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险中求胜(三更求票)

    (第三更了,求票求收藏)

    唐小峰自然知道骆红蕖无法在海底闭气太久。

    所以他在吻住少女的那一瞬间,便将自己体内生出的内息,通过“蝶恋花”沿着两人相交的口舌度了过去。

    廉锦枫教他的内息闭气之法,与竺乾老人教他的采补之术,在这种关键时刻完美地配合在一起,让他成功地带着骆红蕖在大海深处遨游。

    他左手紧搂骆红蕖的腰,右手将装着薛蘅香的大袋子背在背上,快速地往上方游去。

    骆红蕖湿漉漉的肌肤紧紧地贴着他,就算是泡在海水中,唐小峰也能感受到她躯的火辣与柔软,尤其是那鼓胀的酥,几乎毫无间隙地压在他的膛,连那急促的心跳声都能清楚地察觉。

    骆红蕖突然睁大眼睛,腾出一只手来拍着唐小峰的肩。

    唐小峰轻巧地扭动了一下子,往后看去,就算这样,两人的唇舌也没有分开过。

    他看到一只虬龙正挟着怒气向自己冲来。

    这只虬龙自然就是敖萨。

    唐小峰骤然用出的纣绝天斩虽然让敖萨感到震惊,但敖萨毕竟是一方贼寇,又自忖上带着四时乖错太平铃,因此还是追了上来。及至他看到骆红蕖被唐小峰又吻又抱,更是妒火攻心,恨不得将唐小峰撕成无数片。

    大海本就是龙族的地盘,唐小峰虽然御着剑气,却怎么也无法将他摆脱。

    但他却毫无惧色,只将剑气与神识注入湛卢剑中。

    湛卢剑发出“锵”的一声脆响,自行弹出,在他后织成剑网。

    敖萨竟被这剑网阻住。

    此时,唐小峰对四时乖错太平铃的效用已多少摸着一些头脑。

    在白蛟宫内,当自己不顾一切地攻向敖萨时,四时乖错太平铃立时便生出作用,让他头昏脑胀,五行紊乱。

    然而骆红蕖却曾朝敖萨出一箭,在出那一箭时,她想的只是要救下唐小峰,而不是要杀死谁。

    换句话说,她当时只有救人的决断,却没有杀人的意念。

    四时乖错太平铃是通过感应敌人的杀意而生出作用的,这也是骆红蕖当时虽然为了救人成功地轰了敖萨一箭,但再行尝试时,却连箭也无法出的原因。

    皆因一个人在主动攻击另一个人时,是怎么也无法消弥掉心中杀意的。

    要是心中没有杀人的念头,你又为什么要去攻击他?

    但是现在,他对敖萨却是看也不看,只用飞剑,在自己后织出万千剑影。

    这就好像练剑一般,他既不是要攻击谁,也不是要为难谁,只是按着剑谱一式一式地将招式用出,反而成功地将敖萨阻在后。

    然而,没有杀意,也就没有了气势,而没有气势的加乘,再强大的招式也难以发挥威力。

    敖萨怒吼一声,从口中喷出凌厉电光,将唐小峰织出的剑光破了个干净。

    仅仅凭着海流的冲击,唐小峰便已知道那只老色龙又冲了过来。

    他看到前方有一处海下礁岩,于是赶紧绕了过去,剑光一闪,一柱石峰向敖萨砸去。

    这一剑,他对准的是石峰,而不是敖萨,自然不会受到四时乖错太平铃的影响。

    他在乱峰林立的海下礁岩间窜来窜去,后石峰纷纷砸下。只是,这种战法实在是缚手缚脚,而敖萨皮坚厚,就算被砸上几下,也根本伤不到他。

    唐小峰已经开始陷入险境。

    骆红蕖虽然看出形势不妙,却更加束手无策,一旦离开唐小峰,她在海底连呼吸都成问题。她在心中想道:“罢了,若是实在不行,我也就只好将他推开,自己拦下敖萨。敖萨想要的是我,断不会让我就这样被海水淹死。这样的话,他就能带着蘅香逃出深海,等他与蘅香离开后,我再设法求死,绝不让那恶龙糟蹋自己。”

    念头方一闪过,她的腰眼却蓦地痛了一下,让她差点叫上一声。她睁大眼睛,发现唐小峰正在怒瞪着她,两人原本就是四唇相叠,脸儿靠得极近,唐小峰这一瞪,竟让少女生出一种慌乱的感觉。她立时知道,自己适才的念头不知怎的,竟已被唐小峰看穿,而他却绝不会就这样放弃她。

    唐小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骆红蕖求死的念头,他猜想,这应该与自己对她使用的“蝶恋花”心法有关。

    不管怎样,至少在书上,这丫头可是他的老婆,谁愿意把自己的老婆扔下,让她去受一个老头子的凌辱压迫?

