惶不安的样子,开始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头,疑惑地问:“出了什么事?你们为什么要到处贴符纸?”

    颜紫绡低声道:“这里……这宫里有鬼。”

    唐小峰失笑道:“紫绡姐,你怎么还是这么怕鬼?青天白的,哪来的鬼?”

    廉锦枫怯声道:“唐公子,这里真、真的有鬼。”

    唐小峰惊讶地道:“原来真的有鬼?”

    颜紫绡心里恨恨地想,我说你就不信,锦枫一说你就信了,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是这个时候,与其在乎这个,还是先说“鬼事”要紧。于是,二女开始轮流述说,而最先提到的,就是在智佳国见到竺乾老人的事。

    唐小峰心中暗惊,想着这怎么可能?我明明已将那死老头杀了,连尸体都扔到海里去,他怎么可能又会出来?但要说她们看花了眼,却也不太可能,一个人看错也就是了,怎么可能两个人同时看错?

    又想道:“她们应该没有看错,她们说亲眼看到那老头子把他自己的脑袋摘了下来,但我杀那老头子的时候,明明没有别人在场,她们就算知道我杀了那死老头,却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杀他的,所以,要么是在我动手时,有人躲在暗处偷偷看着,要么就是那老头子真的返了魂。”

    他问:“那你们说这宫里有鬼,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祖师爷又跑到这里来了?”

    二女对望一眼,一同摇头。

    颜紫绡顿了顿脚:“你跟我们来。”

    说完便往前掠,唐小峰和廉锦枫只好追上她的后。

    骆红蕖和薛蘅香对望一眼,也追了上去。

    颜紫绡带着唐小峰带到采女元室,唐小峰看到脱光光的采女不知何时,竟已变了姿势,变得像猫儿一个趴在上,一手撑着头,一手抚摸酥

    唐小峰疑惑地看向骆红蕖,心想我离开前,采女明明是躺在上,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说我不在的这两天里,你们闲得无聊,把她当模特来摆么?

    颜紫绡道:“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两天每次经过这里,她的样子都不一样。还有,这两个晚上,宫里总是有东西飘来飘去,有时还有一些奇怪声音,可不管我们怎么搜索,就是找不到是什么东西作鬼。这两天我、我和锦枫怕得死,你、你却也一直不回来。”

    唐小峰知道她平常胆子虽大,但却是从小怕鬼,想起她这两所受的惊吓,心里也觉过意不去,于是牵着她的手,笑道:“你放心,就算真的有鬼,我也会把它揪出来,狠狠地揍它一顿,给你和锦枫出气。”

    此时,骆红蕖和薛蘅香也来到这里,看到壁画挂着许多图秽画,上还趴着一个动作暧昧的**女子,俏脸不由都憋得通红。

    等唐小峰向她们解释后,她们这才明白,原来上的这个女人,就是在一些典籍里都曾出现过的采女……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