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死亡的黑星

    (第二更了,求票求收藏。)

    敖萨冷笑道:“你们两人看上去差不多大,怎么可能是姐弟?不要把我当傻子。”

    唐小峰回他一个冷笑:“我们就不能同父异母么?虽然是同一个爹,却是两个女人生的,她比我早出生半个月,所以成了我姐,这也不行么?不要让我姐把你当傻子。”

    敖萨见他说得一本正经,心里也不由犹豫起来。

    唐小峰冷冷地道:“我今天刚一回到麟凤山,就听说我姐被你骗到这里,这才匆匆赶了过来。就算你要娶我姐,那也得我姐愿嫁给你,你不妨先退到一边去,让我姐弟商量一下,她要是肯嫁给你,那你就是我姐夫,我们也不用再打,找个地方喝酒聊天就好,她要是不肯嫁给你,那我们再打不迟。”

    敖萨心想,他说的或是真的,或是假的。若是假的,我只要堵在宫口,他们总是逃不了,若是真的,我倒也没必要还没娶上新娘子,就先得罪小舅子。

    想到这里,他陪笑道:“原来是小舅子驾到,何不早说,你们慢聊,你们只管慢聊。”

    说完,带着一伙虾兵蟹将撤到了宫门处,把唐小峰和骆、薛二女留了下来。

    唐小峰收回湛卢剑,嘻嘻笑道:“想不到这老色龙对你还真是深意浓,宠有加,也幸好他一直生怕伤到你,要不然,我们只怕根本撑不到现在。”骆红蕖轻叹一声:“你就算把他骗得撤开,我们又能如何?他们堵在宫口,我们根本无法离开,就算能够离开,这里是深海底部,我们也难以活着到达海面。”

    唐小峰微笑道:“我既然能够追你追到这里,难道还没办法带着你们离开?”

    骆红蕖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不由也活络过来,想着这话倒也没错,他既然有御剑飞天的本事,说不定也有带人入海的手段。

    唐小峰抬头看向上方那半透明的顶,喃喃道:“问题是,离开海底容易,离开这白蛟宫却难。我好几次都想往宫门闯去,但被那老色龙防得死死的,现在他干脆堵在那里,实在是让人头疼。”

    骆红蕖也抬起头来,张弓搭箭,一箭便往去。

    火箭轰在顶处,炸出一波红浪,却连一道裂痕也没有轰开。

    敖萨在远处冷笑不止,整个白蛟宫都是由北极冰晶和万载冰玉制成,要想将它轰开,哪有那么容易?

    唐小峰心想:“看来只有试试那招了。”

    他往上摸了摸,变戏法般地变出一个大袋子,他将袋子打开,冲着薛蘅香微笑:“里面有个宝贝,你想不想看?”

    薛蘅香疑惑地探头看去,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唐小峰却突然往她一罩,把她整个人罩在里头,再随手一兜,把充盈在白蛟宫里的水气也兜了进去,整个袋子胀得鼓鼓的,而他更是在袋口直接打了个结。

    这袋子是他在这宫里悄悄找了许久才找到的,密不透风,被兜入袋中的水气没有丝毫外溢。

    薛蘅香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在袋中挣扎,却是毫无用处。

    骆红蕖亦是不解地看着他,他笑道:“这里虽然是海底,我们的呼吸却没有丝毫困难,可见这些水气必有神奇之处。我把她跟这些水气一同装在里头,就算被海水淹住,她在里面,应该也可以支持一两个时辰。”

    骆红蕖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想我还以为你真有什么好手段,却原来用的是这样的土办法。

    唐小峰将鼓胀胀的大袋子丢给骆红蕖,自己却跃到高处,先是深吸一口气,再将湛卢剑高高举起。

    骆红蕖暗自疑惑,心想他这又是在做什么?

    远处的敖萨更是在心中冷笑,心想不管你要做什么,今天都别想离开这里。

    只见,一团黑气从唐小峰上溢出,再不断地往上流,直流到剑尖上方,再汇聚成一颗黑球。

    这黑球是那般的诡异,仿佛要将周围所有的光线全都扯入其中。它越聚越多,越涨越大,竟像是一颗不断流转的死亡之星,仅仅只是看着,就让人有一种无法摆脱的恐惧。

    虾兵蟹将尽皆战栗,它们不知道这少年在做什么,但它们却清清楚楚的知道,只要被这死亡之星轰上,它们将没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

    它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念头,但它却是那样的真实,真实得让它们止不住的颤抖。

    它们会死,它们即将死在这可怕的黑球之下。

    这是无法逃脱的死亡。

    “贺岁龙”敖萨却没有这样的恐惧,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带着四时乖错太平铃,不管那少年有什么样的绝招,都无法主动向他攻击。

    三才不差,四时乖错,反戾直正,受福于天。

    这四时乖错太平铃原本是灵山佛宝,乃是贤护菩萨三件宝之一的大定如来钟,失落人间,又受过妖人祭炼,敖萨就是靠着这件护法宝,虽然叛出龙族,为非作歹,却从来不曾遭遇危险。

    敖萨冷笑着想:“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要想强行攻过来,那也是你自己找死。”

    然而唐小峰却依旧只是立在那里,凝聚在剑上的黑色气流开始压缩,越压越小。

    虽然变得小了,然散出来的死亡气息,却更加惊人。

    连骆红蕖站在下方,都有一种双腿发颤,恨不得匆匆逃走的恐惧感。

    敖萨终究是龙族出,见识非凡,开始认出那凝聚成形的黑气,竟是原本只有在间才会出现的幽戾气,不由得又惊又疑。

    唐小峰宝剑一划,划出一道华丽的剑光,黑球破空而去,既没有轰向那些虾兵蟹将,也没有击向敖萨,而是化作一道撕天裂地般的可怕光环,冲向顶部的万载冰玉。

    敖萨失声道:“纣绝天斩?!”

    他终于认出这招本该只有“鬼剑”石中天才能用出的强大招式。

    只听轰然一声巨响,连弓也刺不穿的万载冰玉竟被轰成无数碎片,顶崩塌,海水如巨瀑般倒灌而入。

    那些虾兵蟹将被激流冲乱,而敖萨仍在震惊于这一剑的威力。

    纵连苦练了二三十年幽冥剑法的石中天,都未必能够成功用出的纣绝天斩,为什么竟会被这小子使用出来?

    为什么这小子仅仅是从他自体内,就可以引出连神仙也不敢轻易碰触的幽戾气?

    “贺岁龙”敖萨生出一种极是幸运的感觉,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带着可以反弹任何杀意的四时乖错太平铃,那少年的纣绝天斩就不是轰向顶,而是向他轰来。

    他知道自己根本接不下这一招。

    同样被这强大招式震骇住的还有骆红蕖。

    但她却没有多想的时间,在海水冲来的那一瞬间,唐小峰便已闪了下来,一手抢过大袋子,一手搂住她的腰,御着紫华剑气逆流而上。

    海水将少女淹没,她虽然想要强行憋住呼吸,却很快就无法坚持下去。

    体内渐渐生出燥的感觉,她心想,自己终究还是要被淹死在这里。

    然而,就在她即将忍受不住的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大力的堵住了她的双唇。她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儿,一道奇妙的气息立时闯入了她的体内,将她体内的燥一扫而光。

    她睁大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被唐小峰死死地吻着。

    她的心中下意识地生出一丝羞。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