    只是,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且不说自己能逃多久,就算是内息闭气之法也是有时限的,廉锦枫能够含一口气后,在水里藏上一一夜,他却要差上许多。

    更何况他现在不但要自己闭气,还要将内息度给骆红蕖,能坚持三五个时辰,也就算是不错了。

    他在心中快速思考……这老色龙看起来确实了得,那么多石峰砸在它上,它都跟没事一般,就连红蕖的弓,也拿他没有太多办法。我的紫华剑气,其实并不比弓的威力更强,弓无效,我的紫华剑气也同样不会有效,唯一能够对付他的,就只有纣绝天斩。

    然而纣绝天斩需要用到幽戾气,他体内的幽戾气在刚才那一击中已经消耗了不少,按照这两个月来修行的经验,这幽戾气只能靠他自己补上,就算把骆红蕖体内的先天灵气采集过来,也是无用。

    更何况就算是纣绝天斩,若是无法对老色龙出手,又有何用?

    想到这里,他心中忽地一动,袖子一拂,数支剑丸同时弹出,化作数支飞剑,将周围的暗礁与石峰一阵乱轰,将老色龙砸得灰头土脸。

    而他则搂着骆红蕖,化作一道剑光,直接掠往高处的一座暗礁,在这过程中,他竟将自己体内的剑气通过“蝶恋花”心法,藉着相通的口舌快速度入少女体内,又顺势激活她体内的先天灵气,让两者彼此流转,浑成一体。

    少女只觉体内一下子就充满了无穷力量。

    唐小峰停在珊瑚礁上,同时将右手拎着的大袋子松开,这大袋子内虽然装有一人,但也混入了不少取自归墟的无根之水,鼓胀胀的,在海中慢慢往上飘。

    他伸出手,沿着骆红蕖的额头往下轻轻抚去,少女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她并不在乎,她只是顺着唐小峰的手势,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唐小峰从她的唇上分开,将她的躯轻轻转动,从后方半搂着她。

    他抬起少女的双臂,随着他的示意,弓出现在少女手中,开肘平肩,下气舒。在大海深处要做好这些动作并不容易,但是两人的动作是如此的默契,默契得就像是旭东升,水往低流。

    骆红蕖什么也不思,什么也不想,她只是静默地闭上眼睛,体内那突然涌现的无穷力量,自自然然地注入了箭尖。

    唐小峰的膛紧贴着她的后心,两个人心跳的节奏竟是如此的一致,不差一分,不错一毫。他的两只手都轻托在少女肘下,引导着箭尖所指的方向。

    斜下方,浊流破开,虬龙怒腾而出。

    唐小峰蓦地松手。

    仿若心有灵犀一般,少女的箭化作一只绚丽多彩的火凤凰,刺破海水,直而去。

    这里明明是海底,凤凰腾出的火焰,却耀满了整个东海。

    火凤凰轰在虬龙上,虬龙一声惨啸,龙躯乱拧,血水横流。

    这一箭既带有唐小峰的紫华剑气,又融合了少女体内的先天灵气,纵连皮坚厚的敖萨也无法承受。

    虬龙急遁而去,留下的龙血染红了海水。

    唐小峰见这一箭真的奏效,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骆红蕖的箭虽然是向“贺岁龙”敖萨,但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由唐小峰来引导,四时乖错太平铃无法感应到她的杀意,对她自然也就不起作用。

    少女的心中一片清澈,她只是顺着唐小峰的指引去做,没想到睁开眼睛,敖萨竟已惨败逃走,心里也不由又惊又喜。

    她收起弓,在海水中回过头来,充满喜悦地看着唐小峰。

    唐小峰低头向她吻来。

    她自自然然地便将香唇迎了上去,玉藕般的手臂也轻轻缠住唐小峰的脖子。

    唐小峰搂着她,将内息再次度入她的体内,他往上方快速游去,同时伸手一掇,将飘浮在他们头顶的大袋子拎回手中。

    周围的海水先是五彩斑驳,紧接着又陷入黑暗,过了一会儿,头上开始出现光线。

    这光线越来越多,越来越亮。

    只听哗啦一响,他们终于破海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